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23章、致命的破绽!

第623章、致命的破绽!

    第623章、致命的破绽!

    王九九不愿意接收,秦洛又不愿意去酒店开房,所以他便想到要把娜塔莎给送到厉倾城这边。

    第一,她们在巴黎见过面,也算是熟识。

    第二,她们都能讲英语或者法语,有共同语言。或者说,她们有相同的语言。

    第三,这儿安全,隐蔽。厉倾城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选。

    第四——没有第四了。让自己的女人帮忙做点儿事情还需要理由吗?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厉倾城会以这样的排场来接待他。很激情很澎湃很欲火焚身。做为一个正常男人,秦洛现在应该豪不犹豫的扑上去把她的衣服撕裂或者让她把自己撕裂然后他们拥抱亲吻抚摸*揉捏融合——

    秦洛是正常的男人吗?

    是的。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的怀里还抱着另外一个女人。

    做为一个不正常男人,秦洛现在应该豪不犹豫的把怀里的女人丢在地上然后扑上去把她的衣服撕裂或者让她把自己撕裂再然后他们拥抱亲吻抚摸*揉捏融合——

    秦洛是个不正常的男人吗?

    显然,他并没有想过要把刚才的救命恩人给丢在一边去忙活其它的事情。

    “性感。”秦洛咽了咽口水,说道。

    “所以我才这么穿。”厉倾城坦诚说道。她收起了媚态,看了一眼秦洛怀里的女人,说道:“我还以为你会一个人来呢。”

    “我给你打过电话。”秦洛说道。

    “但是你没在电话里告诉我你会带一个女人过来。”

    “我怕我说了你就不让我过来了。”

    “你还真是聪明。我不喜欢让陌生人走进我的屋子。而且是一个陌生女人。”厉倾城让开身子,说道:“进来吧。”

    秦洛无奈的想,或许王九九不愿意带娜塔莎回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谓的军区大院国家机密都是她敷衍自己的幌子。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奇怪,防备心理要远胜于男人。一个男人住在自己的男性朋友家里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男人也不会拒绝美女的半夜入侵。

    秦洛抱着娜塔莎进屋,然后把她送到厉倾城家里的空房间里。他知道她们家有空房间,他还在哪个房间里睡过,并且做了一晚上春梦。

    “娜塔莎?希尔顿?”跟在身后进屋的厉倾城这才看清楚女人的脸。

    为了营造那种温馨暧昧的气氛,外面的客厅只开了小灯,厉倾城没看到秦洛怀里的女人是谁。现在看到,便一眼认出来了。这样容貌的女人,即便是个女人也难以忘怀。

    “是啊。没想到我和九九在在街上吃烧烤的时候会碰到她——而且,她现在的身份还是我的救命恩人。”秦洛把她放在床上,并且细心的帮她盖好被子,说道。

    “救命恩人?出了什么事?谁想要你的命了?”厉倾城是个极其敏感的女人,听到秦洛的话后,就立即快速敏捷的问出几个问题。

    秦洛便把他们在烧烤店吃宵夜时遇到的事情说了,厉倾城皱着眉头说道:“不怕大人物的阴谋算计,就怕小人物的不合逻辑。他们那些人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你可别被那些人渣给伤到了。他们死不足惜,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厉倾城的思维就是如此简单。爱的盼其永生,恨的咒其早死。而且,在她心中没有什么人人平等互尊互爱。对她来说秦洛是很重要的人物,所以她不希望他出事。对她来说那些小混混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所以在她这儿就是‘死不足惜’。

    狭隘,却惹人怜爱。

    “我已经很小心了。出门就带着一个超级保镖,跟福布斯榜上的那些大富豪似的。”秦洛笑着说道。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真的不希望一直让大头跟在身边。

    他是一个喜欢自由和呼吸新鲜空气的伪文青男人,不喜欢有人监督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周围的一切。

    而且,大头是他的朋友,他不想把他当保镖使。

    “只需要再给我一年的时间,你就能成为福布斯富豪。”厉倾城充满自信的说道。“假如你愿意出现在那个榜单上的话。”

    “还是算了吧。“秦洛摇头。“在医术上出出风头就够了,就不要再在财富榜上出风头了。。”

    厉倾城看着秦洛,说道:“你怕什么?你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每一块钱的利润都交了税。”

    “我不怕什么。”秦洛说道。“我只是不喜欢麻烦。”

    “随你。”厉倾城说道。“过几天思璇会过来。你有没有时间陪陪她?”

