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82章、向他开战!
    第582章、向他开战!

    秦洛和林浣溪陪着爷爷说了一会儿话,林清源便带着贝贝赶了过来。

    林清源看到秦铮竟然能够开口说话,也是大吃一惊,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以后,老大哥就等着孙子好好孝顺你吧。”

    “我的孙子,不也是你的孙子?”秦铮笑着说道。

    “外公,我也要孝顺你。”贝贝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抚摸着秦铮被纱布包裹的手掌说道。

    “好。那我就等贝贝长大。”秦铮想伸手去握贝贝的手,可是手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并不能让他做出这样大幅度的运动。

    “为什么要等我长大?我现在就可以孝顺外公啊。”贝贝说道。“我可以削苹果给外公吃。”

    秦洛大笑,对贝贝说道:“外公现在吃不了苹果。”

    “为什么?外公又不是没有牙。”贝贝说道。“大不了我嚼碎了再喂给外公嘛。”

    “———”

    看到秦洛一脸无语的表情,贝贝很不满意的说道:“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奶奶就这么喂过我啊。真是讨厌。”

    众人大笑,连秦铮的脸上也堆满了笑纹。

    秦洛说道:“就让贝贝留在这儿多陪陪爷爷吧,有她在,爷爷会康复的更快。”

    “我已经给她请了几天假。”林清源说道。“这几天我就带着她守在医院。你们有什么事就去忙吧。我陪着老大哥好好的聊聊天。”

    林浣溪说道:“我今天没什么事情。可以留下来帮忙。”

    她转过身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你不是有事情要忙吗?”

    “哦。”秦洛点头,说道:“那爷爷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我出去办些事情。”

    “秦洛又要出去?”林清源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林浣溪理解自己,并不代表林清源也能够理解自己。他的孙女是自己的未婚妻,可是自己却整天在外面奔波,和其它的女人关系暧昧——哪个做人父母长辈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孙女被人抛弃啊?

    “爷爷,我知道秦洛要去做什么。”林浣溪对林清源说道。

    秦铮也出声帮腔,说道:“清源,放心吧。我的孙子我知道,他做不出什么坏事。”

    林清源也笑,说道:“我知道。我就是看中他的人品,才一心想要把孙女托付给他。”

    林清源走到秦洛面前,一脸诚肯的说道:“秦洛,别怪爷爷啰嗦。浣溪的病是你治好的,她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我真的害怕她会受伤。”

    “爷爷,我知道。”秦洛点头说道。

    “那就好。”林清源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去忙吧。你爷爷交给我们,不用担心。”

    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秦洛再次来到了疗养院。

    当秦洛推开闻人牧月的房间门,看到离坐在里面时很是惊讶。

    “你怎么在这儿?”秦洛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离瞥了他一眼,反问道。

    “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秦洛苦笑。昨天晚上自己送闻人牧月过来的时候,离并不在疗养院啊。

    “这是军事机密。”

    “———”

    每次和离说话,她那冷冰冰的态度和刺人的话语总是让秦洛吃瘪。

    秦洛走到闻人牧月面前,伸手切住她的脉,然后仔细端详着她的面部色泽,问道:“感觉怎么样?”

    “清醒了很多。”闻人牧月说道。前些日子她的脑袋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昏睡状态,什么东西都没办法思考。现在蛊毒清除,她终于有了自己正常的智慧了。

    “就是身体虚弱了些。”秦洛说道。“连续服三天解毒的中药,把你身体的药毒给排出来后,再想办法给你补养身体吧。暂时还不能大补。”

    “你是医生。由你负责。”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段时间,你就住在疗养院吧。”

    他看了一眼坐在哪儿沉默无语却也不主动离开的离,说道:“你们俩已经认识了吧?”

    “没有。”闻人牧月说道。

    “没有?”秦洛瞪大了眼睛。“那你们刚才都在聊什么?”

    “什么都没聊。”

    “———”

    什么都没聊,她们还在一个房间里傻坐那么长时间?

