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13章、请谁跳第一支舞?

第613章、请谁跳第一支舞?

    这下众人的视线就转移到了秦纵横身上,等待着他的表态。

    选择帮秦洛说话,那样势必会得罪太子。而且,以他和秦洛俩的关系,也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做。

    选择太子,那就等于是和秦洛闻人牧月等人为敌。会让闻人牧月对他的观感变差,然后加大他追求的难度。

    秦纵横握着手里的杯子,笑着说道:“我不了解内情,所以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再说,这是太子和秦洛的私事,我一个外人也不适合掺和。不过,我还是希望事情能够友好协商解决。”

    两不相帮。这就是秦纵横交出来的答卷。

    有的时候,不站队往往比站队的后果更严重。站队的话,得罪一方,却能够赢得另外一方的欢迎。但是,如果不站队的话,就把两方都给得罪了。

    “哼。虚伪。”王九九丝毫不掩饰对秦纵横的恶感。她讨厌这种没有骨气没有立场的男人。

    秦纵横笑笑,也不以为意。小女孩儿的感观世界还是太单纯了。

    皇千重看着秦纵横,好一阵子后,突然间笑了起来,说道:“好吧。我给牧月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存景,给兰亭打电话,就说我不准备起诉雷耀阳了,把他放了吧。”

    “好的。”郑存景答应着,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牧月,这样做你还满意吗?”皇千重看着闻人牧月问道。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对闻人牧月的态度有些特别。

    “谢谢。”闻人牧月说道。

    “不用客气。”皇千重大度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去招待其它的客人了。”

    等到皇千重的身影走远,秦洛才看着闻人牧月说道:“何必向他低头呢?”

    “做人要懂得屈伸。应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不是示弱,是智慧。”闻人牧月告诫着说道。“被枪口指着的时候还不知道投降的人才是傻瓜。”

    “———”秦洛诧异的看着闻人牧月。他怎么也想不到,以闻人牧月的性格会说出这样的话。

    按道理讲,这种话自己是自己对她说的才对吧?

    如果秦洛和闻人牧月一起被绑匪绑架了,绑匪拿枪指着他们的脑袋说把你们的身体给我,我就放过你们——先屈服顺从的那一个一定是小受男秦洛同学。

    “我只是不想让你参与进这件事情。”秦洛说道。闻人牧月是商人,他担心她因此得罪了太子,给她的生意带来影响。太子本人不足道也,但是在他身后站着太多厉害的人物了。

    “原本我也不打算让你参与进我的事情里面。你也进来了。”闻人牧月说道。

    “主要还是为了爷爷报仇。”秦洛笑眯眯的看着秦纵横,说道:“不过,看来还需要继续努力才行。”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爷爷不是我害的。”秦纵横一脸诚肯的解释着说道。

    “我也希望是这样。”秦洛说道。

    正在这时,会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明亮的大灯突然间熄灭,只有角落里的一排排小灯散出发昏黄的光辉。

    但是,在暧昧朦胧的空间里,却有一处亮的耀眼。从天花板上投射来一束强烈的光芒把大厅的水晶T台给照射的如白昼一般,防滑的红毯如一条蜿蜒伸展开来的长蛇。

    一对俊男靓女正走上红毯,男的就是今天晚上的男主角皇千重,挽着他手臂的女人则是当年的燕京第一美人他的母亲洛莘。

    无疑,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这一对母子的身上。

    皇千重上台后便退到了一边,站在了他的母亲洛莘之后。倒是洛莘跨前一步,大方得体的站在了话筒面前,丰神冶丽的环视四周,如君临天下的女王。

    气场。

    这就是女人身上的强大气场。

    秦洛认识的众多女人中,只有两个女人有这样的东西。一个是闻人牧月,另外一个就是台上这个都好几十岁了还保持着青春俏丽容颜的老妖婆。

    只不过,闻人牧月性子清冷,任何时候都给人强烈的压迫感。而她的性子相对柔和一些,为人处事也更为低调一些。平时看不出来,当她想要表现出来的时候,这种东西就出来了。

    相比较而言,后者比前者更加的恐怕。前者乍一见面就让人提防,而后者却让人防不胜防。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洛莘一开口说引用了前人的句子。“你们都是年轻人,我老了。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我是洛莘。”

