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60章:落水少女!
    第660章:落水少女!

    【内经】中曰:"四肢似水最难禁,憎寒不住往来临,医师运起烧山火,患人时下得安宁。一身浑似火来烧,不住之时熟上潮,若能加入凉心法,须臾热毒自然消"。

    秦洛一上来便使用了《太乙神针》的第一针烧山火,因为他的这个病需要驱运气血,倾刻周流,上下通接,这样才能让他的男性之根正常勃*起。

    秦洛第一针针的是他的肚脐部储精穴,一针下去,雷耀阳只觉身体一麻,然后便有一股热意往身体里面流窜。

    “怎么这么热?”雷耀阳问道。

    “这是针气。正常情况。不用担心。”秦洛说道。

    雷耀阳便不再吱声。听到秦洛说有希望救回自己的命根子,他死去的心才又活了过来。别说是被扎上几针,就是被扎上几刀,他也是能够忍耐住的。

    通过银针度过去的力气在储精穴处越聚越多,却没办法分散。这让秦洛有些疑惑。上次金针测验的时候,明明感觉到那儿还有一线生机啊。

    难道几天没来,那一股生机也失去了?

    没来由的,秦洛的心里有些着急。如果因为自己的拖延而害了人家,自己可不是要愧疚终生吗?

    这就是医生的责任。因为医生是和人的身体、生命打交道,谁也不知道会因为一点儿什么问题会导致患者死亡或者留下什么病根。

    所以,做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再慎。

    这也是当今社会为什么那么多病人家属会给医生塞红包如果医生不接受他们还惊慌着急的原因。

    谁敢拿自己的身体和家人的身体开玩笑?他们不是对医生感恩戴德,而是图自己一个心安。

    秦洛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抽针,重新寻找生机之穴。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他现在所做的工作和他度进来的一些元力全都失效。没有任何效果。

    还有一个选择是继续僵持,以此为据点,冲击出一个堵塞的经脉孔穴出来。

    稍微犹豫,秦洛便决定选择第二种方法。

    他加大了输送元神之力的力度,让它的储精穴聚集的纯阳之力越来越多。甚至在秦洛扎针的部位,有一块肌肤竟然微微凸起。而且很快的,那颜色就由白变红,像是被蚊子叮过一口似的。

    这是热气相逼内火反噬的原因,如果这个穴位一直处于堵塞状态的话,说不定这块儿皮肤都会烫伤。

    这就是太乙神针的霸道之处,非重伤重诊而不推荐使用。所以,大多数时候秦洛都会选择使用王修身老师传授给他的《五龙针法》。

    三分钟过去了,那块凸起越来越高,也越来越红。就连孙少方这个西医都看出情况有些不对了,说道:“秦少,要不——你先歇歇?”

    秦洛没有说话,更没有停止。像是一个不认输的孩子似的,一个劲儿的往里面输送自己的元神之力。

    突然,他紧崩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他感觉到了,有一丝线般的经脉被他给连接起来了。虽然传递元力的速度非常慢,至少秦洛感觉到了希望。

    以此为契机,秦洛小心翼翼的牵引着精力往那个小孔度去。然后,那小孔被撑的越来越大,储精穴里面的纯阳之力也越来越少。

    终于,那凸起的皮肤慢慢的陷了下去,颜色也由紫红变成深红,最成变成了淡红。恢复了正常状态的颜色。

    中医就是这么的神奇,它和《道德经》有些相似,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先是一道经脉便疏通,然后是第二条,接着是第三条,第四条和第五条几乎同时疏通——越来越多的经脉被疏通,秦洛的工作也就越来越轻松。他只是一个容桶,只需要把自己身体里蕴藏的精力之气给度进去帮他续接生命之根就成了。

    这些经脉疏通,也就等于是有了‘万物’之源。以养治病,直到痊愈。

    秦洛这一针扎了十几分钟,直到他实在找不到可以疏通的经脉时才抽针回来。

    而这个时候,他的额头上布满汗珠,衣服也被热汗蒸湿,但是手脚平稳,不见有颤抖迹像。

    他的身体越来越好,用针的可持续性时间也越来越长久了。记得以前每次用完针后都是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

