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85章、奇怪的女客人!

第585章、奇怪的女客人!

    第585章、奇怪的女客人!

    说实话,秦洛心里对耶稣确实是有些顾忌的。

    要是那家伙像个傻逼骑士似的,杀人之前先丢一双白手套过来,说道‘我要和你决斗’,秦洛一枪就能把他给干倒了。他喜欢真刀真枪和人战斗的对手。

    可是,他却是个杀手。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杀手。更糟糕的是,他还是个驯兽师。

    能够驯养鬼面獒这种凶兽从背后偷袭,能够远程指挥冰雕和目标同归于尽——

    我们可以时刻提防周围的人是否可疑,但是周围出现的动物却让人防不胜防。

    上次是狗,这次是雕,下次要是只毛毛虫呢?

    更恐惧的是,如果他的目标不再是自己,而是转向自己的亲人呢?

    想到这些可能性,秦洛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是的,犯我龙息者,诛。”秦洛附和着说道。有这些人在身边,他就有了安全感。

    “是我们的龙息,和你有什么关系?”离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洛暗恼,这女人到底怎么了?这次回来处处针对自己。

    他从口袋里摸出那块龙息创造人令牌,说道:“这还不能代表我是龙息的一员吗?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接受,我都把自己当做龙息的一员。龙息的骄傲就也是我的骄傲。”

    管它呢,先把自己身上烧上龙息的烙印再说。龙息的骄傲,也是自己的骄傲。

    这样的话,自己的耻辱,那也是龙息的耻辱。——龙息的这些人应该不愿意看到自己蒙羞吧?

    “我们没有排斥你的意思。”小李飞刀说道。“我们也一直把你当成这个集体的一员。不然的话,上次你爷爷被困,我们是不会出手的——你应该明白,国之利器,应该用在其它的事情上。”

    秦洛自然明白。像龙息这样的精英应该用在保护国家安全或者其它更加重要隐蔽的事情上。不可能自己一个电话过去,他们就全员出动跟着自己去救爷爷——搞得就跟是自己的私人小部队似的。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龙王的行为。他把自己当做自己人。

    自己人帮自己人,这是龙息的规矩。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们的接纳。原本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他找我就够了。但是,他不应该在疗养院攻击,更不应该在我们龙息的基地做出这种凶残的行径——要是当时我正好在给师父治病,那只大鸟突然间扑下来,伤到师父怎么办?”

    秦洛要激发这些高手的怒意,调动他们同仇敌忾共挡强敌的心思。他知道,仅仅凭借他和大头的力量,能够自保,但是不一定能够把耶稣给留下来。

    上一次耶稣大意,却还从容逃跑。这一次有备而来,甚至都不和他们正面冲突,自然更加难以对付了。

    果然,秦洛这么一说,其它几人的脸色就变了。一个个的面露狠色,眼睛里杀意弥漫。

    秦洛知道,龙王对他们来说代表着什么。

    “这是一个危险的对手。他必须死。”大头说道。

    “他的攻击让人防不胜防。我们不能给他再次出手的机会。”

    “可惜我没办法追踪他的下落——”和尚说道。他是追踪天才,但是需要有一些基本的资料和电子信号提供给他。耶稣没有打电话过来,派来的那只鸟还被炸成了碎沫——即便以和尚的能力,他也没办法锁定耶稣所在的范围啊。

    “他不会离我们太远。”闻人牧月出声说道。“第一,冰雕是依靠气味来寻找目标。他必然和秦洛有过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然后把那种气味提供给冰雕。第二,冰雕攻击,他需要验收成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或许冰雕的身上还装有微型摄像头。冰雕在空中盘旋,将地面上的信息提供给远程监控的驯兽师。看到我们逃跑,他才发动了攻击的命令。第三,冰雕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地区,必然不适应燕京的春天。他会先给冰雕放在一个非常寒冷的地方,等到有需要的时候才放出来——所以,他和冰雕的距离不会太远。”

    “这位是?”小李探花看着闻人牧月说道。

    “闻人牧月,我的朋友。”秦洛笑着介绍。闻人牧月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人失望。

    “被他退婚的未婚妻。”离突然出声补充。

    “———”

    小李探花有些诧异的看了离一眼,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第二个军师呢。”

    “确实。军师就喜欢用这样条理分明的句子和肯定的口吻和我们说话。”和尚点头赞同。

    “可惜她没办法加入龙息。”秦洛笑着说道。

    “我也认为他在我们身边不远,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给找出来。”火药说道。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秦洛说道。

    “什么办法?”

