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42章:夫妻反目!
    第642章:夫妻反目!

    雨越下越大,像是老天爷这个娘们要把近两个月积蓄的泪水一次性的倾倒干净一般。

    一辆车子穿棱在雨林中,缓缓的驶进一座高档小区,然后在一幢还亮着灯的高级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他按开电子大门的门锁,大门自动向两边分开。然后他开着车子进入车库,身后的电子大门才再次合上。

    李腾辉把车子歇了火,却没有立即推门出来。

    坐在驾驶室发了一阵子呆,这才对着后视镜理了理头发,然后开门下车。

    他回到客厅时,吴霜正坐在窗前看一本财经杂志。这是她的习惯,她每天晚上睡前都会做足功课。

    从事业心上来讲,她确实是一个具备独立人格的女强人似的人物。但是做为一个妻子——

    李腾辉叹了口气。

    以后,怕是要形同陌路了。

    不,这还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他判变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他们夫妻之间要反目成仇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有了感情,亲情总还是存在的。没有必要,他也不想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李腾辉在玄关换了鞋子,走到吴霜身后,笑着说道:“怎么还不睡觉?”

    “看一会儿书。”吴霜合上书本,把杂志丢在一边,仰起脸看着李腾辉,说道:“也在等你。”

    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下面的那颗星型胎记格外的妩媚诱人。

    “等我做什么?赶紧去睡觉吧。我洗个澡也去睡觉。”李腾辉微微错愕,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名存实亡,虽然同居一屋,却早就分床而睡。她突然间说这么动情的话,让他颇为意外。

    李腾辉心神微醉,然后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了一下吴霜的眉毛。

    他原本想去摸她的胎记的,但是她知道她对这一块格外的敏感。她不喜欢别人注视她的胎记,更不喜欢别人触碰到。

    “好。我去床上等你。”吴霜穿着薄薄的天蓝色睡衣站起来,把她无限妖娆的身材展示在李腾辉的面前。

    李腾辉洗过澡后,原本准备回到自己房间睡觉的。但是看到吴霜的房间门开着,而且里面还开着昏黄的灯光,稍微迟疑,还是走了进来。

    “怎么不关灯睡觉?”李腾辉问道。

    吴霜躺在床上,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实,说道:“过来。”

    李腾辉走到床边,吴霜一把便把他拉进了被窝。

    李腾辉一伸手便摸到一把滑腻的嫩肉,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吴霜早就脱下了睡衣,她的身体完全的赤裸着。

    像是知道大限将至,也有些怀念以往的激情。

    李腾辉的身体欲望突然间被点燃,然后彻底的迷失在这肉体迷香中。

    两人疯狂的撕咬摩擦,仿佛整个世界都跟着晃动。

    风停雨歇的时候,李腾辉才喘息着从她的身上爬下来。

    “今天去哪儿了?怎么回来那么晚?”吴霜瞪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神无神的说道。她的脸色变的绯红,那是高*潮后的余韵。

    李腾辉心里一惊,连浑身都瘫软无力的肌肉也变的僵硬起来。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研究室出了点儿事。”李腾辉敷衍着说道。

    “我往研究室打过电话,你的同室说你早就离开了。”吴霜早有准备,再次漫不经心的问道。

    “哦。”李腾辉也放松下来,看来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打电话去研究室没找到人而已。“事情处理完后,我约人出去谈点事。然后一起吃晚餐。”

    “秦洛?”吴霜问道。

    李腾辉知道吴霜见过秦洛,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傻到否认不认识对方,说道:“是啊。这个年轻人还真不可小瞧,他的学识医术非常高明,不比燕京一些受过高端教育的公子大少差多少。”

    “他和秦纵横相比呢?”

    李腾辉讪笑,说道:“他怎么能和咱们秦家大少相比呢?提鞋都不配。”

    “那闻人牧月和白破局呢?他们也不能和秦纵横比?”吴霜的问题像是没完没了似的,接二连三的问道。

    李腾辉警惕的看了她一眼,肯定的说道:“他们也没办法和大少比。大少人称智公子,靠智慧取胜。他们俩个都是些什么称号?一个靠美貌扬名,一个靠张扬的性格获得观注。”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偷偷去见他们?”吴霜一把掀开被子,怒声质问。

    她的身体光溜溜的,整个上半身都赤裸在空气里。因为她突然间坐起来,那胸前的一对饱满也跟着摇摇晃晃,几乎要照瞎别人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李腾辉也坐直了身体,盯着吴霜问道。他不确定她是真知道了些什么还是故意敲诈。所以,他没有傻到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实话都倒出来。

    毕竟,今天晚上去见白破局是非常隐蔽的行为。

    “你和那个秦洛或者还有闻人家的大小姐一起去见白破局。我有说错吗?”吴霜寒声质问。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李腾辉狡辩。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吴霜说道。“我也没有证据证明你这么做过。”

    “没有证据证明你也敢乱说话?你有病呀?”

