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29章、我爷爷会生气的!

第629章、我爷爷会生气的!

    第629章、我爷爷会生气的!

    “所谓的智力倒退若婴症也属于精神疾病的一种,只不过这不能完全说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也有可能是身体某种物质元素的缺乏或者大脑某一部份出现病变所引起的。”

    “它主要发病于老年人群,年轻人和中年人占据极少数。患得这种疾病的人智力会极速倒退,言行举止犹如婴儿。所以,在医学上被称做‘智力倒退若婴症’。”秦洛耐心的给张敏解释着说道。

    当然,这种病极其罕见。即便在世界医库里也不一定会有储存案例。所以,这也是所有的医生来看过这对双胞胎后都做出‘精神病患者’的结论。

    倒是秦家书库里一本叫做《诡病集注》里面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记载,说是明朝时一个叫做韩愈的中医发现了一个老妪患得了这种奇怪的病症,秦洛看过之后记忆深刻。

    《诡病集注》只是一本专门收集历朝历代诡异疾病的书集,书中并没有对这种病的病情做出探讨和解法,所以,如何治疗还要由秦洛独自摸索。

    张敏不是医生,虽然明白了女儿的病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还是迷迷糊糊的,出声问道:“秦医生,那这个什么——智力倒退——若婴症严重吗?”

    “严重。”秦洛说道。

    “比精神病还严重?”张敏刚才听到女儿不是精神病时的喜悦早就消失无形,心脏又高高的悬了起来。

    “这个不好说。”秦洛坦白的说道。“如果稀容稀羽姐妹俩是因为身体某种元素物质的缺失引起的这种疾病,我们只需要给她补充这些元素,对症下药,那就轻易解决了。”

    “可是,如果是因为大脑或者其它什么部位的病变,这个就困难一些。”秦洛转过脸看着一脸笑意正在嘻闹的一对姐妹花,接着说道:“如果是因为精神上的原因而引起的这种疾病,是最糟糕的。治疗起来要比单纯的精神病还要麻烦。”

    “我的天啊。”张敏说道:“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所以,你要先想办法让她们接受切脉,让我看看她们的身体情况。”秦洛说道。

    张敏点点头,然后把稀容拉到秦洛面前,说道:“稀容乖,让医生给你看病。”

    “我不嘛。我不嘛。”稀容挣扎着往后退。“他才是不医生呢。他是色狼。他刚才还要摸稀羽的手呢。”

    “叔叔不是色狼。是医生。快把手伸出来。”张敏准备用强迫手段了。

    “不要不要。”稀容果然有小孩子心性,别人越是硬逼,她反对的越是强烈。“他不是医生。他要是医生的话,他怎么没有穿白衣服?”

    白衣服?

    秦洛一愣。难道在孩子们的心目中,只有穿白衣服的人才是医生?

    想到这里,秦洛的心里隐隐有些刺痛。

    西医不仅仅在市场占有率上下足了功夫,就连形象识别方面也独具慧眼。

    不要小看这个孩子的童言童语,这是社会的普通现象。譬如,我们看到‘M’的黄色字符,就知道它是麦当劳。我们看到三角内裤标志就想到奔驰。我们看到白色半透明衬衣格子短裙就知道她们是日本女国中生。我们看到白色军装,就知道他们是海军——

    “中医也应该有自己的形象标志。”秦洛在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就先从中医公会开始推广吧,当民众看到身穿这种衣服的人走在大街上,就知道他们是医生。是华夏中医。

    “这——医生叔叔只是今天忘记换衣服了。”张敏说道。“快过来。稀容要听话。”

    “可是女孩子被男人摸过会怀孕的。”稀容很恐惧的说道。“他要是不娶我,我的宝宝没有爸爸怎么办?”

    “————”

    张敏无奈的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放心吧。叔叔会娶你的。”

    稀容认真的打量了秦洛的脸一番,然后点头说道:“那好吧。他长的还不错,那我就答应嫁给他吧。”

    她娇滴滴的把小手送到秦洛面前,红着脸说道:“摸吧。”

    “真是太荒谬了。”秦洛想道。然后伸手扣住了稀容的脉博。

    三分钟过去后,秦洛松开了稀容的手,说道:“脉象微虚,其它一切正常。”

    “那就是说没有问题了?”张敏问道。“不是身体问题,那就是精神问题?”

    秦洛说道:“暂时没办法下结论。我先给稀羽也把把脉。”

    可是一转身,就看到两个丫头正大步往楼上跑去。

    “稀羽。你站住。”张敏一边喊,一边追了上去。

    秦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赶紧跟上。

    两个女孩儿爬上楼梯,跑进房间后,砰地一声把房间门给关住了。

    “稀容。快开门。稀容。”张敏在门后喊道。

    两女没有应答,倒是有声音传出来,两个女孩儿倒像是在热闹的讨论着什么。

    秦洛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先等等。听听她们在里面说些什么。”

    张敏会意,停下了拍门的动作。

    “有没有?”

