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7章、不打女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第577章、不打女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第577章、不打女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直到晚上八点钟,秦洛需要的另外一味药材才由菩萨门的弟子送过来。

    送药的人是木香,在两门一派斗医大赛上大发异彩并且随着秦洛入韩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的漂亮女人。

    她虽然保持着仪态的靓丽和服饰的整洁,但是脸上却满是疲惫。菩萨门远在偏远地区,地理位置要远于正气门。接到秦洛的消息后,她们已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谢谢。”秦洛接过那根如人参一般的土黄色物体,一脸感激的说道。这玩意儿叫石参,是石乳自然凝结而成的一种药材,世所罕见。即便以闻人家族的庞大财力,也不见得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购买到。

    秦家有一根是祖传的,只是现在已经被绑匪劫走不知所踪。秦洛逼供的时候,都没想到要问他们石参的下落。好在菩萨门也存有一根,这才解了秦洛的燃眉之急。

    “别客气。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我们门主吧。”木香笑着说道。

    “等我事情忙完,我会去看望苏子的。”秦洛点头说道。“你先下楼休息一会儿。我去熬药。”

    “去忙吧。不用管我。”木香理解的说道。

    秦洛亲自抱着一堆药材跑到了厨房,只留了水伯在旁边打下手,其它佣人全部被他给挥散了出去。

    人命关天,他不想再有任何差错。

    再说,在真相还不明了之前,闻人家族的人他谁都不相信。

    谁能保证牧月中蛊就和闻人家族内部的人没有关系呢?

    “秦洛,我要做些什么?”水伯出声问道。虽然他是闻人家族的管家,但也算是高级管理人才,很多年都‘十指不沾阳春水’了。

    “你帮我烧火”秦洛说道。

    “这个没问题。用天然气还是用电?”水伯问道。

    “都不用。柴火熬药才最有效。”秦洛说道。“能不能找到一个炉子?”

    “有的。老爷每天喝的汤都是用炉火熬出来的。”水伯说道。他走到墙角提起一个水壶,然后把一个小炉子给提到秦洛面前。“这里面烧的就是煤。把煤球夹起来,把干柴给丢进去就好了。”

    “好。你就控制好这个炉子。”秦洛说道。“我要猛火,你就扇风。我要小火,你就背气。”

    “没问题。这个我熟悉。虽然好多年没干过了——但是之前也干过好多年。”水伯答应着。

    “开始吧。”秦洛说道。他让水伯升火,自己跑到一边去配药去了。

    咯咯咯——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传了过来,闻人雅歌气冲冲的跑到厨房,问道:“怎么回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有完没完啊?要在这个家里折腾到什么时候?”

    秦洛的眉头皱了皱,问道:“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你说做什么?我让厨房给我做一碗燕窝羹,直到现在还没有送过去。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每天晚上睡觉以前都要喝一碗羹吗?”闻人雅歌脸色难堪的说道。

    水伯看到闻人雅歌发飚,赶紧站起身解释,说道:“小姐,是这样的。我们正要给牧月小姐熬药,就先把厨房里的佣人都给赶了出去。我们一会儿把药给煎完了,我立即让人把燕窝羹给你送过去。这样好不好?”

    “等你把药煎完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说你们讨好闻人牧月是你们的事,但是你们总要给别人留条活路吧?就因为她生病了,然后我们饭也没得吃了粥也没得喝了?我不管,你赶紧把佣人给我叫进来,我要喝羹睡觉。”

    “不可能。”秦洛正在用刀子切石参,头也不回的说道。

    “姓秦的,你以为你是谁?这是闻人家,不是你那狗窝——我说让他们进来,他们就得进来。”

    “我说了不行。”秦洛依然冷淡的说道。

    “谁管你。”闻人雅歌说道。“你们俩进来给我做燕窝羹,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把你们赶出去。”

    外面几个在厨房里工作的佣人忐忑不前,不知道是进来还是站在门口继续观望。

    秦洛放下了石乳,提着把菜刀走到闻人雅歌面前,冷笑着看着她,说道:“你很怕我治好牧月吧?”

    “你——我管你治不治得好她。我只要喝燕窝羹。”闻人雅歌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蛊毒是你下的吧?”

    闻人雅歌的脸都绿了,气急败坏的吼道:“姓秦的,你别血口喷人。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被我猜中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在我治疗牧月的时候故意来找碴?就算牧月不在了,她那个位置也轮不到你吧?就算轮到你——你也做不好吧?”

