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3章、给我一个痛快!

第573章、给我一个痛快!

    第573章、给我一个痛快!

    秦纵横再次用手帕擦拭掉嘴角流溢出来的鲜血,笑着说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不会原谅你的无故伤害。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一拳,也必须当着他们的面给我一句道歉。这是我需要的底线。”

    “我不会向凶手道歉。”秦洛冷声拒绝。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凶手?就因为当时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场?”

    “还不够明显吗?”秦洛讥讽着说道。“除了你,还有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或许是你自己做的也不一定。”秦纵横说道。“用自己的爷爷扮演苦肉计的悲剧角色,效果一定更佳完美吧?至少别人不会再怀疑牧月的蛊毒是你下的。毕竟,做为一名优秀的中医,做这种事情并不困难。”

    “我为什么要对牧月下蛊?”秦洛反问道。

    “这个就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了。”秦纵横说道。

    “就是。这太荒谬了。”闻人空说道。“秦洛,你不能因为纵横在场,你就说他是凶手。纵横对牧月的感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都看在眼里,他不可能做出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牧月当真有什么事,他能得到什么?”

    “就是。可不要贼喊抓贼啊。”闻人自息也说道。“当时闻人照也在场,你怎么不说是他下的蛊?”

    “你——”闻人照怒道。“我会毒害我自己的亲姐姐吗?”

    “那可难说了。这年头,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或许你觉得你姐姐死了,你可以接她的位置呢?”闻人自息说道。

    “你才是那种人吧?”

    “我可没有动机。当时我也不在场。”

    ————

    原本是秦洛和秦纵横两人的私事,没想到转眼间便成了闻人家族的内部恶斗。可以想象,牧月病倒后,这些人的人心浮澡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你确定要拒绝道歉吗?”秦纵横问道。

    “非常确定。”秦洛说道。“等到我找到证据的时候,就不仅仅是揍你一拳这么简单了。”

    “田螺,看来又要麻烦你了。”秦纵横转了眼站在身后的田螺,说道。

    田螺会意,笑着说道:“秦先生,还是道个歉吧。一句对不起并不困难吧?”

    “没有理由的事情,我们可以不做。”大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就给你个理由。”田螺闪电般的出手。

    枪。一共有两把枪。

    田螺手里的手枪瞄准秦洛,大头手里的枪瞄准田螺。

    他们几乎是同时动作,也同时出枪。

    田螺快。大头也快。

    大头直到现在才发现,田螺这个人很不简单。上次两人在院子里比拼,论身手,他要稍胜一筹,毕竟,他是训练多年的高手。但是自己的出枪速度把他给死死的压了下来。

    现在双方同时出枪,速度竟然一点儿也不比自己慢。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在隐藏。他的身手远比表现出来的要更加厉害。

    “你指我干什么?”田螺笑道。“我就一开车司机,我的命可不及你主子的值钱。”

    嗖!

    大头的另外一只手也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手枪,枪口瞄准的是秦纵横的脑袋。

    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举枪指着田螺的右手纹丝不动。

    众人面面相觑!

    大家都没想到,他们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当众拔枪,兵戎相见。

    “够了。”闻人霆厉声喝道。“这里是病房。牧月还躺在哪儿昏迷不醒——你们在干什么?”

    秦洛知道这场架是打不起来的。对大头说道:“把枪收起来。”

    田螺也收枪入怀,一脸戒备的盯着秦洛,担心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再次冲上来对秦纵横动手。

    秦洛看着闻人霆老爷子,一脸坦诚的说道:“老爷子,我并不是故意要在闻人家里和人发生冲突。更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故意找事——可是我已经得到过一次教训了。我爷爷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不能再冒险。我不能为了治疗牧月,却让我的家人受到伤害。那些绑匪出来的太突然了,他们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阻挡我们救治牧月。他们会出现第一次,也会出现第二次——”

    闻人霆点点头,说道:“你想怎么做?”

    “我希望无关人等都离开。”秦洛看着秦纵横说道。

    秦纵横也是个知情知趣的人,不待别人赶人便主动说道:“为了牧月能早日康复,我可以离开。但是,你欠我的,我们以后再慢慢清算。”

    “就算你离开。我仍然认定你是凶手。”秦洛说道。

    “随你怎么想。”秦纵横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又过去看了一会儿病塌上的闻人牧月,这才和闻人霆等人告别。

    “秦洛,药材被抢,你还有其它的办法吗?”闻人霆看着秦洛问道。

    秦洛扫了一眼在场不愿意离开的其它闻人家族成员,说道:“还有很多无关的人没有离开。”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闻人空指着秦洛骂道。“我是牧月他大伯。我怎么是无关人等了?”

