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95章、我找到了,她找错了!

第695章、我找到了,她找错了!

    第695章、我找到了,她找错了!

    厉倾城知道陈思璇对秦洛颇有好感,所以平时虽然会保持本性和他开一些过火的玩笑,却也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像今天这样抱在一起狂吻的激烈行为还是头一遭。

    好在她也知道适可而止,在陈思璇犹豫着自己是否下车再回酒店大堂坐一会儿的时候,她松开了搂住秦洛脖子的双手。

    “做这种事就是一种兴致。兴致来了还要先给你打报告不成?”厉倾城转回头回应陈思璇的责怪。又对秦洛说道:“爽吧?知道你不缺钱,人情债只好用肉来偿了。”

    秦洛舔了舔嘴唇,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巴黎的时候,厉倾城便向秦洛讲述了她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秦洛知道厉倾城对仇家的人怀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对她的爷爷父亲叔伯以及堂兄弟们更是恨不得生食其肉渴饮其血。

    当年的惨案,他们有几个能够逃脱的了干系的?即便那个时候仇家的晚辈还没有长大,没有机会参与,可是现在也不乏落井下石之辈。仇仲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但是,那些仇恨只局限于仇天赐这一脉,因为厉倾城名义上的那个父亲就是仇天赐的儿子,仇烟媚的父亲。

    秦洛看的出来,在眼镜男说出‘这么好的货色,当年就应该把她卖到日本当妓女’这句话之前,厉倾城可能根本就不认识他。那个时候,她都没正眼看过他,而是将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仇仲谋的身上。

    但是,当他说出那句话后,厉倾城的脸色立即就变了。那种冷酷的表情那种残忍的气质那种宁愿受伤也要捅其一刀的架势让人看之心惊。

    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厉倾城会对这句话如此的敏感?

    秦洛知道厉倾城的身上蒙着一重又一重的迷雾,在巴黎的那个晚上虽然开诚布公的和秦洛畅谈了一番,但是在一些事情上肯定还有所隐瞒。这个世界上,哪个人没有秘密?

    “真的想知道?”厉倾城笑着问道。

    “妖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刚才真是把我吓坏了——他怎么得罪你了?你给我们讲讲。就算我帮不了你什么,秦洛可以啊。你应该相信我们。”陈思璇把话头接了过去,劝慰着说道。她理解自己的这个好友,知道她越是轻描淡写说出来的事情,对她造成的影响和伤害就越大。

    “其实也是一些陈年往事了。”厉倾城轻轻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眼神幽然。“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被绑架过?”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时候我刚刚从国外回来。”厉倾城说道。“也刚刚才在首都医科大学应聘成功,还没有现在的倾城国际美容院——刚刚坐办公室,肯定是想要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一下。那天晚上我下班比较晚,走出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一辆黑色面包车在我面前停下来,我预感到不妙,想要逃跑的时候,一个布袋从头罩了过来,我被他们给扛到了车上。你看——没钱没地位的小人物就只能任人折腾。”

    厉倾城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自嘲的笑意。可是秦洛和陈思璇这两个观众都感觉到了心酸,他们能够体会到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年轻女人遇到这种事情时的绝望心情。

    甚至那个时候,连个人帮她打报警电话都没有。更不会有亲人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她的归来。

    她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别人来决定她的命运。

    “我被丢到车厢后,车子便快速离开了。他们并没有把我打晕,虽然我的脑袋被蒙进了布袋里,可是头脑还保持着清醒——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其中有个男人说过这句话——他说,老板说了,要把她卖到日本做妓女,省得她在燕京出现丢人业眼。当时我一心想着逃脱的办法,并没有特别的留意这句话。“

    “我不知道我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可能是一个废弃的厂房,也可能是一间没人的屋子——因为由始至终,我的脑袋一直被他们蒙在麻袋里。”

    “他们可能以为这次能够彻底的解决掉我,所以说话也不避讳。谈话的内容确实是如何把我卖到日本——还准备找人贩子接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一直没有动我。后来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又莫名其妙的把我丢到了学校门口。从哪以后,我的名声就臭了。因为我被劫持的时候有学生看到,我被送回来的时候,有更多的学生看到。”

    “我不知道他们为何改变了主意,也不知道是谁打来那个电话。我后来也想找那些绑架我的人,可是我只听到过他们的声音,甚至连脸都没见过,哪里能够找得到?”

