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99章、火针逼毒!
    第699章、火针逼毒!

    离和秦洛配合已久,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以离的身体为实验品。

    以她对秦洛的了解,如果不是情况特别危急的话,秦洛治病的时候总是不疾不徐闲庭信步,偶尔还会开些小玩笑。

    但是今天没有,他的脸色很凝重,表情很严肃,眉头紧皱,看得出来这病情应该十分棘手。

    “很严重?”离问道。说话的时候,还是按照秦洛的吩咐从床头柜上的医药匣里找了把剪刀小心翼翼的把伤口上包裹的纱布给剪开。离不是医生,也没有做过护士的经验,可是她擅长玩刀。甚至连剪刀也不例外。

    “严重。”秦洛看着那曝露在眼前的伤口说道。

    这是一条倾斜的伤口,由上至下,由浅入深,大概有十几厘米长。这么长的口子长在一个女孩子的脊背上,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伤口上面有缝合的痕迹,细细密密,不下二十针,看来是前面看过的医生所做的修补。

    缝合处有两排齿印,分别处于破皮处的两边。看来不像是普通的刀子匕首所带来的攻击。更像是被军刺或者是带倒刺的刀子伤害。

    伤口四周的皮肤颜色呈黑紫色,一看就是中毒极深的症状。

    秦洛无端的就有些来气,说道:“这是哪个医生包扎的?毒都没有排干净就忙着包扎起来做什么?他以为包的好看这毒就不会发作了?”

    他的两个鼻孔里还各塞有一个纸团,所以说起话来嗡嗡的响。露出来的纸团随着他的话音高低而做着起伏运动,看起来十分的滑稽,像是一个红鼻子‘小丑’。

    当然,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帅气好看的小丑?

    “医生也知道军师属于中毒症状,各种解毒方法都试过了。”离出声解释。她也阴沉着脸看着伤口四周的情况,说道:“之前颜色没有这么深。也只是有一些红。短短时间竟然蔓延这么快。”

    “蔓延这么快?”秦洛冷笑。“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的话,等到这毒性蔓延五脏,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毒?”离瞪着大眼睛看着秦洛,问道。

    “相思子。”秦洛说出一个很怪异的名字。

    “相思子?这是什么?”离着急的问道。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首诗你听过没有?”秦洛问道。

    “听过。”离点头。

    “古诗里说的那个红豆又叫相思豆,这种红豆是没有毒的。但是有一种红豆是变异的,不是普通的红色,而是深红色。这种红豆里面含的毒素非常可怕,不仅毒性猛烈,中毒的人会全身内脏溃烂而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军师中的就是这种毒。”秦洛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他说话的时候,正用从离手里接过来的那把消过毒的剪刀一点点的剪掉军师后背伤口上缝合的丝线。

    “你抓紧她的手,小心她再做出激烈的行为。”秦洛一边剪一边不放心的叮嘱着说道。

    他没有给军师用麻药,更没有用银针刺激针灸来进行麻醉,而是就这么赤裸裸的用剪刀剪线。

    这样做能够刺激病人的神经,让她保持浅睡眠的状态。因为中毒这种东西实在恐惧,有些人蔓延的快有些人蔓延的慢,天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死掉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能够刺激军师出汗,汗液里面也含有毒素,这样其实是能够减轻她的身体负担,让她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痛苦。

    当然,剪开伤口也同样痛苦。不过一种是趋向于健康的痛,一种是消极无意义的痛。而且这种疼痛能够带来死亡。

    “明白。”离答应着说道。她已经感觉到了军师的不平静,她的身体开始绷紧,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就像是胎动中的婴儿似的,一下又一下。

    离紧紧的咬着牙,紧绷着脸好不让眼泪落下来。她的心里难过的不行。以前,都是在他们受伤的时候,军师像是一个母亲又像是一个神医般的给他们包扎伤口,给他们安慰和鼓励,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这一次受伤的却是她。而且伤得是如此严重。

    离从来没有见过军师这么脆弱过。她一直以为军师是无所不能的。不仅仅是她才有这样的想法,所有的龙息成员都这么认为。

    因为无论多么危险的外境,她都能够化险为夷。无论多么艰难的任务,她都能够圆满完成。他们以为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她是神

    是的,她是神。

    是龙息的神。是华夏的神。

    可是,现在神病了。而且会死亡。

    离死死的按着军师的身体,不让她动弹的过于激烈。如果不小心碰到了秦洛手里的剪刀,那可就是伤上加伤了。

    “你有没有办法?”离问道。她相信秦洛的医术,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我正在想办法。”秦洛说道。他把沾满血水的剪刀丢进医药匣里,然后又从里面取了一盒银针,稍微停顿,便从中选择了一根员针出来。

    “我需要一个酒精灯。”秦洛说道。

    “护士。”离出声喊道。

    守护在门口的两名护士推门而入,问道:“有什么可以帮忙?”

