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85章、超级保镖!
    第685章、超级保镖!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容易让女人心生爱慕男人产生嫉妒的家伙。

    金黄色的头发湛蓝色的眼睛,身材高大,五官俊朗,笑起来的时候天真无害,更让人气愤的是脸上还会露出两个小酒窝。秦洛恨不得把这两个酒窝给挖下来装在自己脸上——他一个杀手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张狂随意,行事诡异,气质和燕京有名的狂人白破局有些相似,只是白破局比他多了一分霸气,他又比白破局长的好看一些。

    “我以为你忙着传教忘记这件事儿了。”秦洛笑眯眯的说道。

    他们站的距离非常近,如果秦洛有另外一种癖好的话,伸手就能够摸到耶稣的脸。当然,如果耶稣心怀不轨的话,突然出手也增加了不少成功的机会。

    秦洛好像也有恃无恐的模样,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耶稣会再次拔枪。

    耶稣就看着大头,说道:“你看——你的朋友就比你幽默多了。”

    大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耶稣咧嘴笑了笑,视线才再次转移到秦洛身上,说道:“安特万死了。按照我们的约定,我的任务完成了。做为一名绅士,你不会言而无信,是吗?”

    秦洛盯着耶稣,说道:“你用什么向我证明安特万死了?我没有看到过有关这方面的新闻报道——”

    “安特万是欧洲医药巨头联合美华的第一继承人,如果他的死亡消息公布出去会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所以,他们选择了隐瞒。如果你仔细留意的话,最近一段时间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报道过有关安特万的新闻。”耶稣说道。他从怀里摸出一叠报纸,说道:“安妮斯顿是法国家喻户晓的明星,也是安特万的情人——她割腕自杀的消息已经传遍全世界。”

    秦洛接过报纸看了看,上面是法国媒体以及华夏国媒体对大明星安妮斯顿自杀事件的报道。虽然他不认识法文,但是上面那个艳丽的女人照片还是能够看明白的。当安妮斯顿死亡的新闻传递出来时,秦洛正忙着救治中了蛊毒的闻人牧月,所以对外面发生的大新闻不太敏感。

    只听新人笑,谁会管旧人哭?在娱乐这个大圈子里,每天都有新人冒头。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安妮斯顿占据的新闻版面就被华夏国一个超级巨星药加薪给取代了。

    秦洛并不怀疑耶稣说话的真实性,他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而且,如果自己有心要查的话,龙息还是能够告诉自己真实的答案的。

    有些事情能够瞒得了公众,但是瞒不了那些真正的能够掌控这个世界的一个人或者一群人。

    秦洛只是入神的看着耶稣右脸上的一条长长的伤疤,问道:“谁伤得?”

    “剑客。”耶稣摸了一下脸上那条凸起的伤疤,一脸阴沉的笑着。只是这个时候的笑意已经不再温暖,而是给人一种狰狞的恐惧感。

    “剑客?”秦洛问道。

    “是我的同行。也是我的老朋友。”耶稣笑着说道。“他受雇于安特万家族来追杀我。”

    “你的朋友?”

    “是的。如果你愿意出钱让我杀他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耶稣笑着说道。

    “真是羡慕你们深厚的友谊。”秦洛讥讽的说道。

    “如果有人杀了他,我就会杀了那个人。”耶稣正色说道。

    “如果是你杀了他呢?”

    “我会在他的尸体边为他点燃一根烟。”耶稣说道。“他喜欢抽烟。”

    秦洛表情一顿,说道:“看来能够做杀手的人心理素质一定很强。”

    “当然。”耶稣骄傲的说道。“杀不了人的人,不能称之为杀手。杀不了亲人朋友的杀手,算不得顶级杀手。”

    “———”秦洛真想骂他一句变态。

    “这也是你迟到的原因?”秦洛问道。

    “是的。他一直在追杀我。”耶稣说道。

    “你不是他的对手?”

    “严格意义上来讲,五十米以外他不是我的对手,五十米以内我不是他的对手。”耶稣说道。

    “他为什么叫剑客?”

    “他用剑。”耶稣说道。“华夏国的剑。据说他的师父是个华夏人。”

    “还真是神奇。”秦洛笑着说道。“一个外国人学会了华夏国的剑术,而且还成了世界顶级杀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一定也到了华夏吧?”

