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07章,你们还是叫我香帅吧!

第607章,你们还是叫我香帅吧!

    第607章,你们还是叫我香帅吧!

    傍晚时分,秦洛接到了果王的电话,说是秦纵横被放出来了。

    这是秦洛意料之中的事情,原本他以为最多能够把秦纵横留在警察局一晚上时间呢。没想到因为秦家的不作为,一直把他拘捕到现在。

    即便秦家不发话,警察局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秦洛送过去的三名黑衣证人如果没有证据指控秦纵横是他们的幕后主使的话,市局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放人。

    “是几点钟离开的?”

    “五分钟之前。”果王说道。“市局的马涛给我打过电话解释这件事。”

    马悦被闻人牧月拘留在疗养院后,便由之前闻人霆老爷子的嫡系部队智脑第三组来负责闻人家族产业的所有工作,包括闻人牧月的日常生活管理和保护等重要职责。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除了秦洛,果王是闻人牧月最重视的人了。

    “牧月怎么说?”

    “小姐只是让我向你转达这个消息。”果王的口风很紧。也或许闻人牧月真的没有说什么话。

    “谢谢。我知道了。”秦洛说道。

    挂断电话,秦洛对林浣溪说道:“我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和贝贝陪爷爷吃饭吧?”

    秦铮的伤口好的很快,现在能够推出去晒太阳,也能够吃一些容易消化的流状物体。甚至还能和林清源下一局棋说上两个钟头的话。以秦洛的估计,再休养上大半个月,差不多就能够痊愈了。

    只是秦铮的大腿膝盖骨被打碎,这才是秦洛头痛的问题。以他所掌握的医术知识,还没有能够修复这种骨头破碎病况的能力。

    “好。”林浣溪说道。“你去忙吧。爷爷一会儿会过来。”

    “嗯。那样更好。”秦洛笑着说道。“人多了也会热闹些。”

    “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林浣溪拧了温毛巾帮秦洛擦脸上的灰尘,说道。

    “什么事?”秦洛问道。林浣溪虽然整天沉默少言,但是在处理日常事务上非常独立,还真是很少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林浣溪顿了顿,说道:“算了。我还是直接和她商量吧。”

    “什么?”秦洛更加迷茫了。

    “快去吧。不要迟到了。”林浣溪帮秦洛整理好衣领,说道。

    秦洛虽然疑惑,但是林浣溪改口不说,他也不好多问。和爷爷打了声招呼后,他便独自下楼离开。

    举办这场庆祝皇千重康复出院的宴会没有在他的私人豪宅,也没有在那个被称为‘将军小区’的天府家园,而是在燕京非常有名气的名媛会所。

    秦洛收到请柬时非常的意外,心想,仇烟媚这个女人确实是很有能力的。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物都能够被她所用。秦纵横和皇千重都是燕京公子哥当中最有名气也最有实力的,却都和她保持着亲密良好的关系。

    他和仇烟媚算是不错的朋友,当初他和仇仲谋发生冲突时,她还挺身而出帮助自己。可是,她又和厉倾城有着难以解开的仇恨。

    或许她们俩人暂时还没有什么冲突,当厉倾城为了报仇而举起血淋淋的屠刀时,仇烟媚会坐视仇家挨宰而不管吗?

    双雌相争,必有一伤。那个时候,秦洛也没办法置身事外。

    秦洛不是第一次来名媛会,第一次来的时候是王九九带他过来的。那一次,管绪才刚刚回国,李令西没有死,凌笑也没有成为现在这样的植物人——其实那个时候也挺好的。

    熟悉的人一个个的离开,毕竟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今天的名媛会所保护的格外严密,外面散布着一层又一层由一个个彪悍黑衣人组成的警戒线。

    原本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是要出示会员卡的,没想到今天哪儿却站着几名同样身穿黑衣的男人,他们一脸严肃的看着秦洛,说道:“先生,很抱歉,今天名媛会暂不对会员开放。如果您是来参加宴会的话,请出示您的请柬。”

    秦洛掏出请柬递了过去,他们认真的核对后,这才侧身让开,说道:“秦先生,请进。但是您的随从不能进去。”

    “他是我的朋友。”秦洛说道。“如果他不能进去的话,我也不进去了。”

    大头感激的看了秦洛一眼,却没有言声。

    秦洛定要拉着大头进去,一是希望他确实把大头当做朋友,希望大头能够也跟着进去见见世面。另外也是为自己考虑,还不知道皇千重和她那个妖孽老妈到底要唱一出什么戏呢,如果没有大头在身边保护着,他担心自己会有危险。

