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600章、活着的英雄!

第600章、活着的英雄!

    第600章、活着的英雄!

    白止境早就听到孙子的脚步声,每当他听到这样响亮有力的声音时心里都会充满骄傲自豪的踏实感。

    白家男儿就应该这样的霸道外露舍我其谁,就应该这般的张狂凌厉杀气腾腾。一个人能否受到别人的尊敬和他的性格无关,和他的身份有关。有些人跪着取财,有些人却能够站着把钱赚了。

    自古以来,拳头才是硬道理。

    “破局。跪下。”白止境没有回答孙子的问题,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孙子一眼。眼睛眨了眨,看了一眼供桌上的神位,然后又闭了起来。

    “他是谁?”白破局的眼睛瞟了一眼灵牌上的名字,问道。他没有跪,他从不跪。

    就连最疼爱他的奶奶去世的时候,他也只是在灵牌前站了一会儿。不是心不痛,而是他有其它的表达哀思的方式。

    “不是亲人,却是恩人。不是长辈,却是智者。”白止境声音悲伤的说道。“我知道你不跪天地不跪父母。可是,他为救白家而死。你应该替白家跪。”

    “救白家而死?”白破局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笑着说道:“爷爷太言重了吧?白家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救了?”

    白家现在的当家家主是白破局,华夏国内的大小事务皆由其掌管控制。现在爷爷竟然说有人为救白家而死,他觉得十分荒谬,也心有怨气。

    难道自己的能力如此不堪?短短半年就将白家拖入破产边缘?

    “破局。你让我失望了。”白止境叹息着说道。

    “我不服。”白破局说道。“白立威经营的时候,白家生意每况愈下,你却大为褒奖。我扭转乾坤另开财路,你凭什么说我让你失望?”

    即便是自己的爷爷,白破局也没有和他客气的意思。

    这也是白家的传统。人越辨越清,真理越辨越明。白家的长辈是乐于看到晚辈争辨和提出自己的见解的。

    “我不是对你的经营思路失望,是对你的眼光和大局观失望。”白止境眯着被香火薰湿的眼睛,声音沙哑的说道。

    他想抽烟,却忘记了带烟枪进来。

    白破局从口袋里摸出根烟递过去,他摆摆手,说道:“不抽了。对佛不敬。”

    “你什么时候信佛了?”白破局笑着问道。

    “我不信佛。”白止境说道。“我信他。”

    “他是谁?”白破局又扫了一眼灵牌上的名字‘李靖’,和神话故事中一个大人物的名字相似,可是他却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或者听说过他。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记住这个名字,记住他是我们白家的恩人。”白止境固执的说道。“你当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我认为我做的非常好。”白破局自己点燃一根烟叼在嘴上。他才不管会不会对佛祖不敬呢。“比闻人牧月稍差,比秦纵横要强。”

    “那我问你。”白止境有心给孙子上一课,耐心说道:“08年春季,白家的利润率是多少?”

    老人家还是喜欢按春、夏、秋、冬四季来区别时间,而不是现在更流行的第一季度第二季度。

    “十二个点。”

    “去年秋季,白家的利润率又是多少?”

    “十一个点。”

    “今年秋季呢?”

    “九个点。”顿了顿后,白破局说道:“那是因为白立威愚蠢的扩张政策导致利润下滑,如果他不想反攻欧洲市场,我们怎么可能会亏损那么多?”

    “你太小看白立威了。”白止境的声音里隐隐有些怒气。他希望自己的孙子桀骜不驯,却也不希望他不听劝告不知思考。“你以为我会让一个废物做秦家的当家人?白破局,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白破局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自己有三个叔叔,自己的父亲和三叔都是智力卓越之辈。可是,爷爷偏偏把家主之位给了最中庸也最好色的二叔白立威。

    自从白立威上任以来,白家的经营状况便开始下滑。大家对二叔白立威颇有怨言,可是老爷子却一直大加褒奖,并且坚持让他留任。一直到自己跑来要权,他才同意让白立威退下来歇歇。

    他原本以为白家的利税下滑是因为白立威的经营思路和管理手段有问题,现在看来别有隐情。

    “我们白家依靠什么占据多年龙头位置?”白止境问道。

    “商场、家私和船舶。”白破局回答道。

    “那么,闻人和秦家呢?”

    “闻人以电子科技和航天通信为主。秦家以生物基因和环保材料循环利用为主。”对于对手的基本情况,白破局怎么可能没有丝毫的了解?

