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66章:疯狂的枪手!

第666章:疯狂的枪手!

    第666章:疯狂的枪手!

    砰!

    沉闷的响声传来,所有的人都懵住了。

    凌陨没想到秦洛敢在一零六疗养院动手,他也知道秦洛有靠山,可是这儿可是人家的地盘啊。这些家伙是有主场优势的。

    不过这一拳打的真狠,即便凌陨只是个旁观者,那一拳也不是打在他的脸上,凌陨仍然觉得自己的脸上也会火辣辣的生痛。

    宁碎碎却纯粹是在担心秦洛。秦洛一拳打在扬负脸上的时候,她先是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后,竟然出声喊道:“秦大哥——你没事吧?”

    幸好扬负忙着挨打没有听到这句话,不然让人情何以堪?

    扬负的那群朋友之前认为他是遇到了熟悉的朋友过来打招呼,所以站在酒店的走道中间没有过来。只是一边说着些打趣的话一边往这边漂眼神,想探测这三个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劳动扬少大驾。

    有身份的人就算骂彼此的娘时也是一脸笑容,所以,他们站在远处没有听到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还以为两人相谈甚欢呢。

    当秦洛蹦起来打扬负的脸时,他们这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回事儿。吆喝着大喊着怒骂着向这边奔跑过来。

    秦洛这一拳是又急又快,而且事出突然,根本就没有任何预兆。

    扬负哪能想到之前还在一脸笑意的和自己讨论心理问题的家伙会出手打人,还以为能够红着脸说几句狠话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呢。

    更让他吃惊的是,这货的作战方式也太猛了吧?

    他一拳击中,竟然没有就此停歇。

    趁着扬负被打得晕头转向无力反击他的那群随从还没赶到的空隙又连出三拳,每一拳都打在扬负的脸上同一个位置,硬是把这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打的连续后退好几步。

    直到这个时候,扬负的狐朋狗友才围了上来。群起而攻,对着秦洛猛烈攻击。

    秦洛有难,凌陨也不能傻坐不动。站起来要帮忙的时候,却听到秦洛喊道:“凌陨,你保护好碎碎。这群废物不是我的对手。”

    当时他正背对着凌陨,好像他的后脑勺也长了眼睛似的。

    秦洛倒不是说大话,乍一交手,他就知道这群公子哥的实力如何。

    也不是说他们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军人家庭出来的孩子家教自然是要严格一些。而且天生的底子在哪儿,也有望子成龙的父母希望孩子能够子承父业,所以从小就要求他们锻炼身体。

    这也是王九九这样的女孩子都懂得军体拳三五个普通大汉难以近身的原因。

    这群军人子弟当中确实有几个好手,和王九九一样,对付三五个大汉也不是难事。甚至有一个小平头学过擒拿,好几次差点儿扣住秦洛的手腕。

    秦洛要是真被他扣住手腕的话就糟糕了,他这边只有一人,凌陨要护着宁碎碎不能过来帮忙。那样的话,没办法动弹的他还不被人给揍成猪头?

    可是,秦洛是普通的男人吗?

    自幼就拿《道家十二段锦》筑基,以《引体术》健体,虽然身患怪病,但是秦洛的身体素质却是不错的。

    后来又和离学过一段时间的近身博斗,棒棍下面出高徒,秦洛对离的那些杀招狠招可是记忆深刻。他的进步没办法和大头这种天生就适合吃这行饭的人相比,揍几个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于是,三五分钟的功夫,他就把面前的五六个年轻人给打倒在地,呻吟着难以爬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身体里面那股怒气出了大半,心里也好受一些。

    秦洛通过自己的临床实验证明,男人挥拳头和女人刷信用卡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是,秦洛并没有胜利的感觉,因为现在正有几把枪指着他。

    是的,不是一把。是好几把。

    不知道这是疗养院的保镖还是酒楼内部的护卫,在秦洛和这些人打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甚至他们都没有出声喝止一声,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秦洛和他们战斗。

    而扬负则用手帕擦着嘴角的血水,在他的身后同样站着两个身穿黑衣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手里还有枪。

    “身手不错。”扬负被打,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和挫败感,甚至还有心情夸奖秦洛的身手不错。

    “过奖了。”秦洛谦虚的说道。

    “可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你不是想要激怒我吗?我成全你。”秦洛说道。

    “可是最后的结果是我赢了。”扬负说道。“把他带走。”

    秦洛没有反抗。

    他没有傻到这个时候反抗。要是扬负的背景当真能够通天的话,在自己反抗的时候都有胆子让人开枪。

    他和自己的眼神对视一下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如果说之前没有仔细的研究过自己的资料,说给谁都不会相信。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自己终究是没有根基的。没有庞大的家庭背景做后盾,就算把自己开枪给毙了又能怎么样?

