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04章,有一种友谊叫做不离不弃!

第604章,有一种友谊叫做不离不弃!

    第604章,有一种友谊叫做不离不弃!

    郊外的空气比市区要好上多倍,所以秦洛索性按下了车窗尽情的呼吸空气和欣赏这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

    春天来了,桃花开了,庄稼地里的油菜花像是一幅静态的油彩画,美的让人窒息。置身在这山野田园里,秦洛心里的一些担忧和不快也随之放下,微风轻拂,阳光普照,心旷神怡。

    “我不该带你来。”孙仁耀突然间出声说话,打破了车窗里面的沉默。

    秦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以前我最喜欢冬天,因为冬天会比较寒冷,我的身体会舒服一些。现在病好了些,我就开始喜欢春天了——看着万物生长的感觉真好。就像所有的东西都脱胎换骨了一样。”

    “你怀疑是白残谱所为?”孙仁耀接着说道。

    秦洛就无奈苦笑,说道:“你还真是不懂风情。咱们难得有机会坐在一起聊天,看看风景说说话不是很好吗?”

    孙仁耀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没问题。但要等我把他们全杀光。”

    “———”秦洛知道,替爷爷报仇查找幕后真凶是孙仁耀现在内心最渴望做的事情。在这件事情没有做完之前,他是不可能放松下来的。

    他是一个偏执狂。这一点儿,秦洛很早以前就知道。

    “如果当真是白残谱做的,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孙仁耀说道。

    “当然。”秦洛说道。“找到这次的幕后主使,也就能够找出二十年前祸害爷爷抢夺药方的凶手。那时候,就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了。秦铭死前说我的对手还没有真正出现——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是,他肯定知道对方的身份。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有信心的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局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难解了。以前只有秦家和闻人家涉及,现在连白家也主动掺和进来——我不是个聪明人,想起这样的问题就觉得头痛。好在牧月擅长这个,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资料提供给她,让她去做决定。”

    “你有没有后悔过?”孙仁耀问道。

    “后悔?”

    “后悔拒绝了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孙仁耀说道。“全世界,只有一个闻人牧月。”

    “全世界也只有一个林浣溪。”秦洛笑着说道。“没什么好后悔的。”

    “你和她是绝配。”孙仁耀说道。“当然,我也很喜欢林浣溪。就看女人的眼光来说,你比我要稍好一些。”

    “稍好一些?”秦洛瞪大了眼睛。这人妖都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啊?浓妆艳抹、细腰翘臀、说话的时候像是嘴里含着一块糖,一不小心就把人给融化了——而让秦洛钦佩的是,人妖竟然能够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这种品味。

    他换了无数女人。但是每一个女人都是这种类型。

    “你不觉得吗?”孙仁耀说道。“你选的女人做老婆很好。做情人不适合。当然,厉倾城例外。”

    “我就是选老婆。”秦洛说道。

    “我找的是情人。”孙仁耀笑了笑:“这就是我们的不同。所以我说,你找的只是比我的稍好一些。”

    车子拐到市区公路上时,秦洛突然间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看望一个朋友。”

    “在前面停车。”孙仁耀对司机说道。

    司机把车子靠在路边停下,秦洛下车。

    很快的,大头就开着他那辆雪佛兰跟了上来。

    “去一零六疗养院。”秦洛说道。

    一零六疗养院是军用疗养院,不对普通人开放。当初秦洛在兰亭和太子发生冲突后,就由王九九把同住兰亭的凌笑给接到这边。

    秦洛回来有一段时间了,却一直没有时间来看望这个被自己所深爱的男人变成植物人的可怜女孩儿。恰好今天得空,而且一零六疗养院就在前面一个路口,秦洛便想着去看看她的病况。

    秦洛一直在外面奔波,平时很少在燕京,又没有主动和宁碎碎和凌陨他们联系,所以现在基本上都不知道凌笑的身体康复情况。甚至都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住在一零六疗养院。

    大头把车子开到一零六疗养院门口,秦洛报了自己的名字后,站岗的武警在电脑上查询了一番,便很爽快的敬礼放行,甚至都没有再去询问大头的身份。

    这让秦洛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这里面住的都是军队高干嘛,怎么看管这么稀松?

    他不知道的是,王九九已经帮他办了红字头通行证。能够使用这种通行证的都是一方大佬,哪个武警敢查啊?

