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72章、你就是凶手!

第572章、你就是凶手!

    第572章、你就是凶手!

    秦洛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天之内,身边两个重要的人接连受伤,而且又和草蛊婆一番凶狠恶斗,实在是让他筋疲力尽,耗尽了全身的每一分力气。

    他是被一个噩梦给惊醒的。

    在梦中,闻人牧月开始大口大口呕血,那血鲜红鲜红的,最后甚至将五脏六腑都给吐了出来,他痛苦的抱头痛哭却无能为力。而爷爷又身中数枪当场惨死,他赶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具早已经冰凉的尸体——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他最担心的两桩事情,却在噩梦中得到了最坏的结果。

    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爷爷正躺在暧黄色的病床上,他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才长吁了一口气。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秦洛去病房独立的沐浴间冲了把脸,当他再次来到病床边的时候,发现秦铮正睁开眼睛看着他。

    “爷爷?”秦洛不确定的问道。他有种没办法相信眼前事实的感觉。他担心这是自己过于疲劳产生的错觉。

    秦铮眨了一下眼睛,却没办法说话。因为他的嘴上正戴着氧气罩。

    “爷爷,你没事了?”秦洛激动的扑过去,伸手握着秦铮的手腕喊道。

    秦铮的两只手掌都被子弹射穿,所以,做完手术后给严实的包裹起来了。

    听到孙子的问题,他努力的想抬动手腕。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但是,秦洛却感觉到他的意图。

    “爷爷,你不要动。我知道你没事——你不要乱动。”秦洛高兴的说道。他伸手握住秦铮的手腕,一番切脉后,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医学奇迹出现。

    做完手术后的秦铮生机极弱,需要激素药物和氧气罩来维持生命。而且,他的心跳极缓,心电图上的弧波极其轻微,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断掉一般。

    可是,刚才秦洛给秦铮把脉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心跳和脉博都非常正常。虽然还非常虚弱,达不到普通人的水准,但是比昨天那危险的场面相比,实在是要好上千百倍。

    秦铮秦铮,连阎王老儿也‘争’不过他。秦洛心想,这老爷子的活还真硬。这么快就从死神哪儿逃出来了——

    秦铮的嘴动了动,终究没办法发出声音。

    “没关系。没关系。”秦洛像是在照顾小孩儿似的,一脸慈爱的说道:“休息几天就好了。到时候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骂我都行。”

    每当贝贝感冒了想吃糖的时候,秦洛都会以这样的表情和语气来劝慰她:贝贝乖。贝贝要听话。休息几天就好了,到时候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一整盒都行。

    秦铮眨了眨眼睛,表示听懂了秦洛的话。

    他板着张脸看着秦洛,看着看着,嘴角便浮现一抹微笑。

    死里逃生,睁开眼睛便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秦洛也咧嘴大笑。

    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爷爷没死。爷爷又活过来了——

    恐惧担忧加上失而复得的喜悦,多种感觉混合交夹在一起,让秦洛的泪腺格外敏感。

    直到这个时候,秦洛才打电话告诉林浣溪爷爷入京并且受伤的事情。

    不一会儿,林清源和林浣溪便闻讯而来。

    “爷爷怎么样了?”林浣溪没有过多的客套话,一上来就直入主题。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秦洛说道。让开位置,让林浣溪去看秦铮。

    林清源跑过去看了一番秦铮的各种身体性能指数,确定没有大碍后,这才松了口气,说道:“秦洛,不是我说你。你爷爷入京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提前给我们打声招呼?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啊?我们还是不是一家人啊?还有,怎么秦老哥刚来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啊——报警没有?凶手抓到了吗?”

    “爷爷。对不起。”秦洛歉意的说道。爷爷入京,于情于理他都先应该和家里打声招呼。毕竟,林清源和秦铮又是多年私交好友,林浣溪是自己见过父母的未婚妻。

    可是,爷爷决定入京的消息这么突然,连他自己也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有机会顾全这些东西。

    “爷爷,现在不是责怪他的时候。”林浣溪回头看了林清源一眼,说道。

    因为有前些年的痛苦经历,林清源最是怕自己这个孙女。见到她出声帮秦洛说话,他也只能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爷爷,浣溪,麻烦你们帮忙照顾爷爷。”秦洛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好的。”林浣溪简洁的回答道。秦洛不愿意主动说的事情,她也绝对不会主动去问。这几乎成了两人之间的一种默契。

    “秦洛啊,我们照顾秦老哥是应该的。可是你爷爷都病成这样了,你还要到哪儿去?”

