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65章、妖人作怪!
    第565章、妖人作怪!

    秦纵横的视线掠过闻人照,和秦洛有瞬间的对视,然后在闻人霆老爷子的脸上停留。

    “我知道,因为一些原因,我一直被闻人家所排斥。”秦纵横拍拍闻人照的肩膀,笑着说道:“即便小照整天和我厮混在一起,也只是一种你们故意放任的假象而已。因为我姓秦,所以我属于被警惕和怀疑的对象。”

    “我能理解你们的做法。闻人家、白家还有我们秦家——这就像是三国鼎立,谁也没办法和谁精诚合作,谁也没办法真正的接纳另外一家的人成为朋友。甚至,我和白破局从一生下来的时候便已经成了对手。如果我站在老爷子的位置上,我也会这么做。这和个人情感喜好无关,完全是站在家族利益上考虑。”

    “我还愿意在老爷子面前承认,秦家确实有着赶超或者吞噬闻人家白家市场份额的意图——相信闻人家和白家也有同样的想法。开疆拓土,成为独一无二的王者,这是任何一个聪明的从业者都拥有的理想。我不笨,我确实这么想过。而且时常这么幻想。”

    “但是,我想要的东西,我会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拿到。

    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自己的感情来投机取巧。这是我唯一能够自由选择的事情,我不容许任何人来强迫或者玷污。”

    “我喜欢牧月,喜欢她的聪明,喜欢她的智慧,喜欢她的冷漠,也喜欢她掌控一切的强势——喜欢她所有好的坏的东西,只要它是属于闻人牧月的。我不确定如果牧月不是闻人产业的掌舵人我还会不会喜欢她,毕竟,我是在她大放异彩的时候才开始注意到她的——是在她最优秀的时候喜欢上她的。”

    秦纵横站在床边,看着熟睡如婴儿的闻人牧月,面带忧伤的说道:“但是,如果牧月现在愿意嫁给我——一无所有不带走闻人家族一针一线一块砖一片瓦的嫁给我,我会十万分感激。做为一个男人,我有责任有义务给予自己的女人所需要的一切。这是我的骄傲。”

    “可是,她已经是闻人家族的继承人。”闻人霆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她活着,她就是闻人家族的掌舵人。除非她自己要求退出——所以,你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是啊。”秦纵横苦笑。“这就是我非常遗憾的原因。我知道你们的想法,却还在努力的争取——这智公子之名,其实是徒有虚名的。”

    闻人霆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

    “错了?”

    “对。你错了。”闻人霆说道。“牧月首先是我的孙女,其次才是闻人家族产业的掌舵人。我最希望的是我的孙女一生幸福快乐,而不是闻人家族产业又赚了多少个亿——秦纵横,如果你当真能够让我孙女爱上你,我愿意用闻人家族的一半产业做嫁妆。”

    “———”

    秦纵横一脸吃惊的看着闻人霆,有点儿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老头,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

    如果闻人牧月当真愿意嫁给自己,他就用闻人家族一半的产业当嫁妆?

    那样的话,闻人家族还是现在的闻人家族吗?孱弱的闻人家族不要面临着整个被秦白两家吞并的危险?

    “他当真如此的喜爱自己这个孙女?开玩笑吧?”秦纵横在心里想道。可是,他在闻人霆老爷子的脸上看到的却是一脸的认真严肃。

    闻人霆像是知道秦纵横的想法似的,笑了笑,说道:“这样的话,秦家的势力大增。就可以顺便狠狠的教训一下白家那条老疯狗了。也算是为我这老头报仇雪恨,这口子气,我可是憋了二十多年啊。”

    秦纵横苦笑,说道:“老爷子,牧月现在还重病在床,我们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妥当?”

    “是啊。一切都要看牧月的态度。”闻人霆若有所指的说道。

    秦纵横看着秦洛,问道:“你说牧月中的是蛊毒?”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秦洛说道。

    “你手里的那盆佛陀就是蛊引?”

    “对。这是植物蛊。虽然没有虫蛊那么凶猛,却十分的隐蔽。难以发现,难以救治。”秦洛说道。

    “你有没有解决办法?”

    “正在想。”

    “我如果说要帮忙,你一定会拒绝吧?”秦纵横问道。

    “不错。”秦洛点头。“我承认,你刚才的表白很诚肯,也很感人。可是,这并不能排除蛊毒就不是你下的。或许,你是看到自己没办法追求到牧月,因爱生恨故意报复呢?”

