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64章、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真相?

第564章、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真相?

    第564章、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真相?

    在秦老爷子的八十寿诞上,秦纵横正式接手秦家产业的国内业务。由此,智公子开始真正拥有了和闻人牧月角逐的实力和平台。

    在他担任秦家产业的这一段时间里,并没有交出一份让人目瞪口呆惊爆眼球的成绩单。甚至在一些领域上,还有小规模的业绩下滑问题出现。

    但是,以秦老爷子为首的一系秦家主干却对他的表现是相当满意的。一个对家族商业并不熟悉,而且正处于和各个方面磨合期的年轻人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的难能可贵了。

    秦纵横任职以来,并没有急着大刀阔斧的去开疆裂土,而是一再的去巩固产业所在领域的市场份额和消费者占有率。他能压抑住心里大出风头做出亮眼业绩让那些围观者非议者跌破眼球的想法,做着这种默默无闻却极其实用有效的基础工作,确实当得‘智者’之名。

    “稳妥。”这是秦老爷子给秦纵横的评价。

    是的,秦纵横聪明。

    更恐怖的是,他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聪明。

    秦纵横正在处理一份文件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他按了接听键后,私人助理文清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秦董,闻人照少爷说有急事要见你。”

    “嗯。”秦纵横看了看腕表,说道:“让他进来吧。”

    “好的。”文清说道。

    哐——

    秦纵横的办公室房间门被人推开,闻人照一脸愤怒的冲了进来,说道:“秦大哥——”

    这才想道,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能叫他‘大哥’呢?

    可是,他们相识多年。平时他也整天跟秦纵横在一起厮混,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尊重的好大哥。如果要这么的当众唤他‘秦纵横’的名字,他也同样叫不出来。

    因为想不明白称呼的问题,一下子憋得闻人照说不出话来。

    懵头懵脑的站在哪儿,跟个傻子似的。

    这是秦纵横率先反应过来。他只是被闻人照来时的声势给惊喜到一下后,便很快的恢复了镇定,笑着说道:“小照,怎么有时间来公司看我?”

    “我有事情要问你。”闻人照还是记得自己来此的目地的,盯着秦纵横说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秦纵横看到闻人照的眼神异样,再联想到他刚才撞门的动作,出声问道。虽然闻人照有点儿贪玩,还有些花痴,但是却极其懂得礼数的。他们这样的家庭出身,一般都不会做出太没有礼貌的事情。

    “是不是你下的蛊?”闻人照说道。

    “下蛊?下什么蛊?”秦纵横的表情表现的更加疑惑了。

    “就是蛊毒。对我姐姐下了蛊毒。”闻人照厉声说道。他自己也没办法解释那个‘蛊’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也只是在旁边听秦洛说了几个词语,被他暗地里给记了下来,现在恰好说给秦纵横听,显得自己非常专业的样子。

    秦纵横是何等样的人物,只是这几句含糊不清的话,他便已经猜测到了事情的大楖。

    “你是说——牧月被人种了蛊毒?”秦纵横脸色阴沉的问道。

    “是的。”闻人照说道。“就是你下的。佛陀就是从你这儿拿回去的。”

    “佛陀?这又和佛陀有什么关系?”秦纵横急道。他恨不得直接把闻人照的脑袋给剖开,然后自己去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姐夫说蛊毒就是通过佛陀下的。佛陀是我从你这儿拿回去的。所以,这蛊一定是你下的。”闻人照眼里满是仇恨的说道。“你要是恨死我姐姐,我一定要和你拼命。”

    “够了。”秦纵横吼道。那张俊朗绝伦的面孔也变得有些扭曲。“我不清楚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那蛊毒绝对不是我下的。闻人照,我为什么要害你姐姐?你给我个理由?”

    多年的余威之下,闻人照还是有些忌惮秦纵横的。被他这么一吼,还真把情绪激动的闻人照给震慑住了。

    “我——”

    “你姐姐现在在哪儿?”

    “在老宅。”

    “带我过去。”秦纵横从衣架上扯下外套,便快步朝外面跑去。

    闻人照愣了愣,也跟着追了出去。

    田螺把车子停泊在大厦门口,看到秦纵横跑出来,问道:“大少急忙叫车,是要去哪儿啊?”

