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59章:以养治病!
    第659章:以养治病!

    再次来到一六零疗养院时,秦洛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大院里竟然有两个自己关注的病人,不得不说自己和它有一种莫名的缘分。

    无论是一直昏睡不醒的凌笑还是后面重伤送过来的雷耀阳,秦洛都对他们的健康康复都承担着难以逃避的责任。

    凌笑是因为管绪而昏迷,而管绪则又因为自己而死。甚至可以说,管绪是死于自己的手上。虽然凌笑的毒不是自己下的,可是,秦洛答应过凌笑的母亲和宁碎碎一定会帮她找到解药,一定会让她再次清醒过来。

    至于雷耀阳,秦洛倒是没有太多的感情投入。他对这个病人这么上心,一是因为当初王九九答应过会保他不死。是的,他是没有死。但是,秦洛也不希望他的子孙后代全死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秦洛本质上还是个善良的医生。他觉得雷耀阳的下场过于凄惨,以他所作的恶,不应该付出这么重的代价。

    当然,这两个人都是和王九九有关系。可惜,秦洛来之前给王九九打过电话,没想到她的电话竟然没办法接通。

    这让秦洛的心情稍微有些遗憾,以前王九九总是在最不可能的时间最不可能的地点出现在他面前的神奇女人啊。

    “也不知道她去什么地方了。”秦洛在心里想道。他并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对他们的关系和未来意味着什么。

    秦洛走到雷耀阳所住的病房时,孙少方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他一脸热情的笑,和秦洛握了握手,说道:“秦少,你可算是来了。我们等你等的好辛苦啊。好不容易找到王小姐的手机,可是电话却打不通。你的手机号码我们又不知道,也没办法和你联系。”

    “你也打过九九的电话?”秦洛问道。自从哪晚吃烧烤偶遇娜塔莎后分离,秦洛就再也没有见到王九九。他这几天比较忙,都没有和王九九联系。难道她出了什么事不成?

    秦洛很快的就打消了这种怀疑,以王家的背景,王九九能出什么事情呢?

    再说,如果王九九真的出了事的话,恐怕现在的燕京早已经闹翻天了。秦洛可不觉得王九九的母亲张仪伊是个逆来顺受容易招惹的人物。

    “是啊。你给了我们一瓶药,让我们每天给雷耀阳涂抹一次。这药还真是奇了,几天下去,外面的伤口就好的七七八八了。可是你人不在,我们又不知道下一步应该要怎么办——就想着从王小姐哪儿打听到你的消息。没想到王小姐的电话打不通。我又没胆子打电话去首长家里去询问,就只好继续等着。”孙少方解释的很详细,像是担心秦洛误以为自己会对王九九有什么图谋似的。

    他亲眼看到王九九被这家伙给支使的团团转,王九九对他也是言听计从,十分亲热。如果没有必要,他才不愿意做个无辜的恶人。

    当然,假如王九九当真看上自己的话,这事儿也是值得冒险的。

    女人渴望嫁入豪门,男人又何偿不希望娶个媳妇平步青云?

    当然,这是内心比较私密的想法,他才不会在秦洛面前表露出来。

    秦洛暂时不去思考王九九的下落,说道:“哦。我就是来处理这事儿的。外面的伤口都痊愈了吧?还有没有腐肉?”

    “我亲自检查过,外面的烂肉凝结成形,然后脱皮。他的那玩意儿就跟一条小蛇似的——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事情。秦少给的那是什么药啊?要不是怕影响雷耀阳的治疗,我都想着把它留下来好好的研究研究。”

    “金蛹养肌粉。”秦洛说道。“你们应该有这种药的配额吧?”

    “哦。是那个军用养肌散膏吧?”孙少方恍然大悟。“那东西我用过。虽然效果不错,但是也没有你这个这么神奇吧?”

    秦洛笑笑,解释着说道:“配方不一样。金蛹的数目过于稀少,没办法大批量投入生产。只好运用其它的药材来代替金蛹,不过效果要稍微弱一些。”

    “原来是这样。”孙少方说道。“可是,秦少怎么会有这个——我是说这么纯正的养肌粉?”

