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90章、不要欺负老实人!(第三更送到!)

第690章、不要欺负老实人!(第三更送到!)

    第690章、不要欺负老实人!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用异常的眼神看着他。除了林浣溪。

    “秦洛,不要胡来。这不是你来决定的。”秦铮出声喝止道。

    “唉,这种事情你们决定吧。”林清源叹了口气,转身向里屋走去。

    自己的亲儿子和亲孙女决裂,最为难的就是夹在中间的他了。

    他不喜欢这个儿子,对他失望透顶,甚至还恨不得狠狠地抽他几百鞭子。但是当真要断绝关系的话,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赫威眼神凌厉,那张斯文儒雅的脸也变得冷峻起来。“难道你想用两千万买我的女儿?”

    “说出来不太好听,但是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秦洛点了点头。

    林赫威眼神灼灼的看着秦洛,秦洛也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在等待他的回答。等待他的那个至关重要的答案。

    两人都不说话,也没有其它人说话。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只有屋子里折射出来的灯光和零碎的说笑声音和嘹亮的汽车喇叭声音传了过来。

    身边的女人却等不下去了,掐了掐他的腰,一连掐了五下。

    林赫威犹豫的看了林浣溪一眼,然后咬牙说道:“让我答应你的要求也可以。五千万。”

    “唉。”秦洛并没有因为他答应下来而高兴,反而沉沉的叹了口气。

    他转过身看着林浣溪,说道:“你先回去,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吧?”

    林浣溪点了点头,再也不看那个和她骨血相连的父亲一眼。牵着贝贝的手往里屋走去。

    这一刻,她彻底死心。

    “妈妈,你不要生气嘛。我的爸爸对我不好。所以我就换了个爸爸。你也可以换个爸爸啊。”贝贝感觉到了林浣溪伤心的情绪,声音稚嫩的出声安慰道。

    林浣溪的嘴角笑了笑,说道:“妈妈不要爸爸,妈妈要贝贝这个女儿。”

    贝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更认真的点头,满头的小辫也跟着摇晃,说道:“嗯。贝贝比爸爸可爱。”

    听着这一大一小童真有趣的对话,秦洛的心情也开怀了不少。人不要和一群垃圾生气,因为那是一件浪费时间的蠢事。

    “五千万太高了。”秦洛说道。

    “五千万。一分也不能少。”林赫威肯定的说道。

    “两千万。我一分也不会再加了。”秦洛也笑着说道。

    这两个男人一个是林浣溪的父亲,一个是林浣溪的未婚夫,他们却在为林浣溪的买卖问题进行争执。

    “什么?”那个女人尖声说道。“刚才还三千万呢,现在就两千万了?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哪有越谈越少的?”

    这样的女人只有小聪明,却没有大智慧。她不说话还没有人知道她无知,一旦开口就暴露无遗。

    “这房子值一千万。我再多给你一千万。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秦洛笑着问道。

    “但是你还要求赫威和他女儿断绝关系,难道就没有损失赔偿?”女人气愤不已的说道。

    “我就算不给你们这一千万。你以为他还能和浣溪团聚吗?”秦洛冷笑着说道。自从这个男人出口开价五千万的时候,他就已经败了,也没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

    “不行。我们不谈了。”女人说道。

    “随你。”秦洛说道。“你愿意卖给别人一千万,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再愿意支付一千万来让你和女儿断绝关系。你自己考虑吧,如果不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来搬家。”

    “————”林赫威发现了,这小子就是个流氓。

    言无而信出尔反尔阴险狡诈卑鄙小人,实在是人渣废物烂草根。这样的人应该天打雷劈,拉出去人道毁灭。

    林赫威看向身边的女人,女人的脸色也是阴睛不定。

    “看来你们对这个价格很不满意。”秦洛说道。“这样吧。我打电话让人来搬家。你们也可以找人来看房子。如果你们暂时不缺钱的话,也可以等等再卖——说不定几年以后,也能卖到两千万。”

    “要不——我们按照之前说定的价格吧?”女人讨好的笑着。“三千万。一口价。怎么样?”

    “我说过。两千万。一分都不多了。”秦洛说道。“我不喜欢轻易改变自己做出的决定。”

    “————”女人想跳起来骂娘。刚才是那个混蛋报出三千万的高价然后转眼间就掉到两千万的?

