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87章、准岳父!
    第687章、准岳父!

    “中成药?”白残谱不确定的问。即便身为华夏人,他也不认为中药会具备这么强大的威力。再说,现在哪还有几个合格的中医?

    “中成药。”娜塔莎说道。

    “这不可能。”白残谱说道。“中成药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效果。难道你们比华夏人更了解中医药吗?”

    “如你所言,我们确实比华夏人更了解中医药。”娜塔莎出语惊人。“我们的中医药研究室里有近百名中医队伍,他们都是华夏国很有实力的医生,对中医药的认识不会低于还愿意留在华夏国内的这些医生——而且他们有着良好的竞争机制和高科技器械的辅助,能够出现这样的成果也并不一件令人奇怪的事情。”

    “这样的话,我更不明白你的意思了。”白残谱警惕的看着娜塔莎,说道。“你给我药方,让我去替中医药扬名。如果中医药能够驱除肝病毒的消息公布出去,举世震惊。中医药会奠定西药难以撼动的地位——可是你的实际目的却是让我毁了中医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爬得越高,摔得越惨。”娜塔莎觉得坐的有些久了,走到书柜前随手抽了一本线装本的《金瓶梅》无聊的翻阅着。她听的懂华夏语,看的懂华夏语,讲的也是华夏语。她和秦洛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伪装。“只有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等到它死去的时候,也会被全世界的人所遗弃。”

    “我能得到什么呢?”白残谱说道。“三年之后我仍然一无所有。”

    “你有三年的收益。”

    “仅仅是这个,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风险——而且,你不要忘记了。我不喜欢秦洛,我不用中医不吃中药——可我也没必要让它死在自己的手上。这么做是断子绝孙的事情。”

    “如果我们会给你一支世面上没有出现过的抗生素药剂做补偿呢?”

    白残谱犹豫了,有些心动。

    如果她们当真拿出能够消灭肝病毒的药剂,也自然有能力拿出一支新的没有在市场上出现过的抗生素。

    他相信这个女人能够做到。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任何她撒谎的理由。

    大家都不是闲人,没有时间来开这种低级无趣的玩笑。

    如果自己答应她的话,自然是要她拿出药品然后找医学专家实验的。是骡子是马总要先拉出来溜溜,他不可能轻易上钩。

    “你是谁?”白残谱再次问道。和他刚才说的第一句话一样。他实在太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我是你的伙伴。”

    “我没有想过要毁掉中医。”

    “但你想要杀死秦洛。”

    “看来你误会了些什么。”白残谱扯动脸上的肌肉微笑。“虽然之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但我和秦洛也算是朋友。即便因为他的原因让白家重创,可也让白破局重伤——我不恨他。”

    “是吗?那么——丝绸店里的暗杀是怎么回事儿?”娜塔莎猛然转身,眼里竟然有些汹涌奔腾的杀意。

    白残谱受惊,差点儿张口喊保镖进来。

    “你还知道些什么?”白残谱寒声说道。他知道,如果这件事传出去的话对白家和自己意味着什么。

    “知道你其实也失败过。”娜塔莎说道。“而且还不只一次。”

    “———”

    白残谱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想着是不是把她和她身后的那个装逼的家伙一起儿给做掉。

    只有她死了,这件事情才不会被人知道。杀人是最好的灭口方式。干净利落,不留隐患。

    “我劝你打消这种年头。”娜塔莎把书塞进书柜里,像是看穿了他的内心世界。“你承担不起这样做的后果。白家也承担不起。”

    “你很有信心?”

