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9章、我养你!
    第579章、我养你!

    ‘一深二浅三喝净’是一句服药口决。

    一深,是指先要猛灌一口。以解药的巨毒去冲击身体内的蛊毒。

    二浅,是指大口之后再小抿一口,算是给身体一点儿缓冲的时间。,

    三喝净就是把药第三口喝完,拖的时间太久,药凉了会导致药效打折。

    在马悦的搀扶下,秦洛按照这个步骤把药喂给了闻人牧月。

    “先扶着她,不要让她躺下。”秦洛对马悦说道。

    “你不包扎一下手吗?”马悦看着秦洛被鲜血染红的手,说道。

    “当然要包。”秦洛放下药碗,快速的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用嘴巴拔开瓶塞,倒了小半瓶药粉上去。

    在秦洛争夺闻人雅歌手里的枪时,就已经让她的射击角度发生偏斜。子弹直接从手掌边沿穿了过去,扯下一大块皮跑了,连取子弹的手术都不用做,只需要用秦洛特别配置的金蛹养肌粉来止血养肌就没有问题了。

    身有常备药,中枪不用急。

    “这有用?”马悦怀疑的问道。

    “当然。”秦洛说道。他这是纯粹的金蛹养肌粉,和外面用其它中草药药材替代的金蛹粉是有很大区别的。

    以金蛹的产量,是不可能这样大规模产生的。所以,秦洛也只能做一个欺骗消费者的‘奸商’了。

    呕——

    躺在马悦怀里的闻人牧月突然间张口咳嗽,马悦赶紧把她的脑袋扶到床边。

    哗啦啦——

    大量黑色的黏稠液体吐了出来,像是没有停歇似的,一次又一次。

    直到开始咳的吐血时,秦洛才用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去针刺她的手掌虎口处。

    这一针仿佛是灵丹妙药似的,一下子止住了闻人牧月的干呕。

    “好了。没事了。”秦洛说道。“扶她躺下吧。”

    马悦依言行事,并且起身拿了手帕擦拭闻人牧月嘴角的污渍。

    闻人牧月安静的躺了一会儿后,睫毛轻轻的眨动了两下,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秦洛坐在她的床边,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的眼睛。

    “嗯。”闻人牧月轻轻点头。“你来啦?”

    “我一直在。”秦洛笑着说道。他上次来的时候,闻人牧月见过他一面。只是当时她还昏迷着,恐怕已经记不住当时的情景了。

    “你的手流血了。”闻人牧月看到秦洛的手伤,声音虚弱的说道。连续几天的恶吐,早就把她的身体给掏空了。

    “没关系。我习惯了。”秦洛笑着说道。

    秦洛站起来,突然间伸手就把闻人牧月连人带被子一起从床上抱了起来,说道:“我们走吧。不要在这个家里给他们当牛做马了。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了,我养你。让这群白痴自生自灭被人吞噬。”

    马悦明显被秦洛的动作给惊到了,阻拦道:“秦洛,你要做什么?”

    “我要带她走。”秦洛一边说,一边抱着闻人牧月出门。

    “可是姐夫———”闻人照挡在门口。

    “让开。”秦洛吼道。

    闻人照的嘴巴张了张,还是乖巧的让开了道路。

    秦洛大步向前,有股神挡杀神佛挡灭佛的架势。

    “秦洛——秦洛——”马悦在后面追道。“你不能带走小姐。”

    秦洛像是没听到似的,根本就不理会她,只顾着往前疾走。

    在楼梯口的时候,恰好碰到了闻人霆闻人空等人。

    “秦洛,你这是干什么?”闻人霆看着秦洛怀里的闻人牧月,关心的问道。

    “我要带她走。”秦洛说道。

    “走?你要带她去哪儿?”

    “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秦洛说道。

    “难道这儿不安全吗?还有什么地方比闻人家更安全?”闻人空皱着眉头说道。

    “有你们这群自私自利投机取巧没有相应的智商还心怀不轨图谋篡位的人在,这里能称为安全吗?”

    “你说谁自私自利投机取巧了?”闻人自息怒道。

    “自私自利投机取巧只是你们的本性。我真正要说的是你们心怀不轨图谋篡位。你不用刻意忽略后面的话。”秦洛毫不客气的揭穿这一家人的丑恶嘴脸。

    “秦洛,你说话客气一些。谁要篡位了?”

