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14章、你没告诉我应该先迈哪只脚!

第614章、你没告诉我应该先迈哪只脚!

    第614章、你没告诉我应该先迈哪只脚!

    秦洛不会跳舞。任何舞都不会跳。倒是他在赶走马威的时候,在街上看到他们跳过那种看起来很炫的街舞。那个舞虽然很复杂,可是以秦洛的功夫底子,倒是也能够有样学样的模仿出几个高难度动作。

    在今天晚上这样的场合,肯定是不适合跳街舞的。至于其它的舞蹈,秦洛就没有信心尝试了。

    不过这样也好。秦洛想,自己就装懵扮傻谁也不请吧。省得冷落一个得罪一个要好的多。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出乎秦洛的意料。

    王九九看了看秦洛,又看了看站在秦洛身边的闻人牧月,叹了口气,对白破局说道:“白大哥,我们跳舞吧。”

    “乐意之极。”白破局很绅士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然后两人牵手滑进了舞池。

    秦纵横正准备出声邀请闻人牧月时,闻人牧月转身向往休息室走去,连和人打声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帅哥,我们跳舞好不好?”虎妞一脸花痴的对闻人照说道。刚才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偷瞄闻人照。毕竟,还是有很多女人喜欢这种人比花娇的花痴男的。

    闻人照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出于良好的家庭素养还是让他接受了这一并不美好的请求。

    他微微鞠躬,然后牵着虎妞的手进入越来越热闹的大厅现场。

    这下子,身边的人都走空了,只有秦洛和秦纵横两人的激情无处安放。

    仇烟媚远远的看着这两个落魄男,却没有主动上前。当有人邀请她跳舞时,她顺势就答应了。

    那边的两个男人,她谁都不想得罪。所以,她也就谁也不邀请吧。

    这事关男人的尊严和荣誉,让他们自己在哪儿耗着吧——

    “大少,能请你——和我跳支舞吗?”一个看起来很萌很可爱的小美女跑了过来,小脸绯红,大大的眼睛有些躲闪却又极度渴望的盯着秦纵横。

    秦洛不得不承认,全场的男人当中,除了自己以外,就属秦纵横最有女人缘了。就刚才站在一块儿的那么一会儿时间,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偷瞄这边——当然,他也没有否认这些女人的大部份视线都是放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秦纵横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女孩儿的脑袋越发的低垂,两只手握在一起,有所手足无措的感觉。

    很显然,这个女孩儿出生很好的家庭,但是刚刚才到了涉足这种宴会交际场所的年龄。或许她从身边的朋友姐妹当中早已经听说了秦纵横的大名,心中隐隐把他当做偶像或者白马王子一般的人物。她终于鼓足了勇气跑来邀请——

    “快来一个御姐解救我吧。”秦洛在心中召唤道。连秦纵横都有人要了,再没人来的话,他就要颜面扫地了。

    “好的。”秦纵横伸手握住女孩儿柔若无骨的小手。“你很漂亮。”

    “谢谢。”女孩子激动的说道,那一瞬间,她仿佛得到了无穷无尽的力气。她抬起脑袋眼冒星光,看起来娇嫩可口。

    秦纵横看了一眼秦洛,然后牵着女孩儿走进了舞场。

    于是,秦洛成了一个人。

    无比可怜的一个人。

    非常可耻的一个人。

    一个人。

    人。

    秦洛有片场的失神,然后心想,反正自己也不会跳舞,就算上去了不也要丢人嘛。

    “我还是去找牧月聊天吧。”他对自己说道。这么一想,心里还确实舒服了许多。

    “怎么不跳舞?”黑暗中,一道银色的魅影出现在秦洛的面前。

    “不会。”秦洛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说道。他没想到洛莘会在这个时候走过来。

    她身上穿着一套银光闪烁的衣服,所以外界越黑暗,她的衣服也越明亮耀眼。被一层银色光晕包裹的女人,就像是黑暗森林中走出来的自然女神,缥缈、诱惑、空灵。

    看来,她早就知道会有跳舞的环节,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女人的嘴角微微翘起,有些天真,有些可爱,更多的是成熟女人的狡黠。

    看到这微笑时,秦洛的心脏猛地紧缩,仿佛遭遇重击。

    “这一定是个妖精。”秦洛暗自想道。

    “你也是燕京城很有名气的公子哥了,以后参加这种宴会的场合非常多,怎么可以不会跳舞呢?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找个舞蹈老师好好的教教你,快四、慢四、探戈,桑巴,这些舞都是要学会的啊。”顿了顿,女人伸出了手,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做你第一个老师。”

    “这——”秦洛的脑海中突然间跳出了龙王挣狞恐怖的怒容。他是师父喜欢的女人,自己怎么能陪她跳舞呢?

