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92章、狡猾的华夏人!

第592章、狡猾的华夏人!

    第592章、狡猾的华夏人!

    是的,离和大头火药小李探花等人确实是在演戏。

    他们要杀人,秦洛要救人,于是被救的耶稣越发能够感觉到死里逃生的不易和对秦洛的感激。

    可是,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我是在演戏’这句话的时候让人觉得那么别扭呢?

    “你的表演水平太高了。”秦洛赞美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想把他做掉呢。”

    “不然,你以为你抓住我的手我就杀不了他了?”离挥了挥手里的刀子,说道。

    是啊。如果离当真要杀他的话,早就一刀抹下去了,哪里会听自己的劝阻?

    秦洛苦笑。

    要是耶稣听到这些话,一定又要骂‘狡猾的华夏人’了吧?

    小李探花走过来,说道:“可是,你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些?放虎归山,以后想擒拿的话就难了。”

    “我喂他吃了毒药,只给了他三个月的解药,如果三个月他还不来找我的话,那就无药可救了。”秦洛解释着说道。

    “难道他不能用其它的办法排除身体的病毒吗?”小李探花说道。“这些杀手都非常富裕,几十万甚至数百万美金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他们完全可以找欧美最顶尖的医药集团或者研究所合作。”

    “他们解不了。”秦洛自信的说道。

    “这么自信?”

    “杀人我不如你,找人我不如和尚,但是救人——你们都不如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用担心。”秦洛笑着说道。

    是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一群最顶尖的从业者。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情对自己的能力满怀信任。

    秦洛不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医,但是他绝对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医之一。

    “好吧。既然你这么肯定,我们只能祝你好运了。”小李探花说道。

    “我会随时收集有关耶稣的信息。”和尚说道。

    “谢谢你们。”秦洛感激的说道。他真正的感觉到,这些人确实是把他当做自己人的。

    “你刚才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叫你也不应一声——难道就是出去钓鱼?”小李探花一脸疑惑的看着秦洛,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会跟踪你的?”

    “这——”秦洛偷偷瞥了离一眼,说道:“我有一些急事要办,可能没听到你的声音吧。事先我也不确定会被耶稣跟踪——”

    “下次,我的刀子就不会扎在门板上了。”离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踩着小皮靴咯咯咯的离开。

    “刀子?门板?”众人一脸疑惑的看着秦洛。

    “是我们玩的一个小游戏。”秦洛尴尬的解释着。他觉得自己应该赶紧离开,不然的话这群家伙会问来问去的。秦洛也发现了,他们对离和自己的事情格外的敏感。“我要回市区,谁方便送我一程?”

    哗啦啦——

    众人一哄而散。

    小李探花离开的时候还喊了一句你找离吧,以前不都是离送你的吗?

    找离?那样的话还不如让自己走回去好了。他可没办法保证离不会在中途的时候对自己野蛮。

    秦洛想,自己是时候要学会开车了。等到爷爷和牧月忙完,他一定要去考个驾照。

    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车,怎么能够到达山前?

    ————

    ————

    林清源坐在床边和秦铮小声的交谈着什么,时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林浣溪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贝贝趴在桌子上写作业,遇到不懂的问题时就向林浣溪请教,林浣溪就会放下手里的报纸细心的给她讲解。

    阳光明媚,时光静好,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幸福圆满。

    咚咚咚——

    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像是担心打扰了里面的病人似的不敢用力。

    林浣溪赶紧放下报纸,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穿银色唐装的老人,满头银发,眼神明亮,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很容易就给人亲近的感觉。

    “请问——”林浣溪没有见过他,她也并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有这样一个朋友,所以挡在门口没有立即请人进来。

    “你是浣溪吧?”老人笑呵呵的问道。

    “我是林浣溪。”林浣溪很是吃惊。“请问您是?”

    “哈哈,我是闻人霆。来看看老朋友。”闻人霆爽朗的说道。

    林浣溪一愣,没想到竟然在医院里碰到她的爷爷。

    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是她们家的医院,是她们请来最顶尖的医生来给爷爷做手术,闻人霆老爷子会过来探望,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浣溪,快请客人进来。”秦铮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浣溪这才侧身让到一边,请闻人霆进去之后,才走过去关上房门。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外面守护着大量的保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看来闻人家族确实是出事了。

    看到闻人霆进来,林清源站起来迎接。笑着说道:“久闻老哥大名,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闻人霆和林清源握了握手,说道:“清源,我可是羡慕你有一个好孙女啊。秦洛那小子来到燕京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我们家把婚事给退了,然后又去找了你的孙女做未婚妻——你说我的孙女就那么差劲儿吗?”

