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5章、招供!
    第575章、招供!

    秦洛之所以愿意浪费时间和他们玩这个小游戏,是基于心理学中的‘竞争意识’。无论是任何人,在遇到竞争的时候,心中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危机感。

    而且,秦洛故意将刑罚定的那么重。即便是两个最亲密的战友和兄弟,他们心里也会担心对方会先一步招供说出秘密。

    有了这样的心理压力,当身体上的痛苦累积到一定的程度时,总有一个人会抢先一步向自己告密。

    不然的话,或许这些经历各种刑罚训练的人当真是死不开口。那时候,秦洛就是竹蓝子打水一场空了。

    听到疤痕脸的痛呼,秦洛知道他终于承受不住了。

    “我也很想杀了你。”秦洛笑着说道。

    这句确实是秦洛的心理话。想到他们在爷爷身上所施予的伤害,想到牧月现在生死未朴,想起自己所承受的痛苦煎熬,想到噩梦里爷爷身体冰冷的躺在地上时自己的心如死灰——想起这一切,秦洛都想拖着他们去跳一百楼去撞大卡车去泼97号汽油自*焚立即去死赶紧去死一秒也不要耽搁一帆风顺的去死。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就不符合秦洛的想法和利益了。

    所以,他没有用针罚,而选择了刀子。

    “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指使你的人是谁,我可以放弃这一道工序。并且可以免费在你的同伴身上演示给你看,让你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智慧。”

    “不可能。”疤痕脸抽搐着说道,身体抖动的跟筛子一般。“死——也不——说。”

    “那我只能继续了。”秦洛无所谓的说道,然后又低下头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割开膝盖骨上面覆盖的表皮,割断连接的筋络——他的动作有条不紊,颇具美感,像是一个高明的外科手术医生正在给自己的病人做截肢手术一般。

    只是这医生实在是够大意的,竟然忘记打麻药。

    秦洛遇到了难题。因为膝盖骨和大腿上的骨头之间是紧紧的扣在一起的,就像是锁住了的门栓——如果没有钥匙的话,就只能橇锁。

    显然,秦洛同学是没有钥匙的。

    于是,他转过身一阵寻找。

    当他看到屋子的角落里安静的躺着一块生锈的铁棍的时候,立即欣喜的捡了起来。然后用铁棍瞄准了那膝盖骨——

    看到秦洛的动作,疤痕脸吓的身体向后缩。恨不得地上有一个洞,他‘哧溜’一声便钻了进去,再也找不出来了。

    “不要——不——不要——”

    秦洛将手里的铁棍调整了一个更适合‘橇锁’的姿势,说道:“我说过,只要你能够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绑架我爷爷的,我立即停手,然后给你一种有尊严的死法。——当然,你不说也行。我们的游戏继续。说实话,我也不希望你们那么快就招供,那样的话,我爷爷的仇我就报不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谁——我们都是雇佣——兵。”疤痕脸说道。

    “是谁雇佣你们的?”秦洛问道。

    “组——织。”

    “什么组织?”

    “———”

    “你们是什么组织?是谁和你们的组织联络?”秦洛问道。

    “————”疤痕脸又一次拒绝开口。

    “你们是听从谁的命令行事?你的直接联系人是谁?”

    “————”

    哐!

    秦洛手里的铁棍猛的砸下去,一声凄历的尖叫声和一声脆响同时响起,然后,那只如小碗一般的膝盖骨便被秦洛给打飞了出去。

    击中了墙壁,然后又弹了回来,跟棒球似的,弹性非常好。

    疤痕脸直接痛晕了过去。脑袋垂拉在哪儿,跟死了一般。

    想晕倒?没门。

    秦洛从袖子里掏出一根银针,然后针刺他耳门位置的一处穴位。

    猛地一个激灵,疤痕脸再次睁开了眼睛。

    他抬头看了一眼秦洛,然后又低下了脑袋。

    他真的没有力气了。

    没有抬头的力气,没有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如果能死,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不用你做什么事情。你只需要做个见证就好。”秦洛对疤痕脸说道。

    他这才走到小平头面前,说道:“轮到你了。你准备好了吧?是接受比他更残酷的刑罚,还是选择告诉我真相?”