    “看来你是嫌弃了?”女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又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

    “不是——我只是——怕我没跳舞的天赋。”秦洛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他总不能直接就说出自己的顾忌,说你是我师父喜欢的女人我怎么能和师父共同搂着一个女人呢?

    “没关系。我会是一个好老师。”女人伸出了自己的手。

    于是,秦洛便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柔软。温暖。仿佛还带着芬芳。

    这芬芳他没有嗅闻到,但他觉得就应该在哪儿。一定会在哪儿。

    秦洛不是第一次牵女人的手也不是第一次摸女人的手更不是第一次被女人摸——但是,却是第一次这么的紧张这么的慌张。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

    可是,皇天厚土满天神佛做证,他被林浣溪狠狠地按倒在床上被她粗暴的撕裂衣服的时候,他也没紧张过啊。

    “真是见鬼。”秦洛感觉的到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手汗。他担心这样的不健康表现会被这个老妖精认为是肾虚的表现。

    要是自己下次再欺负了皇千重,她回去安慰儿子时说“有什么好委屈的?你和一个肾虚的家伙有什么好争的”,皇千重那货会不会笑破肚皮不知道,但是,自己受冤枉是一定的了。

    洛莘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看出了秦洛的慌张。

    她的嘴角微微一笑,有种很好玩的感觉。好多年了,久违了的感觉啊。

    “搂住我的腰。”洛莘再次出声指挥秦洛做出下一步的动作。

    秦洛伸手摸过去,入手处光滑柔软,滑腻一片。不知道是这衣服布料的问题还是她本身的肌肤就保养的如此水嫩,就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一把抓下去,就会受到自然万物引力向下滑。

    也很自然的,秦洛原本放在洛莘腰间的右手就滑到了她的臀部上。哪儿比较翘挺,有个阻碍物体,手就不容易再掉下去。

    像是感觉到麻痒似的,洛莘扭动了一下身体。于是,她的胸部就情不自禁的在秦洛的胸口摩擦了一下。

    “我知道你是无意非礼,但是——跳舞的标准动作是你应该把右手放在我的腰间,并且要微微用力的扶住我的腰。”洛莘说道。

    “对不起。”秦洛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右手在没有经过他大脑的许可下偷偷跑去耍流氓了。手往上一滑,就到了腰间。

    “嗯。”洛莘的身体一颤,忍不住轻哼出声。

    她让秦洛把手放在腰间,却没想到他的手根本就没有离开她的身体,而是沿着臀部向上滑过去。这样的话,就不是无意非礼,而是有心调戏了。

    这个世界只有两个男人知道,她身怀宝器,身体是非常敏感的。只要稍微一触碰便能够产生很强烈的反应。

    就在秦洛这个无心的动作下,她竟然产生了充满罪恶的快感。

    又有多少年,她没有这种感觉了?

    应该是亡夫之后吧——

    心中有些乱,她有些恼怒的瞪了秦洛一眼,说道:“对待长辈可不能这么失礼。”

    “对不起对不起。”秦洛的手离开洛莘的腰,悬放在半空,说道:“我就说嘛我不会跳舞,好像也没什么天赋——要不,今天就不学了吧?”

    “我们都站在这儿大半天了,却突然各走各的,别人还以为——”洛莘有些气愤这家伙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假扮的白痴思维,说道:“别人还以为是我心胸狭隘,不能容人呢。不要紧张,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口号就好了。跳几步后,你自然而然就会了。”

    “这么容易?”

    “原本就不是困难的事情。”洛莘说道。

    “那好吧。”秦洛再次把手放在洛莘的腰上,说道:“现在怎么办?”

    洛莘一只手握着秦洛的手,另外一只手搭在秦洛的肩膀上,然后两人的胸口对齐,眼睛平视,说道:“前进。”

    秦洛大脚向前——

    砰!

    两人的身体撞在一块儿,要不是秦洛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可能会双双摔倒在地上。

    “没事吧?”秦洛关心的问道。

    “没事儿。”洛莘揉着被撞痛的胸口,说道:“我让你前进——”

    “我确实是前进的啊。”秦洛说道。他在脑袋中再次回想了当时的情况,他确实没有后退。

    “可是你应该先迈左脚才对。”洛莘说道。这男人怎么一点儿常识都不懂啊?

    “——你没告诉我应该先迈哪只脚啊。”秦洛一脸委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