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67章、再好也是我孙子!

第567章、再好也是我孙子!

    第567章、再好也是我孙子!

    那柔软几乎没有重量的一个小小烟蒂,从田螺的手中弹出去竟然夹带着呼啸之风。如子弹,如飞箭,凌厉,势急,不可阻挡。

    而且,田螺也知道仅仅凭借这一手是伤害不到大头的。在他把烟头弹出去的时候,人也动了。一个急步前冲,身体微躬,右拳便直捣大头的面门。

    前者只是影响大头的判断能力或者牵引他的时间动作,后面才是真正的杀招。

    你可以忽略前面的攻击,但是你要清楚,那还带着火星的烟蒂一定能够在你眼睛上留下一个灼热的疤痕。

    大头能够进入龙息,便是因为离看中了他的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速度,也在这一刻发挥出了作用。

    他的脑袋一偏,避开了烟头。然后猛地挥出去一拳,竟然后发先至,在田螺的拳风袭在脸上拳头却还没砸实的前一秒——甚至说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他的拳头打在了田螺的手腕上。

    哐!

    两人的第一次身体接触,以大头的小胜而结束。

    不——还没有结束——

    因为田螺的手腕挨了一拳后,并没有像其它人那般的赶紧缩回去。像是人体的惯性在他身上根本就不起作用似的。他伸手向下一探,一个‘野鹰博兔’动作,一下子就把大头的手腕给握在了手心。

    大力拉拽,在大头的身体靠近他的时候,他的膝盖猛地弹出,一个重重的膝撞顶在大头的肚子上。

    大头的身体一崩,肚子的疼痛使他的面孔微微的扭曲变形。可是,现在却不是叫痛的时候。

    他的身体还弯曲着,竟然伸手握拳去打田螺的跨部——是的,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攻击在那儿,即便不死,也会断子绝孙。

    田螺大急,赶紧闪躲。仓促之间露出破绽,被大头蓄势已久的一记左勾拳给打了个正着。左肋受伤,身体向一边歪了歪。两人各退几步,将他们之间的距离给拉开。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如果有人在旁边记时的话,会发现他们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竟然完成了这么多的高难度动作。

    而且,两人都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大头击中了田螺的手腕——

    田螺扣住大头的手背,然后又膝撞了他的肚子——

    大头再次反击,砸中了田螺的肋骨——

    他们躲的快,攻的也快。像是电影里面的快进动作,让人眼花潦乱,身形动作犹如幻影,几乎没办法相信它们是真实的。

    田螺揉了揉胸骨,呲牙咧嘴的说道:“你小子看起来傻乎乎的,速度还真是快。跟只兔子似的——哎哟,这一拳还真是痛啊。老人家的骨头都要被你给打断了。”

    大头呆站在哪儿,一脸敌视的瞪着田螺。

    他的腹部也痛,但是,他的性格却让他不会像田螺一样当场揉肚子叫痛。他像是一头孤狼,即便受伤了,也是在咬死对手后,找个偏僻的山洞独自亲舔伤口。

    看到大头不愿意理会他,田螺还仍然没有自知之明的问道:“小子,你是什么来头?身手不错嘛。”

    “——”

    “在这个燕京城,能够和我田爷过招的还真没几个。你得好好记着今天这日子,因为你打了我一拳——这是你的荣幸。”

    “———”

    “嘿,我说你是哑巴吧?”

    “我不讲废话。要打便打。”大头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刚才算是我轻敌,现在咱们就正式开始——”田螺说道。

    他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掉丢在车身上,把裤子口袋里的打火机掏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然后挽起袖子,说道:“我说开始就——开始——”

    他的话音刚落,人便再次朝着大头冲了过来。

    快。

    快的离谱。

    他面孔挣拧,眼神冷峻,拳头坚硬如铁,蹬蹬的朝着大头扑了过去。

    两米——

    一米——

    0.5米——

    嘎——哧——

    一个急速刹车,他在离大头0.5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因为,大头的两只手上各持着一把黑色手枪。而那幽深的枪口正对着田螺的脑袋。

    “兄弟——这个——你不会真的开枪吧?”田螺的脸上堆满了阿谀奉承的假笑,很是讨好的问道。

    “怎么死,都是死。”大头很没有人情味的说道。持枪的双手纹丝不动,一幅随时就要扣动扳机杀人的架势。

    田螺突然间换了一张面孔,冷笑着说道:“把你的枪收起来吧。现在我们只有半米远的距离,在你拉开保险栓前我会把你打成猪头——你当我是傻子吗?那么短的时间内掏枪,你什么时候拉的保险?”