    “都是姻缘。都是姻缘。”林清源笑的合不拢嘴,好像林浣溪当真给他挣了脸面似的。

    “我们这些老头子就不要来那些虚的了。我和秦铮是几十年的朋友,你又和秦铮是亲家——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了。”

    “好。那我就听老哥的。”林清源说道。

    闻人霆走到秦铮的病床面前,伸手握住秦铮的手,说道:“秦老弟,你可算是入京了。”

    “没帮上忙,反而给你们添麻烦了。”秦铮说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闻人霆不悦道。“还不是因为我们家你才受伤的?我到这个时候才来看望你,已经是愧疚难安了。你还在说这些话,让我怎么好意思在你面前站的下去?”

    “说这些就见外了。”秦铮笑笑,说道。

    “是啊。说客气话确实会把我们的关系给拉远。可是不说吧,我这心里又憋的难受。我欠你们秦家的还不够多吗?我欠你的还没有还完,我孙女又欠了你孙子的——”

    闻人霆看了眼站在旁边的林浣溪,担心自己的话会引起她的误会,说道:“牧月遭遇歹人陷害,要不是秦洛出手相救,恐怕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

    “他是医生,治病救人,天经地义。”秦铮说道。

    “老弟,话不能这么说。”闻人霆摇头。“要是二十四年前你不出手相救的话——”

    秦铮打断闻人霆的话,说道:“都过去了。”

    “事情是过去了。可在我这儿过不去啊。”闻人霆拍拍自己的心口说道。“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可是我受此大恩,却一直没有报答的机会,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亏欠你们秦家,这不是为友之道。”

    “如果我当年不出手治疗,那我这儿也过不去。”秦铮想抬手指向自己的心口,却没办法移动,努力了一下,只能放弃。

    “是啊。我理解。这也是我更想报答老弟的原因。”闻人霆一脸诚肯的说道。

    “报答就免了。有吃有穿,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秦铮说道。“钱多易惰,不想让秦家的后代产品骄纵懒惰的心理。”

    “是啊。所以秦老弟有秦洛这么一个好孙子。”闻人霆感叹着说道。要是秦洛是自己的亲孙子,那样的话,他何苦会为难成这个样子啊?

    “牧月的病好些了吗?”秦铮问道。

    “好多了。”闻人霆原本想说闻人牧月被秦洛强制抱走的事儿,但是这样好像有在林清源爷孙面前炫耀的意思,就避开了这茬,说道:“不过还需要持续治疗,所以还要继续麻烦秦洛一段时间。浣溪,你不会有意见吧?”

    “没有。”林浣溪轻声说道。

    “凶手找到了吗?”秦铮问道。

    “没有。”闻人霆说道。

    “唉。”秦铮叹息。

    “老哥这是怎么了?”闻人霆问道。

    “叹气有些人怎么就是不敢放手。”秦铮说道。

    “是啊。那些人根本就是阴魂不散。二十年前一次,差点儿让我闻人家破人亡。二十年后又来一次——不过,这一次就不会便宜他们了。如果不给他们一些反击,他们就以为我闻人家族永远任人欺任人辱。”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动就要伤筋动骨。”秦铮说道。

    “不伤不行啊。我不自伤,必被人伤。”闻人霆说道。“就是要委屈牧月这孩子了。所有的担子都压在她身上,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天降大任,必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不必在意。”秦铮说道。“当年秦洛的情况比现在可要危险多了,好在他一步步的走出来了。”

    “好啦。”闻人霆气道。“你有个好孙子,清源有个好孙女婿,你们这不是在让我嫉妒吗?”

    闻人霆看着坐在沙发上教贝贝写字的林浣溪,心里暗自叹息,自己的孙女肯定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吧?

    他能够掌控很多事,却掌控不了孙女的未来。

    (PS:我看出来了,你们爱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