    为首的那个保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对着对讲机说了些什么,像是得到了什么人的许可,对着秦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秦先生,您和您的朋友可以进去了。”

    秦洛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大头进入电梯。

    电梯到站后,自动向两边分开,这个时候,一些熟悉的人才出现在秦洛的眼帘。

    负责接待的人是哼哈二将之一的瘦子郑存景,这家伙长着一张豆荚脸却笑里藏刀,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上次在兰亭的时候秦洛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就格外的小心谨慎。

    看到秦洛和大头进来,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可能刚才下面的保镖就是通过对讲机向他汇报的,他已经提前知道秦洛要带着大头进来。

    他笑呵呵的迎了上来,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道:“秦大少,欢迎光临。”

    上一次在兰亭的时候要和秦洛握手,秦洛拒绝了。没想到这次他仍然敢尝试。

    看来,皇千重或者皇千重的老妈对他交代过些什么。不然,以这些公子哥骨子里的傲气,不见得就这么愿意向一个仇敌屈服。即便这个敌人此时已经成长的足够强大。

    秦洛暂时不知道他们准备唱那一出戏卖治疗什么的假药,也伸手和他握了握,笑的一脸天真无邪,说道:“不要叫我秦大少。真正的秦大少可能一会儿就要过来了。”

    郑存景就笑的更灿烂了,下巴上的皮肉被扯起来,露出两排小白牙,说道:“他是秦大少,你也是秦大少。现在,谁不知道咱们燕京有个双秦?”

    “我可差远了。没办法和他比。”秦洛谦虚的说道。他也确实不想和秦纵横成为什么‘双秦’,倒是一直记得王九九给他取的那个名字‘香帅’——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们就叫我香帅吧。”秦洛说道。

    “香帅?”郑存景愣住了。

    “是啊。人最怕的就是重复。”秦洛笑着说道。“真正的秦大少肯定不愿意听到有人把我和他摆在同一个位置,我也同意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还是自己准备一个外号让你们叫吧,避免再浪费你们的心思和精力给我编排这名字。”

    从古至今,外号这玩意儿大抵都是别人送的。譬如‘海中龙王’、‘花中禽兽’、‘浪子燕青’、‘及时雨’——这是因为你的性格或者你所做的某一让人阴险深刻的事物或者局部特征得来。

    秦洛倒好,自己为自己取了一个外号。而且,还是这么不要脸的外号。

    于是,香帅之名就此传开。

    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又成了燕京一段佳话。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大家茶余饭后闲聊中的笑柄。

    郑存景终于明白过来,大笑着说道:“好啊。香帅这名字好。秦兄弟还真是个妙人啊。我也喜欢品香论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够和秦兄弟坐下来喝茶聊天,成为真正的知己。”

    郑存景的话中再次向秦洛表达出了善意,看来太子确实是有心求和了。

    这让秦洛的心中有一点点自得,能够让在燕京呼风唤雨的太子主动投降,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秦洛和他接触过,知道他是一个多么骄傲的男人。

    不过,秦洛也不傻。以太子的性格,就是死也不会向自己求和的。那么,一定是上次在龙王小院中见过的那个女人在中间促动这样的局面形成。

    这个女人到底有着多么巨大的能量?

    想起她明媚中带有娇憨的笑脸,秦洛不觉得心神荡漾,反而有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我也很乐意和郑大哥成为知己。”秦洛点头说道。他在口袋里一阵摸索,然后抽出一张发黄的纸张出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确定它的内容后,然后再次小心翼翼的把它折叠起来,把它塞到郑存景的手心,小声在他耳朵边说道:“这是延时汤。可以让男人在某些方面延长三至五倍的时间。如果你只能坚持一分钟,那就可以延长三分钟。如果你原本只能坚持三分钟,那就可以延长至九分钟至十五分钟——里面有几味药虽然珍贵,却也常见。不过和菜头这味药外面没有,如果郑大哥需要的话,我哪儿还存有几两。”

    “这么重要的礼物我怎么能收?”郑存景受宠若惊的说道。

    他虽然对秦洛说的一分钟三分钟之类的参考数据有些意见,却也知道这药方的珍贵。因为体质和长年沉溺女色的原因,他也确实很需要这张方子。

    当然,假如这方子当真和秦洛讲的那么神奇的话。

    可是,让他不明白的是,上次这货还在他面前跳来跳去的,连手都不愿意和他握。这次就亲密到这种程度了?

    虽然话头是他挑起的,也是他希望能够和秦洛成为品香论美的知己——怎么这事儿让人觉得就那么别扭呢?

    (PS:亲爱的们,老柳昨晚睡了个好觉,没做梦。春梦都没做。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