    龙王?他们不会相信他会因为一个半生不熟的徒弟而和人拼命?

    闻人家族?这更不可能了。名不和官斗,商人亦然。就算闻人牧月有心要替自己报仇,又能把他怎么样?

    再说,他们也同样不相信闻人牧月会为一个男人冒这么大的险。世界上的男人有多少?死了一个还有无数个可以供她选择。

    王家?这个看来更没指望了。如果扬负说的是真的话,王家一定有重要人物撮成这桩婚事。或者是王家的那座泰山也有可能。王家会在这种事情上帮助自己?

    扬负看来颇有威信,一句话说完,立即就有四名黑衣男人冲了过来。有人抓肩抓手,有人取了军拷把秦洛给拷上。

    凌陨跑了上来,掏出自己的军官证再三解释,那些人也不愿意看一眼,当然更不愿意放手。

    秦洛对着他打了个眼神,示意他打电话搬救兵。

    或许自己死了没有人真的为他和人拼命,但是秦洛活着,他知道很多人会卖力帮忙。

    看到秦洛被绑,扬负这才敢走到那群被秦洛打倒的朋友面前,亲手扶起来一个,说道:“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重啊。我的手被他给扭断了。”那个家伙说道。“扬少,一定要把这小子废了。”

    其它几个家伙也不再装死,有的忍着剧痛爬起来,爬不起来的被黑衣保镖给帮忙扶起来了。

    扬负笑着说道:“放心吧。这小子来燕京后惹了多少麻烦?说他人神共愤都不过份。我不找他麻烦,别人也不会放过他。”

    心想,皇千重的人进不来这家疗养院。不然以他提起秦洛时的那种恨意,还不把这小子给千刀万剐了?

    不过这小子也当真好骗。这么一激就动手打人了。

    难道他当真在乎一个女人或者说在乎一个女人的贞操吗?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女人?脱光衣服撅着屁股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的?她王九九和其它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先丢进看守所吧。”扬负说道。他虽然很想就这么把秦洛给做掉,但是为了前途着想。自己不能亲自做这件事情。

    总是需要有替死鬼的。他已经想到了人选。

    他走到角落,准备打个电话安排一下。

    疗养院的一群黑衣保镖押着秦洛出门,准备把他关进不是看守所的看守所。

    这是疗养院,原本不应该有这种性质的单位所在。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人犯错误。也不是没有其它国家的间谍或者密探闯进来的先例,所谓的看守所其实更像是暂时关押一些重刑犯的地方。

    他们刚刚出门,就一下子感觉到了凌厉的杀气。

    一个其貌不扬的小男人站在食堂的门口,左右手各持一把黑色手枪。

    枪口平端,直视他们这些人的脑袋。

    哗啦啦!

    这些守护疗养院的护卫也不是好惹的,感觉到危险来临,纷纷拉开了枪械的保险栓。

    这个时候才有人喊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立即放下武器,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大头没有听话的放下武器,也没有回应他们的话。

    他闪电般的抬起了左手,对着天空开了两枪。

    虽然枪口安了特制的消音器,但是枪械击膛的声音还是清脆入耳。

    众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便见到空中两个黑色小点掉了下来。

    蝉。

    两只蝉。

    夏天到了,这青山绿树正是蝉的根据地。所以,天空中到处飞舞着这样的小动物。

    两枪,两只蝉。弹无虚发。

    更重要的是,谁都没有看到他瞄准。甚至都没看清他开枪。

    当他们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打完了。

    而左手开枪时,右手的枪口还指着他们。一幅谁敢动就能打谁的架势。

    枪神。

    这简直是枪神啊。

    都是玩枪的,他们知道这小子这一招意味着什么。

    “在你们杀死我以前。我可以把你们全杀了。”大头说道。

    声音平静。自信满满。

    (PS:第三章。承诺总算是做到了。老柳简直是诚实可爱小郎君啊。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