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50章:摊牌!
    第650章:摊牌!

    秦洛来到闻人牧月的办公室时,不仅仅有果王以及他的两名团队成员,就连闻人照那个花痴大少也一身正装的坐在哪儿。

    很难得的,闻人牧月的办公室同时聚集了这么多人。

    看到秦洛进来,闻人照立即就萌态大发,一脸亲热的跑过来,那张俊美绝伦的脸都快笑成了狗尾巴花,甜甜的喊道:“姐夫,你来了。”

    “是啊。”秦洛笑着点了点头。“你今天不用去学校?”

    闻人照此时的身份还是华夏民族大学国际金融系的一名学生,不过他逃课的次数比上课的次数要多上太多。他的授课老师们也知道没办法管理这些富家子弟,对他们的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想去。”闻人照说道。“在学校里学的东西都没用。还不如跟姐姐和姐夫身边学些有用的东西。”

    秦洛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马屁拍得不错。继续努力。”

    闻人照大喜,说道:“姐夫,你真的觉得我的马屁拍的不错?”

    “非常不错。”秦洛肯定的说道。“不过,你姐姐吃不吃这一套就另当别论了。”

    闻人照看看闻人牧月,终究没敢跑上去询问她的意见。

    他对闻人牧月是即亲密又警畏的态度,对秦洛则是亲密加亲近。毕竟,秦洛的几次教育让他的性格改变了不少。

    至少,现在白愁在学校里再敢挑衅他的时候,他会勇敢的反抽回去。那些胸部大大屁股浑圆的女同学跑来勾搭的时候,他懂得了拒绝。

    “坐。”闻人牧月指了指沙发,说道。

    “这么急着让我过来,有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今天上午,闻人家和白家的六十亿华夏币通过银行转帐,全部打入瑞士银行的一个共用帐户。”闻人牧月解释着说道。“这个帐户由双方共同协管,但仅仅限于投入到新能源项目上。”

    秦洛脸上一喜,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说道:“总算是打进去了。这样的话,第二步计划是不是要开始了?”

    闻人牧月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喜欢看热闹,所以打电话让你过来。”

    “这样的场面怎么也不能少了我啊。我可是这次计划成功的大功臣。”秦洛笑呵呵的说道。“从什么地方着手?”

    “果王。”闻人牧月喊道。

    果王立即走了过来,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说道:“根据我们的推算,双方各注入六十亿华夏币后,白家的现金流现在处于枯竭状态。而闻人家谋而后动,最近一年节源开流,没有上马大项目工程,所以手头上筹备有大量现金。”

    “现在,正是我们打压他们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股票的大好时机。我们已经和港媒那边沟通过,他们会在合适的时机放出对白家不利的消息——先拉低,再收购。然后再次抛售,形成规模效应,影响其它散民也跟着抛售。这样,手头没有现金的白家回天乏术,只有等待崩盘的命运了。”

    “这么简单?”秦洛不确定的问道。白家执华夏国经济牛耳多年,这么容易就能够把他击倒,总给他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兵败如山倒。”果王说道。“无论白家曾经是多么风光多么强悍,现在,等待他们的只有慢慢坠落的命运。而且,真正致命的那一刀,并不是由我们捅出来的。”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懂金融。就看看热闹吧。”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果王成在必得的笑着。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闻人照一脸茫然的问道。

    没有人理会他,也没有人解释。

    果王抬腕看了看表,说道:“一点钟了。捕猎时间到。果皮,你按照计划负责操作天源化工。果子,你负责操作恒远长途。我来操作太阳制机。祝大家好运。”

    果王说完,开始用网络和电话向他的团体下达各种各样的命令。而果皮和果子也同样有一个这样的团体。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