    “仙女山。闻人家老宅。”秦纵横说道。

    “出了什么事?”田螺一边熟练的发动了车子,一边问道。

    “牧月中蛊了。”秦纵横说道。

    “中蛊?”因为过于激动,田螺嘴里叼的烟差点儿掉下来。“怎么会中蛊呢?谁跟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啊?这可是要命的事儿。要是咱们的燕京第一美人还是个处女的时候就这么完蛋了,那得多可惜啊?”

    “闭嘴。”秦纵横低吼道。“我告诉过你,她是我喜欢的女人。你要尊重她。”

    田螺笑着点头,说道:“大少别生气。是我嘴贱——我以为你习惯了呢。”

    秦纵横揉了揉脸,问道:“你有没有办法治疗这种蛊毒?”

    “大少哎,你这可是难住我了。我就是一混子,喝酒泡妞打架砍人的事情找我。蛊毒这么深奥的东西,我哪里懂得了?”

    顿了顿,田螺说道:“这下子,你的那个本家情敌又要大出风头了。你说,这蛊是不是他下的啊?他觊觎闻人牧月的美色和财产,为了抱得美人归,就干脆给她下了蛊——然后他再以英雄的形象出场,历尽磨难把这蛊毒给解了。到时候,闻人牧月这座冰山还不被他给融化了?哎——招是好招,就是太阴损了些。这孙子还真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不会。”秦纵横说道。

    “你这么相信他的人品?”田螺奇道。

    “闻人照跑过来,说这蛊毒是我下的。好像这蛊毒和佛陀有什么关系——闻人照从我这儿讨回一株佛陀,没想到他把它送给牧月了。”

    “这样啊?”田螺苦笑。“这下大少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

    “什么意思?”

    “不是屎也是屎。”

    “——”

    秦纵横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在陷害我,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我现在只想确定牧月是安全的。”

    “真是情种。”田螺笑道。转动着方向盘,把车子开的像是极品飞车里面的道具车似的,风驰电掣,左冲右突,飞快无比。

    ————

    ————

    秦洛和马悦赶到秦纵横的公司大楼时,恰好看到闻人照红色跑车刚刚离开的屁股。

    “他走了。”马悦说道。

    秦洛抬头看了眼大楼,像是想确定秦纵横有没有在里面似的,然后说道:“跟上去。”

    没想到,闻人照的跑车一直开进了闻人家老宅。他们兜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又转回来了。

    下了车,看到院子里还停泊着另外一辆奔驰车子。田螺靠在车身上抽烟,看到秦洛坐的车子进来,还对着他挥手微笑。露出一口被烟薰毁了的大黄牙。

    “秦纵横来了。”马悦说道。

    秦洛推开车门,快步往闻人牧月的闺房跑去。

    他跑进去的时候,看到秦纵横正站在床头一脸怜惜的看着熟睡的闻人牧月。

    “病几天了?”秦纵横问道。

    “第六天。”闻人照说道。

    “怎么早点儿不给我打电话?”秦纵横恶狠狠的说道。

    “我以为——姐姐只是感冒。”

    “白痴。”秦纵横骂道。

    秦纵横走到闻人霆面前,劝慰着说道:“老爷子,你不用过于担心。牧月不会有事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们都会把她救回来。”

    “我明白。”闻人霆说道。“秦洛一直在忙活着。他会想到办法的。”

    看到秦洛进来,急声问道:“有没有什么收获?找到蛊引了吗?”

    “从牧月办公室里找到了这个。”秦洛把手里的佛陀盆载给递了过去。

    “它就是蛊引?”闻人霆老爷子非常诧异的问道。这普通的一盆小花,怎么成能够把人给毒害成这个样子呢?

    “是的。”秦洛伸手掰下一片叶子,指着那紫褐色的液体说道:“这是蛊引受体的特征。但是,这蛊却是从这黄色小花下的。这花的味道清淡,却持久不散。牧月闻到了这花香,便被人种了蛊——”

    “这是什么花?牧月从来不养花的,她的办公室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闻人霆看着马悦怒声问道。平时都是由马悦来负责闻人牧月的生活起居,现在出了问题,她自然难逃干系。

    “是闻人照少爷送给小姐的。”马悦坦白说道。

    “闻人照,你又是从哪儿找来这东西的?”闻人霆又盯着闻人照问道。

    “我——”

    “是从我哪儿拿来的。”秦纵横接口说道。“看来,真相就是——我就是残害牧月的幕后黑手了。这是不是就是你们想要的真相?”

    (PS: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我不会透露的。大家继续猜吧。另外,大家能不能让红票飞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