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98章、绿色毒液!
    第698章、绿色毒液!

    多日不见,十分想念。好不容易来个电话,竟然是讨要金蛹养肌粉。秦洛怎能不急?

    秦洛知道离的工作性质特殊,一些擦伤破皮之类的小伤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自己消消毒擦点儿药膏就完事了。她是女人,却不是普通的女人,她能够承受的苦痛和伤害不是都市中的时尚女孩儿和办公室OL所能够想象的。

    她这么急切的让秦洛去疗养院,而且要带上金蛹养肌粉,证明她所受到的伤害极其严重——如果不严重的话,她是不可能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

    秦洛了解离。非常的了解。

    “怎么不说话?到底伤到哪儿了?”秦洛没有等到离的答案,再次催促着问道。

    “不是我。是军师。”离的声音有些低沉。接着,很快的又提高了音量,说道:“赶紧过来。不许耽搁时间。”

    “好。我现在就过去。”秦洛说道。听到不是离受伤,高高悬起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可是军师也对他有恩,他仍然大意不得,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救治才行。

    秦洛和孙少方雷耀阳告别,说是有朋友受伤,需要过去处理一下。孙少方主动请缨,问要不要跟着过去帮忙,毕竟他也是军医。

    秦洛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龙息和一六零是两个不同的部门,而且龙息里面有着很多不能够让外界知悉的秘密,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现在的秦洛和孙少方只是泛泛之交,还不到推心置腹的境地。

    秦洛跑下楼,对大头说要去疗养院。想到大头和龙息的关系,还是补充了一句,说道:“军师受伤了。”

    大头平静木讷的眼神突然间变得凌厉起来,一声不吭的猛踩油门,这辆破旧的雪佛兰像是一头发怒的公牛,飞一般的向疗养院冲去。

    “军师?这个名字有些熟悉。”耶稣若有所思的说道。

    “她才是神。”大头冷冷的说道。

    秦洛叹了口气。希望军师没事儿,不然的话,很多人会疯狂的。

    从西郊赶到东郊,等于是沿着燕京城的周边转了半圈。可是,在大头的夺命狂飚下竟然没有用到三十分钟。

    车子直接冲进了疗养院,然后在前院停了下来,大头看了一眼耶稣,说道:“你在这儿等着。”

    耶稣是个杀手,而且是个外国杀手。不管他是以什么样的目的来接近秦洛,都没有让他靠近龙息内层的理由。

    即便他是在龙息的外围院子里,也会有人一步不离的盯哨。这和个人的感情无关,和立场有关。

    “哦。还真是友好的待客之道。”耶稣耸耸肩膀说道。他能够理解自己会遭遇这样的待遇,他也只是喜欢占些口头便宜而已。

    大头眼神狠辣的盯了他一眼,他也只当做没看见。

    秦洛和大头赶到后院的龙息小楼,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乔木带着几名铁卫守在门口,看到秦洛进来,赶紧迎了上来,说道:“快进去吧。大家都在等着呢。”

    秦洛点了点头,顾不得寒暄,带着大头就往里走。

    和尚,火药、小李飞刀等龙息高手都聚集在客厅,他们一个个的表情凝重,杀机外露,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就连龙王也被人推了过来,他坐在轮椅上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可以想象,这个叫军师的女人在龙息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地位。她的受伤,牵动了所有人的心思。

    “在里面。”和尚指了指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说道。

    秦洛推门走了进去,视野一下子就受到了阻碍。因为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线都难以透进。

    一个黑影站在床前,那是黑色皮衣黑色皮裤的离。

    “怎么样?”秦洛问道。

    “睡着了。”离说道。“痛的。”

    “把窗帘拉开。”秦洛说道。

    哗啦!

    窗帘拉开,光线一下子充满房间。秦洛的眼睛这才能够正常视物。

    有些日子没见,离看起来清减了许多。那原本清秀却总是精神奕奕的小脸上布满了疲惫,额头上还多了几条深浅不一的口子,看的秦洛一阵心酸。

    以她们这样厉害的身手还会受伤,足以想象她们到底遭遇了何种程度的攻击。

    “有医生看过吗?医生怎么说?”不用别人招呼,秦洛就自己坐到了床边,伸手想要去抓军师的手腕。中医四诊,望闻问切,他准备同时进行。

    没想到刚才还处于睡熟状态的军师突然间伸手,一个反擒拿就把秦洛的手臂给抓住,一拉一带,秦洛坐立不住,身体就往军师怀里扑过去,军师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化掌为拳闪电般的打了过来。

    砰!