    “我的枪没有保险。”

    “——我不信。”田螺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

    田螺认真的想了想,还是摇头,说道:“不能试。不能试。一试小命就完了。算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吧。还想和你好好的切磋切磋呢,没想到你却和人玩真的。真没意思。”

    田螺看到自己说了‘结束’的话,大头还举着枪瞄准自己的脑袋。说道:“你还要继续?”

    “退后。”大头说道。

    田螺无奈,转身就走。拉开三四米的距离后,才问道:“这样可以了吧?”

    大头这才收回双枪,说道:“你猜对了。我没拉保险。”

    “妈的,我——”田螺气急,再次往大头冲了过来。

    可是,大头的双枪又神奇般的出现在手上。

    “你没拉保险?”田螺停下身体,问道。

    “你可以试试。”

    “——”

    田螺愣了半天,然后咧嘴大笑,说道:“有意思。你小子很对我胃口。比你主子好玩多了。”

    他捡起地上的西装和火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拆封,抽出来一根丢给大头,说道:“来,我请你抽烟。”

    说话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抽了根烟叼在嘴上点燃了。

    “我刚才向你撒谎了,我不是第一次被人揍,但却是第一次主动想请人抽烟。”田螺一脸认真的对大头说道。

    大头举着手里的香烟,说道:“你还说刚才的那根烟是你的最后一根。”

    “呃——不想请人抽烟,总要找个借口才行。”田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是跟秦洛一起来的吧?”

    大头又沉默了。

    “你主子下蛊把闻人牧月给放倒了?”

    “———”

    “嘿嘿,无毒不丈夫。他还真是个爷们,是我们色狼界的楷模啊——我也就是玩玩春药K粉什么的,大多数时候都是靠我英俊的外表和沧桑优雅的气质去征服女人——”

    大头原本是不想理会他的,但是听到他如此的诋毁秦洛声誉,忍不住出声反驳道:“他做不出来这种事。倒是你们很有嫌疑——有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奴才。你的人品如此低劣,想来主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田螺也不生气,说道:“你不相信你的主子会做这事儿,我也不相信我的主子会做这事儿。那么,咱们俩猜猜——这蛊到底是谁下的?”

    “我不相信我的主子会做出这种事儿。但是我没相信你的主子不会做出这种事儿。”大头说道。

    “———”

    ————

    ————

    嘎!

    一辆军绿色的悍马车停在秦家小院的门口,然后一个娇滴滴的男人从副驾驶室走了出来。

    他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大步往小院走去。

    “人耀来了。”秦家老太太早就接到了秦洛电话,知道孙仁耀要过来,一听到汽车声音就赶了出来。

    “奶奶,最近的身体还好吧?”孙仁耀恭敬的问候道。他一直把秦洛的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一般看待,对两位老人更是尊敬。

    “好。很好。”老太太说道。“仁耀啊,进来坐吧。”

    “没时间坐了。”孙仁耀说道。“秦洛催的很急。我得赶紧把药材给送过去。对了,他要的药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一身灰色长袍,脖子上系着一条黑色围巾,手里提着一个竹木箱子的秦老爷子说道。他站在门廊上往下走,一幅要出远门的装扮。

    “老爷子好。”孙仁耀上前接箱子,说道:“老爷子,箱子给我吧。我亲自给秦洛送过去。”

    “我陪你一起去。”秦老爷子说道。

    “这——”孙仁耀诧异的看着秦老爷子,说道:“秦洛没说这事儿啊。”

    “我去哪儿,还要向那小子报告?”秦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是。我没这意思。”孙仁耀急忙解释。“是我没想到老爷子要去燕京。你老都好几十年没出门了——”

    “是啊。老头子,有秦洛在,你就留在家里等消息吧。”秦老太太也在旁边劝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放心?闻人霆一直待我们不错,二十多年的承诺,人家一直记到现在——让秦洛去燕京退婚,我们就已经对不起人家了。现在他们家有难,我必须要过去看看才放心。”秦老爷子固执的说道。

    “——不是有秦洛在吗?秦洛的医术也不见得就比你差劲儿——”老太太气愤的说道。

    “他再好——再好也是我孙子。”老爷子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