    “你——你——姓秦的,随你怎么说,反正和我没关系——”

    “你见过我打女人吗?”秦洛问道。

    “你想干什么?”闻人雅歌瞥了秦洛手里的菜刀一眼,警惕的问道。

    “如果你不想挨打,就别再打扰我做事。”秦洛笑着说道。

    “我倒是要看看你敢——”

    啪!

    闻人雅歌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我真的敢。”秦洛笑着说道。

    砰!

    秦洛一把关上厨房门,把捂着脸呆若木鸡的闻人雅歌给锁在了门口。

    “秦洛,这——你怎么能打雅歌小姐呢?”水伯急躁的说道。“再怎么说,她也是老爷的亲孙女啊——而且,她还是个女孩子,这挨了一巴掌,以后可怎么——”

    “水伯,有些女人,你就不能把她当做女人。”秦洛看着水伯说道。“有时候,拳头才能更快的解决问题。我们没时间耽搁了。”

    “可是,呆会儿——”

    “别管那么多了。先煎药。这个家里除了牧月,其它人我都不在乎。”

    “————”

    “秦洛,老娘和你誓不两立。”

    良久,门口响声一个女人凄历的叫喊声和悲伤委屈的哭声。

    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正一只手拿着块湿抹布提药罐,另外一只手用筷子不断的拨着罐子里的药材。

    他配的这些药剂不是百年草根就是千年石乳的,很难把它们给煮熟煮透把他所需要的药汁给熬出来。这样能够缩短熬药的时间。

    “猛火——越大越好。”秦洛说道。

    水伯应了一声,然后拿把扇子拼命的朝着炉孔煽风。呼呼的火苗直往上窜,烤得秦洛的脸通红通红的。

    “小火。”秦洛说道。

    水伯赶紧用塞子把炉孔给堵住,阻止炉火和外面空气的接触。于是,刚才还雄雄的火苗就一下子偃旗息鼓的落了下去。

    “大火——”

    水伯又一次重复之前的步骤,两个男人在厨房里忙的不可开交。

    闻人雅歌捂着红肿的脸跑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堂哥闻人烮。

    “雅歌,你怎么了?”闻人烮看着闻人雅歌满脸泪痕的样子,出声问道。

    “哥,他打我。”闻人雅歌哭泣着说道。

    “谁打你?”闻人烮心里一惊。“谁敢打你?”

    “秦洛。那个混蛋打我。”闻人雅歌无限委屈的说道。“他是个流氓变态人渣——哥,把你的枪给我,我要打死他。”

    “什么?你要用枪?可不能乱来啊。”闻人烮急忙阻止。“再说,我的枪在房间里。我也没有带在身上。”

    “不。他就要死。一定要死。”闻人雅歌怒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被人打过——更没有被人打过脸——他打了我的脸。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我一定要杀了他。”

    “雅歌,你不能冲动。你把这事告诉爷爷,爷爷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爷爷?他是闻人牧月的爷爷。他不会帮我说话的,他只会帮着一个外人来教训我——”闻人雅歌明显听不进去闻人烮的劝告。

    “可是你也不能开枪——”闻人烮的话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你先等等。我接个电话。”

    说完,他便拿着手机走进了院子接电话。

    闻人雅歌看着他的背景离开,快步往楼上跑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药罐里的药材也终于煎熬成了黏稠的糊状物体。就像是化开的冰淇淋似的,用筷子一挑还会有长长的细丝。

    水伯瘫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平时他也喜欢跟着闻人霆老爷子锻炼锻炼身体,可是经秦洛这一番折腾,他真的是筋疲力尽了。

    秦洛很满意他们的劳动成果,用筷子快速的罐子里搅和着,方便呆会儿凉了可以更方便的灌进闻人牧月的嘴里。

    “水伯,辛苦你了。”秦洛歉意的说道。“我也没想到熬这个药需要两个多钟头。真是让你受累了。”

    “没关系。”水伯无力的摆手。“快端去喂给牧月小姐喝吧。她没事——就好了。”

    秦洛点了点头,把药汁倒在一个空碗里。

    他端着药汁打开厨房门,一个女人阴冷怨恨的脸就出现在眼前。

    “去死吧。”闻人雅歌扣动手枪的扳机,对准秦洛的胸口就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