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80章、快吃吧,要凉了!

第580章、快吃吧,要凉了!

    第580章、快吃吧,要凉了!

    如果把闻人家族产业下面隶属的集团公司所有雇员全部加起来,一定会远远超过十万人。

    也就是说,闻人牧月在用自己的智慧掌控着这艘经济巨舰,为数十万人提供工作。

    可是,这样一个身居高位富可敌国的女人,她竟然会喜欢听这么庸俗的三个字:我养你。

    “听到那句话,好像身上一下子就没有了负担。心里空荡荡的,好舒服。”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帮她裹好被子,把她瘦弱的身体抱紧,笑着说道:“只要你愿意让我养,我就愿意养你。我的钱虽然没有你那么多,但是足够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不过,你身边使唤的人得大裁员。这太费钱了。”

    “好。那个时候我就不值钱了。也不需要用那么多人来保护。”闻人牧月说道。

    “嗯。你想逛街就逛街,你想旅游就去旅游——可以去爬香山,去三亚游泳,去KTV唱歌,去夜晚的大排档吃烧烤——你一定会喜欢这种生活的。”秦洛笑着说道。这也是他喜欢的生活,可是,他却极少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平淡幸福。

    果然,闻人牧月的眼里露出神往的色彩。

    “就像那天晚上一样?”

    “那天?”秦洛愣了一下后,笑着说道:“对,就像在台湾的那个晚上一样。你就是个普通女人,除了长的漂亮点,和其它女人没什么区别——别人能吃的,你也可以吃。别人能穿的,你也可以穿。别人能做的,你都可以做。”

    闻人牧月微微闭上了眼睛,她用她冰凉无力的小手握住秦洛的手,声音微弱的说道:“别骗我。”

    别骗我?

    要是搁在以前,秦洛怎么也不相信闻人牧月会说出这三个字来。

    因为她不需要说,你有没有骗她,她心知肚明。这个不言不语被自己戏称为机器人的女人有着令人恐惧的智商。

    不知道是大难不死后的性格改观,还是久病之后的心理虚弱,她竟然会拉住秦洛的手说‘别骗我’——

    或许,机器人也有自己不堪回首的回忆,也有灰色不容许让人践踏的阴雨地带,也有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慌——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没有恐慌呢?

    “我怎么会骗你?这又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秦洛握紧她的手给她温暖,笑着说道。

    如果说让他把一个普通的女人变成像闻人牧月一样的优秀一样的智慧一样的拥有万贯家财无上权力,他可能有些为难。毕竟,世界上只有一个闻人家族,只有一个闻人牧月。但是,把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变成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儿——这并不是十分有挑战性的任务。只需要把她从金字塔上拉下来就行了。

    可是,事实当真如此吗?

    秦洛说完话后,没有等到闻人牧月的回应。因为她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蛊毒排除,药毒又开始发作。

    没办法,她必须要承受两次痛苦方可痊愈。

    “去疗养院。”秦洛对大头说道。

    大头会意,在仙女路路口没有把车子拐上市区,而是往另外一个方向的郊区驶去。

    把闻人牧月安顿好房间睡下,又熬了一服解毒的药材亲自喂她喝下,秦洛这才放下心来。

    这是他从欧洲回来后第二次来到疗养院,可是秦洛仍然没有去看望龙王。因为按照自己的嘱咐,龙王在这个时候早就应该睡下了。

    闻人牧月在这边休养,他以后就要经常来看望她了,到时候再顺便看望龙王也不迟。

    你看看,这是多么不孝顺的家伙啊。难怪有那么多的父母骂儿子‘娶了媳妇就忘了娘’。

    在媳妇和母亲为筹码的情感天秤上,男人的重心总是往前者倾斜。

    “秦洛,要不要我再让人收拾一间房间,你晚上也在这边住下?”乔木在旁边说道。

    “不用了。”秦洛说道。“我晚上还有事情要做。我朋友住在这边,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放心吧。我会让人二十四小时守着她的。人员方面的忠诚绝对不会有问题,她们都是长年照顾龙王的高级特护。”

    “那就好。我先走了。明天早上再来看她。”秦洛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闻人牧月,说道。

    出了离她们住的小楼,秦洛对守在门口的大头说道:“走吧。我们去医院。”

    大头点了点头,快步走过去发动了车子。

    看着他的背影,秦洛心里想道,有这样一个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朋友真好。

    秦洛今天在外面忙活一天,心里却一直挂念着爷爷的病情。

    好在林浣溪一直没有打来电话,这就预兆着事情没有往更坏的方面发展。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秦洛拍拍大头的肩膀,说道:“快去吃饭吧。你今天一天没吃饭了吧?”