    “思璇要过来?”秦洛惊讶的说道。“她怎么没给我打电话说起这事儿?”

    “大老爷。你现在哪里管过公司的事情啊?公司有那么多事情,有哪一次你是知道的?“

    “再说,她这次不是来旅游,是来出差的。我让她过来,我们商讨一下加大台湾市场的推广力度以及向整个东南亚市场延伸的可行性方案。时间就是金钱,趁我们的金蛹养肌粉大火的时候,立即向全球的日化行业倾销。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们会去收购宝洁。”

    “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秦洛笑着说道。

    “她没事吧?”厉倾城指着床上的娜塔莎问道。

    “没事。就是脑袋受到重物敲击有些震荡。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已经用银针帮她活血化淤。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很快就会好了。”秦洛说道。

    “那就好。你跟我出来。”厉倾城说道。

    “有事吗?”

    “有事。”

    秦洛跟在厉倾城的身后走出来,刚刚关上娜塔莎的房间门,一具滚烫的躯体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摸我。”厉倾城亲吻着他的耳垂,小声的在他耳朵边说道。

    秦洛是个听话的孩子,听了厉倾城的话后,立即把手放在了厉倾城的屁股上。

    “摸*胸*部。”厉倾城喘息着说道。“那儿最敏感。”

    秦洛再也忍受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厉倾城,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她身体上的每一寸柔软丰满之处。

    很快的,搂抱在一起的两人翻滚着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摸索了半天,秦洛没办法解开厉倾城那繁琐又细碎的连裤丝袜。

    厉倾城像是等不及似的,双手一撕,便把裤袜的底部给扯开了一个大洞。

    这一动作即有男人的粗暴又带有女人的妩媚,让秦洛的身儿啊心儿啊的全跟着颤抖了。

    他低吼一声,把厉倾城推倒在下面,然后两人的身体合二为一。

    风停雨歇,两人依偎着拥抱在一起。

    厉倾城的身上肉多,压在秦洛身上有种沉甸甸的充实感。所谓极品女人就是躺在下面可以做毯子压在上面可以做被子,厉倾城完全符合这个标准。

    “怎么了?”秦洛问道。今天的厉倾城格外的疯狂。比以前的几次都要更加的疯狂。

    “好不容易才把这套惹火给穿在身上,总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厉倾城笑着说道。“再说,还有两天我的经期就来了。”

    快到经期的女人就格外的容易兴奋。这不是流氓思想,而是女人身体的自然规律。

    “惹火?”

    “就是我身上穿的这个。”厉倾城指了指搭拉在她胸口的半片黑丝。因为秦洛用力过猛,这束缚胸部的黑丝也被他给撕成了碎片。

    “名字挺不错。”秦洛说道。比他以前看到的那个‘黑色迷情’还要更有诱惑力一些。仅仅是一个名字,就给人热气腾腾的感觉。“可惜只能穿一次。”

    “这样才刺激。”厉倾城从秦洛的身上爬起来,光着屁股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过来。“做二奶的,总要有做二奶的觉悟。不琢磨些新花样来取悦你,你不也会对我厌烦吗?”

    “怎么会?”秦洛尴尬的说道。

    “当然不会。”厉倾城把酒杯递给秦洛。“我的花样多着呢。你慢慢享受就是了。”

    秦洛假装喝酒,没有去回答厉倾城的话。

    生活就像是强奸,如果不想反抗,那就尽情的享受吧。

    —————-

    —————-

    危险。

    娜塔莎突然间伸手,一把扣住了一个人的手腕。

    这是潜意识里的一个自然反应,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秦洛正手举银针,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时,她立即清楚自己犯了一个五星级执事官绝对不应该犯的低级错误。

    “真是该死。”她在心里骂道。

    娜塔莎立即松开秦洛的手臂,不好意思的说道:“秦。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秦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厉倾城不在,他连个翻译都没有。

    可是,他却对着娜塔莎说道:“你会功夫?”

    “秦,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娜塔莎一脸迷茫的问道。“我现在在哪儿?这里不是酒店——哦,九九呢?只有我们俩在一起吗?”

    他们俩人一个不懂英语,一个不通华夏语。中间又没有翻译的协助,却在自顾自的说着。

    秦洛眯着眼睛笑着,说道:“如果你会功夫的话,不应该躲不开那一棍的。”

    (PS:第二更。努力的让自己状态恢复,只是想对得起你们的这份支持。今天是愚人节,但这不是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