    “我确实有病。我不能生孩子。”吴霜笑着说道。这笑容竟然有种凄然绝美的味道。

    “神经病。”李腾辉骂道。

    “玫瑰园的母女三人可能去国外旅游了。走的着急,没办法和你打声招呼。”吴霜说道。

    李腾辉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利,怒喝道:“你对她们做过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

    “没做你怎么知道她们出去旅游?无缘无故的,她们去旅游做什么?你把她们藏在哪儿了?”

    “你有证据证明我做过这些吗?”吴霜反击道。

    李腾辉狠狠地瞪着她一会儿,然后甩门而出。

    当他从客厅里找到手机,一遍遍的拨打玫瑰园的座机电话和张敏的手机时,传来的都是令人绝望的人工语音。

    可以肯定,张敏和稀容稀羽母女三人被绑架了。

    ———————-

    ————————

    雨还没停歇,湿热的风席卷大地,像是一层蛛网包裹着人的身体,让人说不出来的难受。但是秦洛的心情却格外的爽朗愉悦。

    在医生和秦洛的双重鉴定和许可下,秦铮终于出院了。

    他的伤势早就痊愈,但是因为闻人家族的私家医院条件实在太好,有着技术高明的医师和先进的医疗器械,林浣溪和秦洛就想让他住在医院多观察一阵子。

    秦洛来燕京近两年还没有购置过房产,一直以半个上门女婿的身份住在林家别墅。所以,秦铮出院也自然住进了这里。

    这下子,原本空旷的两层小楼一下子就变的热闹拥挤起来。

    小孩子喜欢人多,贝贝一会儿抱抱这个一会儿亲亲那个,把两个老人逗的乐不可支。整个屋子都回荡着这两老一小的笑声。

    林浣溪亲自系着围裙下厨,坐了满满一桌子菜。

    秦洛和孙仁耀坐在书房喝茶,一直到秦铮出院,孙仁耀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阴郁了很长时间的俏脸也带上了一点点笑容。

    但是,大仇未报,想来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疙瘩的。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孙仁耀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秦洛笑眯眯的说道。

    “凶手找到没有?”

    “没有。”秦洛说道。

    “那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好像和闻人家的那位小姐走的挺近的。”孙仁耀说道。

    秦洛看着孙仁耀,说道:“仁耀,我不想敷衍你,更不想对你说谎。但是有些事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我明白了。”孙仁耀说道。“你做你的事吧。我查我的凶手。老爷子替我挡的那几颗子弹,我会全都还回去的。”

    “仁耀——”

    “不用劝我了。”孙仁耀摆手说道。“我的性格你理解。我不占人便宜,也不喜欢吃亏。”

    “注意安全。”秦洛认真的叮嘱道。他知道,最近的燕京不太平静,每一次洗牌都会带来一阵血雨腥风。

    “我知道。”孙仁耀点头。

    林浣溪推门进来,说道:“出来吃饭吧。”

    “谢谢嫂子。”孙仁耀笑着对林浣溪说道。

    “还不是。”林浣溪冷艳的脸难得露出一抹笑意,否认着说道。

    “你不是谁是?”孙仁耀说道。“我们都登门拜访了。已经是了。”

    “吃饭去吧。”秦洛说道。正要出书房的时候,秦洛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他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就疑惑的接通了电话。

    “你好,哪位?”秦洛问道。

    “我是李腾辉。”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急促的声音。“张敏和稀容稀羽都被她们绑架。我现在也被人跟踪。现在在京杭高速上。秦洛,快派人来接我。”

    “你等着。我立即就去。”秦洛挂断电话,就急忙往外跑去。

    跑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过身一脸尴尬的看着林浣溪,说道:“我中午不在家吃饭了。”

    “快去忙吧。”林浣溪点头说道。“早点儿回来。”

    (PS:你们风骚起来,简直是战无不胜的奥特曼啊。红票,继续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