    哗啦啦——

    像是有什么人指使或者是哪个托儿在后面鼓动似的,众人突然间拍起手来。

    大家鼓掌的时候,洛莘便安静的站在哪儿,脸带笑意的看着众人。不急不躁,风风韵韵。

    等到掌声稍微停歇,洛莘才再次开口说话:“好多年没有站出来了,也忘记在这样的舞台上应该怎么发言。但是,很多年前我也和你们一样,为了名誉或者利益和许多优秀的人聚集在一起。”

    “名誉和利益都是好东西。这不肮脏,只有使用它的人肮脏。追逐它们也并不丢人,只有心生卑微者才觉得丢人。我喜欢看到有理想有野心的年轻人,因为他们正努力的在这个浮澡健忘的世界里留下自己的印迹。”

    洛莘转过头,看着站在身后的皇千重,说道:“还好,我的儿子就是这样的人。我很欣慰。”

    “今天的主角是他,今后的主角是你们。我只是做为皇千重的母亲和你们的长辈站上来感谢你们关注千重的健康,并且欢迎你们来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

    哗啦啦——

    掌声再次响起来。这个女人的讲话还是挺有煽动性的。至少听起来不会觉得烦闷和言之无物。

    而且,做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有些话稍微出格,却并不让人觉得惊讶和唐突。

    “当年的燕京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白破局看着闻人牧月说道。“牧月,你觉得她和你比怎么样?”

    “在台上,她比我厉害。”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哈哈,你的意思是说在台下的时候,就是你比较厉害了?”白破局抓住闻人牧月话里的玄机问道。

    闻人牧月没有回答。

    以秦洛对她的了解,当她不回答某一问题的时候,基本上就等于默认了。

    “还是不要小瞧了她。”秦纵横笑着说道。“她年轻的时候也曾风靡无数英雄。即使到了现在,也仍然有很多人对她念念不忘。燕京第一美人的芳名不弱现在的牧月。只是自从亡夫后,就很少出来露面了。”

    洛莘说过几句开场白后,就把自己的儿子推上了前台。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一个智慧的母亲,她以燕京第一美女的身份出场,也无非就是给自己的儿子做绿叶罢了。

    皇千重对着母亲感激的笑笑,然后走到了话筒面前。他没有扫视全场,也没有注视场里的任何一个方向。而是眼睛低垂,径直的对着话筒说道:“在场的大多数都是我的朋友,也有碍于面子不得不来的对手。无论你属于那一种,我都希望你能在今天的晚宴上有所收获。”

    他知道,无论他做什么,他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无论他说什么,全场只会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因为身体原因,我离开了四年。”皇千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看起来很舒畅的模样。“这四年里,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赤裸裸的来,赤裸裸的去,赤裸裸的来去无牵挂。人生无常,只须快意恩仇。”

    “不错。我这次回来就是报恩的。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当然,我也记仇。一个人倘若连仇恨都忘记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希望当我再一次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我不欠别人任何东西。我也不喜欢别人欠我什么东西。”

    “我不希望你们走在我的前面,我不喜欢跟从。我也不希望你们走在我的后面,我不愿意领导。我只希望你们站在我的身边,像是兄弟一样的去享受,也去战斗。我希望能够成为你们的朋友,前提是你们愿意交付自己的友谊。”

    皇千重对着台下微微鞠躬,说道:“再次感谢你们的到来。也希望今天的美酒和点心能够符合你们的胃口。祝大家玩的开心。”

    哗啦啦——

    掌声如雷。很难想象,这些骄傲的公子哥和矜持或者假装矜持的名媛淑女们竟然能够拍出这么洪亮的声音。

    等到皇千重从水晶T台上走下来后,灯光一换,然后室内的音乐响起。

    晚宴是宾客交流的场所,也是放松休憩的场合。

    现在,是跳舞时间。

    不少绅士都主动邀请了身边的女伴跳舞,一对对般配的或者很不般配的男女滑向了舞池。

    可是,秦洛却为难了。

    他身边有三个女性。

    当然,虎妞可以完全忽略。不是因为她不是女人,而是因为她不是自己的女人——

    按亲近关系,他应该邀请王九九才对。因为两人患难与共多次,而且在巴黎同床共枕,甚至还有过一定程度的肌肤之亲——

    可是,自己带着王九九走了,闻人牧月怎么办?

    更糟糕的是,从来都没有人教过他跳舞这种事情啊。

    (PS:亲爱的们,你们说让秦洛同学邀请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