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71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第671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第671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秦洛回去的时候,林浣溪也恰好开着车驶进院子,两人几乎是前后脚进门。

    秦洛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等到林浣溪从车库里出来,说道:“你带他们去看过那块地了吧?他们怎么说?”

    虽说中医公会要不要搬迁或者说搬迁到什么地方完全由秦洛和林浣溪说了算,但是秦洛也不想让人说自己独断独行,再说也要把中医公会的几个部门调动起来一起来推动这件事情,所以秦洛就让林浣溪带几位主要负责人过去看看。

    至于中医公会如何和吴洪生签署合同以什么样的价格把那块地拿下来,就是他们之间谈判的事情了。秦洛只管拨钱就好了。

    中医公会开始走上了正轨,已经向其它公司出售了十几项成果,还有几项预料投入市场势必大卖的产品被林浣溪给捂在了手上。

    虽然她没有向秦洛解释什么,但是秦洛知道,她是想学倾城国际一样自已建厂自己销售,形成自产自销的产业链。至少在研发优势这一块,倾城国际拍马也赶不上中医公会。

    中医公会出售产品的钱只能够勉强维持庞大的公会运转,想要让他们自己掏这笔钱出来买地盖楼是不现实的。

    当然,就算他们有钱,秦洛也不会同意由他们来埋单。他已经向林浣溪保证过,他要为她盖一座大楼并且以她的名字来命名。

    这算是对要她搬出倾城大厦的一点儿补偿,也算是——对其它事情的一些补偿。

    秦洛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实在是愧欠太多了。

    “他们都觉得那块地不错。”林浣溪说道。“也支持买地建楼的提议。只是这个工程实在浩大,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中医公会总是要先找个地方落脚的。”

    “我已经给养心说过这事儿,让他先帮忙找找,看看燕京哪儿有写字楼,我们先租上几层,等到那边的楼建好,中医公会就可以搬进去了——以后也不用再搬家。”秦洛笑着说道。他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图纸,说道:“你看看这个。”

    林浣溪接了过去,打开看了一阵子,问道:“这是设计图?”

    “不错。这是是浣溪大厦的设计图。”秦洛解释着说道。“说来还真是巧合,我去看望一个病人的时候,恰好碰到一个朋友——她是清华工程系的,主修建筑设计专业,好像还有作品获得国际大奖——奖项叫什么我忘记了,名字是挺奇怪的。她恰好在画这幅图纸,我一看到就喜欢上了——你觉得怎么样?她把这张图取名叫做《太极》。”

    林浣溪也是名校毕业,虽然主修的专业不是建设工程,倒是比秦洛要更懂得图纸一些。认真的看了一阵子,说道:“不错。《太极》名符其实。太极是华夏传统文化,中医也是,太极大厦用来做中医公会的办公楼,倒是相得益彰。”

    “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这大厦还是要叫浣溪大厦。她也同意了。这只是草图,她还会继续对这图进行完善。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就使用她的方案了。”

    “我也喜欢。”林浣溪点头说道。

    “那行。过几天我把她约出来你们见见面。我可能比较忙,后面的事情还要你们自己去沟通。”秦洛说道。他没敢说这两天就把宁碎碎约出来见面,因为他私心里还想去一趟云滇。

    王九九虽然是因为拒婚而离家出走,但是也和他有很大的关系——而且两人的关系很微妙。于情于理,秦洛都应该去一趟的。

    能把她劝回来更好,劝不回来也要帮她想一想办法啊。

    “好的。”林浣溪简洁的回答道。她提着电脑包上台阶,说道:“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

    “清蒸鱼吧。”秦洛说道。林浣溪虽然是北方人,但是做的南方小菜还不错,秦洛尤其喜欢她吃的清蒸鱼。肉嫩汁滑,十分爽口。“主要还是照顾好两位老人的胃口。”

    “我知道。”林浣溪说道。

    秦洛站在台阶下看着林浣溪上楼时妖娆的背景和拱起来的丰满臀部,那句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浣溪是自己的未婚妻,他要怎么样开口告诉她自己要去云南去找回另外一个女孩子?

