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16章、不是我,就是你!

第616章、不是我,就是你!

    第616章、不是我,就是你!

    闻人牧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女人,无论任何一样事情,只要做了,便力求做到最好。工作如此,跳舞也如此。

    不得不说,闻人牧月确实是一个高明的舞者。她从不出声指导秦洛应该如何做,也不会纠正他的一些小错误。她只是面无表情的,用自己娴熟的步伐来带动着秦洛。

    她进,便推着秦洛后退。她退,便拉着秦洛前进。

    这是一个掌控力极强的女人,秦洛就像是她手中的一只小木偶,被她给调摆耍弄的灵活逗趣美感十足。

    于是,秦洛很快的便进入了闻人牧月的舞蹈世界。跟着她前进后退,搂着她旋转飞舞,像蝶戏花,像鱼儿游,两人身体相贴,眼神平视,动作配合默契,远远看过去还真是有模有样。

    秦洛的技术也像是得到了飞速提高一般,他不再像是初学者,不像是第二次跳舞的小男人。不再踩脚,也不会撞入闻人牧月的怀里。甚至在闻人牧月的逼迫下,他的男性自尊心受到了一点点伤害,他开始争取索要男人对女人的主动权。

    当音乐嘎然而止的时候,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灯光明亮,无数的人站在外沿对着两人鼓掌叫好。

    秦洛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自动退出了舞池,把中间部位留给了正忘情起舞的这对男女。

    闻人牧月早就发现了人群的异样,只是不动声色而已。秦洛的心神放在了舞蹈本身上面去,反而忽略了周围的变故。

    这一曲,几乎成了两人的风骚独舞。

    面对大家惊喜的眼神和热烈的鼓掌,闻人牧月淡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旁边的休息区走去。倒是秦洛一边表情微羞的笑着,一边对着四周作揖。

    这贱人倒是很享受这种被人拥护认可的感觉。特别是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牧月姐,你们俩配合的真好。”王九九跑到闻人牧月身边,笑嘻嘻的说道。“就连一块烂木头都能在你手上被雕出花来。太厉害了。”

    “你说的那块烂木头就是指我吗?”秦洛恰好走过来,听到王九九说的话。

    “难道你还要怀疑吗?”王九九笑眯眯的看着秦洛,打趣着说道。

    “下一曲你和他跳。”闻人牧月对王九九说道。她对王九九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点儿喜欢。她的性子冷淡,那是她不擅长表达。但是她喜欢王九九这种主动热情的性格。

    “还是算了吧。你们俩跳的那么好,我就不拉着他上去献丑了。”王九九摆手说道。

    “九九姐,跳嘛。你跳舞也很好啊。你还是咱们大院的舞会公主呢。”虎妞知道王九九喜欢秦洛,所以在一边鼓动着说道。第一支曲子结束的时候,她看中的花样男闻人照便溜得没影儿了。这让她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子,连跳舞的心思都没有了。

    “什么舞会公主——加上你咱们大院总共才五个女人,其它的都是一群跳舞跟只大笨熊似的男人。我就是在咱们五个当中跳的稍好的那个——”王九九尴尬的解释着说道。

    “下一曲我们跳。”秦洛看着王九九说道。

    “这算是邀请吗?”

    “你还要怀疑吗?”秦洛故意用王九九刚才鄙视他的语气和话语来反驳她。

    “好吧。”王九九把手放进秦洛的手心,说道:“我接受你的邀请。”

    虽然晚了些,但是——总算是等到了。

    两人正在等着音乐响起,然后走进舞池时,便看到皇千重快步向这边走过来。

    一路上,不断的有人和他打招呼问好,他都是微笑着点头,却没有停下来和谁多说一句什么。更是忽略了其它女性邀请他跳舞的美意,径直走到闻人牧月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经过别人的提醒我才想起来,今天我是这场宴席的东道主。理应邀请一位美女跳支舞才对——牧月,不知道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

    说话的时候,他对着闻人牧月伸出了手。

    这下子,全场人的视线都默默的或者含蓄的转移了过来。他们都看出来了,皇千重原来真正喜欢的女人是闻人牧月。

    他的母亲是当年的燕京第一美女,现在又想泡现任的燕京第一美女。这个男人还真是贪婪啊。

    不少人又习惯性的四处搜索秦纵横的身影,想看看此时他是什么样的表情。毕竟,智公子追求闻人牧月是圈子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而皇千重在这个时候邀舞,不是当众要和秦纵横抢女人吗?

