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05章,无意间救人一命!

第605章,无意间救人一命!

    第605章,无意间救人一命!

    “秦先生,你来了。”女人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她知道秦洛是很有名气的中医,虽然她不确定这个医生能不能治好女儿的病,可是,每一次的尝试都是希望。“有段日子没有见到你了。听碎碎说你去了巴黎。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两天才回来,家里出了点儿事,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来看凌笑。”秦洛笑着说道。他和凌笑算不上是朋友,甚至两人还发生过好几次冲突。可是,他看到凌笑的母亲数月白发脸上有着和她年龄不相衬的皱纹,心里还是酸酸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

    秦洛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宁碎碎,说道:“伯母,我和碎碎凌陨都是朋友。你叫我秦洛就好了。”

    “好。”凌笑的母亲笑着点头。“要是笑笑没有交错朋友,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说着说着,女人的眼圈就红了。她赶紧转过脸去,用手帕擦拭眼泪。

    宁碎碎赶紧安慰,她拉着女人的手说道:“阿姨,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难过了。笑笑一定会醒过来的——秦大哥难得回来一趟,快请他给笑笑看看吧。”

    “对对。”凌母说道。“秦洛,你再帮笑笑看看。用了这么长时间的药,总该是有一些效果吧?”

    “好的。”秦洛答应着。然后走过去给凌笑切脉。

    凌笑的身体倒是没瘦,皮肤却苍白了许多,这是长期卧床不起的原因导致。

    秦洛扣住她的脉博时,发现脉相平和,疾缓适当,并没有什么异样。而且,她的身体温度也和正常人无异。

    可是,为什么就是昏迷不醒呢?

    其实只切一只手秦洛便已经了解了病况大概,但是看到凌母焦急的表情时,秦洛还是走到另外一边握着凌笑的手仔细的诊断起来。或许,自己的尽心表现会让她的心里得到一些安慰吧?

    却没想到,秦洛在切凌笑的左手时发现了些许异常。

    他仔细验脉时,发现每隔半分钟的时候,她的脉博会‘凸’的跳起一次,非常的凶猛,也非常的有冲击力。像是那细细的血管仿佛要破皮而出一般。

    上一次切脉还没有发现这种情况,这是什么原因?秦洛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

    秦洛这一次切脉的时间格外的长,直到五六分钟,他准确的掌握到了这种‘跳脉’的频率后才松手。

    “凌笑最近都吃了些什么药?”秦洛站起身问道。

    “都在桌子上。”凌母一边说话,一边快步去取。“有的药吃完了没效果,就另换一种药吃。不过盒子我都留下来了。”

    秦洛接过凌母送过来的药瓶以及用过的盒子,仔细的研究过一番后,皱着眉头说道:“大多数都是解病毒药。”

    “有什么问题吗?”凌母紧张的问道。

    “药物本身是没有问题的。”秦洛说道。“但是凌笑现在昏迷不醒,她身体的排泄和解毒功能都处于半停工状态。所以,最好不要让她吃这些解毒药了。是药三分毒,我们想把她身体所中的奇毒给解了,可是却让她的身体堆满了另外一些混和型毒素——这些毒素一旦爆发的话,笑笑——就很难再救过来。”

    考虑到对凌母心情的影响,秦洛没敢把话说的过于严重。其实,如果不是秦洛这次来探望凌笑的话,再积蓄几个月的药物毒素,凌笑可能就要身中另外的一种巨毒而无药可救了。

    “可是,如果不尝试的话,那笑笑不是——一直都没有希望醒过来?”宁碎碎担忧的问道。

    “吃药不对,停药也不行——秦洛,这可怎么办啊?笑笑还这么年轻,才刚刚二十岁。她不能就这么躺一辈子啊。”凌母抹着眼泪说道。

    秦洛也有些为难,说道:“我们要对症下药才行。这样的胡乱尝试只会加重凌笑的身体负担——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找到解药的。”

    秦洛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也实在有些没底。

    管绪已经死了,唯一见过的那个大胡子帮凶也死了。他们的身份都是伪造的,而且是很高明的伪造,连龙息都没办法找出破绽。所有线索中断,又如何能够查找他那个神秘组织的下落?

