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95章、恶魔的诱惑!

第595章、恶魔的诱惑!

    第595章、恶魔的诱惑!

    “带少爷去喝茶。”闻人牧月吩咐道。

    “是。小姐。”果王身后的一名黑衣男人答应着。他走到闻人照面前,伸手邀道:“少爷,我们这儿有休憩室,我带你过去享用一些茶水和点心。”

    “不用了。”闻人照拒绝了。他看着闻人牧月,说道:“姐,我要跟你一起过去。我要知道你在做什么。”

    “不行。”闻人牧月比他更直接,也更加的难以说情。

    “为什么不行?”

    “没有理由。”闻人牧月说道。她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参与这些复杂的甚至肮脏的事情。

    再说,闻人照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够参与这种事情的人物。要是场面暴力一些凶残一些说不定还会吓的他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然后拉着别人的袖子抹眼泪也说不定。

    “可是,姐夫不是说要让我像个男人一样吗?如果你什么都不教我,我怎么能成长起来?你什么都不让我做,我永远都不会做。”闻人照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洛,说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像姐夫一样保护你?”

    姐夫?

    听到闻人照的称呼,果王和他的几名助手一脸诧异的看向秦洛。

    难怪小姐不向他们介绍这个身穿古怪长袍的年轻人的身份,原来他们竟然有这样的亲密关系。

    他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物,可以不尊敬任何人,也可以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但是,他们必须要尊重闻人家的人。闻人家族的支持和信任才是他们能够维持这种骄傲的资本。

    几人再次看向秦洛的时候,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姐夫,你帮我说句话啊。”闻人照再次哀求道。

    秦洛无奈,对闻人牧月说道:“闻人照也不小了,而且这些事情也应该一点点的教他。——还是让他跟着一起过来吧。”

    闻人牧月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反对。只是抬脚向里面走去。

    闻人照笑嘻嘻的和秦洛打了个眼色,然后跟在秦洛身边像是个小尾巴似的。

    一路走来,秦洛发现这里的保护措施非常严格,像是一个军用的秘密基地似的。

    在果王的带领下,闻人牧月和秦洛等人穿过花园和长廊,然后在一长排木制结构的房屋门口停了下来。

    果王身后的一名中年人快步向前,在其中一间房的门板上敲了敲,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个黑衣男人侧着身子站在一边。

    秦洛不知道这些人在搞什么鬼,但想来闻人牧月也不会把自己卖掉。于是,也跟着进屋。

    屋子里有三个人,两个黑衣保镖拘谨的站在一边,显然是果园的盯梢人员。

    另外还有一个人是坐着的。一个小孩儿。一个身穿僧衣的小和尚。

    他盘着双腿坐在椅子上,紧闭双眼,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

    有人进来也不瞄上一眼,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一般。

    “这小和尚倔的很。请他来了之后不吃不喝也不睡觉,就这么一直坐着。”果王说道。“我担心他有什么意外,就让人在屋子里陪着。”

    “他来多久了?”秦洛问道。

    “两天了。”果王恭敬的回答道。

    “那他也没上厕所?”

    “——这个倒是有的。”果王说道。

    “那就不会发生意外。”秦洛说道。“至少他不会主动寻死。除非渴死饿死。”

    闻人牧月看着小和尚,问道:“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寒意寺。”

    “他叫什么名字?”

    “他不说。”

    “他一个人吗?”

    “他还有个师父。不过在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师父已经被人枪杀了——打中了脑袋。”果王说道。“我们是从柴房里的柴禾堆里把他找出来的。”

    “他看到凶手了吗?”

    “他不说。我们也没细问——小姐没来,我们也没用其它的手段审问答案。”果王看了闻人牧月一眼,说道。

    没有得到闻人牧月的许可,他们还没有用刑逼供。

    闻人牧月转过身看着果王,说道:“那么,我能看到什么吗?你们能给我提供什么有用的消息?”

    果王窘困。没想到这个少主子比老主人难伺候多了。他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是我们的失职。请小姐去前厅小憩,半个钟头后就会有结果。”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

    秦洛原本想跟在后面离开的,但是想了想又停了下来,他对果王说道:“能不能让我先和他谈谈?”

    要是不知道秦洛的身份,果王一定会毅然拒绝。这是三组的私事,三组用刑逼供的时候不喜欢一个外人在旁边插手。

    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没理由得罪未来的主子。

    于是果王爽快的答应了,笑着说道:“好的。那就麻烦你了。不过还请快一些,我们只有半个钟头的时间。”

    “我只和他谈十分钟。”秦洛说道。“如果十分钟没有结果,剩下的时间就交给你们了。”

    “谢谢。”果王答应道,然后挥了挥手,屋子里的人全部都离开了。

    “姐夫,我也要走吗?”闻人照卡在门口不知道是走是留。

    “把门关上。”秦洛扫了他一眼,说道。

    “哦。”闻人照答应着。

    顿了顿,又说道:“可是,姐夫——我是把我关在里面还是关在外面?”