    秦洛哪里能够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猝不及防下,避无可避,他的鼻子重重的挨了一击。

    更糟糕的是还在后面,军师被被子盖住的脚竟然能够高高的踢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然后他的身体就高高的飞了起来,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墙板上。

    痛。

    火辣辣的痛。

    秦洛伸手摸了一下鼻子,手上有着黏糊糊的红色液体。

    流血了。

    然后眼眶一红,哭了。

    九分的疼痛刺激加上一分的委屈,眼泪珠子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啦啦的掉个不停。

    而且,以秦洛的多年从医经验来估计,可能鼻子已经被她一拳给打骨折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毁容,他也不好意思让离赶紧帮他找一块镜子。

    医生被自己的患者殴打,这简直是十恶不赦的事情。

    要是搁在别人身上,秦洛会把他饱揍一顿然后甩袖而去。可是现在——怎么办?

    “你的鼻子流血了?”离站在秦洛面前,丢了一盒纸巾过来。

    “我知道。”秦洛没好气的说道。“她怎么回事儿?怎么能打人呢?”

    后背也一阵阵的刺痛,像是骨头快要散架一般。好在自己还练过几年,要是一个年老体迈的医生,被她这么折腾一下保不准就一命呜呼了。

    “这是军人的警觉。”离说道。“就算是睡着了,也要时刻提防敌人的靠近。你坐过去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秦洛沉默了。

    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也没办法想象她们在执行任务中到底处于多么糟糕的环境之中要经历一些多么危险的事情。但是,从她们身体自然表现出来的这些素质中可以看到,她们所承受的负担真的很沉很重。

    或许,只有回家的时候她们才能够安心的睡个好觉吧?

    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能恨得起来气得起来?

    听到里面的动静,外面的人都跑了进来。

    看到秦洛满脸是血的坐在地上,一个个的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了?”小李探花问道。

    “军师打的。”离说道。

    众人看向浑然不觉又倒头睡着的军师,一个个的都觉得寒意袭人。

    大头走过来扶起秦洛,问道:“要不要包扎一下?”

    秦洛从怀里掏出粉瓶,让大头把药粉倒在他的鼻孔里止血。然后又用纸巾卷了两个棉球塞进去,让里面的淤血暂时没办法流出来弄脏衣服和被子。

    秦洛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却迟迟不敢靠近,说道:“她不会——再动手打人吧?”

    离走过去握住军师的手,说道:“胆小鬼。可以了。”

    胆小鬼?

    这女人要不是离,秦洛都敢跳起来骂娘。自己都被人打成这样了还没有逃跑,这还叫做胆小鬼?你有见过这么大仁大义悍不畏死负有强烈的爱国感和同情心的医生吗?

    秦洛哆哆嗦嗦的扣住她的手腕,一边细心诊脉一边却还要提防军师再次出击。不过离坐在他身边,也让他放心不少。

    离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次挨揍吧?——当然,或许她会闭上眼睛。

    “气血不和,阴阳不调。”秦洛出声说道。“伤口在哪儿?”

    “在后背。”离说道。

    “让我看看。”秦洛说道。

    离看了站在门口的众人一眼,说道:“我不介意你们站在门口,但是她一定很介意。”

    几人对视一眼,一个个落慌而逃。他们可没办法承受军师的怒火。

    离这才掀开被子,把军师翻了个身,然后解开军师身上穿着的病号服。

    于是,一张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却并不美观的女人后背呈现在秦洛的面前。

    在她的左侧腰背上,有一个用白纱包扎好的伤口。伤口被盖住,秦洛没办法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在伤口的周围却有红肿糜烂的症状。

    “医生说是中毒。可是打了不少消毒针和解毒药剂都没用。连研究所刚刚研究出来专门用来解毒的完美II都给她用了——可是这毒还没有消掉。”离有些急躁的说道。

    完美II是研究所最新研究成果,号称可解百毒。这种药剂只向军部和一些特殊作战单位提供,价值不菲。可是,用在军师身上却失效了。也难怪离会这么担心着急。

    秦洛用手指按了按伤口糜烂的地方,一股绿色的液体渗出体外。

    他脸色冷峻,对离说道:“剪开纱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