    “遛狗。”秦洛说道。

    “遛狗?”

    ————

    ————

    遛狗的人数不胜数,但是,遛一头鬼面獒的,秦洛觉得自己绝对是天底下头一份。

    因为鬼面獒原本就数目稀少,有些人就算是想遛也没有机会。

    面目丑陋的鬼面獒耸拉着脑袋走在前面,虽然秦洛帮它解决了人面蚊病毒的问题,却又给它身上种上了其它两种毒药。这两种毒药能够使它全身脱力,软棉棉的跟一只病猫似的。

    即便这样,秦洛为了提防他突然间张嘴咬人,还是给它的嘴上套了个笼子。又趁它睡熟的时候细心的帮它剪掉了四只爪子的指甲——

    现在的鬼面獒哪还有‘鬼’的恐怖和獒的凶猛啊,要是把它那张丑脸再蒙上,简直就是一大号狼狗——

    原本秦洛是想着把这鬼面獒随身携带的,这样方便他用药物控制它。可是闻人牧月突然间中毒,爷爷又身受重伤入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秦洛便让大头把鬼面獒带进了疗养院。

    恰好,秦洛可以用它来一个‘引蛇出洞’。

    既然大家都认定耶稣在这疗养院附近,秦洛便带着鬼面獒出来把他引出来。离、大头、火药、小李飞刀和乔木的卫队四处警戒,只要他一露头,便能够给予猛烈的打击。

    可是,沿着公路足足走了有好几里路,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影。

    再走下去,就要走到前往市区的主干道了。秦洛只得又把鬼面獒给抱了回来。

    没办法,这蠢货走不动了,拖在地上跟只死狗似的。

    你看看,秦洛同学简直是宠物终结者。无论多么凶猛的动物,到他手上也成了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小可爱。

    离对秦洛的计划嗤之以鼻,并适时的给予打击,说道:“只有傻瓜才看不出来这是个陷阱。”

    秦洛反驳道:“你没见过耶稣,不知道他的性格。他是个非常骄傲的杀手,即便明知道是个陷阱,也肯定会显身的——他的冰雕计划失败,可能已经离开了吧。”

    “在他明知道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也会出现?”离说道。“这不是骄傲,是弱智。”

    “————”

    小李飞刀看到离再次和秦洛发生冲突,转移话题说道:“既然耶稣的鬼面獒在我们身上,他就一定会出现的。我听说过,他最宠爱的动物就是鬼面獒——他一定会回来带走它的。”

    “明天再带出去遛遛吧。”秦洛说道。

    几人正坐在客厅里闲聊时,乔木走了进来,和几人打了声招呼后,看着秦洛说道:“秦洛,龙王请你过去。”

    “让我过去?”秦洛说道。“好吧。我现在就过去。”

    秦洛送闻人牧月回房休息后,他便跟着乔木往龙王小院走过去。

    “知道师父找我有什么事吗?”秦洛问道。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和疗养院的这些主要人物都非常熟悉了。所以,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询问,也不觉得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不知道。”乔木说道。“不过,龙王哪儿来了客人。”

    “客人?什么客人?”秦洛问道。

    “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秦洛更加疑惑了。龙王的女客人,让自己过去做什么?

    难道是她得了什么病,需要自己的帮助?或者说——龙王想让自己使美男计?

    每次走到门口看到那个躺在小板凳上熟睡的老人时,秦洛的心里都会产生敬意。现在他也和其它的龙息成员一样,走到小院门口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放慢步伐放轻脚步。

    他们总共说的还没有十句话,可是,他对自己的帮助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他给了自己创始人的铭牌,率先接纳秦洛进入龙息。他刚才又救了秦洛一命,避免秦洛或者闻人牧月被那冰雕撞上——

    乔木帮忙推开院门,给秦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自己却没有进去。

    秦洛对着乔木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自己跨进了门坎。

    “师父,你找我?”秦洛笑着和龙王打招呼,视线却放在那个坐在龙王旁边的漂亮女人身上。

    在龙王的院子里,从来都没有座位这一说的。所有人过来拜访,都只能站着。

    她是头一个能够坐在龙王面前的。这还不够让人感觉惊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