    “军队用的养肌散药膏的药方是我提供的。”秦洛说道。

    孙少方满脸惊讶,笑道:“原来如此。秦少果然是浑身是宝啊。”

    心里却想道,难怪他和王家的关系那么亲密。能够和军队做成这笔买卖,王家肯定在中间出了不少力。

    而他有了王家这层关系,想赚钱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情了。就说他这个金蛹养肌散药膏的业务,没有个数十亿上百亿的收入,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华夏国有多少个军区?有多少个部队?有多少名军人?又需要多少支药膏?

    雷耀阳已经清醒过来,只是脸色不太好。秦洛过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哪儿发呆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洛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任何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小弟弟不能使用的时候,大概都是这番神情。

    “耀阳。”秦洛喊道。

    雷耀阳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洛,声音干涩僵硬的说道:“谢谢。”

    “他好几天都没有说过话了。”孙少方在旁边解释着说道。

    “没关系。多让他喝些水润喉。”秦洛说道。

    秦洛走到雷耀阳身边,笑着说道:“谢什么?应该说谢的是我才对。把你害成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

    雷耀阳苦涩的笑着,说道:“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觉悟。无论那一天我怎么样选择,无论我站在那一方的立场,后面的日子我都不好过。”

    “先别想那么多了。”秦洛说道。“我们先努力把你的——病治好。”

    秦洛没好意思说出‘睾**丸’这样的字眼,毕竟,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和另外一个男人讨论别人的生*殖器官,实在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秦洛是个医生,也是个传统害羞的小男人,对这些东西还是很敏感的。

    “还有救吗?”雷耀阳摇头。“我试过了。没用的。他们放我走的时候就说过,要让我断子绝孙——这是背叛的下场。其实我在牢里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我以为我必死无疑。”

    “你以为你必死无疑,可是你现在却坐在这儿和我说话。你以为没用了——说不定我也能帮你治好呢?”

    “还有希望?”雷耀阳的眼神里有一丝希翼。是希翼而不是惊喜,证明他仍然没办法相信秦洛的话。

    “当然有希望。”孙少方听出他话中的语病,在旁边解释着说道。“你知道你刚刚送来的时候伤成什么样吗?”

    他打开手里的文件夹,从里面抽出几张照片递过去,说道:“你自己看看。”

    雷耀阳接过照片看了一眼,见鬼一样的把照片给丢了出去。然后捂着裤裆部位,好像哪儿直到现在还在疼痛一般。

    孙少方把照片捡起来,说道:“这个可不能丢。小姐让拍照的,说是以后给你报仇的时候用得着。不过这一对比你应该明白了吧?你的复原速度让我们感到惊讶。”

    “帮帮我。”雷耀阳拉着秦洛的手,激动的说道。

    “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秦洛说道。“躺下吧。把裤子脱了。”

    雷耀阳也顾不上羞涩怪异或者有失男子汉尊严这些东西,听了秦洛的话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执行。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生命和健康更为重要。

    秦洛接过孙少方递过来的一次性手套戴上,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后,问道:“能感觉到什么吗?”

    “感觉不到。”雷耀阳说道。“就跟没长这玩意儿一样。”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正常的。当时我也以为没救了,不过用金针刺激后,还是发现有没有断开的气机的。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帮你续接和疏通。”

    “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孙少方在旁边问道。他也戴着消毒手套,站在旁边给秦洛打下手。

    “帮他疏通。”秦洛说道。

    “疏通?为什么不是先续接?”孙少方有些不解。

    “他的生机没有断绝,证明内部的伤害并没有导致它的彻底死亡。还是有经脉是和身体连接的——我们先把这一部份经脉给疏通,让它们恢复正常的运转。这样的话,就会加大它的生机,保持血液正常循环,维持它精、气、神运转情况。这样的话,那一部份受损的经脉会自动修复的。这就是中医上讲的以养治病。”

    孙少方点头,说道:“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中医还真是厉害,每一种疾病都能够有很多种治疗方法,我们西医倒是过于依赖药剂了。如果没有药剂的话,是没办法治病的。”

    孙少方知道秦洛是一名高明的中医后,就有意无意的在这方面赞美道。没有人能够拒绝在自己最得意的领域被人夸奖。

    “各有所长。”秦洛说道:“中医现在要做的就是取长补短。西医也一样。”

    “记住了。”孙少方说道。“我会把这句话讲给我的那些同行听。”

    秦洛也不在意他说这句话的真假,他没有把拯救中医的重任过多的寄予在其它的人身上。

    “给我一盒银针。”秦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