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88章、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一章!)

第688章、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一章!)

    第688章、老而不死是为贼!(第一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秦洛刚刚回来,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就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张望,想要看看事情是要如何发展的。

    他虽然是林浣溪的未婚夫,可是否接受自己的父亲这事儿还要她独自来决定。秦洛所能够做的,也就是全力支持这一决定。

    听了林清源的反问,林赫威红着脸说道:“浣溪小的时候我不宠她吗?后来我的工作比较忙,才有两年没有回来——等到我要回来看她的时候你又赶我出去不让我进门,说浣溪得了什么怪病不愿意见人——浣溪哪有病?不是好好的吗?”

    林浣溪自从得到秦洛的医治后,终于从情感泥沼中走出来,并且彻底的爱上了这个小她几岁的医生。

    这些日子里,林清源就怕林浣溪会旧病复发,所以一边享受她康复后所尽的孝道一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不再受到伤害。甚至,他们都不敢再次提到以前林浣溪受伤的那些事情。

    没想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回来就毫不顾忌的提到林浣溪的病情,戳破他们小心掩盖的伤口,把林清源给气得全身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他怒目圆睁,指着林赫威骂道:“你这个不孝子——给我滚。滚出去。以后再也不要回来。就当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

    “爸,你老糊涂了?”林赫威也气愤林清源不帮自己在女儿面前说情,却一个劲儿的赶自己出门。哪有天下父母渴望家庭团圆和睦相处的长辈样子?“我是浣溪的父亲,她是我的亲女儿,你怎么能忍心拆散我们父女团聚?”

    “我没有老糊涂。我就是不认你这个儿子,浣溪也不愿意认你这个父亲。”林清源心思微软,但是想到浣溪的病情,还是狠声的拒绝道。“走。带这个女人快走。别打扰我们吃晚饭。”

    “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决定的。”林赫威看着林浣溪,脸上带着温和慈爱的笑意说道:“浣溪,爸爸是有错。但无论如何,我还是你爸爸啊。你总要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不是?难道我们父女就一辈子永不相见?”

    “这样也好。”林浣溪并不接受这突然而至的父爱,冷声说道:“你有你的家庭,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以后还是不要见了。你也不要再来了。”

    “浣溪。”林赫威出声喊道。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要吃晚饭了。”林浣溪拉着贝贝的手就要回屋。

    秦洛叹了口气。

    哪有女儿不希望和父母团聚?又有哪个父母能够拒绝儿子的浪子回头?

    林浣溪对当年的事情还存在着很大的心理阴影,所以不愿意接受父爱的回归。而林清源却是为了照顾林浣溪的情绪,所以也拒绝儿子的回来。

    但是,他们的心中当真就对此没有一点儿遗憾吗?

    秦洛准备要好好的和林浣溪谈谈,化解她的心结,让她们父女相认,也让林清源晚年能够享受到一家团聚的幸福。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也是秦洛希望看到的局面。

    秦洛在很多地方上都觉得愧欠林浣溪太多,所以能够有弥补幸福的事情他都会努力的去做。

    可是,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却让这场认亲戏出现了变故影响了事件的走向,夹杂了一种让人魂断心伤的东西。

    “不要我们回来也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们一个条件。”那个穿着黑色短裙白色衬衣的风流少妇出声说道。

    林浣溪转身离开的脚步一滞,然后脸上带着绝望的表情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贝贝感觉到林浣溪牵着她小手的大手瞬间变的冰冷,用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去握紧她,说道:“妈妈,你是不是冷了?我们回去吧。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今天来的客人”

    贝贝很喜欢热闹,以前家里来家人的时候,贝贝是最开心的。因为每个客人都会夸她可爱懂事,会掐她胖乎乎的小脸摸她的满头小辫,还会给她玩具或者好吃的东西。甚至为了得到这种赞美来满足她的小小虚荣心,她还会有事没事的跑到客人面前转两圈。本公主长的这么可爱,不就是给别人称赞的吗?