    深深的叹了口气,抬起来的步伐也显得格外的沉重。

    贝贝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猫和老鼠》,看到秦洛回来,亲昵的喊道:“爸爸,你回来啦?工作辛苦啦。我给你倒杯茶吧?”

    “不用了。”秦洛摆手。想着她说的这么顺口,可能是在幼儿园里学到的新歌。“你好好看电视吧。”

    没有心情过去和贝贝聊天,嘱咐了两句后,便心事匆匆的上楼。

    以前秦洛一直像是个驼鸟似的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现在,他却无法逃避。

    王九九会遭遇这样的问题,那么厉倾城呢?苏子呢?

    总没办法把她们全都给娶了,以后要怎么办?

    秦洛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靠在床头看一会儿书,因为今天心念颇杂,也没有看书的心情。所以,洗过澡后他便躺在了床上。

    林浣溪洗过澡后,用吹风机吹干头发,然后穿着黑色薄纱的睡衣躺了过来。两人并肩而睡,既不说话,也不亲热。

    “心情不好?”林浣溪问道。

    “没有。”秦洛笑着说道。他知道林浣溪应该已经看出来什么了,不想让她担心,又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欺骗她,更觉得自己实在算不得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大脑里纠结的死去活来却又没办法下定决心。他伸手搂着林浣溪,嗅闻着她身上薄荷香的味道,说道:“快睡吧。”

    林浣溪转过脸来,她的眼睛大大的亮亮的,即便已经是年近三十的女人,一双眸子仍然清澈见底。眼珠黑白分明,看起来颇为健康。

    “没有什么事不可以说的。”林浣溪看着秦洛说道。

    秦洛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个学生,她叫王九九。”

    “我知道她。”林浣溪说道。

    “最近她家里给她安排订婚,她不愿意,就偷偷的跑出去了。”秦洛尽可能简洁的解释道,他想,如果是自己站在林浣溪的立场上,都不一定能够听得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人找到了吗?”林浣溪面无表情的问道。

    “只知道她去了云滇。到底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秦洛正视着林浣溪的眼睛,既然说出来了,总是要承担起这一切的后果。

    “睡觉吧。”林浣溪说道。

    然后,她的身体朝着秦洛靠了靠,斜躺着把半边脸贴在秦洛的胸口。

    就这样完了?

    秦洛不知道林浣溪对这件事是持什么样的态度,甚至都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什么。

    但是她说完那句话后就闭上睡觉睡觉,他也不知道再补充些什么。心想,还是先睡觉吧。明天早晨再商量这件事情,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心里有着心事,所以睡眠质量就不好,也不知道熬到什么时间,秦洛默背《道家十二段锦》才抛除杂念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身边空空如也,林浣溪可能已经去上班了。

    秦洛穿着睡衣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便有暧洋洋的光线照射在人身上,视野也一下子开阔起来。天高气爽,阳光明媚,实在是个好天气。

    可是,秦洛的心情一点儿也好不起来。

    他犹豫着要不要给林浣溪打个电话,他要是去云滇,总要给她说一声才行。

    准备先洗漱后再做决定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有摊开的白纸,纸上压着一支钢笔,怕是被风给吹落地上。

    纸上有字,却没署名。不过这房间里只有秦洛和林浣溪,想来也不会是写给别人的。

    “已经帮你订了去云滇的机票,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去登机。我和爷爷说过你要出外出差几天,不用再找其它的理由解释。”

    没有落款,但是一看字体就知道是出自林浣溪之手。

    一张白纸两行小字,能有几两重?可是秦洛却觉得它重的压手。

    他拿着那张纸久久的发呆,像是跑了神一般。

    她听明白了,她知道自己想要去找回王九九。她同意自己过去,甚至连给自己向两个老人解释的借口都编好了。

    不用他说出口,事情就解决了。

    他原本应该感觉到轻松才对,为什么心里却沉甸甸的?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