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4章、你咬我一口,我也咬你一口!

第574章、你咬我一口,我也咬你一口!

    第574章、你咬我一口,我也咬你一口!

    如果子弹不用要钱的话,秦洛恨不得把这两个家伙拖出去枪毙半个小时。

    子弹不要钱吗?确实不要钱。

    毕竟,秦洛使用的子弹都是龙息提供的。

    可是,秦洛仍然舍不得把他们拖出去枪毙。他们不能就这样死了,他们要一点点的死——

    提着刀子眼睛在两人身上瞄来瞄去的秦洛像是畜牧场里的屠夫,正在为到底宰杀那一头牛而犹豫不决。

    可是,这样的眼神落在这两个黑衣人的身上,就给他们极其愤怒和屈辱的感觉。

    要知道,高手的自尊心都是极强的。就算是被掳的高手也曾经是高手。

    “杀了——我。”刀疤脸闷声说道。一句话刚说完,却‘哇’地吐出一口黑红的淤血。

    就算是让牙医拔牙,也难免会流出一点儿血。更何况小李飞刀还不是牙医,而是用把刀子在人家的嘴里一绞——

    “你们不用急。我会满足你们的要求的。”秦洛笑着说道。“在此之前,你们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不回答的话,我会一直让你们活着。”

    “杀了我——杀了我——”疤痕脸拼命的挣扎着,使手上脚上的铁链哗哗作响。

    咚!

    秦洛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把他的整个身体给打的弯成一个C型,腹部和屁股以一个极其性感的姿势向后翘去。

    “是谁指使你们的?”秦洛问道。“只要回答我这个问题,我就给你们一个痛快。”

    “呸。”另外一个黑衣男人往秦洛身上吐了口唾沫。唾沫是殷红色的,夹杂着许多血水。

    秦洛也不介意,像是没有看到似的,笑着说道:“我从来都不会干这蠢事。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一个高手用口水就把对手给打败了?”

    秦洛手里把玩着刀子走到这个平头男人面前,刀刃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划着。一经触碰,他的脸上便出现一条红色的口子。那口子先是像丝线一样细密,随着秦洛的刀尖下滑,那条血槽便越来越粗越来越大,最后像是一个红色的瀑布,向外飚洒着鲜血。

    “刀子才能伤人。”秦洛看着他的杰作,笑呵呵的说道。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秦洛有点儿——不正常。像是一些惊悚恐怖片里面的变态杀人狂。

    还好的是,这是密室。秦洛也不准备让他们活着出去。

    没有人知道今天的一切。他的光辉伟大圣洁腼腆形象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哈哈哈——你——以为——这就让我们——屈服了吗?——太小看——我们了。”平头男人狂笑着说道。“我们——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

    秦洛点了点头,很是认同他们的话,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精英。都是战士。都宁死不屈百折不饶——揍两拳划两刀就想让你们屈服,那是太小看你们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秦洛拿着刀子在疤痕脸上的疤痕上划着。他沿着那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为蓝本,一点点儿的把他那早已经长好多年的疤痕给划开。

    划破了肉疤,划破了皮肉,划破了血管,也划破了疤痕脸的脸——

    鲜血飞溅,皮开肉绽。

    黑色的皮肤向两边拉扯分开,裂开一条大大的口子,露出里面红色的颤巍巍的血肉。

    是的,‘皮开肉绽’说的也就是眼前这样的画面吧。

    因为那条疤痕直达眉心,所以,血液也自然就流进了他的眼睛里。

    他的眉毛是红色,眼睛是红色,鼻子是红色,嘴巴也染成了红色——一张脸要多挣拧就有多挣拧要多恐怕就有多恐怖,就像是《绝代双骄》里面的十大恶人之一‘不吃人头’李大嘴吃人时的模样一样。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疤痕脸显然很在意脸上的这条从来没有给他增加什么美观的伤疤,因为秦洛这一划就让他变的更丑。

    “混蛋——混蛋——如果你今天敢不杀我,我一定让你——让你生不如死。”疤痕脸闭着眼睛发狂般的骂道。

    “你想多了。”秦洛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擦拭刀刃上残留的血渍,说道:“我没有说不杀你。”

    秦洛对自己亲手绘制的两张血图很是满意,仔细的欣赏了一会儿后,说道:“我知道你们俩都很有骨气。但是我没办法确定你们俩谁更有骨气一些——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小游戏。如果你们不出声拒绝的话,就算是同意加入游戏了?”