    那一刻,秦洛都要冲上去打人。

    这混蛋整天吃的燕窝鱼翅都补哪儿去了?怎么愚蠢到这种地步?

    秦洛想,或许是因为闻人牧月太聪明了,所以才有一个这么白痴的弟弟吧。

    “你留下来看着。”秦洛没好气的说道。

    “哦。”闻人照这才笑嘻嘻的关上房门跑到秦洛身边站着。

    秦洛拉了张椅子走到小和尚面前站着,笑着问道:“渴不渴?”

    和尚不应,继续南无阿弥陀佛的背诵经文。

    秦洛也不在意,对闻人照说道:“泡两杯茶过来。”

    闻人照终于有事可干,赶紧的跑去给秦洛和小和尚倒茶。

    “前几天有人劝我信上帝。你说,我应该是信上帝还是应该信佛祖?”秦洛像是个好奇心极重的小孩子一般,问出了一个极度弱智的问题。“如果上帝和佛祖打起架来,谁会更厉害一些?”

    这是秦洛一直疑惑的问题。信上帝的人会认为上帝是最强大的神明,信佛的会认为佛祖无所不能——如果这两个神明要是因为发生什么口角进而近身博斗,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秦洛问过秦铮这个问题,秦铮没有回答,只是找到板子打了秦洛的手掌心。

    这让秦洛明白一个问题。大人也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小孩子最好不要问大人一些太难的问题,不然大人回答不出来觉得很丢面子,继而提出问题的人就要倒霉。

    小和尚还是不应,也不接闻人照递过来的茶水。

    “出家人不应该普渡众生吗?你怎么不想着把我给渡了?”秦洛笑着问道。

    和尚的经文有瞬间的断层,很快的又接上了。

    秦洛端着茶杯抿了口水,笑着说道:“信上帝的,没有得到上帝的庇护。信佛祖的,能不能得到佛祖的庇护?”

    见到小和尚仍然不应,秦洛笑着说道:“看来你认为佛祖一定会庇护你了?我劝你不要这么想。当时那个信上帝的家伙以为自己可以上天堂,结果被我在大腿上打了一枪后才清醒过来。有时候,手里拿着枪的人比上帝更加值得信赖。”

    啪!

    秦洛一巴掌煽在小和尚的脸上。小和尚的经文停顿,终于睁开眼睛看了秦洛一眼。

    亮亮的,清澈见底。

    秦洛喜欢这双眼睛。这在尘世间难得看到了。

    所以,更不忍心他被人伤害。

    “你是不是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准备去追随你的师父?”秦洛问道。

    “师父是追随佛祖,我是去孝顺师父。”和尚终于开口说话了。“活着,我只有自己一个人。死后,我有师父陪着。死是解脱。”

    “放屁。”秦洛骂道。“谁告诉你说你死了就一定能见到你师父?要是这样的话,他死的时候干吗不把你也拉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预料到大祸来临就提前让你躲起来吧?不然,你怎么可能逃过那些杀手的追杀?”

    小和尚的声音一滞,然后身体僵硬的坐在哪儿。

    “小徒法名无锋,无名无姓,无父无母。是我捡来的孩子。他自小便跟在我身边,会采茶会炒茶,还煮得一手好茶——如果大少不弃,就让他以后服侍你吧。”

    “你想让我留他一条生路?”

    “怨有头,债有主。谁种的恶因,就应该由谁吞下这恶果。大少信佛,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

    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师父的声音。是的。他的命是师父救下来的。

    一命还一命。用自己的命,去还了债。

    虽然小和尚不知道师父是还了什么债,但是他知道师父这么做一定会有理由的。

    他无论问出任何问题,师父都能够给出答案。好像世间没有任何问题能够难的倒他似的。

    看到小和尚的表情,秦洛便知道了自己找到了死穴。

    秦洛满脸悲愤,声音动情的对小和尚说道:“或许你们出家人讲究万事皆空。可是,对我们凡人来说就是快意恩仇有仇不报非君子——特别是杀师弑父这种血海深仇,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敌人。忘记仇恨就是不知道感恩。难道你还不愿意说出凶手是谁吗?难道你不想替你师父报仇吗?”

    “我会画像。”小和尚声音晦涩的说道。

    呼——

    秦洛心中松了口气。十年佛法清修,不如十分钟的撒旦恶意诱惑。

    仇恨是世界上最大的诱惑,没有人可以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