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84章、耶稣回归!
    第684章、耶稣回归!

    秦洛帮王老爷子推拿了一阵子后,说道:“老爷子,今天的按摩时间太短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我一会儿开张方子出来,如果老爷子信得过的话,就按照方子服用一个疗程的中药。一个疗程之后,身体的不适症自然就药到病除。”

    其实秦洛仅仅用推拿之术就能够帮老爷子驱除病症,但是王老爷子的年龄大了,骨质脆弱疏松,难以承受重力。所以,只好用药物做辅。

    当然,这样的理由他总不会直接说出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尊心和爱听好话的习惯,忠言逆耳这样的气节要表现在适当的地方。譬如秦洛刚才直言王家想要依靠出卖一个女人的幸福来继承权势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别无选择。如果能够用好听的话来达到同样效果的,秦洛当然会选择后者。

    这也是心理学上的知识。秦洛一直在生活中实践体验。

    王老虽然脱离军伍多年,骨子里还持有军人的豪爽,说道:“我孙女都能信你,我有什么不能信的?”

    “那我就开药方了。”秦洛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着王老爷子这句‘我孙女都能信你’是什么意思。

    开了药方,又特别给王老爷子身边的高级护理讲解了一些熬药时所需要的注意事项,于是便起身告辞。

    虽然扬甫和扬负叔侄俩走了,但是王家还有不少人是看他不顺眼的。就连王九九的父亲王红潮也对他很不待见,他总不会厚着脸皮要留下来吃晚饭。

    “我送你。”王九九站起身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主动向王红潮和张仪伊两人问好道别。王红潮即便对自己不悦,他也仍然是王九九的父亲。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站在他的立场上,想必会比他更加的生气吧。

    张仪伊更不用说了,她一直把自己当做上门女婿对待。即便她的厨艺实在上不得台面,可是这诺大的燕京城又有几人能够有这份殊荣吃到她亲手做的饭菜?

    王红潮冷哼一声,没有和秦洛多说什么。看到自己的女儿拒绝了他很满意的扬负却一直贴着这个有了未婚妻的男人,他怎么也没办法对他大度起来。

    倒是张仪伊站了起来,说道:“秦洛啊,有时间来家里吃饭。我又学了两道新菜,到时候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

    “谢谢阿姨。”秦洛笑着说道。这次竟然没有想要逃跑的感觉——或许,容易得到的总是不会好好珍惜吧。

    “谢什么?我还要感谢你给我带回来那么多山珍野菜呢。”张仪伊指着门口秦洛背回来的那一袋子野味说道。

    “不用谢我。那是山里的村民送给九九的。他们都把九九当做女菩萨。”秦洛笑着说道。不忘当着众人的面说几句王九九的好话。

    “那是,你也不看看谁是她妈。”张仪伊与有荣焉的说道。“你不知道,我生她的那天天闪雷鸣,雨点大的跟花生米似的——我就知道我女儿是贵人之相。以后谁能娶到我女儿,那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

    “————”

    走出王家大院,秦洛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刚才那样的场面,说是将星闪烁也不为过。而且又有王老爷子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坐镇,心里一点儿也不紧张是假的。王家如果当真要找自己的麻烦,也不见得自己就有其它很好的解决办法。把龙王搬出来都不好说话,毕竟,这和公事无关,都是些男女感情的私事。

    但是,好在自己坚持住了,并且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王家不给王九九制造压力,那么王九九就会轻松许多。至于扬家的反应,王九九才不会在乎呢。

    秦洛虽然不相信扬负所说的喜欢王九九的鬼话,但是以他对这类人的了解,他一定不会接受失败,更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一定会借着追求王九九的借口来找自己的麻烦,就像上次在一六零疗养院时一样。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疯狗来了一棍打死。

    “害怕了吧?”王九九看到秦洛的表情,笑呵呵的说道。

    “有点儿。”秦洛点头。“好在现在没事了。”

    “是啊。”五九九眼眸含情的看着秦洛,说道:“真没想到你会说出那些话出来。当时真是吓了我一跳。”