    看到两人都沉默无声,秦洛说道:“好吧。看来你们都很有兴趣来娱乐一下。游戏规则是这样的,我是主考官,也是裁判官,我使用各种手段虐待你们,谁第一个坚持不住的,回答我一个问题,然后我给你一个痛快。如果你们俩一个比一个更能坚持,那这个游戏就一直玩下去——”

    秦洛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今天下午五点钟以前,我都有空。我们有七个钟头的时间。”

    七个钟头,是一个上班族一天的工作时间,是一个司机跑近千里路的时间,是一个女人化三次妆的时间,也是一个男人在床上连续征战三次的时间——如果他的速度足够快的话,这个数字还会增加。

    当然,这也是秦洛和两个黑衣人的游戏时间。

    想了想,秦洛补充道:“不要以为第一个人先招供了,第二个人就可以立即跟着去死。如果第一个人先招供,那么第二个人的死亡事情会延长到明天晚上——我是一名中医,我能够让你们生不如死的再活二十四个钟头。相信我,我绝对能够做到。”

    秦洛抓住疤痕脸绑在铁架上的左手,然后用匕首从他的手掌中心穿过去,说道:“现在,游戏开始——”

    “唔——唔——”

    十指连心。疤痕脸的手心被刺,痛的他全身直哆嗦。

    他的额头冷汗淋淋,瞳孔不断胀大,象征着这痛感已经传递全身,到达极点。

    “你肯定不会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对不对?”秦洛把疤痕男的手掌刺穿后,转过脸问道。

    “去——死。”疤痕脸大声骂道。

    “好吧。第二个。”秦洛说道。他又走到平头男人面前,笑着问道:“你看到我刚才做的事情吧?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让你感觉不到丝毫痛苦——而且,你可以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就算你想保持身体完整选择服药,我也可以答应你。”

    “呸。”小平头再次往秦洛脸上吐唾沫。秦洛一直在防着这个贱男,哪会让他再次吐中?

    脑袋一偏,便让他那没什么杀伤力却极其恶心人的暗器落空。

    “显然——你拒绝了我的好意。”秦洛说道。他使劲儿的把小平头的手给摊开按在石柱上,高举匕首,一刀刺在他的手掌正中心。

    “啊——”小平头惨叫出声。

    这样的痛苦,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忍受的。

    “我——操——”

    “你说什么?”秦洛疑惑的问道。

    “你——妈——”好一会儿,小平头才把后面两个字给‘补’全了。

    “这样才对嘛。”秦洛笑着说道。“你只说前面两个字,还以为你觉得我插*你插的很爽呢。”

    说话的时候,秦洛突然间把还扎在小平头手背上的匕首一扭。

    就这么赤裸裸的,在他的手掌中间转了半个圈。原本秦洛想转一个圈的,可是刀身被骨头给卡住了转不动。

    “啊——啊——”

    小平头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跟高*潮就要到来似的。

    “知道我为什么要转上半圈吗?”秦洛笑着问道。

    小平头张口欲骂,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被他给憋回去了。

    这个混蛋人渣牲口虽然不遭人喜欢,但是那句话说的还是很正确的:口水伤不了人,刀子才行。

    “因为,我先在你的同伴身上表演过一次的恐惧,你就会在心中做自我暗示,并且在大脑中模拟自己承受这种痛苦后的反应——这样的话,当这种痛苦真正的在你身上呈现的时候,你就不会过于惊慌和觉得难以承受。因为你也承受过一次了,虽然那是虚拟的——”秦洛笑着说道:“这是心理学知识,你不懂。”

    “所以,我要给你做一些改变。”秦洛把刀子从他的手心拔出来,又痛得他一阵啊啊乱叫。“我每一次在你的同伴身上表现出来的手法,在你这儿也会同样做完。不过,做完之后也会做一些改变——你看过同伴所受的痛苦后还不愿意配合,自然要接受多一些的惩罚。”

    秦洛蹲下身体,用匕首划割疤痕脸膝盖处的裤子。

    然后,疤痕的整个膝盖就裸露在秦洛的面前。

    秦洛再次出刀,沿着他膝盖的膝盖骨划了一个椭圆型的圈圈。

    他们打残了爷爷的腿,秦洛也要弄残他们的腿。

    他准备把疤痕脸的膝盖骨给拆卸掉,然后拿回去喂鬼面獒。

    “唔——唔——杀了我——杀了我——”疤痕脸明显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声音凄惨嘶哑的喊叫道。

    这种疼痛,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PS:大家的努力我看到了。距离八千票还差两千一百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