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87章、这次伤到哪儿了?

第587章、这次伤到哪儿了?

    第587章、这次伤到哪儿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离就后悔了。

    即便她的情商不高,也知道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很有问题。

    原本,她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很想念秦洛的。毕竟,这是除了义父和龙息外她接触的第一个‘人’。

    而且,秦洛这人虽然脸皮厚了点儿嘴巴贱了点儿长相难看了点儿身材瘦弱了点儿,可是,人品倒也不是太差。他和自己斗嘴吵架的时候很讨厌让她恨不得甩上十几二十把刀子把他扎成刺猬,但是他不在身边的时候,离又很想念和他在一起吵吵闹闹的生活。

    至少,那个时候她不孤单。

    执行完任务回来,她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她又可以见到秦洛了。当然,离是不可能会把这种小喜悦表现在脸上的。

    可是,当她回到小楼后,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儿。

    从来不对外人开放只供龙息成员居住的小楼外面竟然有保镖,更让人气愤的是楼里面竟然还安排了佣人——要知道,无论是杀手还是特种军人,他们都有着极强的防备心理,他们不喜欢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进入自己的世界。

    她问清楚情况后,知道小楼里面住进来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是秦洛带进来的。

    离的心里酸酸的,有种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第一次,离在小楼里面睡觉失眠了。这样的感觉,只有她人在外面执行任务随时提防敌人来袭时才会存在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一脸茫然眼神空洞的呆坐在沙发上,从深寒的夜晚坐到太阳升起的清晨。

    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更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一声叹息都没有。

    直到太阳金黄色的光辉照在她的脸上,离才想清楚了自己难过的原因。

    她又不是龙息的人,凭什么她可以住进属于龙息的小楼?

    离决定了,她要把她赶出去。

    这幢小楼里面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军师。

    于是,她走进了那个女人的房间。

    那个时候,她正睡熟如婴儿。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憔悴,一定是最近大病过一场。可是,即便这样,她也美的如此惊人。

    那一瞬间,离竟然有种不忍打扰的感觉。好像做出这样的事情会让自己的内心充满罪恶。

    可是,以前杀人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啊?

    离还是想不明白。这次回来,她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

    她还是醒了,她问自己是谁,稍微的诧异,然后便恢复了镇静。这比她杀的一些很多声名显赫主宰一方的大人物在遇到危险时表现的还要更好一些。

    她不喜欢说话,和自己一样。

    她很冷傲,也和自己一样。

    她为什么处处都和自己一样呢?而且,她还要比自己漂亮——

    有了她,好像自己就没有了存在感。

    离的心里突然间充满了恐慌。却不知道这恐慌来源于何处。

    都是秦洛,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于是,有意无意的,离开始排斥和疏远秦洛。

    只是,这丫头实在没什么表演天赋,她的本意是想表现出对秦洛不善或者敌视的态度。可是,她实际上所表现出来的情绪让所有的人都以为这小俩口闹了矛盾——

    不仅仅是感情极为细腻的秦洛发现了,连小李飞刀火药大头这些经常和她相处的大老粗也发现了。

    所以,秦洛一直想着要和离好好的谈一谈。

    秦洛在和离多年的斗争中得到一个经验,在她面对自己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时都是眼睛一瞪,然后干净利落的甩刀子。

    可是,今天离说话时的语气,活脱脱就是一个受了冷落和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这让秦洛大为吃惊,离几时用这种语气和人说过话啊?

    秦洛甚至都忘记了他的脑袋还被离给夹在肋下的事实,说道:“最近我是有些忙——可是,你也是我很在乎的人啊。我不知道你受伤,如果知道你受伤的话,一定会急着帮你治疗的。”

    “我不需要。”离冷冰冰的说道。却还是适时的松开了手,恢复了秦洛的自由之身。

    女人说不需要的时候,就是很有需要。这一点儿,秦洛比龙王那酷哥有经验多了。

    他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你不需要,可是做为一名有医德的医生,连自己的朋友都没治好,这不是严重的失职吗?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身边的亲人都没治好,哪能去治好天下人?”

