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64章:王九九要定婚了?

第664章:王九九要定婚了?

    (第一章,求红票!)

    第664章:王九九要定婚了?

    也不怪别人会有这样的想法。秦洛未婚,宁碎碎未嫁。而且这两个人站在一块儿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有个好男人出现,凌母也是想着帮自己待如亲生女儿一般的宁碎碎给抓牢。

    凌陨的惊诧大于疑惑。因为他清楚秦洛是有未婚妻的,不仅如此,他还知道秦洛和王家的大小姐王九九关系密切。现在他又和宁碎碎这般亲密,这人到底是想要娶几个老婆?

    当然,奇怪是奇怪,他对秦洛倒没有什么恶感。先不说他救下妹妹凌笑的大恩,单是他做的那些事情就让人折服。

    这年头军人也是能够上网的,秦洛力挫韩医谍血巴黎的事在军队也传开了。凌陨算是个小军官,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

    他要做的事情,是他们这些热血军人都想做的事情。他们做不到,但是秦洛做到了。理所当然的,他们对秦洛就有了一份钦佩和亲热。觉得这男人虽然长的秀气了些,骨子里也算是个铁血爷们儿。

    所以,即便秦洛真的和宁碎碎走到一些,他也不会多说什么。他又能多说些什么?

    秦洛把宁碎碎径直抱到屋子外间的沙发上,让她坐好后,一边脱她的鞋子帮她按摩,一边解释着说道:“碎碎的脚扭伤了。我怕走路会加重伤势,就把她给送了回来。”

    凌母听到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即觉得遗憾,又担心宁碎碎的脚伤,抹了把眼泪花子,跑过来说道:“要不要紧?要不要叫医生?”

    想了想,又说道:“哎,我说的是什么话。差点儿忘记了,秦洛就是有名的医生。”

    “没什么大碍。”秦洛说道。“我帮她按摩按摩,再抹点儿跌打损伤的药也就没事了。”

    宁碎碎被秦洛捧着脚揉捏,脸色绯红,心跳如活鹿,却也不好表现的过于情愿。不然的话,不是让别人看出什么破绽?

    宁碎碎假装若无其事的说道:“姨,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笑笑吃过东西吗?”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秦大哥是过来看凌笑的。”

    女孩子终究年幼,而且又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这么一说,没有撇清自己和秦洛的关系,反而有点儿画蛇添足的味道。

    凌陨笑了笑,也不点破。凌母更是过来人,哪能不理解这些小女孩子的心思?

    女爱俏,谁不喜欢小帅哥?

    “喂了半碗米汤。”凌母说道。“怕她消化不好。下半晌再喂半碗。”

    因为凌笑一直昏迷不醒,总是输营养液来维持生命也不是个办法。所以,秦洛建议凌母每天喂那种小米熬出来的米汤。少吃多餐,这样对凌笑的身体康复有好处。

    凌母记下这事儿,每天喂汤。

    几人说话的功夫,秦洛就帮宁碎碎揉开了淤血。秦洛又看望了凌笑,用银针试了试她的脉息。虽然她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但是也没有变的更加糟糕。

    即便这样,对凌母来说仍然觉得听到了一个大好的消息。

    事情忙完,早就过了午餐时间。这个时候开车回到市区还需要半个小时,秦洛也和宁碎碎说过还要和她谈《太极》的事情,于是几人便决定去疗养院的食堂用餐。

    凌母不愿意离开凌笑,拒绝和三个年轻人一起去吃饭,说是一会儿会让护士打些食物在病房吃。

    秦洛劝慰不了,于是便找了个轮椅推着宁碎碎去食堂。

    秦洛没在疗养院吃过饭,但是宁碎碎却是这儿的常客。

    在她的指引下,三人找到了吃饭的地点。

    能够住在这疗养院的人都是高级军官将领或者说是他们的近亲家属,和部队有密切联系的军工企业负责人。

    所以,这食堂并不像秦洛想象的那么简陋,比首都医科大学的饭堂更是要豪华数十上百倍。

    更严格的来说,这是一座能够达到五星级的中式酒店。

    古典的小楼屹立在青山绿水之间,大叶的芭蕉组成迎宾的队伍,大小相仿的鹅卵石铺成的石径小道让人踩上去十分的舒服。

    吃饭的地方可选择室内,也可以选择室外。小楼外面就是一条长廊,廊下摆放着一长排桌子。一边吃饭,一边欣赏近处游鱼戏水或者远处恨山之巍巍景色,实在是趣意十足。

    三人在室外选择了一张桌子,点过菜后,秦洛问道:“疗养院里面的人都在这里吃饭?”

