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81章、你们私奔吧!

第681章、你们私奔吧!

    第681章、你们私奔吧!

    秦洛陪着王九九坐上了黑衣保镖开来的奥迪,大头去机场车库提了他的雪佛兰紧跟其后。即使是去军区大院,大头也不放心秦洛独自前往。

    两个黑衣保镖坐在前面,他们都不说话,秦洛和王九九坐在后座,王九九也没有刻意的避开他们,把身体靠在秦洛的怀里,小声的和他说着话。

    她知道这次回来他们的命运都会改变,只不过她不清楚这种改变会是什么,是好还是坏。

    车子驶进了秦洛很熟悉的军区大院,然后在武警立正敬礼的时候继续向里面开去,一直驶到王家居住的小楼门口。

    车子刚刚停稳,大门便从里面打开,王九九的母亲张仪伊快步迎了出来,一把抱着刚刚钻出车门的女儿,红着眼圈儿说道:“乖女儿,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走的这些日子里,妈时时刻刻都在想你念你——吃不好睡不好电视不想看冰淇淋也不愿意吃——你摸摸,妈是不是变瘦了?”

    王九九倒是挺镇定的,拍了拍张仪伊的后背,说道:“好几天没吃没睡,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嘛。也没见你哪儿瘦了。”

    “谁说的?”张仪伊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似的,抓住女儿的手就往自己胸部上摸去,说道:“你摸摸——你摸摸是不是小了?以前撑得内衣满满的,现在都空荡荡的。”

    “是你忘记垫垫子了吧?”王九九在她老妈的胸部上抓了一把,说道。

    “放屁。你老妈我除了在年龄上撒谎过,其它地方还需要弄虚作假吗?”张仪伊没好气的反驳道。然后后退一步认真的打量着几天没见的女儿,说道:“黑了。瘦了。啧啧——胸部倒大了些。怎么保养的?”

    王九九大怒,说道:“有客人来了你也不招待,刚刚回来就跑来和人谈论这个——”

    “我就是感叹一下。”张仪伊赶紧收敛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俩私奔吧。快跑。有什么事儿我给你们扛着。”

    “胡闹。”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看起来有一米八五左右。浓眉大眼,阔脸厚唇,算不得帅气,却是钢硬之极。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裤,一条白色衬衣,和普通的中年大叔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他往门口那么一站,就给人一种巍巍雄壮的感觉。而且他现在正板着张脸,说起话来更是压迫感十足。

    被张仪伊给闹了个哭笑不得的秦洛视线一下子就转移到了说话的男人身上,他也恰好向秦洛投来审视的目光。

    两人视线相接,秦洛就感觉到了他的强大攻击力,好像有一把无形的利刃正向自己刺来。秦洛经历龙王这样的天下伟男子,遇到此人也算镇静,更知道如何抵抗他们的强势。

    他对着男人笑了笑,说道:“你一定是叔叔吧?”

    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岗。

    这是《道家十二段锦》一书写在扉页的话,秦洛知道这句话和道家的某些思想核心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都讲究攻其不备,以柔克刚。

    中年男人没想到秦洛竟然丝毫不惧,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也只是瞬间闪逝,然后便消失不见,说道:“你是秦洛?”

    他站在原地,并没有下来迎接的意思。更不用奢望他会亲切的伸出自己的大手。

    “是的。我是秦洛。”秦洛笑着说道。然后他从王九九和张仪伊身边穿过去,大步往中年男人走过去,说道:“叔叔你好,常听九九提起你,很荣幸能够认识你。”

    男人的面相看起来比自己的父亲要老成一些,但是王九九显然没有自己大,所以,秦洛才会喊他叔叔。

    王红潮一脸错愕,他没想到这个把自己的女儿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不惜离家出走的家伙竟然在见面的时候想要占据主动权。

    和他握手吧,等于是自己技输一筹。

    不握手吧,又显得自己这个做长辈的没有肚量。

    这让他惊奇,又有些气愤。惊奇的是其它的年轻人在自己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就连朋友之子高深在刚刚开始做自己的警卫时也是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样,生怕自己一发怒把他给毙了似的。

    气愤的是这家伙过于主动,让他处于被动的状态。他是一军之首长,什么时候被动过?