    “给我酒精灯。”秦洛说道。

    “好的。”护士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很快的便端来一个酒精灯进来。

    “点着。”秦洛吩咐道。

    护士用火机点燃酒精灯的灯芯,小心翼翼的送到了秦洛的面前。

    秦洛把银针放在酒精灯上烧烤,银针在酒精灯的火焰下逐渐由黝黑转为通红,当针尖通红发亮之时,秦洛迅速提起火针,在军师的后背穴位上飞快的‘点’了起来,随着火红的针尖刺破皮肤,趴在床上的军师挣扎的更加厉害,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嘶叫声音。

    “怎么会这样?”离死死的按着军师,说道。

    虽然军师重伤体力大减,但是身体里面蕴涵的力道还是大得吓人。离也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勉强把她给按住。

    “把她的腿也按住。”秦洛说道。

    两名护士会意,便一人一边的按着军师的双腿。

    秦洛感觉到针尖已冷,便快速的收起‘火针’,把针尖放上火焰烧红,继续在军师的后背穴位上扎了起来。

    于是,军师刚刚平静下来的身体便再次绷紧,四肢也开始狂乱的动弹起来。

    她的全身汗如雨下,连分泌出来的汗液都是绿色的。她后背上的伤口被撕裂的更大,有散发出臭味的绿色毒液流淌出来。

    离也是满脸汗珠,全身像是湿透了似的。即不能伤了军师,又得控制住她的身体,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那两个护士更加的不堪,好几次都被军师一脚给蹋到地板上躺着。但是她们也跟不要命似的,爬起来再次扑上来按着军师的双腿。

    最累的是秦洛。

    这相思子之毒甚是罕见,只要一和身体创口接触,便能够由表及里腐烂五脏六腑,等到毒素蔓延到身体里面,等待她的就是一命呜呼。

    所以,想要把这种毒素给逼出来只能用猛药。在秦洛所了解的医学范畴里,也只有火针可行。

    当然,太乙神针的第五针‘太乙针’倒是写着能够医死人药白骨起死回生之效,可是秦洛不懂这第五针,而且他压根就不信有这第五针。

    当真这么厉害的话,那不是能够天下无敌得道成仙了吗?

    这火针是秦洛随着爷爷外出治病的时候一位隐居深山的居士传授给他的。那居士无儿无女,更没有徒弟,也是本着不让绝学失传于世的想法把它托付后人。

    秦洛当时觉得好玩,便很认真的学会。后来回到羊城后,又特别的研究过它的医理和功效。

    但是,当时无名居士传授它火针针法的时候,同时送给他三根材料特殊的火针。

    秦洛有太乙神针傍身,觉得这火针效用不大,就一直把它藏于羊城老宅。现在突然间用起,又没有火针可用,就只能用银针凑数。

    要知道,火针的顶端稍粗,是由能够隔热的材料制成。而银针却没有这样的功效。

    于是,秦洛只能强忍着火灼之痛来运针。

    这仅是其一。秦洛为了最大限度的把毒素给全部排除干净,不仅仅用火烧,而且在用火针的时候还使上了烧山火。

    也就是说,由内火和外火分别来烧烤她的身体内腑。由热而生气,由气而排毒。

    两相消耗之下,即便以秦洛的体质也是承受不住的。

    要是像龙王那样,一次不行可以两次,今天不行可以明天再来。但是军师重伤,今天不行就没有了明天。

    救人如救火,秦洛也只能咬牙坚持。

    加热。入针。

    冷却。拔针。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秦洛不断的重复着前面的过程。

    当他觉得身体越来越疲惫,脑袋昏昏沉沉,眼睛也睁不开的时候,他所期待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军师后背的伤口像是被谁给重重的捶了一拳似的,‘扑哧’一声,向外喷出一大滩的绿色液体。

    “成了。”秦洛笑着说道。

    然后眼睛一黑,就往后面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