    秦洛现在能做的,便是耐心的等待。等待别人会再次找上自己。

    “秦洛,那就麻烦你了。”凌母感激的说道。

    “不用客气。”秦洛说道。“我先用银针把凌笑现在体内淤积的毒素给催发出来吧。现在天气暧和了,以后有时间的话,你们多带她去外面晒晒太阳。这样对她的身体康复很有好处。”

    “好的。我一定照做。”凌母答应着。

    秦洛从怀里掏出银针,对宁碎碎说道:“有消毒棉球吗”

    宁碎碎应了一声,就跑到柜子里的药箱里取了酒精棉过来。

    秦洛把银针消毒后,掀开被子,挽起凌笑的衣袖,然后一针扎向她的手腕关节处。

    五龙针法中有一招叫做‘双龙戏珠’,即能够让人体产生热意,催发人体的新陈代谢能力,又非常的温和,对患者的肝肾等器官没有任何的刺激。

    太乙神针要么极寒,要么奇热,都过于霸道。如果没有必要,秦洛轻易不愿意使用这种针法。

    果然,一分钟过去后,凌笑的脸色变的通红,额头开始出汗。宁碎碎拧了毛巾要擦,秦洛阻拦道:“先不要擦。”

    汗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很快的,凌笑的全身都跟水洗了似的,身上单薄的病号服都浸湿了。

    为了舒适起见,宽松的病号服里面根本就没有给凌笑穿其它的衣服,连一件小可爱都没有。

    所以,她那如乳鸽般的胸*型便曝露在秦洛面前。

    昏迷的少女,浸湿的身体和乳胸——看起来有种变态的诱惑感。

    好在秦洛对她也没什么兴趣,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有发现这一情况。

    凌母和宁碎碎更不好意思去帮忙遮掩,担心他们的举动反而被秦洛窥探。

    当秦洛抽针时,凌笑已经成了个水人儿。就连秦洛的脸上也有一层薄汗。

    宁碎碎拿了毛巾要给秦洛擦拭,秦洛伸手接过,对她说道:“不用管我。快用热毛巾帮她擦干身体。不能等到汗冷了。那样的话,排毒效果就不好。”

    “好的。”宁碎碎答应一声,就和凌母忙成一团。

    秦洛自然不好再留在房间,便独自走出门外。

    等到宁碎碎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做完秦洛交代的事情。

    “秦大哥,谢谢你。”宁碎碎一脸诚肯的说道。

    “不要客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秦洛笑着说道。“让伯母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找到解药的。”

    “好的。我会劝的。”宁碎碎说道。“只是阿姨非常宠爱笑笑——你也看到了,这才几个月的时间,阿姨的头发全白了。都是急出来的。”

    “凌陨这段时间没有过来吗?”秦洛问道。

    “他经常要执行任务。不过一有时间就会过来。来了之后抽几根烟就会心情沉重的离开。笑笑变成这样他很自责,当年要不是因为他和管绪成为朋友,凌笑也就不会认识管绪——”

    秦洛想,管绪还真是一个让女人着迷的男人。林浣溪因他情感变异,生人勿近。凌笑因他深陷情网,导致现在昏迷不醒——或许,应该和浣溪好好谈谈,管绪在美国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洛听林浣溪说过他们是在美国读书时认识的,那么,管绪一定是在那个时候受到了某些组织的控制或者主使。是什么样的组织呢?

    “过几天我约凌陨出去喝茶。我会劝劝他。”秦洛说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就先走了。你在这边陪陪凌笑。”

    “秦大哥,我送你。”宁碎碎说道。

    “不用了。”秦洛劝阻。

    宁碎碎最终还是执拗的跟了出来,两人并排走在疗养院的石径小道上。阳光已经不如中午时的那么炽烈,可仍然照的人浑身懒洋洋的。良辰美景,让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搬张椅子坐在这儿打盹晒太阳。

    心里涌起这样的年头,秦洛突然间有些羡慕龙王小院门口的看门人了。

    “秦大哥。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事情。”宁碎碎声音轻柔的说道。“我帮不了什么忙。只是希望你能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再像上次在巴黎时那样。实在是太吓人了。”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宁碎碎像是心有余悸似的,脸色还非常的难堪。

    “我会注意的。”秦洛笑着点头。“但是很多时候都没有退路。在韩国的时候这样,在巴黎的时候也这样。如果我退一步,我守护的东西也要再退一步。实在退无可退时,它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宁碎碎笑笑,说道:“我知道。但还是会担心。从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个坏人,但是好人实在太少太少了。我不希望你有事。”

    不给秦洛说些诸如没有吧一般啦之类谦虚话的机会,宁碎碎突然间说道:“对了。秦大哥,我有件礼物想送给你。不过你不要告诉九九哦,不然她会吃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