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11章,比健康和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第611章,比健康和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第611章,比健康和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有人说,当你看到一个女人重病时的样子你还喜欢她,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因为那个时候的她苍白、虚弱、憔悴、头发凌乱、衣衫简洁,没有妆容,甚至还脾气暴躁。

    在闻人牧月中了蛊毒的时候,秦洛一直不离不弃的守在旁边。看到她两眼无神的样子,看到她昏睡不醒的样子,也看到她大口的呕吐出黑色淤物的样子。

    做为一名正常的男人,秦洛欣赏女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他也不是没有发现闻人牧月的美丽,但是,相比较其它人,他已经有了防御能力而已。他怜惜闻人牧月花色失色时的低谷状态,也能够欣然接受她艳光四射时的耀眼出场。

    于秦洛而言,她不是闻人家族的掌控者,不是亿万财富的拥有者,不是女神。她是闻人牧月,不喜欢说话不喜欢笑但是却怀有一颗玲珑心思的女人。

    这也是秦洛会拒婚,却还和她成为亲密朋友的原因。

    无论是秦纵横还是白破局,他们都听出来了,闻人牧月回答他们的问题时都只是礼节性的敷衍,而只有和秦洛说话时,才是真正的融入了感情和内容。

    白破局倒是无所谓的心态,反正他喜欢的不是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倒是秦纵横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比秦洛强。但是,闻人牧月的态度却表现出相反的方向。

    闻人照很乖巧的和秦纵横白破局两位老大哥打招呼,然后笑嘻嘻的对秦洛说道:“姐夫,我就知道你今天会过来。在车上的时候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姐姐不让。”

    以前,闻人照是秦纵横的小跟班。自从出现闻人牧月中蛊事件后,闻人照就开始有意识的排斥和秦纵横接触。毕竟,虽然没有证据证明秦纵横就是下蛊凶手,可是也没有证据证明就不是他做的啊。

    闻人照的思维比较简单,对他好的就是好人,伤害他的就是大坏蛋。这种带有一些孩子气的思维让他潜意识里向秦洛靠近。因为姐姐生病时,是秦洛里里外外的操劳大骂叔伯是废物然后抱着姐姐离开的。当离开时生命垂危的姐姐回来时,已经身体康复的像个没事人一样。

    “牧月姐姐,你好。”王九九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蹂躏秦洛后背的手指,一脸清纯甜美的笑着,主动热情的和闻人牧月打招呼。

    “你好。”闻人牧月知道王九九是秦洛的朋友,所以对她的态度就稍微亲热一些。原本还想笑一笑的,可是那笑容还没来得及在嘴边蔓延开来,便很快就消失了。

    她觉得自己笑起来很怪。别人肯定也会这么认为。

    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到秦纵横心中的不快,但是白破局知道是一个男人都不会在遇到这种事情时还笑的起来的。于是,他更是在火上浇油,说道:“牧月的气色是比之前好多了。当时我过去看望你的时候,面白唇裂,憔悴的不成样子。秦洛果然是燕京第一医术圣手啊。什么样的顽疾到了你手上都会药到病除。”

    这席话表面上是在称赞闻人牧月的气色改变,实际上是在暗指秦洛和闻人牧月两人的暧昧关系。秦洛在闻人家发威大骂闻人空等人吃软饭并且强迫抱走闻人牧月的事早已经通过某些渠道传入他们的耳朵。

    “是啊。一国名医当之无愧。”秦纵横也笑呵呵的应和着,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两位大哥夸奖了。我也就是会一点儿医术,在你们动辄调动数亿资金的壮举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秦洛谦虚的说道。

    “哎,这话我可就不同意了。”白破局不悦的说道。“术业有专攻。你喜欢医术,所以就去学了医。任何一个行业,能够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再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健康和人命更重要?”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尊严了。”有人接话道。