    “我吃过早饭。你没有。”大头说道。他一直跟在秦洛身边四处跑,秦洛去哪儿他就得去哪儿,哪里有吃饭的时间?

    秦洛就笑,说道:“去吃点儿东西吧。顺便帮我打包一份。”

    “好。”大头答应道。

    秦洛轻轻的叩了叩病房门,林浣溪很快就拉开门站在了门口。

    “爷爷怎么样?”秦洛关心的问道。

    “很好。医生每隔两个钟头都会来查一次,情况一直在好转。”林浣溪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补充道:“他们说这是医学奇迹。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现一个身中那么多枪的老人会恢复的这么快——”

    秦洛知道林浣溪也曾经是医学院的老师,对病人的基本身体指数并不陌生。再说,她绝对不会故意说这些话来安慰自己。

    她说好,那就是真的好了。

    “那就好。”秦洛松了口气。他走过去看着已经熟睡的爷爷,说道:“爷爷回去了吧?”

    “这儿暂时不需要那么多人照顾,我让他回去休息了。”林浣溪说道。

    “是啊。爷爷年纪大了,不要让他熬夜。”秦洛笑着说道。“你有没有吃过晚饭?”

    “吃过了。”林浣溪走到病房的小厨房,从保温炉里取出一碗汤和一盒饭出来,说道:“我怕你忙着忘记吃饭,给你也买了一份。”

    秦洛早晨起床就去了闻人家,一直忙到现在才回来,中间竟然一口饭都没有吃,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可是,当林浣溪把还热乎的汤饭端到他面前时,他一下子就觉得有种温饱的感觉。好像体内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填充满了似的。

    林浣溪把鸡汤和饭菜放在餐桌上,又帮他洗了勺子和筷子后,对秦洛说道:“吃饭吧。”

    秦洛坐了下来,先大口的喝了几勺子汤,又扒了几嘴饭后,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脸看向林浣溪,说道:“爷爷重病在床,我却把你一个人留在这边,自己跑到外面一天不见人影——你不生气吗?”

    “不生气。”林浣溪简洁的说道。

    “为什么?”秦洛奇怪的问。

    “我明白你对爷爷的感情。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你不会离开的。”林浣溪说道。

    “———”秦洛哑口无言。

    这是一个聪明,沉默,却任劳任怨的妻子。她很少说话,更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天的大事情,可是,她一直在用自己的行动来履行妻子的义务和给秦洛制造家的温馨。

    秦洛放下筷子,握住她的手说道:“你就不好奇吗?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跑出去?”

    “你知道,我不会问的。”林浣溪说道。

    “是啊。”秦洛点了点头。自己不说的,她从来都不问。这简直是一条铁律,在他们这对未婚小夫妻之间被遵守着。“可你是我老婆,我有责任告诉你。”

    林浣溪的大眼睛眨了眨,没有说话。

    “我去闻人家族了。”秦洛说道。“就是我之前去退婚的闻人家族。我曾经向你说过,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林浣溪说道。

    “她病了。被人下了蛊毒——这种病非常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秦洛倒不是危言耸听。蛊毒确实有这样的危害性。“我去给她治疗,和她的家人大吵一架。然后把她送到了疗养院——”

    秦洛简短的把今天的行程大概的讲述了一遍,当然,他忽略了去疗养院刑审逼供的那一段。

    如果没有必要,他不会向任何人讲起。

    林浣溪听完之后,说道:“我知道了。”

    “你不想问些什么?”秦洛惊讶的说道。要是普通女人,一定会问你和那个女人还有没有关系啊你为什么要和别人的家人吵架啊你为什么送她去了疗养院啊哪个疗养院几号病房我能不能去看望她和她聊聊天之类的——

    可是,她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没有。”林浣溪摇头。

    “———”

    她用手帕细心的擦拭掉秦洛嘴角的汤渍,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说道:“快吃吧。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