    可惜,秦纵横像是能够未卦先知一般的逃避到一个别人难以看到的角落里。

    红颜祸水。每一任燕京第一美人身边都是血雨腥风争的头破血流啊。最后花落谁家,还真是不得而知。

    按照正常的思维讲,东道主邀请,一般女人都是难以拒绝的。这和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只有礼节需要。

    再说,刚才皇千重答应放了雷耀阳很明显是看在闻人牧月的面子上,闻人牧月也欠了皇千重一个人情。这个时候拒绝,实在是有些不尽人意。

    如果闻人牧月是个普通女人有着普通女人思维的话,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了。

    可是,她是闻人牧月——

    “对不起。我每次舞会只跳一支舞。”闻人牧月轻声说道。没有掩饰,就这么赤裸裸的拒绝了。“我想,她们会很乐意陪你共舞的。”

    闻人牧月说的‘她们’是指宴会现场其它的女人,那些刚才被皇千重忽略的女人。

    皇千重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却也没有变的愤怒,难堪或者紫红。

    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似的,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很平静的认真思索的表情。

    良久,他点了点头,说道:“我尊重你的习惯。今天我来晚了一步,下次不会了。”

    说完,便干脆的转身离开。

    王九九拉拉秦洛的手,说道:“这下你可以放心的陪我跳舞了吧?”

    “————-”

    ————

    ————

    公共场所的抽烟室大多数都是男人聚集的场合,鲜有女人会出现在这里。

    白破局过来的时候,抽烟室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有敬烟的,有帮忙点火的,然后一群人站在他周围陪他寒暄闲聊。

    大家都知道白破局是一个冒险家,喜欢去世界各地危险有趣的地方去寻找刺激挑战生存极限。所以,大家的话题自然是围绕着这些事情上展开。有人说他的某某朋友在东北老林猎了一头大熊不过只有一百来斤没有白破局猎的那只重有人说他小姨夫的二大舅的三儿子跑到越南老林里去抓了十二条眼镜蛇其中还有一对眼镜蛇王还有人说他去三亚海滩游泳的时候看到一只美人鱼长着人脸鱼身抱住亲了几口后不知道还能干吗就又把她给放了———

    白破局知道他们讲的大多都是道听途说或者为了讨自己的喜欢现场编撰的,但是还是很热烈的和他们讨论着。甚至他还心情大好的和这些人讲述起自己的一些惊险经历。

    欢声笑语,不时的传来只有男人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爽朗笑声。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狂人也不时常发狂,也有平易近人的一面嘛。

    当秦纵横走进来的时候,这次的快乐谈话才结束。他们和秦纵横打了招呼后,便一个个的离开了抽烟区,把这空旷的地方留给了这两个特殊的人物。

    “给我一根烟。”秦纵横走到白破局面前,伸手讨要。

    白破局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了根烟递过去,并且殷勤的帮他点着了火,说道:“你以前不是不抽烟吗?”

    “心情很好或者心情很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抽上两口。烟的好赖抽不出来,就是觉得这一呼一吐的,就让心里舒服一点儿。”秦纵横以无比坦诚的态度说道。

    白破局有些诧异的看了秦纵横一眼,问道:“那现在呢?抽烟是因为心情很好还是心情很不好?

    “心情很不好。”秦纵横没有掩饰,直言说道。

    “凡事想开点儿。”白破局劝道。像是在劝慰自己的老朋友。“没事的时候也出去走走。人总要培养一点儿爱好才好。你可能没办法相信,外面的世界真是太精彩了。你知道我人生第一次受骗是在哪儿吗?”

    “不是在燕京,也不是在龙蛇混杂的上海和羊城。是在一偏僻的小县城,我现在已经忘记它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确实被一个面相忠厚老实的老头子给骗去了二十块钱——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深刻啊。原来受骗的经历也这么让人回味。”

    秦纵横大笑,说道:“还真是羡慕你。竟然有这样受骗的经历。”

    “你从来没被人骗过吧?”

    “没有。”秦纵横抽了口烟,摇头。“只有被人冤枉的经历。我不喜欢受骗,更不喜欢被人冤枉。”

    “哦。”白破局也抽出支烟点燃。“人活着,这两种事都在所难免。”

    “是啊。”秦纵横说道。“只是,你准备让我帮你背多久的黑锅?”

    “你怀疑是我在陷害你?”白破局笑道。

    “别人不相信,但是我相信,这些事不是我做的。”秦纵横一脸认真的说道。“不是我,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