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17章、断子绝孙!
    第617章、断子绝孙!

    说完这句非常肯定的话后,秦纵横就沉默了。低头抽烟,也不去看白破局的脸或者眼睛,像是已经无比坚定自己的判断,也像是在等待白破局的辩解。

    白破局也叭滋叭滋的抽烟,没有辩解和否认的意思。

    他不急,他也不急。两个人全身心的投入抽烟,跟这特供的小熊猫就跟那西洋烟土一样的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似的。

    直到一根烟抽完,白破局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粗壮的指头把烟纸按的咯吱咯吱作响后,才仰起头看着秦纵横,说道:“为什么不能是闻人家族的人做的?为什么不能是其它人?”

    “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秦纵横冷笑。

    “可是,你知道又怎么样?他们不信。”

    “不错。他们是不信。”秦纵横说道。“他们有两个怀疑目标。一个是我,一个是你。或许还有其它的——更糟糕的是,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不利。甚至,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样收买无心和尚的,让那老秃驴用自己的死来给你们圆局。可是我知道,这事儿不是我做的。我的嫌疑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你。”

    白破局笑呵呵的看着秦纵横,说道:“我不在乎你怎么想,我只在乎他们怎么想。要不,我站在你这边?”

    秦纵横没想到白破局会如此的直言无忌,认真的看了一会儿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后,说道:“你想让我和闻人家族火拼,然后坐收渔人之利?”

    白破局摇了摇头,说道:“你不傻,那你觉得牧月傻吗?”

    “比我聪明。”秦纵横说道。

    “所以,她明明怀疑你是凶手却迟迟没有向你动手的原因就是在防备白家。”白破局说道。“无论站在那一边,白家终归是要入局的。而白家的选择,也就决定着这整场局的胜败。至少,白家现在还有着自由选择的立场。你没有。”

    “你不怕我联合闻人家一起来对付你?”秦纵横笑着问道。

    “不会的。”白破局说道。“牧月不傻,她会记着现在的新债。闻人老爷子也没老糊涂,他会揭开以前的伤疤。你没有其它的选择,只能被动的迎战和被动的被选择。”

    “我会尽心解释,也会避免和牧月的正面冲突。我想,事情总是会有水落石出那一天的。”秦纵横说道。

    白破局看着秦纵横,说道:“我没你聪明。这点儿我承认。但是你知道你哪一点儿不如我吗?”

    “我没你坦诚。”秦纵横说道。

    “错。是你比我虚伪。”白破局说道。“你整天说这些欺骗别人欺骗自己的话就不累吗?当真一点儿就不累?你有没有尝试过讲真话?有机会的话对着镜子练习练习,那种感觉真是非常非常好。”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尝试的。”秦纵横并不理会白破局的讥讽,一脸平静的说道。

    “白家、秦家和闻人家三足鼎立,如果一直能够保持齐头并进的发展趋势,那还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如果一方或者两方滞后,就必然会出现问题——总会有一家会被吞并。不是白家就是秦家,或者闻人家——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想过要吞并白家或者闻人家族?难道你就不想着一家独大?”

    “想不想,那是我自己的事儿。”秦纵横说道。

    白破局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秦纵横拍拍自己的胸口,说道:“或许,最后的胜利者是你。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输了二十多年。因为在你胜利之前的二十多年里,我过的每一天都比你充实。我说出了所有想说的话,我心里很爽快。你总是这么的压抑自己,不是成为变态就是成为精神病——希望你能够成为后者。”

    在秦纵横凌厉的眼神注视下,白破局大摇大摆的离开。

    —————

    —————

    秦洛不是多么重要的人物,也不是主人特别喜欢的人物,所以,在晚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便准备离开了。

    他走,王九九和虎妞自然也是要跟着走的。连闻人牧月也让闻人照去和皇千重打了声招呼,然后跟着秦洛一起离开。

    “明天我在公司等你。”闻人牧月对秦洛说道。

    “好的。明天我去公司找你。”秦洛点头。他是闻人牧月的第一男助理,闻人牧月让自己过去,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和他商量了。

    闻人牧月和王九九说了声再见,然后便拉着闻人照的手钻进了重重保护的豪车。

    原本闻人照是不太想离开的,但是有虎妞在旁边虎视眈眈,他也不敢多加停留,喊了声姐夫再见,立即麻利的钻进了车厢。

    虎妞看了表情一阵黯然,但是想到自己的容貌身材,更多的却是心酸无奈。

    我无法控制我的长相,更无法控制的喜欢上你。

    “九九姐,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要做。就不陪你了。”虎妞很知情知趣的对王九九说道。“你让秦老师送你回家吧。”

