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49章: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第649章: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第649章: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秦洛没有陪厉倾城和陈思璇吃晚饭,会议结束后,他就让大头开车送他回到了林家别墅。

    现在秦铮也住在林家,他总是在外面跑会让老爷子心生不快。秦铮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老人,他再三叮嘱秦洛,咱们秦家的男人不能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儿。

    林清源和秦铮坐在廊檐下下棋,两人都是棋道高手,而且棋技又旗鼓相当,每次都是以一方艰难获胜而结束。平局的次数更多,因为大半天时间过去,他们还没办法结束。只能就此作罢。

    所以,在秦铮住院的那几天,秦洛让林浣溪禁止这俩老头儿下棋,担心过于疲劳会影响秦铮的康复进度。

    而之所以他自己不说而让林浣溪说的原因是,那两老头儿不会听自己的,但是一定会听林浣溪的。

    没办法,林浣溪整天冷冰冰的,还真没有人敢反抗她。就连两个长辈都不例外。

    林清源和秦铮一旦入局就外物不侵,连秦洛回来也只是扫了一眼。贝贝趴在旁边的椅子上做作业,秦洛走过去摸摸她的脑袋,想要问她有没有不懂的问题时,她伸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不要说话。外公和爷爷在下棋。”贝贝附在秦洛耳朵边小声说道,说话的声音软软的绵绵的,还有一股甜腻的味道,吹的秦洛的耳朵痒痒的。

    “那你怎么说话?”秦洛捏了捏她脑袋上的羊角辫,笑着说道。

    “我怕你说话,所以我才提醒你的。”贝贝说道。“爷爷说,观棋不语真君子。现在我们都不许说话。”

    “你只是个小女孩儿,就算不说话也不能成为君子啊。”秦洛笑呵呵的说道。贝贝的思维异于其它的儿童,因为残缺的家庭因素,让她的思想有点儿早熟。那种不伦不类的小大人似的语气说话,有时候让人心酸,有时候让人捧腹。

    贝贝认真的想了想,出声说道:“原来爷爷是骗我的。我还以为我不说话就能成为君子呢。”

    “做小孩子比做真君子容易多了。”秦洛笑着说道,也知道这样的话贝贝肯定听不懂。

    “嗯。你们大人活着真累,你和浣溪妈妈整天忙来忙去的,我看着都心疼。还是小孩子好,什么都不用想,吃完就睡,睡完就吃。真开心。”贝贝摸着秦洛的脸,安慰他说道。

    “原来你也知道小孩子好啊。”秦洛笑着说道。“那就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童年时光。”

    “我很珍惜啊。”贝贝说道。“班里那些男孩子总是送我橡皮铅笔刀,我才不要理他们呢。我现在要好好学习,不想恋爱。”

    “———”

    秦洛只觉得额头冷汗嗖嗖,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贝贝才刚刚上小学一年级,难道就有了追求者吗?现在的孩子就这么早熟?

    秦洛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必要去学校给老师打声招呼,让他们预防孩子的早恋问题。

    “妈妈回来了吗?”秦洛问道。

    “回来了。在做晚饭。”贝贝回答道。“妈妈今天穿了身新衣服,好漂亮哦。”

    秦洛摸摸贝贝的脑袋,然后就进了厨房。他要和林浣溪谈一谈中医公会搬迁的事情。

    林浣溪穿着一套红色的运动装在厨房里忙活,这身衣服是她的旧衣服,显然不是贝贝口中的漂亮新衣服。

    头发盘在头顶,用一根筷子扎住。脖子上系着格子围裙,一幅居家女人的打扮。脖颈修长,丰胸翘臀,这样普通的装扮也丝毫不能够影响她的熟女风情。

    “在做饭呢。”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回头见是秦洛,抿嘴笑了笑,说道:“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没关系。我还不饿。”秦洛靠近林浣溪说道。“贝贝刚才给我打小报告,说你今天穿了一身很漂亮的衣服。”

    “小孩子哪有什么审美眼光。”林浣溪脸色微羞的说道。无论多么冷淡高傲的女人,都是难以拒绝心爱男人的赞美的。

    “我有。”秦洛说道。“晚些时候穿给我看看。”

    林浣溪不应,却也没有拒绝。秦洛知道,按照她的习惯,这代表她答应自己的要求了。

    秦洛在脑海中斟酌了一会儿用词,委婉的问道:“最近的工作忙吗?”