    “谁是你的亲人?”离怒视着秦洛说道。

    虽然离仍然在用很冷淡的语气和凶恶的态度和秦洛说话,但是秦洛已经舒服多了。这样的冷和凶恶才是真正的离,而不像是之前的冷嘲热讽和无视——现在的凶恶是她的本相,让人甘之如怡。而之前的凶恶是她故意表现出来的假相。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秦洛笑着说道。他再次伸手握住离的小手,手指向上一移,便扣住了离的手腕,说道:“我看看你的身体情况。”

    “不用切了。我没事。”离甩掉秦洛的手说道。

    “没事?你没受伤?”秦洛疑惑的问道。

    “——受伤了。”离说道。

    “到底是受伤还是没受伤?”秦洛郁闷的说道。

    “受伤了,但是已经被我治好了。”离说道。

    秦洛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笑眯眯的问道:“这次又伤到哪儿了?”

    “———”

    “没关系。咱们又不是第一次配合了。你的胸*部——你的背我都看过呢。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秦洛笑着说道。“还有,医者父母心。你可以把我当医生,当父母,就是不用把我当做男人——”

    离打断秦洛的话,说道:“这些话你已经说过了。”

    “是吗?那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秦洛说道。“进来。”

    说完,秦洛便转身往小楼里面走去。

    上次他在小楼里给离治病的时候,小楼里没有其它人,所以,他们直接在客厅就开始了工作。

    这一次小楼里还有其它的住客和佣人,自然不能再在沙发上动手术。所以,秦洛径直往离的房间走去。

    离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咬牙跟在了秦洛的身后进来。

    砰!

    秦洛把门关上,把窗帘也给拉严实,再次问离:“这次伤到哪儿了?”

    离只是沉默的看着秦洛,一声不吭。

    秦洛苦笑,说道:“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让我自己在你身上寻找伤口吧?”

    “你想多了。”离瞥了秦洛一眼,说道。

    嘶啦——

    一声脆响,离就拉下了身上黑色皮衣的外套。

    穿在里面的,只有一件黑色的没有任何花饰和蕾丝的简单内衣。

    啪!

    她的手伸到了背后,把内衣的钮扣给解开。

    然后,一对完美的木瓜型乳*房便呈现在秦洛的面前。

    不,应该说并不完美。

    因为在左边的那只木瓜上有一道并不是很长的疤痕,像是匕首的尾尖划出来的。敌人一刀划向离的胸口,离身体后退,人是退出来了,可是胸部还没有退出安全范围,于是受伤了。

    那道红色的疤痕在白嫩嫩的没有任何瑕疵的瓜身上极为显眼,乍一眼看过去,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可是,这并不难看,反而给人一种罪恶的刺激感。

    “咕咚!”秦洛咽了口口水。

    看到离不善的眼神扫来,秦洛离家破口大骂,说道:“这是那个杀千刀的在我胸部——不是,是那个臭流氓在你胸口乱划的?他怎么就那么卑鄙下作呢?那么多地方不伤,怎么每次都伤女人的这种部位——还有没有公德心啊?是不是个男人啊?”

    “是个女人。”离说道。

    “胸部大吗?”秦洛问道。

    “不大。”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可以理解了。”

    不漂亮的女人嫉妒漂亮的女人,因此泼硫酸毁别人的容貌。胸部小的女人嫉妒胸部大的女人,因此怀恨出刀。这种事情在生活并不少见。

    “如果你再不赶紧治疗的话,我就会做出一些你很难理解的事情了。”离双手捂胸,凶恶的说道。

    难以理解的事情?

    秦洛满脸陶醉的YY了好一阵子,觉得离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是把自己按倒在她的大床上给叉叉OO了百分之九十有可能甩刀子后,赶紧说道:“好。现在就治。现在就治。医生总要对病人的情况多一些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