    “你。你。还有你。”秦洛伸手指着闻人空、闻人臻和闻人烮说道。

    他扫了闻人捷一眼,用更加刻薄的语气说道:“不过有些人,连篡位的资格和胆量都没有。”

    闻人捷和秦洛的视线接触,原本觉得愤怒想要训斥一番的。可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唯一的自知之明就是他清楚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从来都没有否认这一点儿。

    一对儿女视其为陌生人,这已经是最好的情感写照了。

    闻人臻心里正因老爷子赶走自己的女儿而仇恨秦洛,听到他说的话,反唇讥道:“恐怕真正阴谋不轨图谋篡位的人是你吧?明明有了未婚妻还整天和我们家牧月拉拉扯扯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一群傻逼欺负牧月。”秦洛冷笑着说道。

    一群傻逼——

    闻人家族最核心的一群人物,竟然被秦洛给骂成了‘傻逼’。

    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起骇然大波。

    “你——太没素质了。保安。保安。”

    “这种人,最好把他绑起来活活抽死。”

    “爸,你看看——你看看——他说的都是些什么话?这像话吗?”

    ————

    秦洛懒得理会他们。抱着闻人牧月就要从他们中间穿过去。

    “等等。你走可以。把我堂姐放下。”闻人烮挡在秦洛面前说道。

    秦洛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警告过你,没事的话最好不要招惹我。你信不信我真的来做你堂姐夫,然后把你派到利比亚去挖石油?”

    “———”

    当秦洛抱着闻人牧月从闻人烮面前走过去的时候,他还深陷在去那个动乱国家采油的恐惧当中。

    直到秦洛的背影消失,他们才反应了过来。

    “爷爷,你看到了吧?你看看他到底有多狂妄。你看看他说的是什么?他还骂我们是傻逼——”闻人烮气的跳脚。,

    “他说错了吗?”闻人霆脸色铁青的骂道。他把手里的枪丢到闻人烮怀里,说道:“这是谁的枪?雅歌手里怎么会有这把枪的?”

    “这——”闻人烮故作惊慌的说道。“爷爷,我不知道啊。我把枪放在房间,不知道怎么到了雅歌手里。”

    闻人霆失望的摇头,说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并不怪你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连自家人都争不过,又怎么出去和外人争?可是你们的手段太低级了。如果你们能够做到像这次下蛊的敌人一样让人无迹可寻,我就能放心的把闻人家族交给你了。秦洛说的没错,你们没有大智慧,有的只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

    闻人霆叹气着离开,只离下一群听到他的话后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子孙。

    ————

    ————

    “开车。”秦洛走到院子里,对迎上来的大头说道。

    大头帮忙拉开后车门,然后快步上前发动了车子。

    秦洛抱着闻人牧月钻进后车座,让闻人牧月的脑袋趴在自己怀里,帮她裹好被子后,这才伸手关上了车门。

    于是,闻人牧月就像个小宝宝似的被秦洛给抱在怀里。

    秦洛把牧月的手给掏出来,帮她切过脉后,说道:“药效不错。蛊毒已经消除了。现在要做的只是解除你体内的药毒——我带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你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留在那个家里,只会加重你的病情。我看到他们都有气,更何况你了——公司的事就不要管了,谁爱管谁去管。你为了家族壮大把所有的压力都扛在自己身上,那群吃软饭的什么事不干还整天说风凉话——这种人应该拖出去千刀万剐。让他们管吧,等他们吃一些教训就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弱智了——”

    “你今天的话好多。”闻人牧月缩在秦洛怀里小声说道。

    “——”秦洛这才发现,从上车以后,自己就一直絮叨个不停,跟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似的。

    “我就是太气愤了。太为你感到不值。”秦洛解释着说道。“我都快要被你那一家子极品亲戚给气的内出血。一个个的明明恨不得生吃你的肉渴饮你的血,可表面上还装作一幅假仁假义为你着想的模样——还有我的手,你可看到了,就是你那个堂姐闻人雅歌开枪打伤的——你好了要替我报仇。”

    “好。”闻人牧月爽快的说道。

    “———”闻人牧月这么利落的答应,反而让秦洛不好意思再抱怨了。

    “休息一会儿吧。”秦洛说道。

    “不。我想听你说话。”闻人牧月说道。

    “听我说话?”

    “是啊。你今天说话很好听呢。”

    “好听?”

    “特别是那一句——”

    “哪一句?”

    “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了,我养你。”闻人牧月说道。“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我养你’呢。”

    “———”

    (PS:真心喜欢的朋友就投一票吧。不喜欢的我也没办法。另外,昨天是真的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