    “你就不怕我真把你爷爷劫持了当人质?”秦洛调侃着说道。

    “你是傻。但是还没傻到这么惊天动地的程度。”王九九伸手挽着秦洛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劫持爷爷对你有什么好处?扬负倒是想把这顶帽子扣在你头上,这个阴险的小人。”

    当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就会觉得他每一处都可爱。当一个女人厌恶一个男人的蚨,无论他做什么都是讨厌的。王九九的表现就暗和这样的心理。

    “你还挺懂得配合的。”秦洛夸奖着说道。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谁。”王九九咯咯的笑。“不过,你今天的表现不错,让我很开心。”

    两人携手走到院门的时候,秦洛看到被军人拦截在外面的大头等在门口。他的车子在后面,没有人出声放行的话,他是没办法进来的。

    “真的要进部队了?”秦洛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王九九问道。

    秦洛摇了摇头。王九九的骨子里有些男人的性格,在她身上还真没有出现过什么言而无信的事情。

    “有一次。”王九九舔了舔薄薄的嘴唇,说道。

    “哪一次?”秦洛问道。他还真是想不起来。

    “这一次。”王九九仰起脸看着秦洛,金色的光线投射在她的脸上,让她精致的小脸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味道。她踮起脚跟亲了一下秦洛的嘴唇,说道。“秦洛,我喜欢你。”

    “————”

    上次,也是在这个院子里,王九九送秦洛出门。她说‘秦老师,这是我最后一次说喜欢你’。现在,她违背了当初的承诺。

    秦洛伸手抱住她有些瘦弱的身体,心里有种难言的落莫。

    这次分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

    —————-

    大头又一次成了秦洛的专职司机,认真而又警戒的驾驶着这辆车流中豪不显眼的七成新雪佛兰。

    想想秦洛也是挺可悲的,他不是一国之元首,更不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领导人或者像是罗斯柴尔德这种隐世巨阀的继承人身份。可是,他所遇到的危险却并不比他们少上多少。

    现在,他格外的能够体会闻人牧月的生活处境了。自己还有一些自保能力,她却要完全依靠身边人的保护。所以,她要比自己更加的小心谨慎。

    “有人跟踪。”大头突然间开口说话。他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坐车座上正处于暇思状态的秦洛。

    秦洛没有回头,通过后车镜看了一眼,说道:“找个安静的地方见一见吧。”

    大头会意,在前面一个路口猛打方向盘,然后把车子驶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后面的那辆车子也如尾随形,紧跟着跟了进来。

    大头一踩油门,车子停在了一家沙县小吃的门口。傍晚的沙县小吃生意有些凋零,门口冷冷落落的,没有什么客人。

    大头推开车门下车,然后站在车外守护。秦洛没有下车,只是按下了车窗看着后面的那辆车子。

    哐!

    黑色别克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只穿着棕色高腰皮靴的大脚伸了出来。接着,一个满头金发相貌英俊的男人弯腰钻了出来。

    在他和身后,跟着一条长相丑陋的大狗。

    他吹了声口哨,身后的那条大狗立即呼啸着扑向大头。

    大头闪电般的出手,一只黑色的手枪出现在他的手心。只是,他没有立即扣动扳机。像是想要等到它扑的更近一些似的。

    男人再次吹了声口哨,那身在空中的大狗竟像通灵似的身体一扭,恰好避开了大头的枪口。

    “没有下次。”大头收起手枪,冷声说道。

    “小小玩笑。不要介意。”男人满脸微笑的走过来,笑呵呵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它有没有恢复面对你们时的勇气——现在看来,它还是让我失望了。”

    秦洛用计把鬼面獒给毒倒,那一段时间把它折磨的生不如死。整天病厌厌的,见到秦洛就缩脖子,完全没有了‘地狱恶犬’的凶名。

    耶稣把它要回来后,又做了一番很艰苦的体能、技巧和勇气训练,没想到它在扑向大头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而且,他一吹口哨它便机灵的回撤,失去了以前血战至死的疯狂。

    “那是你的问题。”大头不客气的说道。“没有下次。”

    “你真是缺少幽默感。”耶稣耸耸肩膀,说道。他伸手敲了敲窗,说道:“我回来了。解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