    “时代变了。”白止境颇感无奈的说道。“以前,我们所从事的行业占据着社会贡献的主要位置,白家也因此坐大成为华夏企业之首。可是,随着航空科技的发展和人们对能源材料的看重,闻人家的航空材料和秦家的废物材料能源利用顺势风生水起。这两块业务大火,也自然带动着这两家的位置水涨船高。现在想来,还是他们更有眼光一些啊。”

    白破局抽了口烟,说道:“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是,我们所从事的业务仍然有着可观的利润。而且,论单月销售额,我们要远胜于其它两家。”

    “对。这就是我说的大局观。”白止境说道。“我们是比他们赚钱,但是,你没发现我们的利润率一直在降底吗?今年九个点,明年是不是要到八个点七个点呢?破局,现在的情况是我不怕我们赚不到钱,我是怕那两家比我们更赚钱。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所以我在另开财路。”白破局说道。“我们已经在时间上处于劣势,即便现在投入巨资在航空科技或者能源产业,也没办法迎头赶上。”

    “有办法赶上的。只是这些办法都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白止境指了指灵牌,说道:“他知。”。

    “什么办法?”白破局掐灭才刚刚抽了两口的烟蒂,疑惑的问道。

    “闻人牧月中蛊,秦纵横遭受牵连被拘入狱——这件事情你知道了吗?”白止境问道。

    “我正在看戏。”白破局说道。想了想,眼神突然间明亮了起来,如猎鹰一般的锐利。“是你?”

    白止境没有正面回答白破局的问题,而是从地上的蒲团上爬了起来,说道:“两虎相斗,必是一死一伤。无论谁死谁伤,都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局面。”

    “佛陀是你给秦纵横的?”白破局终于想清楚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中的一些关键因素。

    闻人牧月之所以中蛊,是因为那盆佛陀。而佛陀却是从寒意寺移植回去的,这件事本身就和寒意志有着密切的关系。

    可是,寒意寺那和尚和秦纵横相交多年,算是亲密朋友。而且秦纵横待和尚不薄,捐款修缮寺庙,捐钱购置香火灯油。如果不是秦纵横救济,那和尚早就饿死。

    白破局从下属送来的情报中得知,秦纵横信佛,逢年过节便去祭拜。完事后便和寒意寺的无锋和尚谈佛法经伦煮茶吃斋。

    一个得道高僧,怎么突然间又成了爷爷手中的棋子?

    “你用什么打动他的?”白破局问道。

    “佛家讲因果循环,讲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二十四年前,我救了他一命。二十四年后,他以命还我。这是善报还是恶缘?”

    白破局并不关心这是善报恶缘,他也不想去过问那和尚是如何将佛陀推销给秦纵横的细节。一个能够潜伏数十年的卧底,总是有一些独到之处的。

    他只是好奇。为何和尚是爷爷的人,却又成了秦纵横的知交好友?难道秦纵横如此粗心大意竟然没有在充分信任一个人之前把他的底细查个干净透彻?

    “他不是我下的棋子。”白止境像是看穿了孙子的想法似的,解释着说道。“只是没想到会在关键时刻用上而已。如果不是白家遇险,我也愿意和他永不相认。”

    白破局目光灼灼的看着爷爷,说道:“现在我是白家的家主,一切事务都由我负责。如果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要轻举妄动。”

    “我知道你会生气。这也是我一直拖到现在才告诉你的原因。”白止境说道。“破局。我希望有你这样的一个孙子,我不希望白家有你这样一个领导者。”

    “你认为我不如他们俩个?你认为我一定会输?”白破局冷笑出声。

    “不是不如。是时不待我。不是会输,是已经输了。”白止境说道:“破局,你是想做活着的枭雄还是死了的英雄?”

    “我不做死了的英雄,也不做活着的枭雄。”白破局说道。“我要做活着的英雄。”

    “英雄都死了。”

    “秦洛呢?”白破局问道。“他还活着。”

    (PS:看到一直有朋友在书评区问更新问题,老柳就坦白交代吧。嗯,老柳病了。抑郁症——这是个什么病呢?不在这儿凑字数,自己百度。医生的建议是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同时进行。药物我可以自己买,可有小妹妹帮忙治疗心理?

    医生再三叮嘱,不然会有再次恶化的可能性。这段时间是要好好养病了,每天能写多少就更多少。我不求票,你实在愿意给我也不拦着。当然,你骂我我也不看。书评区暂时交由几位斑竹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