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63章、下蛊黑手:闻人照?

第563章、下蛊黑手:闻人照?

    第563章、下蛊黑手:闻人照?

    秦洛也是第一次来到闻人牧月独立居住的这幢映月山庄,虽然他的心情现在非常急躁,实在无心欣赏这山色美景。只是匆匆一瞥,他仍然觉得这儿是一处人间仙境。

    当然,以闻人牧月的财力,想要开辟这样的一处自留地实在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通过层层守护的大门,一行人来到一幢白色小楼面前。这幢小楼像是印度一位皇帝为纪念他死去的皇后而修建的白色宫殿泰姬陵似的,素洁高贵,美仑美幻。

    “小姐的卧室在里面。”马悦说道。在她的带领下,秦洛和闻人照径直入内。而那些跟随而来的保镖则自动的留在了外面,没有进入的权利。

    穿过客厅,进入回廊,然后在最东边的一侧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马悦在房间门口输入密码,门锁上亮起绿色的灯光后,她这才伸手拧动门把。

    咔!

    房门打开,露出一个囊括了书房、睡床、瑜珈室的独立天地。

    “找什么东西?”马悦问道。

    “可疑物体。”秦洛答道。

    “什么物体可疑?”

    “我也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秦洛便已经在闻人牧月的房间里走来走去。

    瑜珈室里很干净简洁,一眼看穿,没有发现什么不明物体。书桌书柜也翻找过,一切正常。

    接着,秦洛又走到闻人牧月的睡床旁边。

    素白的床单,暧黄的绒毯,看起来软绵绵的,睡起来一定很舒服。

    人未靠近,例闻到一股异香。

    这股香味如馨如兰,沁人心脾。

    看到秦洛的鼻子在房间里嗅来嗅去的,闻人照也跟着嗅,问道:“姐夫,是不是这香味有问题?”

    “不是。”秦洛摇头。

    “那怎么会有这么香的味道?”

    “这是你姐的体香。”秦洛说道。这是处子之香,闻人照这小屁孩儿是不懂的。

    马悦的视线扫了秦洛一眼,终究忍住没有说话。

    秦洛走到床头柜边,拾起一本中间夹着书签的书籍。书名叫做《求爱大作战》,是一本介绍年轻男女互相吸引互相爱慕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最终成为眷属的爱情故事。

    秦洛翻开书签所在的那页,正是这本书的中间部份。可以想象,在每天晚上闻人牧月还没有睡着的时候,正是用这本书来打发时间。

    “这是牧月看的书?”

    “是的。”马悦答道。“这书有问题?”

    “有问题。”秦洛说道。“牧月不应该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吧?”

    “这是我开出来的书单,让管家帮忙选购的。据说在市场上销售非常火爆。”马悦说道。“小姐需要补充爱情方面的知识。”

    “难怪。”秦洛说道。马悦也是一个不懂爱情为何物的女人,她会选择这样的书给闻人牧月看,并不是一件让人奇怪的事情。

    “有问题吗?”

    “没有了。”秦洛答道。他把书放回原处,说道:“我们再去办公室看看。”

    秦洛来地闻人牧月的办公室,一进门,便轻车熟路的四处搜索寻找。

    可是,闻人牧月的办公室虽然大的惊人,但是却空旷旷的,没有沙发,没有书柜,没有飞镖,也没有小高尔夫球场——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桌子上是一台电脑,甚至连一个存放文件的文件夹都没有。如果有什么事,都是马悦抱着文件夹过来,然后再抱着文件夹离开。

    这是秦洛见过的最宽大也最简陋的办公室,比较符合闻人牧月那不喜麻烦行事简洁利落的个性。

    可是,在这什么都没有的桌面上,却放着一把用白色丝巾包裹着的刀子。

    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秦洛拿起水果刀看了看,然后又轻轻的放回原位。

    “抽屉的锁能打开吗?”秦洛问道。

    “不能。”马悦说道。“那是密码锁。只有小姐可以打开。”

    秦洛点了点头,他坐到闻人牧月用来办公的躺椅上,眼神四处扫描着。

    蛊引在哪儿呢?

    蛊引到底在哪儿呢?

    难道也不在办公室?或者说,他们是通过食物或者饮用的酒水来下蛊的?