    心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在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公家报销还是自掏腰包?

    如果是公家报销的话,就凭这一点儿,待遇就十分的诱人。

    “当然不是。”宁碎碎笑道。“疗养院有多少工作人员?全在这里面吃饭,需要多少钱啊?”

    “所以我才奇怪。”秦洛笑着说道。

    “工作人员另有吃饭的地方。这里面是疗养院的招待酒店,平时也对外开放。我们在这儿吃饭也是要交钱的,价格也不比外面的星级酒店便宜。毕竟,这儿打的是天然野味酒店的牌子。”凌陨也经常来看望妹妹,对这里面的情况也十分的熟悉,给秦洛解释着说道。

    “这就可以理解了。”秦洛点头说道。

    三人当真是饿了,等到饭菜上来后,也不再说话,都专心的吃起饭来。

    一阵喧哗的人声响起,然后便是噔噔噔的走楼梯声音。

    这幢小楼只有三层,所以,并没有浪费的特别安装电梯。无论多么金贵的客人,也只能守规矩步行上下楼。难不成还需要用绳子吊上去?

    因为秦洛他们下来比较晚的缘故,这时酒店大厅也只有稀稀落落的两三桌子人用餐,这群人下楼,自然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下来的是一群年轻男女,气质卓越,衣装不凡。他们走起路来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看起来很是威风。

    因为王九九的关系,秦洛也接触过一些这样的人物。知道他们都有着不凡的家世背景,家里第二代或者上一代至少会有一个将军。当然,就是这群人里面有一门三四个将军的,他也不会觉得什么意外。

    王家的将军又岂止三四个?手掌实权的也不只是这个数。

    他们的脸色微红,看来中午都喝过不少酒。还有两个人脚步打飘,需要旁边的人扶持才能走路。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戴无框眼镜的年轻人,没有像其它人那般的剃着攻击性极强的寸头。头发柔软,气质阴沉,脸上虽然一直在微笑,可是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就是让人感觉不到亲切。当他用这双眼睛去打量你的时候,你就有种被毒蛇给盯住了的森冷感觉。

    旁边的两男一女都在讨好似的跟他说话,他也有应必答。无论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他身边的人都笑的很开心。

    秦洛觉得这人有些特别,就多看了几眼。也正是因为秦洛的多番打量,那人的眼神也警惕的扫描了过来。

    这么一碰撞,就出事儿了。

    那年轻人竟然转移了前进的方向,倾斜着向秦洛这边走来。他身后的那群人以为他遇到朋友,就没有过来,站在原地等他。

    看到那人走过来,宁碎碎和凌陨的视线都转移到秦洛脸上,像是他的脸上突然间开了一朵花似的。

    “你们不用看我。我也不认识他。”秦洛小声说道。“我还以为是你们的朋友呢。”

    说话的功夫,眼镜青年便已经走到了秦洛的桌子面前,也不伸手,笑眯眯的问道:“秦洛?”

    “是我。”秦洛回答道,仍然是一脸茫然的打量着这位客人。他确定自己是不认识他的。

    “医生秦洛?”年轻人不知道是不能确定秦洛的身份还是故意讽刺他的身份,再次出声问道。

    秦洛不知道来人的企图,也就耐着性子说道:“如果没有另外一个叫秦洛的医生,我想你找的人应该就是我。”

    “我是扬负。”男人说道。

    扬负?

    秦洛转过脸看向宁碎碎和凌陨,宁碎碎轻轻摇头,凌陨若有所思,显然,他们也不认识燕京有这么一号人物。

    秦洛就想,怎么现在什么样的货色都跑出来装逼啊?

    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人趾高气扬的跑过来询问,好像自己欠他好几百块钱似的。难道自己的脸长的像柿子?

    “不认识。”秦洛说道。

    男人抿了抿嘴,也不生气,说道:“久不在燕京活动,可能大家都有些陌生。如果我说一个人,你肯定认识。”

    “谁?”秦洛问道。

    “王九九。”

    秦洛一愣,说道:“不错。我认识。”

    心想,难道这人是王九九的朋友?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除了虎妞见过几次面,秦洛不觉得自己能够融入他们的那个小圈子里面去。

    “我们定婚的时候,还请过来喝杯喜酒。今天恰好碰上,就不再着人送请柬了。”扬负笑呵呵的说道,看着秦洛的眼神竟然带着些同情。

    定婚?

    喝喜酒?

    秦洛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声,像是要炸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