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562章、有心杀人!
    第562章、有心杀人!

    “什么?中蛊?”

    闻人空坐在沙发上,正用金质的雪茄剪细心的修剪手里的极品雪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千真万确。”闻人烮站在父亲面前,一脸笑意的说道。“我原本想上楼去看望堂姐的。知道爷爷在哪儿,不去看看也实在太不像话——才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他们在里面说到堂姐中蛊的事。我就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先退回来告诉父亲这一重大消息——”

    “这确实是件大喜事。”闻人空说道。“当真中蛊的话,牧月那丫头怕是这次真的要去了。”

    “是的。到时候,家主之位自然就落在父亲的手上了。”闻人烮语带奉承讨好意味的说道。“按道理讲,我们是家里的长子长孙,家主之位原本就应该是我们的。只是爷爷老糊涂了,竟然想出了一个隔代继承——这不就是看咱们父子不顺眼吗?”

    “少说你爷爷的坏话。要是让雅歌她们听到了,又要拿这个去讨好你爷爷。”闻人空训斥着说道。

    “我知道。也只是在你面前说说,在外人面前,我可是很懂得维持爷爷和闻人家族颜面的。”闻人烮不以为意的说道。

    闻人空用火柴点燃雪茄,抽了一口后说道:“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

    “为什么又是坏消息了?”闻人烮疑惑的问道。

    “如果牧月真的死了,闻人家里谁最得利?”

    “当然是我们了。”闻人烮答道。

    “确实。”闻人空点头。“也正是因为我们得利。别人自然就有理由猜测这下蛊之人就是我们自己。”

    “什么?”闻人烮大吃一惊。“难道他们连自己家里人都怀疑?”

    “自己家里人就做不出这种事情吗?”闻人空冷笑。“你别忘记了。老爷子只是退下来了,他还没有老糊涂。如果他当真要追究,家里有几个人能洗脱的干净?”

    “爸,我们之前只是小打小闹。”闻人烮辩解着说道。

    “小打小闹?目的不就是一个吗?都想着把她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又都不愿意承担责任——所以,一直到现在,她还在那个位置上坐的好好的。哼,你们这些人自作聪明。却不知道这种行为愚蠢之极。”

    “爸,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也学二叔他们搬出老宅?”闻人烮问道。

    “早不搬晚不搬,偏偏这个时候搬,就没有人说闲话?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再说,你以为你二叔他们的这种做法就聪明?为了洗清嫌疑,索性都不回老宅——他们这叫做欲盖弥彰。”

    闻人烮有些头痛了,说道:“那到底要怎么办?走有嫌疑,留下也有嫌疑——我们不是铁定要背黑锅了吗?”

    “什么也不用做。”闻人空说道。“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你刚才在门口不是和那个姓秦的小子吵了一架吗?”

    “是的。”闻人烮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幅不可一世的嘴脸。一个小医生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可不是普通的医生。”闻人空说道。“你千万不要小看他。”

    “爸,我知道了。不就是二十多年前他爷爷救了爷爷一次吗?他不救就没有其它的医生了吗?再说,又不是他救的——难道我们要在脖子上挂个牌子,说秦叉叉是闻人家族救命恩人,我们要整天把他捧着供着?”

    “你可以不尊重他。但是你不能忽略他。这是我给你的忠告。”闻人空说道。“还有,今天你在大门口的表现非常好。张扬了些,会给你爷爷一些不好的印象——但是,至少第一个先把自己的嫌疑排斥在外了。”

    “爷爷不会以为我是故意这么做给他看的吗?”

    闻人空摇了摇头,说道:“你忘记你爷爷当年纵横商场时的外号了。他比你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很多。这也是因为只要他活着,我们就没办法明目张胆的去动那个小丫头的原因。”

    “我知道怎么做了。”闻人烮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回来还没去看堂姐呢,我现在过去看看。”

    “去吧。”闻人空说道。“抽完这支雪茄,我也要去看看牧月。”

    ————

    ————

    “蛊毒?那是什么东西?”闻人照瞪大着他那双漂亮之极的大眼睛,一脸白痴的问道。

    看到他这傻乎乎的样子,秦洛就有种往他脸上狠揍几拳的冲动。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吗?如果把他的头发给扎成一个马尾,走在大街上绝对没有人怀疑她不是个女人。唯一的缺陷就是胸部平坦了一些而已——

    模样像女人也就算了。连性格也跟个女人似的,动辄就湿眼眶时不时的就抹眼泪——这样的男人,又怎么能够承担的起保护亲人的重任啊?