    “你摸摸。”

    “摸不到。”

    “你再摸摸。”

    “还是摸不到。”

    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后,又再次响起来:“会不会没有怀孕?”

    “可是我明明看见他刚才已经摸过你的手了啊。”

    怀孕?

    在门口的秦洛瞬间石化。她不会真让自己负责吧?不知道能不能向她们解释的通自己已经有未婚妻不能再娶其它的女人做老婆这样的事实。

    “秦医生,真是对不起。”张敏尴尬的说道:“她什么都不懂。你别放在心上。”

    “我知道。她们是病人。”秦洛点头说道。他还希望别人不要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呢。“你有没有钥匙?”

    “在楼下。我去拿。”张敏说道。“每个房间我都另外配了钥匙,就是害怕她们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不出来。”

    秦洛笑笑,表示理解。

    一个女儿得病已经够让人头痛了,两个女儿同时得病,而且得的都是精神病——这事儿搁在一些人身上怕是也要跟着得神经病了。

    哐!

    不待张敏下楼拿钥匙,房间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稀容和稀羽站在房间门口眼神直愣愣的看着秦洛,然后稀羽走过来拉过秦洛的右手,左看看右看看,还用手扯了扯秦洛的手皮,说道:“上面没有套膜。”

    “————-”

    秦洛觉得自己对这两个丫头的病情掌握的差不多了,他准备主动出击,不能再被动的被她们牵着走。

    他反手一扣就扣住了稀羽的手腕,然后大拇指稍一用力,稀羽便软绵绵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啊。妹妹怎么了?”稀容惊呼。

    “她睡着了。”秦洛笑着说道。

    他把稀羽抱到房间的大床上,然后又走到稀容面前,说道:“你也睡一会儿吧。”

    “我不睡。我不要睡觉。”稀容转身想跑,却被秦洛一把抓住。然后在她脖颈处一按,她也跟着晕倒在秦洛的怀里。

    看到秦洛干净利落的把自己的两个女儿给按倒,张敏担心的问道:“秦医生,她们没事吧?”

    “没事。”秦洛说道。“我需要给她们用针。但是用针的时候务必要保持安静。她们清醒的时候恐怕是很难安静下来的。”

    “那就好。”张敏说道。“我要做些什么吗?”

    “打盆温水过来。”秦洛说道。“家里有急救箱吗?给我找一些消毒棉或者酒精。”

    “好的。一会儿就给你送来。”张敏赶紧跑出去忙活。

    ————-

    ————-

    告辞了张敏,秦洛钻进车子,让大头开车离开。

    今天是第一次来,也只是了解一下病人的基本情况而已。又用太乙神针的针气去游遍她们的全身,看看身体里面有什么器官发生病变或者经脉堵塞现象发生。至于具体的治疗,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是秦洛所遇到的新的难题,也是新的挑战,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虽然带着任务而来,但是秦洛没有当着张敏的面提过李滕辉的名字,甚至都没有一脸疑惑的问她丈夫怎么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

    现在,无论有没有那个任务,有没有李滕辉这个关键人物,他都会把这对姐妹花治好。

    和人品有关,和爱好有染。他喜欢治病。喜欢征服各种顽疾怪病的那种过程和快感。

    车子刚刚驶出小区,一辆等候已久的宝马七系横地冲出,直直的挡在了他们前进的道路前面。

    车窗按下,出现一个年轻男人俊朗的脸。

    “滚开。如果不想死的话,以后不要再来这个小区,更不要试图给她们治病。”男人冷声喝道。

    “你是?”秦洛趴在车窗边框上,问道。他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他不喜欢认识太多的帅哥。

    “我是谁不用你管。你也不配管。”男人盛气凌人的说道。“记住我说的话。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我不能答应你。”秦洛摇头说道。“如果我给患者治病半途而废的话,我爷爷会生气。”

    (PS:很多人问我:老柳,你写的小说那么好玩,你怎么可能得抑郁症呢?你是骗我们的吧?是啊,我也很奇怪,我这么阳光善良诙谐可爱的小男人怎么会得抑郁症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我写的小说好玩,所以我才得抑郁症。你们不会知道书上的每一个经典或者感人的段子要耗费多少时间,也不会知道,你们抿嘴一笑的那句话我要修改琢磨多少遍。

    我不是天才,只是勤奋如老黄牛的文字组织者。我的勤奋没能表现在速度上,表现在你们的笑脸上。

    如果你笑了,你笑过,你会知道我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