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96章、我说我爱你,你信吗?

第596章、我说我爱你,你信吗?

    第596章、我说我爱你,你信吗?

    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嘴唇单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不得不说,和尚的作画技巧还是不错的。

    可是,当秦洛仔细看过画中的人物时,一下子沉默了。

    “这人好面熟。”闻人照说道。他的观察能力比较差,仅仅凭一幅素描还不能立即就认出相对应的人物。

    “是面熟。”秦洛笑着说道。

    他把画卷在手里,对小和尚说道:“在你师父大仇未报之前,你最好吃好喝好——再说,你就算绝水绝食,对他们有什么影响?除了你死去的师父,没有人会在乎你的死活。”

    小和尚看着秦洛,说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秦洛原本想说‘我喜欢你清澈的眼睛’,但是觉得这样的话过于暧昧这和尚也不见得能够听的懂,便以很煽情的语气说道:“我也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让一个有可能成为好人的人活在世上,总比要一个坏人活在世上要好上许多。”

    好听的话又不要钱,秦洛乐于这个世界上又有一个人对自己心怀感恩之心。你看看,当年就是因为他无心救了大头,现在身边就多了一个超级保镖——最最重要的是,竟然还不用支付薪水。

    “姐夫的意思是说你长大以后会是个好人。”闻人照在旁边帮忙解释。他强迫留下来,心里总是想要找点事做来表现自己。就像是一只刚刚脱离母亲怀抱的小鸟很迫切的想要抓到一只虫子一般的心理。

    秦洛对着小和尚笑笑,说道:“自己保重。”

    然后,他便拿着画纸走了出去。

    闻人照拍拍小和尚的肩膀,也跟着出门。

    “阿弥陀佛。”小和尚双手合什,对着秦洛离开的方向朗诵佛号。

    看到秦洛出来,候在门口的果王立即迎了上来,笑着问道:“有结果了吗?”

    秦洛对他挥了挥手里的画卷,问道:“小姐呢?”

    “在池心休息。”果王对着其它几个黑衣人打了声招呼,那几个提着皮箱的男人立即消失。显然,如果秦洛在这十分钟的时间里查询不到结果的话,他们就要用另外一种方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半个钟头的时间,实在浪费不的。

    有的时候,好人和坏人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好人会做坏事,坏人也不一定就不做好事。

    闻人牧月的房间在一座孤岛中间,不,应该说是池中心的一幢小楼。

    四面环水,只有一座石桥可以通过。

    果王显然有意讨好秦洛,说道:“以前老董事长最喜欢这儿了,一年里倒是有大半年时间住在这边——他最后一次过来是四年前,他带着小姐来的。后来,老爷就再也没有来过。小姐就成了这儿的新主人——也是从那个时候起,闻人家族的产业也全都交由小姐打理了。”

    “当时老董事长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大家都很震惊。毕竟,那个时候小姐才刚刚成年,而且以前也没有表现出让人惊艳的商业才华——仅仅半年时间,小姐的几次收购让集团产业大大受益,集团隶属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大幅度提升,甚至有两家公司拉升了百分之四百,大家这才心服口服,心里更加钦佩老董事长的眼光独到。”

    秦洛腼腆的笑着,听到别人称赞闻人牧月,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进了小楼,来到一间位于东边的厢房门口。

    秦洛敲了敲门,闻人牧月的声音传了出来,说道:“进来。”

    推门而入,看到闻人牧月正站在窗边看池子里的锦鲤。

    “小姐,有结果了。”果王出声汇报道。

    闻人牧月转过身子,看着有资格进入这间装修典雅的小办公室的几人。

    秦洛把手里的画作递过去,说道:“这是小和尚画的杀人凶手。”

    闻人牧月打开画卷看了两眼,说道:“备车。”

    “姐,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闻人照问道。

    “天波府一号。”

    “找秦大哥?”闻人照疑惑的问道。顿了顿,突然惊呼出声:“啊。我想起来了。画上的人不是秦大哥吗?”