    “不错。”耶稣坦白承认。

    “你为什么要把他引过来?”秦洛的眼睛突然间变的阴厉起来,盯着耶稣说道。

    “我们的交易是我杀死安特万,你给我解药。和其它的没有关系——你也没有说我不可以把其它的杀手引进来。”耶稣狡辩的说道。看到秦洛生气也不担忧,仍然保持着自己玩世不恭的态度。

    “你恨我,所以你故意把他引到华夏。你想借他的手来杀掉我替你报仇。是吗?”秦洛追问着说道。

    “你不仅拥有幽默感,而且还兼备华夏人的圆滑——我想,一定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吧?”耶稣笑着说道。

    “你不怕我拒绝给你解药?”秦洛眯着眼睛笑着。

    “怕。”耶稣说道。“但是我主会惩罚你的。”

    “好吧。让他惩罚我吧。”秦洛说道。给大头打了个手势,说道:“上车。我们走。”

    大头警惕的看了耶稣一眼,然后拉开车门就跳了上来。

    “等等。”耶稣急了。跑到了雪佛兰的车头前面挡住不让车子离开。

    “还有事吗?”秦洛笑着问道。

    “我需要帮助。”耶稣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帮助?”

    “安特万派了三个杀手在后面追杀我。不仅仅有剑客,还有红盟的两个天使级高手——即便我在你这儿拿到了解药,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也没有办法离开华夏。”耶稣解释着说道。“我很艰难才来到华夏,而你后面有很强大的力量。”

    “你想我怎么帮助你?”秦洛问道。

    耶稣想了想,看了大头一眼,说道:“你有一个司机,是不是还缺少一个保镖?”

    “很有诱惑。”秦洛说道。能够找到一个耶稣这样的世界顶级杀手做保镖,已经不仅仅是有钱能够做到的事情了。不然的话,以闻人牧月的财富足够聘用十个耶稣这样的保镖在身边保护。

    但是,杀手之所以愿意做杀手,他们并不仅仅是贪图金钱。特别是耶稣这种级别的顶级高手,他赚的多但是开销也多。而且,他用杀人赚来的钱去传教帮助受困受难的教民——这是秦洛让龙息调查到的资料。如果在欧洲或者在法国也搞一个福布斯慈善富豪排行榜的话,耶稣绝对有资格进入前十。

    他们需要的是杀人。需要的是自由。更需要刺激和挑战。而仅仅做为一个保镖是没办法满足他们的这些要求的。

    “你的意思是说愿意接受吗?”耶稣问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安特万反派过来杀我的?我怎么能够确定你不会趁机报复?”

    耶稣很生气的样子,说道:“我主说过,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你怎么能够怀疑我的人品?你怎么能够怀疑我对我主的虔诚?”

    “抱歉。我实在没办法相信一个杀人如游戏的家伙对耶稣的虔诚问题——不过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秦洛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瓷器瓶,拔开瓶塞,从瓶子里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丢出去,说道:“这是解药。”

    耶稣一把接住,怀疑的问道:“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我也这么认为。”秦洛说道。

    听到秦洛肯定的回答,耶稣这才放心的把药丸给吞进了肚子里。

    “是不是吃了这个,我体内的毒素就可以解开了?”

    “可以。”秦洛点头。

    “谢谢。你果然是个信守承诺的绅士。”耶稣说道。“而且,我觉得你应该信我主耶稣,你应该成为我主的子民——”

    “我为什么要信耶稣?”秦洛反问道。

    “我主说过: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么?身体不胜于衣裳么?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他;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么?你们那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耶稣果然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他竟然趁机拉拢秦洛入会。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果然助益良多。这样吧,三个月后,让我主帮你增加寿命吧。”

    “什么意思?”耶稣问道。

    “这解药是三个月的。三个月满,你记得提醒我给你第二颗解药。”秦洛说道。

    “——你真不是个绅士。”耶稣气结的说道。

    “你也不是什么君子。”秦洛说道。耶稣是个杀手,他有胆量收一个杀手做保镖,但却不会傻乎乎的完全信任不加一点儿限制。

    (PS:书评区藏头诗大热啊。你们藏头,我就藏拙吧。嗯,挥舞着袜子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