    “我——”小平头的表情有瞬间的犹豫,然后又硬着头皮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知道的——首领已经都告诉你了。——求求你——杀了我们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很委婉,但还是拒绝了。”秦洛说道。他蹲在了小平头的面前,用刀子割破了他的裤子。

    然后,冰冷的刀刃在他的膝盖盖位置轻轻的划着。

    小平头的身体猛地崩紧,然后大声喊道:“——我说——我说。”

    秦洛停住了动作,却没有把刀子从他的膝盖骨上挪开。他怕那种紧迫感消失,他再次鼓起反抗的勇气。

    秦洛抬起脸,问道:“是谁?”

    “秦——纵横。——是秦纵横。”

    “凭什么可以证明?”秦洛问道。

    “你——你说我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

    “说说而已。”秦洛说道。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秦洛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告诉我,他是怎么和你们联系的?这次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了。不然的话,我在你同伴身上做的事情,仍然会在你身上重复一遍——”秦洛用刀背敲击小平头的膝盖,发出砰砰的响声。

    ————

    ————

    秦洛打开铁门,从小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手上和身上的长袍全都沾满了血渍。

    “问出来了吗?”候在门口的小李飞刀跑过来问道。

    “问出来了。”秦洛说道。“屋子里的东西——要麻烦你们收拾了。”

    “没关系。我们经常干这种事。”小李飞刀说话的时候,顺手推开了秦洛虚掩的房门。然后,他的瞳孔瞬间涨大,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

    接着,他苦笑着说道:“我宁愿你往里面丢两公斤T4炸药。”

    “那正是他们所要求的。”秦洛笑着说道。

    告别了小李飞刀,秦洛和大头离开了疗养院。

    来去匆匆,他都没有时间去看望师父龙王一眼。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来他老人家也是能够理解的。

    “我是不是太残忍了?”秦洛有些疲惫的躺在座椅上。在他虐待别人身体的时候,又何偿不是在虐待自己的精神?

    一个心理身理都极其健康的人,谁喜欢没事儿玩杀人游戏?

    至少,秦洛不喜欢。

    他是个医生,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更愿意救治天下好人。

    大头没有回答。

    秦洛叹了口气,在他准备放弃知道大头的答案时,大头却出声说道:“如果受伤的是我父亲,我也会杀光他们。”

    “知道别人和我的选择一样,我就心安了。”秦洛笑了笑,这才坦然。

    有时候,解开心结就是这么简单。只需要一句赞同的话就够了。

    秦洛回到闻人家的时候,正气门已经派人送来了一味他所需要的药剂。

    送药的人叫做风疾,是正气门三大品鉴之一风荷的孙子。在斗医大赛上秦洛曾经和他有过交手,是两门一派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麻烦风兄弟亲自送药。真的非常感激。”秦洛一脸诚肯的说道。

    “秦兄弟不用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风疾笑着说道。“谷门主接到你的电话后十分焦急,立即从药库里取了药材,然后派两个司机陪同我一起入京。路上一刻都不曾停过,希望没有耽误你使用。”

    “没关系。”秦洛说道。“没有误事。一路辛苦了。我先让人安排你们住下,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好的。我也正有跟随学艺的意思。”风疾笑着说道。“那我们先去休息了。”

    “去吧。”秦洛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菩萨门的那味药还没有送过来,秦洛也没办法给闻人牧月煎药。再次帮她切脉后,身体比之前又要好一些,这算是个比较值得高兴的消息。秦洛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秦洛走到闻人霆老爷子身边,说道:“老爷子,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什么事?”闻人霆勉强扯起笑容。“秦洛,虽然你来我们家退婚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外人。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还是去老爷子的书房谈吧。”

    下了楼,进了闻人老爷子的书房,闻人霆把门关上后,这才说道:“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秦洛看着闻人霆因孙女中蛊而满脸憔悴的脸和熬的通红通红的眼睛,说道:“老爷子,凶手确实是秦纵横。”

    (PS:第二更送到。看到有不少兄弟说秦洛血腥——嗯,怎么说呢,善心者,十倍还之。恶意者,百倍报之。这才是男人。至少,老柳是这么认为的。我写的每一本书都是这样的主角。上本是,这本是,下本还是。

    对你好的,你不还,这是傻逼。对你坏的,你不报复,也是傻逼。你们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