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26章、当小狐狸碰上老狐狸!

第626章、当小狐狸碰上老狐狸!

    第626章、当小狐狸碰上老狐狸!

    姜是老的辣,狐狸是老的狡猾。

    没有人敢轻视白老爷子,连才比天高的闻人牧月也不例外。

    这是真正的老狐狸,活成人精一般的人物。是他把白家从那个恶劣的历史环境危险的时代变迁背景下给保了下来并且一手把它推向了巅峰,是他制造了二十几年前的闻人家族内讧并且差点儿蚕食了闻人氏的所有财产,也是他急流勇退躲藏在幕后出谋划策为白家的发展保驾护航。

    白破局虽然是白家的现任家主,可是连他自己刚才也说过,有很多事情他是没有决定权的。真正的白家灵魂还是这个隐居在小院里长年不出门的老头子。

    所以,闻人牧月向其问计并不是出于礼节,而是真正的信赖他的斗争智慧。

    釜底抽薪?

    听到白老爷子的回答后,秦洛的脊背不由得一寒。

    这老爷子还真是狠辣决绝啊,一出手就要人性命。

    所谓的釜底抽薪,不就是想要把秦纵横给做掉,让秦家损失大将和最合适继承人,然后在面对闻人家族和白家的联合打击时惨败坠亡吗?

    秦洛同学向白老头儿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何为釜底之薪?”闻人牧月看着白家老爷子问道。

    “你最担心秦家的什么?”白老爷子问道。“人?还是企业?”

    “我最担心支撑秦家人的企业。”闻人牧月说道。

    “不错。如果秦家没有再生能源科技产业的支撑,他并不可惧。即便秦家人才辈出,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二次创业。即便能够再次创业成功,也不可能置办出能够和闻人家白家相抗衡的产业。时不待我,也不会等待秦家。失去了时间,也就失去了战斗的机会。”白老爷子欣赏的说道。“打蛇打七寸。我们要做的就是端掉他的再生能源科技产业。其它的,不足为惧。”

    “这是他们最赚钱的公司。也是秦家投入最多精力和资金的核心业务。他们的防备心一定很强,我们如何涉足?如何把他打掉?”

    “挖角。”白老爷子故作玄虚的说道。“来。坐下说话吧。既然来了,哪能不喝口水就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白老爷子才邀请闻人牧月和秦洛坐下来喝茶。感情如果今天的合作谈崩了,可能这老头子抠门的连一口茶水都舍不得贡献出来。

    白老爷子的辈份比较长,不等客人坐下,他便先坐在了几边的太师椅上。拿起桌子上的烟枪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终究没有在这佛堂点燃里面的烟土。闻人牧月坐在高脚茶几的另外一侧,方便两人说话沟通。秦洛和白破局分列两旁,倒像是助手或者秘书一类的小人物。

    “挖角?”闻人牧月想了想,说道:“很难。”

    “是的。很难。”白老爷子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也发现了和闻人家秦家的差距在拉近,我们和闻人家的航空工程师接触过,也派人去拉拢过秦家的新能源工程师,可惜全都以失败告终。如果我们能够挖到两支团体中的其中任何一支,就会立即上马这个项目——这样,紧追猛赶上三五年,或许白家还有翻盘的希望。可惜啊。可惜。”

    “既然你们已经失败了,这个计划还有什么意义?”闻人牧月不解的问道。

    “我失败,并不代表你也会失败。”白老爷子说道。

    “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我做不到。你也做不到。”白老爷子用烟枪点了点秦洛,说道:“这位少年人却很有可能做到。”

    “我?”秦洛正埋首喝茶呢,听到白老爷子竟然对自己如此看重,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他还以为这老头儿根本就忽略了自己的存在呢。

    “不错。就是你。”白老爷子笑着说道。

    “他能做什么?”闻人牧月帮忙问道。

    “治病救人。”

    “这和治病救人有关系?”秦洛更加迷惑了。他们商业竞争的事情,和他一个医生有什么关系?

    白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年轻人莫急。听我一点点的讲给你听。牧月一定知道秦家的新能源工作室的负责人是谁吧?”