    车子拐进了疗养院,秦洛对大头说道:“你在这边等一会儿吧。我很快就过来。”

    大头点头。如果没有必要,他不喜欢接触陌生人。

    秦洛也不知道凌笑被安排在疗养院的哪一间病房,正准备找人询问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秦大哥。”

    秦洛回过头去,就看到宁碎碎抱着一本书站在身后笑嘻嘻的看着他。

    面容精致,眼眸清澈,柔顺的长发被一条紫色的丝带扎起,脸上带着温和暧人的笑意。身穿一条碎花的棉布长裙,外面罩着一条鹅黄色的毛衣。文静,恬然。如秦洛一路上看到的风景。

    “秦大哥,你怎么来了?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呢。”宁碎碎小脸绯红,快步向秦洛走过来。

    “我出去忙一些事情。”秦洛歉意的说道。

    “我知道。”宁碎碎笑着点头。“你做的事情真是大快人心呢。只是那些法国人太讨厌了,竟然把你打成那样——我给你打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我就不敢再打过去。”

    “那是厉倾城。”秦洛说道。他受伤后,手机就一直交由厉倾城来管理。可能是那个时候宁碎碎打去电话的。

    “我知道她。”宁碎碎说道。“她真伟大。用自己的身体去掩护你。”

    秦洛不想和宁碎碎谈厉倾城,毕竟,现在的厉倾城和他不仅仅是上下级关系,还是不太纯洁的男女关系。

    于是,他转移话题说道:“我来看看凌笑。她现在怎么样了?醒了吗?”

    果然,一提到凌笑,宁碎碎的小脸便黯然了。说道:“还没有。那种药实在是太厉害了,九九找了好多有名的医生来看,大家都无能为力。”

    “九九来过?”秦洛问道。

    “嗯。她经常来。那些国内国际有名的脑科专家也都是她带来的。”宁碎碎说道。“真的很感谢你和九九姐。”

    秦洛笑道:“感谢我做什么?我大半年才来看凌笑一次。心里已经很愧疚了。有机会的话,你对九九说声感谢就好了。”

    宁碎碎嫣然一笑,有些狡黠的说道:“那还是你去替我感谢吧。九九最喜欢听你的感谢了。你不知道,每次我们在一块的时候,明明说的都是和你不相关的话题,最后转着转着都到你身上——后来我发现了,都是九九不经意间就把你挂在嘴边。”

    秦洛笑笑,说道:“我还不知道凌笑住在那间病房呢。”

    “在6号病房。”宁碎碎说道。“秦大哥,我带你过去。”

    “好。”秦洛笑着点头。“你经常过来吧?”

    “嗯。只要没什么课的话,我就会过来陪笑笑。”宁碎碎点头说道。“她以前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一定不喜欢孤零零的躺在哪儿。她又没什么朋友,我不陪她的话,就没人陪她了。”

    他看到宁碎碎怀里还抱着一本书,就问道:“带书来看?”

    “嗯。郝曼的《建筑与人文》。我很喜欢他的作品,带有很浓重的人文风采。而且他来过华夏,作品里面有很多华夏风格。这是我喜欢的。”宁碎碎雀跃的说道。谈起自己所喜欢的建筑,便有些滔滔不绝。

    “我不懂建筑。不过我也喜欢华夏古典文化。”秦洛笑着说道。“你以后一定是个优秀的建筑设计师。”

    宁碎碎语带忧虑的说道:“出了那么糟糕的事情,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的离开。让人心里觉得寒寒的。父亲担心我会出事,一直想让我出国留学——拿到阿卡汉建筑奖后,哈佛和剑桥也都给我发过邀请。剑桥是我喜欢的学校,也是郝曼教书的学校。可是,我还是放心不下笑笑。”

    “笑笑一定会为有你这样的朋友而骄傲。”秦洛说道。凌笑在找男人方面没有眼光,倒是在寻找女性朋友方面有着极佳的表现。像这种昏迷不醒还不离不弃守在病床边的朋友真是不多见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连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会厌烦,你还能指望其它人吗?

    “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宁碎碎说道。“以前我不信佛。现在我信了。每天都为她祈祷。希望她快些起来。”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6号病房的门口。宁碎碎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女人。

    “笑笑,你来了?”女人看到宁碎碎的时候,眼里露出喜悦的神采。“都说过多少次了,有课的话就不要过来。笑笑——暂时醒不来。”

    “阿姨,你看谁来了?”宁碎碎指着秦洛说道。

    秦洛这才知道,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苍老女人竟然是凌笑的母亲,那个上次见面还雍容华贵美艳动人的漂亮女人。

    管绪,不仅仅害了凌笑,还毁了一个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