    ————-

    —————

    白破局不算是一个勤奋的领导者,但是绝对称得上是一个负责的领导者。

    他愿意承担责任,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不会逃避。

    这是一个成功者应该具备的品德,这也是一个失败者身上的最大缺点。

    白破局的心情不错,有紧张,期待,还有一点点忐忑。

    白家终究是白家,他们抓住了那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所以,他终究不会没落。

    向天再借五百年,那个时候的白家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谁能知道呢。

    至于心底那一丝丝不安定的因素,白破局把它解释为这次大手笔投入的紧张感。无论谁在转走这么一大笔钱后,身体里都会有这样一种被抽空的失落感觉。

    况且,这笔钱还是他从其它在投的项目中抽取过来的。为了白家的再次崛起,为了新能源,所有的工程都要为它开路。

    他正在阅读智库刚刚送过来的一份对未来二十年世界新能源的发展趋势预测的资料,越看越是欣喜,越看越是激动。

    有此一炮,顶得上千军万马。只要新能源计划能够成功,白家将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还有个闻人家族——

    白破局想,自己总是没理由输给一个女人的。而且是一个陷入恋爱期的女人。

    突然,门口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白破局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急躁不够稳定的人。他觉得这样的人不够大气,难成大器。

    “进来。”他粗声喊道。

    进来的是白破局的得力助手田行寿,他推门进来,都没来得及和白破局打招呼,就一脸着急的汇报道:“白董,天源化工被人大批量吃进,股价被拉高了百分之十五个百分点。”

    “嗯?”白破局习惯性的挑眉。“媒体上有天源化工的有利消息?”

    “没有。”

    “那就是有大买家在囤积了。”白破局思索着说道。“查到买家是谁了吗?有什么企图?”

    “买家是香港客户。身份暂不明确。”田行寿说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白破局并没有因为自己家公司的股票升值而开心,那一双浓厚茂密的眉毛反而皱成了一个川字。“有没有其它方面的消息?”

    “闻人家和秦家都很安静。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那就奇怪了。”白破局说道。“先保持观望状态,但是要随时做好救火准备。”

    “是。”田行寿说道。“白董,我们要不要抛一些股票出去把他们给打下去?”

    “没必要。”白破局说道。“他们愿意买,就让他们买好了。暂时看来,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明白了。”田行寿答应着,然后便急急走了出去。

    白破局再次把视线收回来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手头上的资料。

    他有些烦躁的推开椅子走来走去,然后一把扯下衣架上的西装,快步向楼下走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心头的那种不安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要去见闻人牧月,自己未来几年的亲密盟友。他要再次和她确定新能源工作室的建设时间和投入使用时间,他要给自己更多一些信心。

    之前他都是喜欢独自驾车的,因为对他来说,驾车也是一种乐趣。他喜欢那种直来直往的暴力冲刺感。

    可是,今天他突然失去了这种兴致,而是直接唤来了保镖,然后坐进了保镖开的车子后座。

    “去环球大厦。”白破局说道。

    他掏出手机,刚刚准备给闻人牧月打个电话约定一下见面时间,没想到手机先一步的响了起来。

    刚刚接通,话筒里便传来田行寿的声音:“白董,恒远长途和太阳制机的股票也在被人大批量购买。他们打了个时间差,在我们关注天源化工的时候,他们已经购买了不少恒远和太阳的散股。”

    白破局的太阳穴跳了跳,有种很不详的预感。

    “让天源化工抛一些试试水。”白破局说道。“不要太多。”

    “是。”田行寿答应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不到两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仍然是田行寿打来的:“白董,天源化工抛了二十万股,转眼间就被他们高价购买。”

    “再抛五十万股。”白破局压抑住心中的怒意,说道。

    他想起爷爷书房的一幅字:每临大事有静气。他要保持安静,他要保持镇定。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扭转书面,才有可能扭亏为赢。

    他要再试试,试出他们的底线,试出他们的目的。

    当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白破局的手指有轻微的抖动。

    这一幕细不可闻,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发现。

    “白董,五十万股也被他们闪电买走。”田行寿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个时候他也不再急躁了,反而安静了下来。

    显然,他也感觉到了危险。

    “我立即回去。”白破局说道。

    他挂断电话,脸沉如水的对司机说道:“回去。”

    像是一个勇士,坚定而决绝。

    (PS:书评区百家争鸣百花竞放,观之甚喜啊。老柳的抑郁症都好了大半。你们给我的,远胜于我付出的。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