    说话的人是皇千重。

    黑色的修身西装衬托着他修长匀称的身材,白色的衬衣把他映照的越发雪白。棱角分明,五官精致,长发遮住半边眼睛,给人一种阴柔的美感。

    他的脸上带着好看的笑意,嘴唇薄凉,嘴角微微翘起,倨傲不恭,温和不驯。

    他也出来了,跟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心腹哼哈二将和一群秦洛不熟悉的公子哥。

    这个男人,就是今天这场宴会中中的焦点。

    “也不错。”秦纵横很默契的接应道:“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人活一张脸,也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皇千重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是啊。”秦洛认同的点头。“做事千万不可太绝。不然的话,以后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好在我们又见面了。”皇千重向秦洛伸出手,说道:“之前发生的误会,就让他一笔勾消吧。从现在起,我们是朋友。”

    “从中医的角度上来讲,小怒伤心,大怒伤身。我不喜欢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只会记一些快乐的事情。”秦洛比皇千重更是洒脱。“所以,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

    “那就好。”皇千重说道。“以后我们要多亲近亲近。”

    “当然了。”秦洛说道。“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我还和郑大哥谈到你呢。”

    “哦。是吗?”皇千重侧过脸看了一眼郑存景。

    “是啊。秦兄弟说太子人不错,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郑存景笑呵呵的说道,干瘪的脸皮往骨头里陷进去,像是在脸颊上挖了一个洞似的。他没想到这混蛋这么快就开始往人身上捅刀子呢。

    他虽然收了秦洛的厚礼,却并没有想过要帮他做什么事,更没想过要帮秦洛说情把雷耀阳给放出来。

    秦洛竟然没有否认,说道:“确实。我看的出来,太子是一个很好相处的朋友。”

    “缪赞了。是你我投缘。”皇千重笑着说道,眼睛却若有所思的看着秦洛。以他和这家伙的接触以及后来让人收集到的资料,知道他是一个很不好说话的主,怎么今天突然间改性了?

    “是啊。你我一见如故。”秦洛厚颜无耻的说道:“而且真要深究起来,我们之间还真有一些渊源。龙王是我的师父,也是你的叔伯。所以,我也就不把皇大哥当外人了。今天确实有一件事想要拜托。”

    “什么事?”皇千重眼里的厉色一闪而逝,出声问道。他很厌恶龙王,更讨厌别人说他和龙王有什么关系。这仿佛是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赤裸裸的煽在自己的脸上。

    如果当真是叔侄关系的话,他会把自己驱逐出龙息?

    “郑大哥没有向皇大哥提起吗?”秦洛一脸疑惑的问道。“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就是雷耀眼的事情——就像皇大哥说的那样,原来那件事就是你我之间的误会。误会过去了,什么事也就没有了。我们该喝酒的时候喝酒,应该做朋友就还是朋友。雷耀眼只是一个无辜的小角色,皇大哥就把他放了吧。”

    皇千重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却不回答秦洛的问题。

    雷耀眼是王九九的表哥,虽然只是远亲,但是他是因自己而入狱,所以王九九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皇千重。

    她答应过会把雷耀眼捞出来,她也确实尽力了,为这事儿还专门跑到香山去求了好几次正在哪儿疗养的王家老祖宗。可是,皇千重有理有据,而且死不松口,王家一时也无可奈何。

    闻人照一脸迷茫,根本就听不明白这些人在说些什么。闻人牧月听懂了,却没有插手的意思。至于白破局和秦纵横两人,则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看戏态度。

    “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皇千重问道。

    “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雷耀眼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秦洛说道。

    “不行。这个理由我无法向外面的人交代。”

    “因为我们是朋友。”秦洛再次说道。

    “还是不行。”皇千重说道。“这个理由我没办法向自己交代。”

    “你想要什么?”秦洛问道。

    “一句话。”

    “哪一句?”

    “你知道。”

    “我不知道。”

    “在兰亭,你找我要了一句话。现在,你把那三个字还给我。”皇千重说道。

    那是他心中永远的刺。他第一次向人别人说‘对不起’三个字,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健康和人命更重要?

    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