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25章、釜底抽薪之计!

第625章、釜底抽薪之计!

    第625章、釜底抽薪之计!

    紫圜大街,在燕京地图上找不到大多数人没听说少数人心里带有神秘色彩街头街尾都配有武警的十六号小院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车缓缓停了下来。

    秦洛推开车门,从左侧下车。警惕的扫了眼四周,然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头戴一顶黑色礼帽遮住半边脸的俊俏男人从另外一边推门下车。

    两人对视一眼,由秦洛走上前去扣门。

    咚咚——

    刚刚扣了两下,朱红色的木门便向后拉开。一张苍老却不带丝毫暮气的老人站在门口,恭敬的说道:“闻人小姐,秦先生,里边请。老爸和少爷在佛堂等你们。”

    “佛堂?”闻人牧月微不可察的挑了挑她那好看的眉毛。

    她知道,白家人不信天地不信鬼神。这样的话,他们的老宅里怎么会有一间佛堂呢?难道白老爷子在隐居的这么多年本性大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闻人牧月很快就否定了这样的猜测。

    秦洛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奇怪之处,反正他之前也不认识白老爷子,手头上更没有白老爷子吃喝拉撒的时间规律和一切喜爱的个人资料,他不明白内里的玄机。

    老人没有回答,而是径直在前面带路。还没有走到佛堂门口,白破局就迎了上来,笑呵呵的说道:“牧月,你这身装扮可比秦洛还要俊俏。”

    秦洛觉得,联合一家去抗衡另一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件极其秘密的事情。他要求闻人牧月易容妆扮或者干脆不要出马所有谈判详情完全由自己和果王代劳。

    可是,闻人牧月除了换了一身比较男性的西装戴了顶礼帽摒除了豪华车队之后,没有任何本质上的改变。

    闻人牧月仍然是闻人牧月,秦纵横的人一眼都能看出来她就是闻人牧月。

    秦洛觉得这样的装扮完全没有意义和实质性的作用,但是她坚持,秦洛也没有办法劝阻。他总不能把闻人牧月按倒在床上把她的衣服全扒了然后再帮她换上长袍大褂崩克牛仔黑色皮衣粉红色兔女郎——他很想。他不敢。

    “谢谢。”闻人牧月淡淡说道。

    白破局又转向秦洛,亲热的和他握握手,说道:“一直说要请你喝酒,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难得过来一趟,中午不许走。咱们哥俩儿喝个痛快。”

    “我不太会喝酒。”秦洛笑着说道。

    “会喝水就会喝酒。”白破局说道。“要看心情和喝酒的人。除非你看着我喝不下去。”

    “我听老板的安排。”秦洛指了指闻人牧月,把责任全都推到她身上。他知道,闻人牧月的行事风格怪癖诡异,白破局都不见得会轻易招惹。

    果然,白破局看看闻人牧月,说道:“这种事儿还是需要你自己做主。牧月不会勉强你的。”

    说话的时候,几人已经走进佛堂。

    一入眼帘的便是一尊塑了金身的释迦牟尼神像,在神像前面的供桌上立着一块黄色丝绸包裹着的牌匾,匾上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秦洛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秦洛和闻人牧月的视线在灵牌上短暂停留,很快就被一个声音给拉了开去。

    “牧月孙女,你有很多年没来看望爷爷了。”一个极其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高瘦挺拔精神抖擞的老人走了过来,笑呵呵的看着闻人牧月。

    “我是第一次来。”闻人牧月有些不近人情的说道。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你是第一次来。从出身到现在,第一次来。牧月,你恨不恨我?”

    “不恨。”闻人牧月说道。“弱肉强食,如果我是二十四年前的你,我也会这么做。”

    “说的好说的好啊。”白老爷子拍手大笑。“闻人霆有个好孙女啊。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是森林法则。想要依靠别人的仁慈和手下留情来存活无疑是痴人说梦。应该活的,让他活的更好。应该死的,就让他早早淘汰。牧月孙女,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是的。”闻人牧月点头。

    “那么,你觉得现在白秦闻人三家,谁最应该淘汰呢?”白老头儿话锋一转,便直接跳入了另外一个主题。

    而且,是如此赤裸直接的一个主题。从虚幻模糊的理论转移到了一家企业一个家族的生死。

    秦洛终于可以理解为何白破局和白残谱这样的性格原因了,原来他们的爷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是近朱者赤,还是近墨者黑?