    “不然也不会来找你。”娜塔莎直截了当的说道:“在我眼里,你不是什么白家大少,你只是一枚棋子。棋子要有做棋子的觉悟,如果想要跳出方格打乱这一盘棋的话,首先就要成为弃子——我相信你的智慧不会做出难以收场的事情。”

    “看来除了合作之外,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白残谱无奈的耸耸肩膀。

    “你可以试着反抗——或者,试着拒绝。”娜塔莎说道。“无论是前者或者后者,结果都一样。”

    娜塔莎也不和白残谱道别,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身后的外国帅哥戴谱快步跟了上去。

    “带我向那个可爱的小姑娘问好,谢谢她上次的手下留情。”娜塔莎的声音传了出来。

    “哼。真是个讨厌的女人。”一个清脆的响声突然间在屋子里响起,接着,书柜无声无息的向两边移开,一个身穿华服戴着银饰的可爱小LOLI走了出来。

    “上次你为什么不杀了她?”白残谱盯着小女孩儿问道。语气里含着质问的怒气,他对现在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很不满意。

    “谁知道她是这样的女人呢?”小女孩儿笑嘻嘻的说道,根本就不在乎白残谱的难看脸色。“那个时候,还以为又是一个被那个家伙迷倒的花痴女人呢。”

    “她是故意晕倒的。她根本就没有被你迷倒。”白残谱气愤的说道。“你虽然摆脱了秦洛的追踪,倒是从一开始就被她盯上了——所以她知道我们有接触,她现在才会找上门来。”

    “我用的是普通的迷香,我以为这足够了。看来我是有些低估外面世界的人心险恶了。”女孩儿说道。“放心吧。下次我会用重药的。”

    “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你出来后还没有杀过人。”白残谱说道。“你是蛊王。蛊王怎么能不杀人呢?”

    “我是蛊王。我不是杀手。”小女孩儿反驳着说道。“还有,不要试图告诉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你不配。”

    “你不怕我杀了你?”

    小女孩儿一脸无惧的模样,说道:“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提前在你身上种下什么蛊种呢?”

    白残谱脸色大变,说道:“红衭小姐,你应该清楚我们才是同伴。”

    “是的。白残谱先生。所以,以后尽量的对我保持尊重。”小女孩儿也正色说道。

    “————”

    白残谱想哭。

    自己到底走了什么霉运啊?怎么就招惹了两个这样的女煞星?

    想想秦洛身边也有这么多极品的女人,可那些女人都是死心塌地的帮着他向着他的。

    果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人啊。

    ————————

    ————————

    秦洛回到居住的小区时,夕阳早已经落下,黑幕才刚刚渲染开,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

    秦洛示意大头把车子停下,然后自己步行向小区里面走去。

    他的嘴角含着笑意,心想,这个时候林浣溪应该已经下班回来系着围裙帮佣人做饭,爷爷和林爷爷两人在下棋,也有可能坐在电视机前看天气预报,贝贝或许在做作业,更有可能是趴在其中一个爷爷怀里撒娇——

    可是,情况却有些出乎秦洛的意料之外。

    因为秦洛走到林家别墅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银色的宝马车,林清源、坐在轮椅上的秦铮、林浣溪还有保姆都站在院子里,贝贝牵着林浣溪的手,正怒视着那一对秦洛没有见过的男女。

    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斯文儒雅,气质不俗,穿着合体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衣外面没有系领带,领口敞开,倒是有一股自然随意的感觉。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短裙白色修身衬衣的女人,衬衣扎在裙子里,更显得她的胸部饱满,臀部翘挺。女人相貌妖艳,别有一股风流之态,正看着林浣溪说着些什么。

    “啊?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吗?自己的父亲回来看你,竟然要赶他走——还有没有素质这种东西?”

    “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林浣溪声音平静的说道。她都没有正色看过那个女人一眼,也没有看面前那个男人。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感觉的到,她这句话是对着那个男人说的。

    “浣溪,我知道我有错,可是你妈就没有错吗?我不知道我们离婚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也想过回来看你,但是你爷爷不同意——”男人脸带歉意的解释着说道。

    “你回来做什么?你还要回来做什么?我根本就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林清源指着男人骂道。“滚。带着这个女人滚出我的院子。”

    “爸,你怎么也这样?你不帮我劝劝浣溪还赶我走——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男人对要清源讲话就不是太客气了,出声反驳道。

    “你还有脸说我?我倒是要好好的问问你,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

    父亲?

    秦洛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说林浣溪的父亲自己的准岳父找上门来了?

    (PS:三件事。1、祝全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

    2、看到书评区有位朋友说节省钱给老柳打赏,实在是让老柳感激不已啊。老柳贪财爱钱,但是朋友们还是量力而行。

    3、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