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01章、自投罗网!
    第601章、自投罗网!

    秦纵横入狱,燕京风起云涌。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秦家的人竟然一直保持沉默。没有火急火燎,没有四处奔波,没有电话求救,也没有怒火中烧严厉抗议,他们什么都没做。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异常安静,才导致身份复杂的秦纵横秦大少直到现在还被拘留在燕京市局。

    市局的同志也很无奈,他们不知道是立即放人还是继续刑拘。没有足够份量的人发话,他们也不明白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可是那些足够份量的人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股脑儿消失了。这让马涛憋了一肚子火,想找个人请示汇报都不行。

    于是,他只能一边去审问那些黑衣人,想从他们嘴里得到一些关键性证据。一边又想法设法的照顾好秦大少,独立包间,三千块钱一两的铁观音招待着,几样糕点和新鲜水果——这秦大少不像是来坐监的。倒像是来闭关度假的。

    秦纵横倒也镇定,没有喊怨也不吵闹,喝着小茶看着小书,日子过的优哉游哉。

    更奇怪的是,他没有打过任何一通求救电话。甚至在马涛的再三暗示下,他也笑眯眯的无动于衷。而且,自从进了市局大门后他就主动关了手机并且上交给马涛了,说这是局子里的规矩,他也不能破例。

    秦家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秦纵横又是什么样的心理?有恃无恐还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在这样古怪的僵持局面下,一股股势力在暗地里观望揣测。就像是沙河里的暗流,最终将会形成旋涡吞噬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阳光明媚。繁花似锦。

    闻人家族的私家医院不仅仅有高明的医生和先进的设备,还有着非常良好的休养环境。甚至,一些闻人家族的老人或者退休后的集团高管都在这里定居养老。

    秦洛推着轮椅缓缓的走在这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轮椅被微微的咯起,但是不会影响病人的伤口,反而给人带来一种昏昏欲睡的迷糊感。

    秦铮的身体懒洋洋的窝在轮椅里,身上盖着遮风的毯子。眼睛微阖,像是在打瞌睡一般。

    秦洛一边享受这难得的和秦洛小聚的美好时光,一边欣赏着这院子里诧紫嫣红的春色美景。

    燕京的春天总是来的格外晚一些,急躁而短暂。在你还没有过足眼瘾的时候,夏天便已经赶着趟儿的追上来了。

    “查到结果了吗?”秦铮突然间出声问道。

    “什么?”秦洛诧异的问道。

    “想要药方的人?他们是谁?”秦铮问道。

    二十多年前,因为义子的迷途知返才从他们手里死里逃生。二十年后,他遭遇一手带大的孙子秦铭的背叛。连续两次重创,即便心胸再是宽广的人也难以释怀。

    再说,那些人还一直潜伏在暗处虎视眈眈。在没有吞掉猎物前,他们是不会轻易撤退的。

    秦铮不怕死。他怕秦洛先死。

    “有了初步的嫌疑犯。”秦洛笑着说道。

    “秦家?”秦铮问道。

    秦洛诧异的看了爷爷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爷爷和自己一样,都是纯粹的医生,不是多么工于心计的人物。他从来没有在病房里谈论过绑匪的事情,更没有提到过嫌疑犯的身份。爷爷一语道破,实在是让他觉得奇怪。

    “闻人霆来了。”秦铮说道。

    “哦。我听浣溪说过。”秦洛点了点头。“他和你谈过这些?”

    “没有。他只是讲了闻人家族现在面临的难处。”

    “这也不仅仅是闻人家族的难处。同时也是其它两家的难处——三大家族竞争激烈,他们也同样会感觉到压力。”秦洛分析着说道。这些天他一直在研究三大家族的资料,在用了好长时间消化了他们所拥有的庞大财富后,便仔细的分析其优劣。按照现在财富规模来看,白家第一,秦家第二,闻人家族第三。但是,按照三家未来的发展潜力来看,秦家第一,白家第二,现在实力最为雄厚的白家将会排在最后。

    白家担心秦家和闻人家族后来者居上,秦家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闻人家族需要提防二十年前的惨剧重演——他们任何一家都有担心的理由。

    “你参与了?”秦铮问道。

    “我想帮帮牧月。”秦洛说道。“她大病初愈,身边又没有可用的人,所以——”

    “你喜欢她?”秦铮打断秦洛的话,问道。

    “这——”秦洛愣了愣,说道:“没有吧?我只是觉得她一个人承担这么重的责任实在是太可怜了。而且,抢走药材的人也是绑架你的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我必须要替你报仇。”