    “还好。”林浣溪说道。“各项工作已经走入正轨,人员也全部到位。也没有太多事情需要操劳。”

    “嗯。那就好。”秦洛傻笑着点了点头。“不要太累。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商量嘛。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夫妻同心,齐力断金。”

    林浣溪第一次从秦洛的嘴里听到‘夫妻’这个词语,脑袋一乱,手里切菜的刀子也不稳,一下子就划破了手指。

    “啊——”林浣溪痛呼一声。

    秦洛着急,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塞进嘴巴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的怀里有不下十种可用于紧急消毒的药物。

    不过,秦洛也没有傻到画蛇添足的把药物取出来,那样不是给人故意占便宜的恶感吗?

    再说,吸吮女人手指的感觉也确实不错。比吃棒冰的感觉还要美味。

    “疼不疼?”秦洛看到她的手指不再流血后,这才从口袋里掏出金蛹养肌粉的瓶子,倒了一点儿在伤口上。

    其实这种小伤很容易痊愈,根本用不着金蛹养肌粉这种神奇的药物。但是,秦洛总不能亏待自己的未来媳妇啊。

    如果她的手指头真的留下一个小口子,那还不是自己的损失?

    “不疼。”两人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同床共枕近一年,林浣溪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大庭广众下的亲密。“没事儿。不用敷药。切菜又洗掉了。”

    秦洛把药瓶收好,洗过手后,从她手里抢过刀子,说道:“你在旁边看着。我来切菜。”

    “还是我来吧。”林浣溪不依。她还没见过秦洛下厨呢。

    “我来。”秦洛强硬的说道。“咱要是结了婚,我就是户口薄上的户主。小事儿要听我的。”

    林浣溪嫣然一笑,说道:“大事儿听谁的?”

    “咱们家没大事儿。”秦洛难得幽默一回。

    林浣溪就笑,很开心的样子。

    她不是拒绝和秦洛谈心,她只是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不得不承认,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浣溪。”秦洛一边切手里的黄瓜,一边喊道。

    “嗯。”林浣溪柔柔的应道。

    “中医公会最近没出什么事儿吧?”秦洛问道。

    “你听说了什么?”林浣溪敏锐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秦洛说道。“就是有人向我反应,说中医公会的办公室挺紧的。是吧?”

    林浣溪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已经让人在寻找合适的写字楼,很快就会搬出去。”

    秦洛一顿,没想到林浣溪竟然会如此敏感。而且所有的事情她都心知肚明。

    秦洛突然间觉得心里有些难受,酸涩酸涩的,有种很沉重的压抑感。

    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最亲密的女人,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在她面前玩弄那一点点儿小聪明。

    秦洛觉得自己不仅无耻,而且愚蠢。

    他放下刀,走过来抱住林浣溪,柔声说道:“我今天参加了倾城国际的高层会议,他们也提出了办公室紧张的问题。他们紧张,你们也紧张,这个问题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我知道。”林浣溪说道。

    “她提出把倾城国际搬出去,我没有同意。”秦洛说道。“我的意见是让中医公会搬出去。但是这件事儿要和你商量。你是中医公会的负责人,那里的情况你最清楚。”

    “我同意。”林浣溪说道。“倾城国际没理由从倾城大厦搬出去,这会引起社会轰动和媒体无端猜测。中医公会搬迁更为合理。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秦洛紧紧的搂住这个善解人意又聪明智慧的女人,说道:“我会再给你买一幢写字楼,名字就叫做浣溪大厦。”

    “还是叫中医大厦吧。”林浣溪拒绝了。“写字楼是为中医公会办公用的,不是给我个人住的。中医大厦的名字也可以成为一个地标,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

    林浣溪总是站在秦洛或者中医公会的事情上去考虑问题,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和别人争什么抢什么。

    不争才是争。这也是厉倾城她们称其为东宫的原因。因为她的位置已经让她立于不败之地。

    秦洛说道:“就叫浣溪大厦。我才不管有没有促进作用呢,如果靠一幢写字楼来宣传中医,证明中医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要把你的名字和中医公会联系在一起,就像泰国的泰泰姬一样。只要别人走到泰泰姬面前,就会想到那个美丽的王妃——我还要把从韩国赢回来的铜灸铜人摆在浣溪大厦,我要让它变成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

    “那样人太多了。”林浣溪担心的说道。

    “我就是让全世界都知道。”秦洛自信满满的说道。

    有些张狂,却狂妄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