    厉倾城笑嘻嘻的看着秦洛,说道:“所以,我的身子给你的时候我还完完全全是个处女。那张膜也是原装正品,不是外面八十块钱一块的仿制品。”

    秦洛没有笑,他心痛的握着厉倾城的手,问道:“所以,你认定他们所说的老板就是仇仲庸?”

    “我感觉的到,一定是他。”厉倾城说道。“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我指认他的时候,他并不惊讶。也没有否认。”

    “真是可恨。”秦洛恶恨恨的说道。要是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儿,自己就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了。虽然他没办法在大庭广众下杀人,但是趁动手的时候毁掉他一只胳膊还是可以做到的。

    厉倾城眼神灼灼的看着秦洛,脸带哀伤的说道:“如果不是你陪在身边,我就算知道是他,也不会上去动手,还会假装没听明白——我知道你会帮我,所以我才想狠狠的报复一下。说好听点儿,是我主动给你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说难听点儿,是我在利用你——一个女人却有着这么多有权有势的对手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想要报仇,真的好难好难。你就当我拿自己的这身皮肉来和你做交易吧。”

    “厉妖精,你在说些什么呢?”陈思璇怒道。“什么叫做交易?大家都是朋友,你用得着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你以为这样你就会好受一些?你不就是清高骄傲拉不下脸来求人吗?”

    秦洛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你这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明明是想求人办事,却故意说的这么委屈——这样一来,我只能一脸深情义愤填膺的对你承诺,只要有我秦洛在,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的,对不对?”

    “唉。”厉倾城叹了口气。“我也很矛盾。我之所以迟迟不愿意报仇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知道我一动就会把你和倾城国际给牵连进去。除非我现在辞去倾城国际总裁一职,和你们不再有任何关系——可是没有了倾城国际我又和以前一样,是个一钱不值的小女人,拿什么去和仇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硬拼?”

    “你以为你辞去倾城国际总裁一职就能够把我们撇清了?”秦洛笑着问道。

    “还有什么?”厉倾城问道。“你在云滇建立的国际生态园项目我是以倾城国际的名义投资的。和我本人并没有任何联系。”

    “你还是我的女人。”秦洛说道。“这个你要如何撇清?”

    “反正你的女人那么多,多一个情人少一个二奶也没什么大不了。”厉倾城说道。

    “放屁。”秦洛怒道。

    “你敢骂我?”厉倾城瞪着眼睛说道。

    “我已经骂了。”秦洛毫不示弱的说道。

    “你再骂一次。”

    “我说你刚才说的话是在放屁。”

    厉倾城的大眼睛瞪的圆溜溜的,连腮帮都鼓了起来。红唇微嘟,份外诱人。

    “扑哧。”

    厉倾城突然间展颜笑了起来,花枝乱颤。

    她拉着秦洛的手放在脸上,笑嘻嘻的说道:“这是你第一次骂我呢。虽然觉得怪怪的,可是心里却甜滋滋的——你看,我是不是天生都是犯贱的命?”

    “以后你再敢说这样的话,我还会骂你。”秦洛享受着她脸上滑腻的肌肤带来的美妙触感,一本正经的说道。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懂女人了,也开始思考女人需要什么想要什么,而不再是一味的索求讨要。

    懂得付出的男人,才是成熟的男人。

    “好。那我就安安稳稳做你的二奶,让你骂一辈子。”厉倾城一脸妩媚的说道。

    “哎哟我的妈啊。”陈思璇夸张的叫道。“我都被你们俩给酸死了。赶紧醒醒吧,你当这是在拍戏呢?”

    厉倾城咯咯的笑,说道:“好吧。我就不刺激你了。免得你醋性大发,趁着和我同床共枕的时候把我给毁容了。”

    她又看向秦洛,说道:“你真要帮我?”

    “我不允许别人欺负我的女人。”秦洛点头。

    “她泉下有知的话,应该不会责怪我做了别人的情人吧?女人无非就是想找个好男人。我找到了,她找错了。”厉倾城柔声说道。

    (PS:求几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