    秦洛想,看来需要让他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一段时间,让他熏陶一下自己的男子汉气概和待人接物的处事能力了。

    自己要教会他,怎么样成为一个真正的爷们。

    是的,至少在这个时候,秦洛还不知道他有一个‘小受男’的外号。

    “你是说——牧月被人下了蛊?”闻人霆老爷子年纪大一些,见识也广一些,听到秦洛的话后,难以置信的问道。

    蛊,那是多么遥远多么神秘的事情啊。我们经常听人说,可是有谁真正的见识过?

    怎么突然的,它就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了呢?

    “根据她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症状,确实有这种可能性。”秦洛一脸凝重的说道。如果真是蛊毒的话,事情就糟糕了。

    “为什么是蛊毒?”马悦亘古不变的冷漠平静表情也终于动容。“有保健专家怀疑是食物中毒。可是小姐所吃的每一道食物都要经过严格的监督检验。小姐病后,我们也对所有的食物都进行过检测——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第一,牧月病的很突然。病情的恶劣程度变化过程很诡异。她的前期表现症状确实是和一些顽固性流感的情况相似,可是,从第二天开始,它发病的轨迹就不再像是病毒感染。第二,她的脸色很奇特,不是体寒应有的苍白也不是体热应该呈现出来的红紫,而是铁青。青是中毒之症。当然,仅仅凭这个,我们没办法知道她中的就是蛊毒。”

    秦洛转过身看了一眼水伯,接着说道:“刚才水伯带我去看了一下牧月的呕吐物。是黑褐色。带有恶臭。而且,她的脉博——脉虚而沉,时热时寒,体质非常暴躁。吃什么吐什么,难以进食——这些都是中蛊毒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用这么丧尽天良的手段?”闻人霆拳头紧握,表情暴怒的说道。“如若知道是谁陷害我的牧月,我必让其不得好死。倾尽我闻人家族全族之力,也要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下毒时不易察觉,中毒后不易救治。”秦洛叹道。“这确实是对付被人重重保护的牧月最好的手段。就是太残忍了一些。”

    “秦洛。帮我救活牧月。我闻人霆再欠你一个人情。”闻人霆看来实在是太疼惜自己这个孙女,拉着秦洛的手恳求着说道。

    一向精神抖擞看起来像是个颐养天年的老神仙一样的人物,现在却和其它普通的老爷爷一样,在得知自己的孙女病重后,寝食难安,面带忧虑。

    “老爷子,你不说这句话,我也要努力把她治好的。”秦洛说道。“只是,我们要先弄清楚牧月到底是中的哪种蛊。”

    “你也不能确定吗?”闻人霆惊讶的问道。

    “不能。”

    “这——蛊毒有很多种?”

    “是的。”秦洛点头。“有金蚕蛊、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其中金蚕蛊最为凶恶。不畏水火,最难消除。”秦洛只在秦家老宅的书库里看到过这样一本《蛊毒》的书籍,里面对各种各样的蛊毒有过介绍。后来爷爷又给他讲述过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可是这属于冷门,连秦老爷子了解的都非常少,也不可能给秦洛讲解的多么深刻。于是就不了了之。

    秦洛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中会真的经历这种恶心却又让人头皮发麻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闻人霆问道。“牧月可是耽搁不起时间了啊。”

    “下蛊都要有引子。我们先要找出蛊引。然后才能想出对症之策。”秦洛说道。“现在胡乱救治一气,也不会起到任何效果。”

    “在哪儿找这个蛊引啊?”闻人霆问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牧月的生活比较简单,如果排除饮食的可能性的话,只有公司和她居住的地方有可能被人下蛊。我要去她住的房间和办公室去看看。”

    “我带你去。”马悦说道。

    “好。”秦洛点头。

    “我也去。我也要去救姐姐。”闻人照红着眼圈跑到秦洛面前。

    “不许哭。”秦洛瞪了他一眼,说道。

    “我不哭。”闻人照赶紧用手背抹眼睛。

    秦洛没有拒绝,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