    突然。秦洛的视线被窗台上一小盆植物所吸引。

    那是一种纯紫色的结状植物,如紫竹,长紫叶。但是,它却在阳光的照耀下开着一种极其漂亮的小白花。

    “那是什么?”秦洛指着那盆紫竹问道。

    “它叫佛陀。”闻人照说道。

    “你怎么知道?”秦洛疑惑的看着他。他从来都不觉得闻人照是一个多么博学多才的人物。

    “因为这是我送给姐姐的。”想起姐姐此时的病状,闻人照的眼圈儿又红了。看到秦洛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他赶紧仰起脸不让眼泪流出来。

    “佛陀?”秦洛小声的念了一遍这个怪异的名字。“你从哪儿找来的?”

    “我在秦大哥家看到,觉得它开的花好看,名字又有意思,就要了一盆送给姐姐。”闻人照解释着说道。

    “秦纵横家?”秦洛脸色剧变,问道。

    “是啊。”闻人照看到秦洛的表情阴沉,有些紧张的问道:“难道——难道这花有问题?”

    秦洛没有回答。

    他抽出那把水果刀,切下了佛陀的一片叶子。

    紫褐色的汁水流溢出来,如闻人牧月呕吐的食物颜色。

    马悦表情诧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闻人照。

    “不是我——不是我。”闻人照花容失色,连连摆手说道:“真的不是我。我——我怎么会害我姐姐呢?我根本就不知道佛陀会害人啊。”

    马悦气道:“你当时送给小姐时,不是说是从外面买回来的吗?”

    “我不说是从外面买的,姐姐肯定不要啊。”闻人照看着秦洛,无限委屈的说道:“姐姐就喜欢姐夫,其它男人的东西她都不愿意接受。我只有说是自己买的,她才愿意收下来——”

    “你要害死小姐。”马悦恨不得冲上去煽这个白痴几耳光。那么聪明的小姐,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弟弟呢?他们俩当真是姐弟吗?

    “我没有。我没有要害死姐姐。”闻人照喏喏说道。不敢和马悦的眼睛对视。

    “我知道不是你。”秦洛说道。“你没这胆子。更没这智商——”

    “对对。我不会的。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闻人照的眼泪珠子又流了出来。“我不会害我姐姐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秦洛拍拍他的肩膀,眯着眼睛问道:“这佛陀是你找秦纵横要的,还是他主动给你的?”

    “——是我主动找他要的。”闻人照哭着说道。“我就是觉得好看——我想姐姐一定会喜欢。我就找他要了——我不知道啊。”

    “好毒的心思。”马悦冷声说道。“表面装出一幅斯文君子的模样,背地里却做出这等歹毒的事情。”

    “不行。我要去找他算帐。我要问他为什么害我姐姐——”闻人照这才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便快步的往外面跑去。

    “闻人照——闻人照——”秦洛在后面喊道。

    可是,这个时候的闻人照哪里还能听到秦洛的话?他像是个疯子似的,狂奔着钻进了电梯。

    秦洛追出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

    “秦纵横一般在什么地方出没?”秦洛问道。闻人照就这么跑出去,他担心这小子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他跑去找秦纵横的麻烦,又哪里是别人的对手?

    现在闻人牧月躺在病床上,他有责任替她照顾这白痴弟弟。

    “这个时候应该在公司办公。”马悦说道。她不可能对最重要的竞争对手的消息没有任何收集。“也有可能在天波府一号。”

    “立即送我去找他。”秦洛说道。如果没有人送他的话,他根本就开不了车。

    “好的。”马悦答应着,快步朝外面走去。

    他们下楼后,闻人照已经失去了踪影,他自己开过来的法拉利也已经不见了。

    “少爷呢?”马悦问道。

    “他独自开车离开了。”一个保镖队长模样的男人回答道。

    “往什么方向?”

    “西边。”

    “追上去。”马悦命令道。

    车上,马悦看着秦洛手里端着的那盆佛陀,问道:“植物也能够下蛊吗?”

    “是的。这种蛊被称为植物蛊。”秦洛点头。

    “可是,小姐平时也不和它接触,只是远远欣赏一番。难道这样也能够中蛊?”

    “你看到它的黄色小花吗?这就是蛊引。它是通过这种小花的花香来下蛊的。这种蛊毒难度极高,只有很高明的草鬼婆才能够施展。”

    “这花是闻人照自己主动要过来的。”马悦说道。“闻人照是不可能陷害自己的姐姐。那么,唯一的嫌疑人就是秦纵横了?可是,秦纵横又怎么保证闻人照会看到这盆花呢?他又怎么知道闻人照会找他要这盆花并且会把花送给自己的姐姐呢?”

    马悦瞥了一眼秦洛,说道:“而且,我一直相信秦纵横是喜欢小姐的。他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

    (PS:哈哈,大家讨论的很热烈嘛。发挥你们无比风骚的智慧和想象力吧——嗯,第三更在十二点左右。谁手里还有红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