    “李滕辉。”闻人牧月显然对秦家的新能源产业关注的非常多,一口就说出了能源工作室的主管负责人名字。

    “不错。李滕辉虽然姓李,却算是半个秦家人。他的爷爷父亲都在秦家工作,他本人也是在秦家的帮助下去美国留学,学成回国后在秦家的财力支持下组建了新能源工作研究小组——也就是这个之前不被人看好的工作研究小组创造出秦家第二次崛起的机会。李滕辉因此得到秦家重用,他娶的妻子还是秦纵横的表姨。在秦家外姓人中风头一时无二,即便是一些秦家核心人物也对他极为尊敬。”

    “他率领这个新能源工作室二十多年,所有的组员都是由他聘请而来的,他在这个工作室里极有威信。如果我们能够把李滕辉挖出来的话,就连着藤蔓带着瓜,把秦老鬼的整个新能源办公室都给端了。”

    秦洛苦笑,说道:“他在秦家这么受重视,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挖角?”

    “所以我说了,我们不能,但是你不妨一试。”白老头子抚摸着手里的烟枪,说道。“李滕辉事业辉煌,生活惬意,却有一个非常大的心结。”

    “什么心结?”秦洛问道。

    “李滕辉娶的妻子是秦纵横的表姨吴霜。可是妻子多年不孕。于是他在外面又找了一个情人叫张敏。张敏为他生有二女,这两个女娃是一胞所生,倒也聪明可爱,长大了也是一对姐妹花——可是,天不遂人愿,在五年前,这两女孩儿竟然同时得病。而且得的都是精神性疾病。李滕辉好不容易有一对孩子,哪肯让她们受这种委屈?四处寻访名医治病,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个结果。”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去给李滕辉的这对双胞胎女儿治病?”秦洛终于了解了白老爷子的心思。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的情报收集工作做的非常好,而且所能想到的法子也极具可行性。

    如果自己当真能够治好李滕辉一对女儿的疾病的话,他一定会感恩不已。有了这样的基础,再和他谈事情就容易沟通的多。

    如果价格开的足够高的话,他也不见得会拒绝的那么强烈。

    既然闻人家族和白家准备针对秦家开战,想必出手也不会小气。

    可是,自己就一定能够治好这两个女人的病吗?要是其它的病还好说,精神性疾病——这个是最让人头痛的。至少,秦洛现在手头上只有仇家老爷子这个尚未成功的案例。

    “不行。”秦洛说道。他很干脆的就拒绝了白老头子的提议。

    白老爷子的视线看向闻人牧月,见到对方并没有替秦洛解释的意思后,只得自己出声问道:“为什么不行?”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秦洛正气凛然的说道。“我不能用我的医术去威胁别人和交换什么。这违背我的良心和做为一名医生的医德。”

    会叫的孩子才有奶吃。秦洛想,先拒绝,然后等着他们出口乞求,自己就可以顺势提出条件了。

    至少,不能让白家觉得这件事情是那么的容易。不然的话,分果子的时候他们也会要求的更多一些。

    再说,这样也能提高自己的身价不是?爷是名医,不是你动动嘴皮子说怎么怎么着我就得听从你的话去怎么怎么着的小跑腿的贱命短工。

    可恨的是白老头子根本就不上当,他听了秦洛的话后,笑呵呵的说道:“年轻人有此骨气实在可喜。倒显得我这老头子过于滑头了一些。只是建议,仅供参考。至于如何做,还要你们自行琢磨。主厨是闻人家,白家也只是在旁边做做帮手罢了。”

    他这么一说,就把责任给推干净了。

    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反正我们白家不掺和。

    闻人牧月转过脸看向秦洛,问道:“真的不行?”

    “不行。”

    “为什么?”

    “我不是说过了吗?”秦洛心情无比郁闷。原本他是想用这些话来将白老头一军的,没想到他一见危险就立即开溜。“我不能用我的医术去威胁别人和交换什么东西。这违背我的良心和做为一名医生的医德。”

    “你给人看病收钱吗?”闻人牧月问道。

    “大多数收。有的也不收。”秦洛坦白说道。治病收钱是正常的事儿,这可不犯法不违背良心。

    “你给人看病,别人给你钱。这就是交换。”闻人牧月说道。“你给她们看病,是工作。她们的父亲来帮闻人,也是工作。用你的工作换取她们父亲的工作,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你觉得自己的工作不及她们父亲的工作伟大高尚?”

    “怎么可能?”秦洛没想到闻人牧月竟然编排了这样一套歪理说词来说服自己。“医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作之一。你们能够掌握万贯家财和无上的权利又怎么样?我们掌握的是人类的生命。”

    “那么,你答应了?”闻人牧月反问。

    “好吧。”秦洛说道。“我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