    想到这儿,他格外的怀念那个如此信任并且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女人。

    苏子,好久不见了。

    “秦少,你没事吧?”孙少方让护士送来了温水和干净的毛巾进来。漂亮的护士小姐主动过来要帮秦洛擦拭汗珠,被秦洛伸手挡下。接过湿毛巾擦了擦,递回去的时候才说谢谢。

    “用针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秦洛说道。“现在,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一些辅助性的治疗和钧衡营养。如果方便的话,多带他出去活动活动。这对他的身体康复有好处。我每隔三天会来一次,继续用针灸法帮他疏通。”

    “最艰难的那部份工作都让你做了,这么简单的事儿我们还做不好,哪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孙少方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他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拉近和秦洛的关系,只是不知道秦洛会不会接受罢了。

    “秦少,还有救吗?”雷耀阳穿好裤子从床上爬起来问道。

    “我不是说过嘛。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好一些。”秦洛说道。也足以证明,他的小弟弟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经过那么毒辣的打击都没有失去希望和继续行使它应有功能的权利。

    “听到了。就是不太敢相信。”雷耀阳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如果能够治好,让我给秦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秦洛摆摆手,说道:“做牛做马就免了。我有司机,用不着牛马。等到你好了之后,去羊城休息一段时间吧。”

    雷耀阳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说道:“他赶我走?”

    “这是交换条件之一。”秦洛说道。“放心吧。还会有机会回来的。”

    “我相信你。”雷耀阳说道。“可是羊城——我在哪儿不熟。”

    “你很安全。”秦洛说道。“那儿是我的地盘。”

    这是秦洛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说话。有些狂妄,有些霸道,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是,却给了雷耀阳安全的信息。

    就连孙少方也感觉到秦洛说这句话时的强烈信心,对他清秀文静的外表和看起来稍显懦弱的性格有了更高层次的认识。

    “谢谢秦少。”雷耀阳感激的说道。

    嘱咐雷耀阳好好休息,并给护士交代了一些照顾时的注意事项后,秦洛和孙少方离开了病房。

    “小姐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孙少方问道。

    “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秦洛说道。虽然他也不知道王九九去了哪儿在处理什么事情,但是——这么说不是显得他们的关系亲密不是?

    他看出来了,凭他和王九九的关系,在有军人的地方就特别吃的开。无论是谁都会对他高看一眼。

    “怎么样?如果中午没什么事的话,到我哪儿坐坐?我下厨做几道小菜,咱们喝上两口?我做菜的水平还是不错的。”孙少方诚肯的邀请道。

    秦洛知道孙少方为何对自己如此看重的原因,但是心里还是非常开心。毕竟,没有人愿意出门遇到的敌人比朋友多,没事儿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骂上几句被一条贼头贼脑的疯狗咬上几口。

    “今天不行。”秦洛歉意的说道。“我还要去看望另外一个朋友。也住在这间疗养院里。”

    “哦。我听说过。”孙少方说道。“我陪你过去看看吧。”

    “不用了。她现在还昏睡不醒,等到有需要的时候我再请你过去。”秦洛说道。

    “那好吧。”孙少方说道。“什么时候你得空,我们喝上两杯。我虽然是个西医,还是想多从你身上偷师几招。”

    “没问题。”秦洛爽快的答应了。

    秦洛下了楼,穿过一片桦树林,正准备去凌笑所住的那幢楼时,却在树林里遇到一个熟人。

    那是一个清秀如水的女孩子,薄粉敷面,白璧无暇,穿着碎花的格子长裙,简约时尚的白色帆布鞋让她的整个人充满了朝气,头上戴着一朵金色的小蜻蜓,微风吹拂,那只蜻蜓的翅膀便跟着轻轻的扇动,就像是真的一样。

    她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手上捧着一个画夹,正入神的对着湖水画着什么。即便秦洛走到她的身后,她也浑然不觉。

    半个钟头过去了,纸上的图形完成大半,她才停下铅笔站起来伸展懒腰。

    手臂无意间碰撞到身后的秦洛,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似的,惊呼一声,然后身体往前跑去。

    扑通!

    她掉进了水里。站在秦洛的角度,这女人就像是为了逃避流氓的非礼而主动跳进去似的。

    秦洛摸了摸鼻子,心想,自己有那么恐怖吗?

    当他看到这女人在湖水里拼命扑腾,手舞足蹈却离岸边越来越远,还被灌了几口湖水后,这才意识到她不会游泳。

    秦洛原本想把长袍脱下来的,但是看到她又喝了一口水后,也不敢再耽搁,纵身一跃,也跳进了水里。

    (PS:我一说我演男一号,红票数量明显减少。求红票,大不了我不演男主角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