    “你喜欢她。”秦铮以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

    “———”秦洛犹豫着把他和闻人牧月在车上做的交易讲给爷爷听。又怕这老爷子受到刺激撕裂了刚刚才开始愈合的伤口。

    “既然喜欢她,当初又何苦跑到燕京来退婚?浣溪也是好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秦洛有些烦恼这样的问题,说道:“我也没想好。”

    他松开轮椅把手,注视着眼前巍峨如山的医院大楼,说道:“我们俩是不可能的。”

    闻人牧月娇小却如这大楼,而自己就像是这大楼前的一处点缀风景。有也罢没也罢,无伤大雅。

    “我们秦家的每一个男人都是本本份份的。不占人便宜也不吃亏,不薄情寡义要恿于担当。亲心食品案和秦铭的事情你处理的都非常好——可是,在感情上,切莫伤人。”秦铮一脸认真的叮嘱道。

    “爷爷,我知道了。”秦洛点头说道。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清秀好看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在秦洛身后不远处的位置站定,却没有立即上前。

    秦洛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爷爷,仁耀来看你了。”

    “告诉他。我不怪他。这不是他的错。”秦铮叹息着说道。“真是委屈他了。”

    孙仁耀受到秦洛委托护送秦铮老爷子入京,却没想到在路途上被人狙击。他在秦铮的掩护下而逃跑,秦铮却差点儿死于歹徒之手。

    事后他长跪秦铮病床前不起,直到秦洛让人把他敲晕后送到了医院休息疗养。但是他病好之后没有立即返回羊城,而是一直留在燕京活动。他来看过秦铮几次,却从不靠近,只是远远的站着。

    秦洛知道,他心中有愧。愧疚自己被一个老人保护着逃命,更愧疚辜负朋友之托。秦洛劝过两次没用,也就只能听之任之。

    秦洛应是,说道:“心病还要心药医。找到了凶手,他的心病就解了。”

    “燕京水深,注意安全啊。”秦铮拍了拍秦洛的手,一脸深情的嘱咐着。

    “我知道了。爷爷。”秦洛说道。“让浣溪照顾你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秦洛说话的时候,远处陪着贝贝荡秋千的林浣溪已经走了过来。白色的运动服,蓝色的运动鞋,头发简单的扎一个马尾,这样的林浣溪鲜活多了,也居家多了。看起来给人很温馨舒适的感觉。

    “我一会儿回来。”秦洛对林浣溪笑笑,说道。

    “要不要请仁耀去家里吃饭?”林浣溪问道。“他来了燕京,还没有去家里坐过。”

    上次林浣溪去羊城的时候,就和孙仁耀认识。孙仁耀为了给他们接风,甚至还特意在珠江花船上大摆宴席。现在孙仁耀来到燕京,林浣溪这女主人确实应当尽一尽地主之谊。

    秦洛想了想,说道:“暂时不用。大家都够忙的了。等到最近的事情忙完,让仁耀去家里认个门,你亲自下厨做几个菜。”

    “好。”林浣溪简洁的答应着。

    听到孙子和孙媳妇的对话,一向严肃的秦铮嘴角也不由的浮现出温和的笑意。

    秦洛走到孙仁耀身前,责怪的说道:“不是告诉过你吗?伤还没好,就不要到处乱跑。还有,爷爷让我告诉你,这不是你的错。他并不怪你。”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不用再劝了。”孙仁耀说道。因为受伤和这段时间的不平凡经历,他的嗓子沙哑了一些,可是说出来的话还带有浓重的娘娘腔口音。这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秦洛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疯子,是变态,是人妖。可是,也是自己的好兄弟。

    “你查到些什么?”秦洛问道。他知道孙仁耀拒绝回家而要留在燕京的原因。他想报仇,帮秦铮报仇。

    这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即便在龙蛇混杂的燕京也不改本质。

    “我带你见一个人。”孙仁耀说道。脸上没有了笑意,就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冷峻少年。

    “谁?”

    “白残谱。”孙仁耀说道。

    “他?”秦洛一脸吃惊的看着孙仁耀,说道:“你和他有联系?”

    上次孙仁耀在铜雀台和白残谱发生冲突,是自己敲破了白残谱的脑袋并且掏出龙息的牌子才把他带了出来。虽然白残谱没有报复,但仇恨是肯定结下了。现在他怎么又自投罗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