    如果这样的男人还不叫贱男,她实在想不到什么样的男人还能够得到这样的称呼。

    “好吧。两千万。”林赫威虽然心里憋着一肚子气和委屈,却也只能点头答应。他如果不急缺钱的话,会突然跑过来要房子吗?

    这小子就是看穿了这点儿,所以才这么的有恃无恐。

    再说,两千万可是一千万的两倍——公司的窟窿给堵上了还会有一千万的剩余。如果再拿不到钱的话,公司也就只能倒闭了。

    “我进去写一份合同,你先签个字。我们明天就办过户手续。怎么样?”秦洛问道。

    “我没意见。”林赫威要跟着秦洛一起往客厅走去。

    “你还是在外面等吧。”秦洛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林赫威暗怒。心想,要是自己当年在家的话,你小子能不能进我林家的门还是一回事儿呢。哪有这样趾高气扬的机会?

    可是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怕这家伙一生气把价格给降到一千五百万。那个时候他是卖还是不卖?

    秦洛很快的就手写了两份合同,让林赫威在合同上签了字后,说道:“明天就可以办手术了。我会让律师给你打电话的。”

    “好。”那女人说道。拿着手里的那张纸就跟揣着一个大宝贝似的。“那我们就先走了。等你的电话。”

    “谁说你可以走了?”秦洛突然间收敛起笑容,出声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女人不解的问道。看到秦洛的眼睛突然间有些害怕起来,刚才还觉得挺和善柔软的啊。

    “你还没有向他道歉呢。”秦洛指着秦铮说道。

    “你——”女人也受不了秦洛这变幻莫测的阴险性格了,也不再藏着掖着,泼辣的性格一下子就表现出来,指着秦洛说道:“我为什么要给他道歉?他骂我老公畜生,他怎么不给我老公道歉?”

    “他也没说错,道什么歉?”秦洛很是奇怪的问道。

    “那我也没说错。我也不道歉。”女人说道。反正她手里有合同,也不怕这男人再毁约。再说毁约可是要给双倍罚金。到时候两千万就变成了四千万,就算公司倒闭了也衣食无忧。

    “那你这就是要欺负人了?”秦洛生气的说道。

    “————”林赫威和女人对视一眼,恨不得每人都狂喷三升鲜血。这到底是谁在欺负人啊?

    “我和爷爷虽然是外来户,却也不能让人给欺负了。如果你道歉我爷爷又愿意接受的话,一切好说。如果你不道歉,那我也不介意略施一些报复手段。”秦洛大义凛然的说道。

    “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你信不信我喊非礼?”女人冷笑着说道。论这样的阴险手段,她可不会认为自己比别人要差上多少?

    “看来你是吃定我们这些老实人了。”秦洛说道。他把手里准备好的一颗白色药丸一弹,那药丸就砸到了女人的手臂上。药丸破开,里面的白色粉沫落在她的皮肤上。

    “这是什么东西?”女人一把抹掉白色粉沫,问道。

    “我正要劝你不要动它呢。”秦洛说道。

    “我动它又怎么样?你把脏东西丢在我身上还不许我——啊——”女人一边说话一边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当她发现那一块皮肤越抓越痒,恨不得把那块皮肉给割掉的时候,才发出了尖叫声。

    “痒啊。好痒啊。痒死我了——”女人不停的抓着挠着呼喊着。声音凄惨,像是地狱野鬼似的。

    就连进了屋的林清源和贝贝也走到门口查看,倒是林浣溪没有走出来。

    “怎么了?孙丽,你怎么了?怎么会痒呢?哪儿痒——啊,破皮了。不能再抓了。会发炎。”林赫威在旁边着急的说道。

    秦洛用的是痒痒粉,上次在秦逸身上用过一次后,他就发现用这种东西对付那些可恨却又不致犯死罪的恶人格外的有用。于是便将它改进了一番,让它变成现在这种方便携带和出手的颗粒式药丸。

    这个女人无疑就属于秦洛认定的恶人。

    “痒死我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道歉。我错了。我该死——我嘴贱。我是畜生——我才是畜生——”女人一边抓挠着那块血肉模糊的皮肉,一边求饶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