    秦洛一脸欣慰的看着他,称赞道:“你终于开窍了。我以为等到我们当面去找他对质的时候你才知道画里的人是谁呢。”

    “———那和尚画画的水平太差嘛。秦大哥的眼睛那有那么小?而且眉毛也不像——还有嘴巴——”

    “唉。”秦洛叹了口气。他当初还以为把这小子带在自己身边,一阵熏陶后就能够让他成为有用之才。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些。

    ‘花少’的外号倒是取的不错。问题是,这家伙不仅花痴,而且白痴。

    天波府一号是秦纵横的私人领地,也是他呼朋唤友拉帮结派的主要根据地。

    当门口的迎宾看到一长排车队缓缓驶过,其中有一辆是燕京独一无二的加长手工版劳斯莱斯后,立即将这一消息传达给了值班经理,值班经理不敢怠慢,亲自跑过去给秦纵横汇报。

    “牧月来了?”秦纵横放下手里的棋子,笑着说道:“比我预计的要晚上两天。”

    田螺把手里的白子往玉盒里一丢,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抽上一口后,笑道:“听秦家的人说她被秦洛那小子抱进疗养院养病——景好人好,两人忙着郎情妾意你浓我浓,哪还有心思去管外面的事情?大少,你说闻人牧月还是不是处女?赌一条中南海特供小熊猫,我猜不是了——秦洛那家伙不是盏省油的灯。你算算他身边有多少女人就知道了。我喜欢的那个厉倾城也在巴黎和他发生了超友谊关系——”

    秦纵横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最后提醒你一次,牧月——”

    “是是。我错了。”田螺连连道歉。“牧月是大少喜欢的女人,我应该对她保持尊重。唉,大少,咱们俩喜欢女人的品味还真是差异太大啊。我喜欢风骚的,就像厉倾城那种——这种女人在床上够味。那闻人牧月有什么好?脱光了也就是一——”

    看到秦纵横隐怒的眼神,田螺知趣的闭嘴。蹲在石椅上像是只哈巴狗似的对着秦纵横呲牙咧嘴的笑。

    “走吧。牧月难得到我们这儿一趟,出门迎一迎吧。”秦纵横向外面走去。

    “大少,不是我嘴贱。你要清楚,人家可是来兴师问罪的啊。咱们表现的再高兴也无非就是用热脸去贴人的冷屁股。”田螺快步跟了出去。

    秦纵横带着田螺来到他独属的会客厅时,见到屋子里挤满了人。闻人牧月、秦洛、闻人照、大头,还有智脑三组的一群精英主干。

    只有闻人牧月和秦洛是坐着的,其它人都遵守规矩站在角落。

    秦纵横明白他们的来意,笑呵呵的说道:“牧月,你这是第一次来天波府一号吧?”

    “是的。”闻人牧月说道。

    秦纵横扫了眼秦洛等人,以玩笑的口吻说道:“带着这么多人来,我可管不起晚饭啊。”

    “不用你管饭。”闻人牧月冷漠的说道。“我只是来要一个答案。”

    “什么事,你说。”秦纵横走到闻人牧月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道。

    “是不是你?”

    “什么意思?”

    闻人牧月把手里的画纸递了过去,秦纵横接过去后看了看,说道:“这是我吧?画的挺像的。”

    秦洛就笑呵呵的看向闻人照,刚才这小子还埋怨别人画的不好呢。

    “这是寒意寺的和尚画的。”闻人牧月说道。

    秦纵横点了点头,问道:“是无锋吧?”

    闻人牧月脸上不动声色,说道:“你知道他?”

    “我见过他。他不仅会画画,还煮的一壶好茶做的一桌爽口的素菜。”

    “为什么放过他?”

    “因为他的师父求情。”秦纵横说道。“还有,我知道你们会找上门的。把他留下,或许会给你们提供一些线索。”

    “你认识他师父?”

    “我和无意大师相识多年,也称得上是朋友。”

    “无意大师死了。”闻人牧月盯着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是我杀的。”秦纵横无比坦诚的说道。

    “为什么杀他?”

    “无意大师是我的朋友,寒意寺也是我捐款修缮的。让你中了蛊毒的佛陀也是我从寒意寺取回来的——现在他死了。我把他杀了。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理由无非是我想杀人灭口隐藏真相。”

    “难道不是吗?”闻人牧月的声音变的凌厉起来。

    “现在不是是不是的问题。而是我说的话你信不信的问题。”秦纵横说道。“我和无意大师是朋友,我信佛也是受他的影响——可是,他却受人指使阴谋陷害,给我布了一个难以逃脱的死局。我杀他,是因为我恨他对我的背叛。”

    “所有的资料都指向你,证明你就是幕后凶手。”闻人牧月说道。

    “所以我才说这是一个针对我的死局。非常完美。没有任何破绽。”秦纵横耸肩苦笑。

    “很不要脸的借口。”秦洛讥讽着说道。

    秦纵横无视秦洛的冷嘲热讽,他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闻人牧月,说道:“牧月,我说我爱你,你信吗?”

    (PS:最近的精神状态很怪异,明明很困很累,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整晚整晚失眠,怎么样都睡不着。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一个星期了,我快要疯掉了。大家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或者懂医的朋友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为了你的我的和我老婆的幸福。有治疗方法的,请在书评区告知。十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