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65章:打脸!
    第665章:打脸!

    “不过,我倒是希望能够有一个德才兼备的,最好还年轻帅气的老师来教我们这门功课。”

    “你会美梦成真的。”

    “你以为你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

    秦老师,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不好。你不知道人面蚊的危险性。我知道。”

    “我不知道你的危险性,你自己知道。为什么在我刚刚主动开始接触你的时候不阻止我?”

    “———-”

    “等到我对你情根深种,整天想着你念着你,身体都被你摸光的时候,你又想把我一脚踢开?”

    “———-”

    “我明明知道你有了未婚妻,还没脸没皮的纠缠着。这么危险的事情我都敢做,几只蚊子算得了什么?”

    “————”

    “不怕坦白的跟你说,我这次来就是来找你的。你不走,我也不会走。那什么狗屁蚊子,来一个我掐死一个,来两个我掐死一双。不是它死,就是我亡。”老娘就把命搁在这儿了。

    ————-

    “秦洛。等我一分钟。”王九九说道。

    王九九拉过雷耀阳,在他耳朵边说了一句话。雷耀阳双眼圆睁,一脸惊讶的张大着嘴巴。他根本就没办法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去?还—是—不—去?”王九九一字一顿的问道,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

    雷耀阳看了太子一眼,然后拼命的摇头。他的脸色苍白,额头冷汗嗖嗖,像是刚刚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似的。

    “我保你不死。”王九九说道。“而且,你下半辈子会比以前活得有尊严。”

    雷耀阳还是摇头。这个要求,是他没办法接受的。

    王九九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以后王家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她无意瞟了太子一眼,说道:“你今天才背叛了他——准备着接受他的报复吧。他的性格,你知道。”

    “表妹,你——-”雷耀阳哭丧着脸喊道。

    “我是王九九。”王九九纠正他的称呼。“我再问你一遍。去?还是不去?”

    “——-”

    “最后一遍。去?还是不去?”

    ——————

    “秦老师,你觉得我像是什么?”

    “像是什么?”

    “对。像是什么。”

    “———”

    “我像是个女骑士。”王九九自己说出了答案。“我骑白马,持利剑,踏破万里河山。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但是,怎么就叩不开你的那扇门?”

    —————

    —————

    初次相识时的王九九,可爱的王九九,深情的王九九,狠辣的王九九,不按常理出牌的王九九,总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王九九——

    一场场,一幕幕,和王九九生活的点点滴滴就像是电影中的倒带,无比清晰却又令人心生酸楚的浮现在秦洛的记忆海。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子竟然在自己的心中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她一次次靠近时,秦洛一次次的推开。

    当她真的离开时,秦洛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心中有种难以言语的失落和——不知所措。

    这个女孩子,以后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了吧?

    她突然间失踪,电话关机,就是为了躲避自己吗?

    脑袋昏昏噩噩的,身体里面像是充满了一些莫名的气体,急迫得想要通过什么渠道给排解出去。才吃了小半碗米饭,胃里面就像是塞了太满的食物似的,硬是哽的难受。看着这满桌的山珍海味,竟然有种想吐的感觉。

    如果自己要是个女人,秦洛都想蹲下来哭上一场。要是没有别的人在场,掉几滴眼泪或许也会舒服一些。

    但是,男人都是死要面子的。即便心里已经落魄的像是一条死狗,也不忘在人前挥舞几下爪子。

    秦洛用力的抓着筷子,笑着说道:“以前也没听九九提起过你,所以也不知道燕京有没有你这号人物——更怕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过来开一些没什么营养的玩笑。我和九九是很好的朋友,我想,如果她有了喜欢的男人一定会告诉我的。至于定婚这样的大事,更不可能不打电话说一声——抱歉,我真的不认识你。我的朋友看来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说是自我安慰也好,为了激怒对方也好,反正秦洛没准备当着这个人的面相信他说的这件事情。

    或者说,他更相信王九九。

    他不是傻子,知道王九九对她的情意绝对不是假的。王九九的性格又执拗,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突然的喜欢上他人?

    “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事情算是初步定了下来,过几天就会传遍燕京了。如果你暂时不离开的话,应该不会错过这场喜事。”男人说完定婚的事儿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相反,还很是享受的看着秦洛刚才微微有些扭曲的脸。

    心想,皇千重也有些言过其实。这样的一个家伙,有什么值得看重的?

    这样想着,还准备再给这家伙来一点儿刺激。说道:“九九的朋友不多,你能来的话,她会很高兴。”

    秦洛仰起脸看着他,笑着问道:“你走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

    “后面几天就要开始忙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恰好遇到。如果把你的请柬忽略了,九九估计也不开心——所以先过来知会一声。”扬负说道。

    “谢谢了。”秦洛点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一定到场恭贺。”

    “还有一件事儿,也顺便给你知会一声。”扬负看到秦洛的态度这么顺从,心里反而有些失望。

    “什么事儿?”秦洛忍着气问道。

    “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你和九九怎么样,我也不管。”扬负说道。“以后她是我的女人,我就要为她的人生和我自己的名誉负责。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不能容忍被一个女人戴绿帽子这样的事情。”

    凌陨听他越说越过份,皱起了眉头,冷声说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这么多?就算你当真和王小姐结婚,如果她不拒绝,秦洛照样可以和她做朋友。你是娶老婆还是找奴隶?”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扬负冷哼着说道。

    秦洛摆手示意凌陨不要和他争吵,自己的事情,他还是想要用自己的智慧来解决。

    和闻人牧月在一起久了,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得到了飞速的提升。至少不会再像刚刚来燕京的时候单纯的跟个没经过人事的小处男似的。

    “我理解你的痛苦。”秦洛笑着说道。“或许是你家里真的有什么背景,然后经过一些关系或者什么交易说动了王家的重要人物同意把王九九嫁给你。王家的军方资源是你所觊觎的,即便知道她和我关系密切去了云滇去了巴黎也不愿意放弃。”

    “但是你这人又非常骄傲,虽然接受了这门亲事,也没办法把那些事情完全的忘记掉,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像是刺一样的梗在你的喉咙,让你寝食难安。你总没办法去质问王九九,然后便决定跑过来讥讽我一顿告诉我们之间巨大的落差,顺便欣赏我气急败坏却又没办法发作的痛苦样子,把我给远远的给比下去。这样你的心里就会舒服一些?”

    秦洛笑着问道:“如果我说我很生气。非常生气。你会不会舒服一些?”

    扬负愣了愣,反驳着说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是个医生的话,我都以为你是个小说家了。”

    再次看向秦洛的时候,就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

    能够看出来自己是故意找麻烦,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就是个傻瓜也会知道自己是因为不满王九九之前和秦洛的暧昧关系而发飚。甚至他都没办法确定王九九是不是已经舍身与他了——他也没奢望要在这个世界非要找一个处女。

    但是,哪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未来媳妇被另外一个男人上了,还他奶奶的云淡风轻假装没事儿?

    他不觉得秦洛的智商有多好,只是好奇他怎么就把这些想法全都给说出来了。这个男人如果有什么吸引女人的地方,或许就是行事风格有一些另类吧。

    “如果你知道我会打架的话,会不会误以为我是个军人?”

    秦洛说话的时候,身体猛地窜起。

    砰!

    他的拳头打在了扬负那张自负的脸上,皮肉相接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响声。

    (PS:第三更稍晚。老柳还在写。无论多晚都会写完的,有红票的麻烦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