    不过想到这两人的性格,秦洛也就释然了。

    “她是离。”秦洛指着离说道。“是我很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妹妹。”

    “那是你的个人看法。”离说道。“我只知道你是我义父的徒弟。”

    秦洛笑笑,也不在意,又指着闻人牧月给离介绍,说道:“这是闻人牧月。”

    “为什么你不介绍她和你的关系?”离说道。“刚才你特别向她解释我是你的朋友和妹妹。”

    “———”秦洛觉得,今天的离有些咄咄逼人。而且话也比平常多了一些。

    难道是因为遇到同类的缘故?

    “如果我说我是被他退婚的未婚妻,这样会不会让你好受一些?”闻人牧月看着离说道。

    离点了点头,说道:“确实。”

    “事实正是如此。”

    “你很幸运。”离说道。“没有被他退婚的女人才可怜。”

    “我也这么认为。”

    “———”

    两个女人说着说着竟然找到了共同点,然后一齐将炮口对准了秦洛这个‘狼心狗肺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滥情花心’的现代陈世美。

    秦洛对离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和牧月谈。”

    “我知道你想让我离开。”离站起身说道。“我也没有继续打搅的意思。“

    等到离离开房间,秦洛不好意思的解释,说道:“离的性子就是这样。虽然她看起来冷冰冰的,说话也不是很好听——可是她的人很好,心肠很善良。”

    “我知道。”闻人牧月很是认同秦洛的话。“什么都不说的人比什么话都敢说的人更加可靠。你研究过心理学,应该明白这个规律。”

    “———”秦洛开始怀疑把闻人牧月送进疗养院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任何人进入这里,都会变得比以前更加有攻击性一些。

    “我要喝水。”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赶紧帮她倒了杯已经谅在哪儿的温开水,等着她喝完后,才说道:“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严重?”

    “你是想和我讨论谁是幕后凶手吗?”闻人牧月直白的道。

    秦洛笑笑,说道:“确实。我真的很好奇是谁突然间下此狠手——而且,他竟然能够在你身上下毒,可见他对你是非常了解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有所收获了。”闻人牧月说道。

    “是的。”秦洛说道。“是秦纵横。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秦纵横。”

    顿了顿,秦洛又说道:“当然,我也没办法确定就是他。他能够在你身上种蛊,说明那个人的智商非常高明——至少,这是你们这个等级的人应该玩的游戏。我原本只是一个旁观者,因为你病了,我才被牵扯进来救治你。”

    “可是,他们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他们竟然劫持了我爷爷并且打了他六枪——如果不是请求龙息的支援,以最快的速度把我爷爷救了回来。我爷爷现在已经不在了——他们不知道我对爷爷的感情,我非常清楚——现在,我和你是站在同一条站线上的战友——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所以,我可能比你更加迫切的想知道凶手是谁。”

    闻人牧月看着秦洛,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表明秦纵横是凶手?”

    “第一,因为他有动机。我想,能有这种大手笔的,不是秦家就是白家。白家,闻人家和秦家三家一直保持着相安无事的平衡状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有一家的发展遇到了瓶颈。如果不能及时的调整好这种状态或者打破僵局,就有可能被另外两家给联合吞并。”

    “第二,他有嫌疑。导致你中蛊毒的佛陀是闻人照从他哪儿拿回来的。虽然他说自己并不知道这是蛊引——可是,这种解释很难让人相信。还有,当初我给家里打电话让人送药时,只有他一个外人在旁边听着——爷爷在来时的路上被人袭击,给你解毒需要的两味药材也被人抢走。”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我带人去救回爷爷时,带回来两个绑匪——通过一些非常规的逼供手段,绑匪承认是秦纵横指使他们的。”

    “绑匪呢?”

    “也在这座疗养院。”秦洛说道。“不过,我想你不会想见他们的。”

    “秦纵横会不会是遭人陷害?”

    “我也这么想过。”秦洛说道。“以秦纵横的智慧,他不可能做出这么多漏洞的计谋。可是,我又没有足够的证据反驳这些猜测。”

    “我相信你做出的判断。”闻人牧月说道。

    “什么?你也认为是秦纵横干的?”

    闻人牧月眼睛空洞,像是没有焦点的说道:“我会向他开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