    “闻人空。出去。”闻人霆老爷子喝道。

    闻人空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然后带着一群同样脸色不善的闻人家族成员离开。

    “爸,我也要出去吗?”闻人捷问道。

    “反正你在这儿也帮不了什么忙。”秦洛说道。他知道闻人牧月不喜欢这个父亲,很巧合的是,他也非常不喜欢。如果他不在身边的话,相信牧月会康复的更快一些。

    “你也出去吧。”闻人霆冷哼着说道。“自己的女儿病成这个样子,你到今天才知道——你是怎么做父亲的?”

    闻人捷哪敢反驳自己家老爷子的话,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于是,房间里便只剩下秦洛,闻人霆、闻人照、马悦和躺在床上的闻人牧月等几个人了。

    秦洛这才说道:“我又联系了几个朋友,他们哪儿恰好藏有我需要的药材。我会让他们送过来的。先把牧月的蛊毒给排除了,然后再考虑其它的事情。”

    在路上的时候,秦洛又和苏子以及正气门的谷千帆联系,恰好这两门各藏有一种他所需要的药材。苏子和谷千帆都答应尽快把药材送过来。只是秦洛不想再走漏风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想把事情说的太清楚。

    他不是不信屋子里的这些人。而是——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以前,他谁都不相信。

    “你的朋友?好吧。好吧。只要他们能够送来药材就好。”闻人霆老爷子说道。

    秦洛走过去帮闻人牧月切了脉,感觉她的体质比昨天来的时候还要好一些。想来那草蛊婆受伤,对她的病情也是有好处的。

    “药材最快也要到下午五点钟送来。牧月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让她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及时给我打电话。”秦洛叮嘱着说道。“我出去办一些事情。”

    “行。你去吧。”闻人霆说道。“你爷爷醒来了说一声。我要过去当面向他道歉。他因闻人家而来,却受到这样的伤害。是我之过啊。”

    “这不是爷爷的本意。”秦洛笑着说道。“他会没事的。”

    “都会没事的。”闻人霆叹道。

    ————

    ————

    简陋空旷的房间,炽烈耀眼的灯光,墙上的白漆像是一面光滑的镜子,映照着绑在十字架上的两个黑衣男人。

    他们满眼血丝,脸色憔悴,身上有不少残破的口子。口子周围的衣服血迹斑斑,虽然已经干涸,却让人能够想到当时的惨状。

    秦洛推门进来的时候,他们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

    “幸好没死。”秦洛笑着说道。

    “你说不让他们死,他们自然就死不了。”小李飞刀笑呵呵的说道。“怕他们死了,我还很好心的用金蛹粉帮他们止了血。就是忘记喂水喂饭——谁有这功夫搭理他们啊?”

    “辛苦了。”秦洛感激的说道。

    “客气什么?一家人。”小李飞刀摆手说道。“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我会的。”秦洛点头答应。

    小李飞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递给秦洛,说道:“我想你一定需要这个。”

    “谢谢。”秦洛笑着接过。

    小李飞刀转身离开,秦洛关上了小屋的房间门,独自一个人走了进来。

    “你们还认识我吗?”秦洛笑着问道。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眼神怨毒的盯着秦洛。

    “你们恨我?”秦洛笑着问道。“没理由啊。我才是受害者吧?是你们绑走我爷爷的,是你们在我爷爷的身上开枪——现在受了一点儿委屈,你们就不乐意了?”

    “给我——一个——痛快。”脸上长有疤痕的男人声音含糊的说道。他的牙齿全被削掉,只有一条舌头还可以使用。说起来话全身抽痛,而且声音给人一种要跑风的感觉。

    “这不可能。”秦洛摇头。“你们让我很不痛快,我也不会让你们痛快。”

    (PS:今天的更新结束。我气死章的章节名是《以牙还牙》,嗯,以你们聪明的智商,什么内容你们都知道。想三更的,红票砸上。明天红票达到八千张的话,三更。让我们痛快淋漓的给小秦铮讨回一个公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