    “还有一个人没有脱离危险。”秦洛无奈的说道。

    爷爷这儿暂时脱离生命危险,有林清源和医院医生的看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闻人牧月身中蛊毒的问题,除了自己,无人能解。

    他不能只顾忌爷爷,却忽略闻人牧月死活。就像刚才的梦境一样,他们对自己来说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无论谁有个三长两短,他都会难以接受。

    “还有一个?”林清源惊讶的问道。

    “爷爷。让他去吧。”林浣溪说道。

    “去吧去吧。”林清源摆手说道。“早点儿回来。你爷爷醒了最想看到的人还是你。”

    秦洛感激的看了林浣溪一眼,然后快步往外面走去。对候在走廊门口寸步不离的大头说道:“走吧。我们去闻人家。”

    大头沉默答应,跟在秦洛身后一起离开。

    他们的车子赶到闻人家大院时,看到秦纵横的奔驰车早已经停在哪儿了。不知道是他回去又来的,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回去过。

    田螺蹲在花圃上抽烟,看到秦洛和大头进来,微笑着挥手打招呼。

    秦洛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从他面前走过,大头像是没有发现这一个人似的,直接把他给忽略了。

    田螺想了想,扔掉手里的烟蒂便跟着追了上来。

    秦洛径直上了二楼,还没走到东边厢房就听到了有人说话交谈的声音。

    闻人牧月的房间里面挤满了人,闻人牧月的两个伯伯以及他们的媳妇子女全都在场。连闻人牧月很久没有露面的闻人捷也站在床边,一脸悲戚的模样。

    显然,他们选择了今天集体过来看望闻人牧月。

    秦纵横站在人群中间,正在和大家小声解释着什么。

    那些人对秦纵横倒是没有什么敌意,相反,反而有些刻意拉拢的意味。

    他们都欢迎秦纵横能够成为闻人家族的女婿,那样的话,闻人牧月自然要卸下闻人家主的位置。女生外向,闻人家族不会允许秦家的媳妇还管理着闻人家族诺大的产业的。

    至于到时候位置是谁的,就另行商量了。

    秦洛从闻人烮和闻人有志中间穿过去,扫也没有扫一眼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闻人暄和闻人雅歌,大步的走到秦纵横面前,然后一拳打向他的脸颊。

    砰!

    秦纵横躲闪不及,被秦洛一拳给打了个结实。

    下巴歪痛,嘴角流血,脸上留下一个紫红色的拳印,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

    这一拳,秦洛还真没客气。

    “啊,你干什么?”

    “怎么打人呢?这是什么素质——”

    “叫保安,把他轰出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跑到这儿来撒野——”

    秦纵横还没有说话,周围的人倒开始纷纷谴责起秦洛的野蛮行径。

    秦纵横从口袋里掏了块手帕擦拭嘴角的血渍,看着秦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要对一个老人下此毒手?”秦洛怒声质问。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秦纵横说道。

    “知道牧月中了蛊毒的人有哪些?”秦洛问道。

    “在场的不少人都知道。”秦纵横扫了一眼在场的人,说道。

    “那知道我打电话让人送药材的又有哪些人?”秦洛问道。

    当时在房间里的人只有闻人霆、闻人照、马悦以及秦纵横,秦洛是当着这些人的面给牧月开出药方并且打电话通知家里人送药的。

    闻人霆和闻人照不可能加害闻人牧月,马悦是牧月最忠心的助手,从小就被闻人家族收养,接受家族的管理和忠诚训练,也不可能背叛牧月。

    那么,是谁把这一消息给透露出去的呢?

    只有一个人有嫌疑也有这样的能力来做出这样的事情。

    “是你害牧月中蛊,也是你让人劫持我爷爷。秦洛指着秦纵横说道。“你就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