    在胜负未分之前,谁也没办法说的清楚。

    “秦家。”闻人牧月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询问这样的问题似的,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为什么?”白家老爷子问道。“按实力,秦家不是三家最弱。”

    “因为我站在白家小院,而不是秦家的半山别墅。”闻人牧月自信满满的说道。

    她的表情平静,眼神恬然,好像一切了然于心,天下事尽在掌握。

    秦洛想,或许闻人牧月的冷闻人牧月的寒也只是表像。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把她当做一个女人当做一个小女孩儿而是把她当成一个上司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一个对手一个足够份量的敌人。

    至少,秦洛所接触的人中,没有一个敢于轻视闻人牧月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的。

    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其它人在做什么呢?她们唱K逛街泡网恋爱在学校读书,而闻人牧月却已经掌控着一个能够决定无数人生死的集团航母。

    这就是差距。仅仅依靠努力是永远都不可能弥补的差距。

    没想到白家老头子并不领情,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你中蛊,是秦家下的毒。秦洛的爷爷受伤,也是秦纵横指使的。这是你们俩家的私人恩怨。和我们白家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不坐山观虎斗,等待你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我坐收渔人之利呢?”

    闻人牧月走到灵牌前,说道:“你应该清楚,如果白家不参与这场游戏,我们和秦家不会开战。三方开战的话,会有两个胜利者。那就是闻人家和白家。如果两方开战,只会有一个胜利者——白家。我可以放弃报仇,但是不会给白家机会。”

    “为什么会选择白家?”白老爷子笑着看向闻人牧月。虽然从照片上看过,还是得赞叹闻人家族竟然能出这样的美人胚子。燕京第一美女的名头一点儿也不虚啊。

    “因为白家最弱。”闻人牧月说道。

    “————”

    白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白破局脸带欣赏的看着闻人牧月,秦洛却是担心在闻人牧月的打击和戳伤下,会使本次的谈判破裂。

    闻人大小姐,你和我说话直白点儿也就算了。和他们那么直接干什么?

    反正说谎话又不要钱。人人都喜欢这玩意儿,你先丢给他千八百句不就得了?

    “哈哈,我是应该欣慰你的坦白还是应该气愤你的直接?”良久,白老爷子脸上终于又浮现出笑意,说道。

    “如果是我站在你的位置上,我会选择前者。”闻人牧月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在做什么,你更加清楚白家在做些什么。白家领跑华夏经济数十年,但是闻人家从二十年前就开始投资研究的航空科技材料和秦家的废物能源回收资源将是以后的热门和支柱产业——差距在一点点拉开。假如你们还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的话。”

    “因为白家弱,所以白家对你们就没有威胁?”白破局笑着说道。“牧月还真是会打击人啊。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名义上的白氏家主。虽然很多事情我都做不了主。”

    “白家有威胁。但不及秦家大。如果秦家不除,在未来二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他们必然会和闻人家陷入一场你追我逐的恶战当中。面对全球紧缺的新能源技术,我的航空科技没有信心获胜。”

    “不错。”白老爷子点头。“当初谁能想到能源问题会受到如此的重视?只不过是对一些废物材料的重新整理和加工而已——如果秦家势头大挫,一撅不振,那么闻人家族稳坐第一,白家屈居第二,是不是这样?”

    “是的。”闻人牧月说道。“白家不是屈居,这是最适合你们的位置。第二是一个可前攻也可后退的位置,不会像第一那样危险,也不像第三那么穷于追赶。”

    “好。我答应你。”白老头子痛快的答应道。

    “合作愉快。”闻人牧月说道。

    “破局。”白老爷子喊道。

    白破局走过来,和闻人牧月握了握手,说道:“合作愉快。实不相瞒,我一直很期待和牧月的合作。保持了二十年的格局即将再次发生改变,想想就让人激动。”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看着白老爷子问道:“既然我们的目标相同利益一致,那么还请白老指点迷津。”

    “是啊。秦家的实力雄厚背景强大,如果他们不主动犯错误,我们很难把他扳倒。”白老爷子点头说道:“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就来一招釜底抽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