    她知道王九九一直心念秦洛,所以想要给他们创造多一些独自相处的机会。

    王九九拉住虎妞的手,看着女孩子胖乎乎的脸上那纯净无邪的眼睛。

    “九九姐,还有什么事吗?”虎妞被她看的毛毛的。

    王九九伸手搂住虎妞,在她耳朵边小声说道:“我们都一样。只不过我还在坚持,你一开始就放弃了。”

    虎妞感激的抱着王九九,红着眼眶说道:“九九姐,谢谢你。我知道我不够好。”

    “够不够好不是你说了算。是对方说了算。”王九九掐掐虎妞的脸,笑着安慰。“开我的车子回去。如果觉得委屈就抱着枕头哭一场。每个女孩子都有抹眼泪的权利。”

    “嗯。”虎妞认真的点头。

    等到虎妞开着王九九的红色宝马离开后,秦洛看着王九九问道:“她喜欢闻人照?”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王九九反问道。

    “没有。”秦洛说道。“闻人照长的挺不错。”

    “是啊。虎妞除了长相,其它方面都不错。可惜啊——人往往是因为一些难以选择的事情而影响了自己的一生。容貌、出生、还有爱情。”王九九深怀感触的说道。

    秦洛无话可接,就有点儿逃避这个话题,说道:“雷耀阳放出来了吗?他既然答应了放人,总不应该再反悔才对。”

    “放出来了。”王九九说道。“跳舞中途我接到了电话。他现在被人接到了一六零疗养院。”

    “伤得很重?”秦洛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没有受伤的话,也不会被放出来后直接送进了军用疗养院。

    “有没有时间?”王九九说道。

    “走吧。去看看。”秦洛说道。“希望他们别越过做人的底线。”

    王九九的车子给了虎妞,两人只好坐大头的车子过去。大头去过疗养院,对路程早已经熟悉。

    车子刚进疗养院停车场,便有一个黑衣男人迎了上来。显然,疗养院已经知道他们要过来。

    黑衣男人径直走到王九九面前,说道:“小姐。雷少在601。”

    “601是重症病房。”王九九转身向秦洛解释着说道。

    在黑衣男人的带领下,几人上了电梯进入六楼的01号病房。

    房间里还有几个医生在忙碌着,有的在清洗病人的身体和缝合病人身上大大小小的口子,有的拿着仪器在病人的身上照来照去的,还有人在举着相机拍照。

    脑袋上缠着纱布,看不清雷耀阳此时的样子。不过从那纱布上殷红的血迹来看,他这些日子没少受委屈。

    “伤得怎么样?”王九九问道。

    “没有生命危险。”负责这次手术的孙少方医生把手里的工具嵌交给助手,走到王九九面前说道。“只是——情况还是非常糟糕。”

    “嗯?”王九九疑惑的问道。

    孙少方指着雷耀阳的双腿,说道:“两条腿都打折了。刚才已经把病人送去拍过片,左腿还有康复的希望,右腿——怕是不能用了。”

    王九九的眼睛眯了起来,连声音也变的冷洌了许多:“还有其它的吗?”

    “脑袋里有淤血,可能是受到过钝击。不过这个不是大碍——身上的伤口和淤痕也没什么,涂抹些药休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就是——”孙少方欲言又止,一幅不太好说出来的表情。

    “怎么了?”秦洛走过去问道。

    “你看看。”孙少方走过去掀开雷耀阳的裤子给秦洛看,嘴里还不停的说道:“太狠毒了。实在是太狠毒了。这些人——摆明了是要人断子绝孙啊。”

    秦洛看着雷耀阳下体处的血肉模糊,体内有难以抑制的愤怒和悲凉。

    杀人不过点落地,何苦这样的糟蹋别人?

    雷耀阳算不得是个好人,当时也是他先被太子当枪使来挑衅秦洛的。可是,这样的惩罚是不是太严重了些?

    “他妈的。”王九九一脚踢在墙上,忍不住爆了声粗口。“他把雷耀阳阉了,我也要把他踢成阳*萎。”

    秦洛抱住她,说道:“不能这么便宜他。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做吧。”

    让王九九那么秀气可爱的小脚去踢爆皇千重那脏兮兮的玩意儿,秦洛还真是舍不得呢。

    (PS:原本想三更弥补一下罪过呢。没想到我高估自己了。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