    说实话,秦洛并不确定这蛊毒就是秦纵横下的。甚至,他心里还倾向于这蛊毒不是秦纵横下的。因为他实在不知道他有什么下蛊动机。

    而且一查就查到他的头上,这种手法也太愚蠢了一点儿。和他智公子的智慧不符合。

    可是,秦洛没有替他说话解释的立场吧?

    当然,借机栽赃泼他一脸屎土倒是秦洛乐意做的。

    秦洛同学愿意为国为民做个傻逼似的国民英雄。在一些事情上,他又是非常小气的。

    果然,秦纵横的脸色变的十分难堪。

    他冷笑着说道:“至少,现在你还没有证据证明这蛊毒就是我下的吧?”

    “我只知道这佛陀是从你哪儿拿回来的。”秦洛指了指手里还在流着褐色液体的佛陀,说道。

    “看来我很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问题。虽然不一定会有人相信。”秦纵横说道:“第一,这佛陀是我从郊区的一处寺庙发现的,然后让人移回来栽种。第二,我并不知道它可以做为蛊引。第三,我又怎么能够确定小照会喜欢它?第四,我又如何保证小照会把它送给牧月?这每一个步骤都需要精确的算计,我即便被人称为‘智公子’,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吧?”

    是的。秦纵横的解释是很有理的。

    谁能保证佛陀从寺庙里运回来的路上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谁能确定闻人照一见心喜,并且会讨来送给自己的姐姐?

    佛陀到了闻人照的手上后,路上有没有被人掉包?

    “这年头,真真假假的事情谁又都能看的清楚?”秦洛笑着说道。“我只负责治病救人。至于查找真凶——是闻人家族的事情。是牧月醒来后的事情。和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么,我有旁观的权利吧?”秦纵横并不愿意就这么被他们给驱逐出去。

    “随你。”秦洛无所谓的说道。“只是老爷子不反对。”

    秦纵横毕竟是秦家的重要人物,在凶手没有查明之前,闻人霆老爷子还真不好把他赶走。

    于是,他故意忽略这个问题,转过脸看着秦洛,问道:“这蛊引已经找到了,要怎么救治牧月啊?”

    “即是植物蛊,可用草药解蛊。”秦洛说道。

    “什么草药?赶紧写来药方,我让人去配。”闻人霆说道。

    “有两味药很稀缺。药店可能没有。”秦洛说道。

    “那——哪儿能有?”

    “羊城老家倒是有。可是——”秦洛转过头看了牧月一眼,说道:“我这个时候不能离开。只能打电话让人送来。”

    “那赶紧啊。”闻人霆急道。恨不得让秦洛说来电话号码,他亲自打这个电话。

    闻人牧月倒下,闻人家族产业链下隐藏着的危机也就集体爆发了。家里的那群不成器的东西还在这个时候内斗个不停——不,他们倒是也难得团结过一次。可却是集体前来逼宫,让自己另立遗嘱。

    难道,二十四年前的灾难要重演了吗?

    “好的。”秦洛立即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第一通电话打给了人妖,让他派人送来两味草药。人妖从来都不会拒绝秦洛的要求,立即在电话中爽快的答应。

    另一通电话打给了家里,没想到竟是秦老爷子接的电话,问秦洛需要那两份草药做什么,秦洛告知缘由,秦老爷子大是吃惊。再三嘱咐秦洛要稳扎稳打,切勿用重针切勿用毒药。

    是的,解蛊之毒,其实就是以毒攻毒。所用药物都带有巨毒,不然蛊毒没办法排斥干净。

    可是,解除了蛊毒,患者的身体又残留下另外一种毒素。

    于是,又得重新用解药排解第二种毒素。

    如果把握不好这个度,可能蛊毒没有把人害死,喂食的毒药却把人给毒死了。这也是秦老爷子十分担心的原因。

    如果秦洛把闻人牧月给毒死了,怎么办?

    秦洛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挂下,便听到身后传来干呕的声音。

    他转过身时,便看到闻人牧月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正趴在床头再次呕吐。

    哗哗啦啦——

    黑褐色的流状物体顺着嘴角流下,夹杂着红色的血丝,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呕吐出来一般。

    “有血。”秦洛大声叫道。“他们又在作怪了。他们又在放蛊——”

    (PS:兄弟们小美女们,这个星期当真不能到达百万红票吗?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