    王红潮伸手和他握了握,说道:“进来坐吧。”

    又转过身看着王九九,气道:“还不快进来。为了你的事情,把你爷爷都惊动了。”

    王九九问张仪伊,说道:“爷爷来了?”

    “应该来的全来了。不应该来的也来了。”张仪伊无奈说道。她把准备好的一张银行卡塞到女儿手里,说道:“赶紧逃吧。我堵在这门口,谁也别想追出去。你们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种几亩田养几头牛过着男耕女织的日子去吧。”

    “你七仙女看多了吧?”王九九没好气的说道。她知道她这个老妈最容易搞代入了,每看过一部电视剧就会幻想那样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前段时间《董永和七仙女》热播,估计她脑袋里中的毒还没有排除干净。

    “母后这是——”

    张仪伊话还没完,王九九已经拉着秦洛进屋去了。

    张仪伊说得没错,应该来的全来了,不应该来的也来了。

    原本秦洛觉得大的有些过份的客厅竟然坐满了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小孩儿也有老人,不过大部份都是秦洛不认识的。

    秦洛唯一认识的就是那个看到他们进来主动站了起来,一脸温和的看着他们的扬负。

    扬负竟然也来了?

    “九九,你回来了?”扬负笑呵呵的上前来和王九九打招呼,就像王九九不是因为拒婚而离家出走而只是出去买了两斤苹果。而他一脸亲戚,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明知故问。”王九九冷笑着说道。

    “住口。”王红潮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说道:“还懂不懂礼貌?有没有点儿女孩子的矜持?”

    他原本就生气王九九不声不响的出走,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男人,这更让他怒火中烧。

    他们在外面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谁能知道?每个父亲在知道女儿要被其它的男人抢走时,大概心里都不是很好受。一直压抑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王九九对扬负的冷淡态度给点燃。

    这屋子里坐的不仅仅都是王家的亲戚朋友,还有扬负留在京城担任发改委某部门头头的叔叔和大学副校长的婶婶。

    王九九这般张狂,不是让外人笑话吗?

    王九九看到父亲生气也丝毫不惧,轻蔑的扫了扬负一眼,说道:“他要是在我回来的时候冲上来煽我两个耳光或者讽刺几句,这样我还觉得他是个爷们。这算什么?我带着别的男人回来,他还假装若无其事的跑上来讨好。一个人虚伪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干出这种事?”

    “我当然懂礼貌讲素质了,你不知道的话可以派人出去打听打听。我王九九什么时候做过让王家丢人脸上抹黑的事情了?我的礼貌和素质在我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来——你们爱怎么样虚伪怎么样奉承我不管。反正我是做不来这一套。我讨厌他。就是这么简单。”

    “你——”王红潮说了一句,却被女儿顶了一大堆,气得差点儿摔茶杯。

    “王大哥,你可千万别生气。”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出声劝道。他坐在王红潮的旁边,穿着一套合体的黑色西装,打着格子条纹的领带,看起来很有点儿风流倜傥的儒士风范。“九九还小,有点儿脾气是应该的。你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做什么?”

    “是她太过份了。”王红潮也觉得不应该在外人面前和女儿发火,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茶后,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眼镜男人笑眯眯的看着王九九,说道:“九九还记得扬叔叔吧?”

    “记得。扬叔叔有好几年没来家里坐客了。”王九九回答道。她总不能对家里的客人过于无礼,那样就是不娇纵而是没脑了。

    “是啊。之前我经常到你们家来讨酒喝,最近几年反而走的稀疏了。还是家里的老爷子念旧情啊,特意让扬负回来看望看望王老还有红潮大哥——扬负这孩子的性子我知道,军人家庭的孩子怎么可能就没有一点儿血性?他不闻不问,是他现在没有那个资格啊。他一来提亲就把你吓跑了,他那还敢说些过份的话?”

    “叔叔也是男人,知道一些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还不明白的事情。当一个男人愿意包容一个女人,那是他真的喜欢她。扬负也是个骄傲的孩子,他这么低声下气,不更加证明他是喜欢你的吗?王老,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眼镜男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转过身问客厅中间坐在躺椅上打瞌睡像是早已经睡熟的白发老人。

    秦洛知道,他就是王九九的爷爷,王家说一不二的关键性人物。

    (PS:今天是我们家小妖生日,求肉麻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