    今天竟然说自己不喜欢家里来的客人,看来她确实是讨厌这一对中年男女的。

    林浣溪没有回答贝贝的话,声音平静的问道:“什么要求?”

    “借我们一千万。”中年女人说道。

    “放屁。”林清源这次是真急了。他很欣慰儿子能够回来认错道歉的态度,也希望一家人能够团聚。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并不是真心的想要回来认自己的女儿认自己这个父亲,而是另有所图——并且以此为条件来要挟自己的女儿。“你是什么人?浣溪凭什么借你一千万。两个大人找一个孩子借钱,都不觉得脸红害躁吗?”

    “爸,你也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林赫威表情尴尬,讪笑着说道:“我们的生意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手头上需要一笔资金来周转一下。再说,这是借,又不是讨要——一年之内,我连本带息的还回来。”

    “说的好听。还不是一个意思?浣溪没钱,就是有钱也不借。滚吧滚吧,再也不要回来了。我都替有你这种儿子感到难堪。”林清源上前拽着林赫威的手臂,想要把他给拉出门外。

    “爸,我知道浣溪现在有钱。她是中医协会的主要负责人,权利大的吓人——如果没钱也行,也可以把她们手头上研究出来的项目给我们一个,正好我们做的也是中医产品——要不,你先替我垫一千万?”

    “我也没钱。”林清源很干脆的就拒绝了。

    “浣溪,你也不希望我们走向绝路对吧?”林赫威不愿意走,厚着脸皮看向林浣溪哀求道。

    “第一,我不认为你是我的父亲。第二,我没有借你一千万的义务。我是中医协会的负责人,却没有权利无条件的把项目转让给其它人。第三,你是否走上绝路和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林浣溪声音冰冷的说出她的三点儿意见,一条比一条狠辣决绝。“如果你再不离开的话,那我就要报警了。”

    旁边的那个女人冷笑连连,讽刺的说道:“林赫威,这就是你的好父亲?这就是你的好女儿——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啊。平时你不总是唉声叹气的说欠他们太多吗?好像人家根本就没把你当做一回事儿啊。我怀疑啊,你今天要是不回来露这么一脸,可能都没人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你给我闭嘴。”林清源狠狠地训斥着那个女人。“你是什么人?我们林家的事儿哪有你插嘴的份?滚出去。”

    “哎哟,老爷子的脾气还挺暴的。”女人假装害怕的说道。“赫威,你还等什么?还不把他们给我都赶出去?”

    “笑话。他有什么资格赶我们出去?”林清源怒极反笑。“你们快走,别逼我拿拖把打人。”

    林赫威看着林清源,为难的说道:“爸,这房子的产权是我的。当时你买来给我结婚用,所以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

    “————”林清源张了张嘴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虽然花心了些在感情上不负责任了些,但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也大小算是个社会成功人士。

    可是,当儿子表现出自己流氓的一面时,当真是把林清源给震惊了。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个他一手养大的高学历流氓竟然来逼着自己的老子让房子,还有比这更让人生气和伤心欲绝的事情吗?

    “爸,你也别生气。”林赫威也没有完全的泯灭良心,知道自己今天所做的事情是天理不容的。“我没有要拿回房子的意思。你们尽管住就是,我也不会真的把你们赶出门去。我就是手头上急缺钱,你们要是能够帮我凑够一千万,这事儿就算了。你们要是不愿意借我这一千万——我就拿着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款。其实今天回来也主要是和你们打声招呼。”

    “畜生。”秦铮拍着轮椅骂道。原本他遵循不插嘴外人家事的原则,一直冷眼旁观却并不说话。无论是接纳还是拒绝,都是由林家这爷孙俩来决定的。

    但是,性格耿直最重孝道的秦铮看到父子要挟女儿给钱儿子逼迫老子让房子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在眼前发生,他就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老而不死是为贼。你又是哪个老不死的?”女人和林清源说话还算客气,因为她知道这个老头子的份量。和林浣溪说话尚留有三分余地,她知道自己有求于人。但是和秦铮这个不认识的外人说话就没那么好的态度了。

    她不知道,她的这句话一下子激怒了另外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